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破尊天下之男主文中的女配(5)

2021/5/5 12:14:34 作者:南伍尘 来源:17K小说网
破尊天下
破尊天下
作者:南伍尘来源:17K小说网
星河大陆,帝王陨落。势力并起,群雄争霸。天命之人张伍辰横空出世。且看他如何君临天下。

清若下午和刘玟一起吃了东西,这会根本不饿,没挑两口饭就准备起身,周姨眼疾手快拉住她的手臂,给她舀了碗汤,“这汤养人,少夫人喝点。”

清若为难了一秒,而后大义凛然的一口全部喝完,碗一放站起身就跑,“一口都不吃了周姨。”

去沙发上把袋子里的糕点和小饼干放在桌上,回头对着餐厅道,“桌子上有糕点和饼干啊。”

也不知道是和谁说的,而后就提着剩下的袋子上了楼。

除开有事情时候,正常情况下周姨和杜之舟晚上都是要回家的,周姨其实主要的就是做饭,除开做饭时间她自己想去哪都行,而杜之舟更多的只是席驰的员工,不过现在席驰腿脚不方便才会时常跟在旁边。

为了杜之舟晚上早一些回家,通常席驰会让他先帮忙梳洗一下,他房间里也有电脑,之后有事他就在房间里处理,或者六叔也照顾着杜之舟的时间,让杜之舟晚饭后就回家,晚上他来照顾席驰。

这会席驰怀疑着席子铭,所以他右腿可以站立的事连六叔都是瞒着的,杜之舟他倒不是不相信,只是杜之舟年纪小,他怕绷不住,所以干脆都瞒着。

有时候看着六叔费劲帮他的模样当然也会觉得对不起,但是事关父母和弟弟,其他所有的问题都只能靠后。

晚间八点,杜之舟已经回了家,席驰在床头靠坐着看书,轮椅则放在旁边,因为自己一个人在房间,所以他更放松一些,右腿是稍微蜷起来的。

敲门声响,席驰放平了腿才开口,“进来。”

他以为是六叔有什么事,结果探进来一个脑袋,还带着个猫耳朵发箍,贼眉鼠眼的,“席驰~”

席驰稍微偏着头,轮廓在灯光下都显不出半分暖色,整个人都透着股沉寂的冷意。

清若呼了呼气,而后一鼓作气跑进他的房间,因为轮椅的关系,席驰房间是没铺地毯的,她的拖鞋哒哒哒响,到了床边把手上的盒子不知道是扔还在递给他,反正已经落到了他打开的书本上,“嗯……今天谢谢你。”

说完转身就往外跑。

席驰还在有些楞。

已经跑到门口准备关门的人猛的有探进来一个脑袋,有些不高兴也有些委屈的口气,“你可别再扔了。”这就是这样,还是透着她一如既往理直气壮的娇蛮,这话是要求。

“砰。”

房间门被关上。

席驰拧着眉低头看书本中间的小盒子。

他对她突然而来的礼貌不感兴趣,拿起来就准备直接扔进垃圾桶。

轮椅放着,床边的垃圾桶位置挪远了一些,就是这么一秒钟,另一只手已经放下了书。

席驰皱着眉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的浅蓝色蝴蝶结领带,眉心的川字几乎要变成‘黑川’。

冷笑一声随手扔到了旁边的小沙发上,低头继续看书。

席驰是睡着以后被敲门声吵醒的,他十一点睡的觉,这次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那个麻烦精而不是六叔。

烦躁的闭眼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摸床边的手机,凌晨两点三十二分。

想弄死她的心都有了,正是熟睡时间被吵醒,脑子都是懵的。

席驰没应声。

过了一会又是哒哒哒的敲门声,伴随着她的声音,“席驰~席驰~”

席驰眼里的狠厉几乎要化为刀,恨不能直接破门出去给她两刀。

隔了一会又是敲门声和喊他的声音。

真的,要钱好说,只要她滚出去,她不滚他愿意自己搬出去住,只要离这个祸害远一些,怎么都好说。

席驰烦躁的扔了个枕头在地上,“滚!”

结果门打开了。

为了方便杜之舟和六叔,他的卧室门都不上锁。

席驰看着那个门口探进来的脑袋,眸眼狠厉,“滚!”

清若举手投降,还是晚上来找他的那一身打扮,但是这会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透着一股凄凉的可怜劲。

手里举着作业本,还真有些举白布的意味。

看席驰要杀人似的眼神,也不敢进去,就蹲在门口,可怜巴巴的,“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辅导员让我周一必须交,我补不完了,又不会做,这才来问你的,席驰,我错了……”

她自己蹲在那巴拉巴拉念叨半天。

席驰恨得磨牙,“拿过来。”

清若猛的抬头,眼睛衬着背后的黑夜亮得像雪地里的孤狼。

“哦哦哦。”而后就屁颠屁颠朝他过来,生怕席驰反悔。

清若学的市场营销专业,和席驰大学时候学的金融其实没多大关系,但是……席驰读书时候简直全能,所以,没得人能求的时候只能来席驰这瞎猫碰死耗子。

席驰坐起来又开了房间里的大灯,眯了眯眼接过了她手里的本子。

一看就想把本子直接甩她脸上。

选择题基本上把ABCD都选了一遍又划掉,论述题全部只有一个答字,小学生做数学题吗。

席驰忍着性子,接过她手里的笔,把床头的书拿过来垫着,选择题看了之后直接勾答案,论述题直接写核心答题思想在下面。

他写得快又写得短,一个大题空了半页的位置席驰就写一句话,清若急得又在抓头发,而后在席驰递过来时候有些犹豫接不接。

席驰的眼刀紧接着飞过来,清若赶紧接住本子,还是怂怂的开口,“嗯……那个……怎么这么短。”

席驰眯眼,几乎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冷声,“百度那句话。现在,滚出去。”

清若搓着手上的鸡皮疙瘩麻溜滚了。

但是关门时候还是狗腿的为下一次作业做打算,“谢谢大哥,大哥威武。”

席驰更想弄死她了。

早上席驰难得的起晚了。

杜之舟每天早上过来时候席驰都已经起来在吃早餐了,今天一进屋整个屋子里安安静静的,还觉得有些奇怪,六叔轻手轻脚的示意他去餐厅,等到了餐厅才小声道,“少爷还没醒,小杜你先吃早餐。”

杜之舟有些奇怪,但是也没问,谢过了六叔去厨房里找周姨端自己的早餐。

他坐在餐桌上发现餐桌上有张纸,上面飞龙走凤的字,起身把纸条拿着去厨房给周姨。

周姨不认字,杜之舟给她念,“周姨,徐小姐写的,说昨晚赶作业,今早起不来,让您别熬她的粥了。”

周姨认真听完之后叹了口气,“晚上睡早一点早上起来做作业不是更好。”真是不知道该说她勤奋还是说她傻,早上不写,下午要出去玩,晚上补作业,这孩子是什么毛病。

杜之舟接不了这话,把纸条给周姨就出去吃早餐去了。

不一会六叔和周姨也坐着开始吃早餐,六叔抬手看表,杜之舟瞟见那‘个性鲜明’的表带就知道是昨天清若买的,六叔奇怪的道,“都快八点半了,少爷还没起。”难得的赖床。

而后席驰起床之后几人就发现,虽然一样的面无表情,总感觉席驰今天心情十分非常特别的不好,似乎笼罩着一层黑压压的乌云,抬眸看人时候叫人无端心慌,搞得六叔都有些不敢跟他说话。

席驰难得闲了一上午没做什么正事,半夜被吵醒,后来她上去之后席驰好半会没睡着,脑子里想着事,想着想着就想到父母和弟弟了,夜晚总是更容易撕下所有人的伪装,席驰后来坐起来对着黑夜发了好久的呆。

午饭时候看着睡眼惺忪还打着呵欠往下走的人神情就更不好了。

走到楼梯半中的清若似乎有所感,打着呵欠眯着眼悄咪咪往他的方向看过来,看见席驰那冷冰冰的表情,瞬间挺直了身子,把脸上困顿的表情都收敛了才继续下楼。

毕竟席驰才是真正的‘被害人’,她这个‘行凶者’在苦主面前还呵欠连天的像什么样子。

但是清若没睡够,再怎么绷着还是一副困的感觉。

周姨打趣她,“晚上睡早一些,早上起来做不是一样,干嘛熬夜还伤身体。”

清若皱着脸,软巴巴的态度,有些小可怜,“怕早上起不来啊。”

周姨就笑,“早上起不来,下午要出去玩,是只有晚上有时间做作业。”

清若眨着眼睛看向周姨,一副你变心了的控诉感,周姨赶紧和她说,“多吃点蔬菜。”

清若,“哦……”

她作业还没做完,吃完饭困得不行也不敢去睡觉,吃完饭去就储物柜那边翻东西,六叔问她要找什么,清若头也不回蹲在柜子前,“六叔,我记得有咖啡的嘛,放哪去了?”

六叔想了一会,“没在那,我给你拿。”

“诶,好。”清若蹭的站起来,屁颠颠跟着六叔,从六叔手里接过咖啡就笑得眉目灿烂,“谢谢六叔。”

瞧见六叔手腕上的电子表还问他,“这表是不是更好看时间。”

六叔一笑,慈爱温和,慢悠悠点头,“是比较方便。”

清若就转身去找她的杯子去了。

徐清若原来买过不少工艺杯,工艺杯,就是那种又贵又不实用的,买回来一开始她还要放着觉得好看,时间久了就直接忘记了,被周姨他们全收到储物间去了,这会都不知道在哪里落灰去了。

清若找个了新的淡蓝色的喝水杯,还找了个小勺子,给自己冲了杯浓浓的咖啡,她冲得浓,味道重,六叔在旁边看着都皱眉,“这喝下去晚上还睡得着?”

清若抬头笑,“睡得着啊,我要补作业,我怕补着补着就睡着了,要泡浓一点。”

平时不用功,临时抱佛脚,六叔倒是想说她两句,但是张了张嘴又觉得说不出来,只得皱着眉摇摇头随她去了。

这会清若蹲在客厅的桌子边搅着她的咖啡,客厅里还铺着她那天晚上铺的瑜伽垫,只是其他东西被归整后都顺顺的放着上面,不过桌子还没挪,毕竟她扑的那块垫子大,不收起来桌子没办法像原来那样放着。

清若原本想端着咖啡上楼去做作业的,但是想了想那些看都看不懂的题,干脆咖啡放着,直接上楼去把自己的书和笔零零散散的其他东西全般下来了。

拿了个小凳子就在客厅桌子上准备写作业。

六叔就看着她上上下下,这会瞧着她坐在矮矮的小椅子上像是缩在桌子边一样,“少夫人要不要去书房写?”

清若摇摇头,“没事。”然后就掏出手机开始微信上问周五加上微信的室友。

昨晚太晚了,她当然没办法打扰人家,这会就着闲聊,然后约好了明天中午一起吃午饭,当然是她请客,就当问作业的报酬。

不好意思一直问人家,清若只问了一会就没问了。

而后开始撑着笔发呆,犹豫要不要去问席驰。

在她纠结出结果之前杜于肖来了,还带了两个保镖进屋。

看这样子就是席驰要出门。

杜于肖也没想到一进屋就看见清若撑着下巴一只手上还拿着笔看着他。

愣了一秒之后点头打招呼,“夫人好。”

清若原本是困的,但是浓咖啡下午眼睛是不困了,只是精神头不好,加着不会做作业,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随意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杜于肖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也向清若问好,清若也没出声,从小椅子起身坐到了沙发上。

这时候杜之舟从书房出来,“大哥。”自然叫的是杜于肖。

一行人进了书房,还关上了门,清若在外面是模糊能听到说话声,但是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杜之舟推着席驰的轮椅从书房出来,后面跟着杜于肖和两个保镖。不大一会院子里车子发动的声音,一行人离开。

期间清若倒是眼巴巴的看着席驰,毕竟自己有求于人,可是席驰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等车子离开院子之后清若鼻孔出气哼了哼,渣男。

**

问:如何应付厚脸皮的烦人精。

在线等。

——【黑匣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至尊帝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吸收一个魔丹除了会增长修为之外还能给她带来饱腹感,这和吃饱了饭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让凤七有些上瘾。阮蓝她们那边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凤七将手上的内丹碎末拍掉,干脆再次化为了原形穿梭在山谷之内。仙府中的魔兽数量不多,而且都非常警惕会隐藏,凤七转悠了半天也没再找到一个,反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地方,又

  • 万界弑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姬绍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时,魏煦先是一愣,然后浑身都僵硬的厉害。在魏煦的记忆里,除了母妃,再也没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过,可是母妃去得早,姬绍这动作,又自然得像是在哄小孩似的,魏煦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下意识就想退开,可姬绍分明又没做什么,魏煦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姬绍见他不说话了,

  • 都市之神选杀伐师大附中的国安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窗外的月色那么的美,繁星满布。张小银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和爸爸坐在阳台的沙发上聊天的场面。“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忙,我一周最多都只能见到你两次。每次别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像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张小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

  • 有风吹过的梦之生死危机(9)

    “哼!”林轩站在原地冷哼表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林轩单手点向蛇尾,蛇的肚子下莫名出现了一团火。……蛇:哪来的烤肉味?轩-.-:指了指他肚子蛇:嗷嗷!菓蛇把林泽一扔,从被烧的黑乎乎的肚子里,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喷向还没喘过气的林泽。林泽抬起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液体,突然有一种轻松感。承受了别人的讨厌

  • 偏执占有[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杀人的陈淮安身上干干净净,锦堂倒是因为搬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灶上的酒糟咕嘟嘟的响着,盖着穹形锅盖的大锅里,酒糟里的酒凝结成了珠子,一滴又一滴的,通过竹管,往旁边的酒瓮里滴着。葛牙妹已经到前面照料酒肆去了。酒窖里就只剩锦棠和陈淮安。“陈至美,我娘是叫孙乾干那厮强迫的。”锦棠身上沾了血,躲在只大酒瓮后

  •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0节

    突然有人问起自己的秘密,多少会有些犹疑,并猜测对方的目的。这绝不是简单的闲聊,恶鬼赵武心里清楚,但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说真话,还是编一个假话出来。他的心里略作思索,还是觉得,说实话要好些,看少年人的做派和手段,把那老羊妖治的丝毫不敢乱动,如今自己还在塔中,万一惹怒了对方,那被火剑烧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 武炼大佬从战五渣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chapter009:情敌?!听了这话,顾月梨低头释然一笑,原是这么回事,好事多磨,傅虞儿也不算是一厢情愿。还没等他们往里去,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姑娘,姑娘不同于旁的姑娘家,身穿了件绛紫色的衣裳,衣着干练,身材容貌,都让人眼前一亮。“姐姐。”南宫少莲轻声唤了她一声。姐姐?“星胤,这就是你选的娘子?”被南

  • 重生纯真年代之战

    星罗跟杀生丸第二天看到千华的时候,她依旧是那么的高贵优雅,美丽傲然,似乎丝毫没有因为犬大将的背叛而受到伤害。纵然心里担心着千华,星罗跟杀生丸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比起往常多了一些时间陪伴着千华。犬大将不在西国的消息渐渐散播了出去,那些觊觎着西国的富饶的妖怪们蠢蠢欲动,暗处暗潮涌动。西国皇宫中,得知

  • 问雪听剑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二天,尽管昨晚被吓得不轻,凌雪照样起的很早。一出门就遇见昨晚的对手,实在该感叹运气不好呢?还是该说老天不厚道呢?果然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等等,是这个形容吗?凌雪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打着招呼:“队长大人,早上好啊。”伊兰迪撇了她一眼:“早――上――好――”一字一顿的语气表现出对凌雪的极度不满,特别是最

  • 踏天至尊第8章在线阅读

    “我要给你们好好的补一补,这个你和姐妹们都可以注射了,排毒的效果真的很厉害,你看,我身体里的毒素”说着伸出一个白嫩的手指,然后一个黑色的球从软玉的手指上慢慢的出来了,软玉把这个黑球扔到浴室里,然后再次逼毒,直到身体里的没有毒素了才停下来。软玉和sana聊了很多的药剂的事情,然后晚上休息了,软玉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