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都市:开局替扶弟魔老姐出嫁之一波未平(10)

2021/5/5 1:57:25 作者:啾咪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开局替扶弟魔老姐出嫁
都市:开局替扶弟魔老姐出嫁
作者:啾咪来源:飞卢小说网
扶弟魔老姐结婚前夕失踪。父母为了五十万彩礼逼迫双胞胎弟弟叶泽代姐出嫁。结婚当天,叶泽获得了极限神豪系统。看着系统给出的挑战规则。......(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祁麟被这突然弟控的台词惊到。

不仅他们,应该说府里的人就没有讨厌祁麟的。

但府外倒是有各种祁麟的传言。

祁麟并没有什么被污蔑的必要,与其说他们在传祁麟的坏话,不如说他们是在污蔑祁府。

祁麟能想到的点,祁墨自然早想到了。

“你看你来都来了,不如就陪大哥我去逛逛?”

说完祁墨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诶?你大嫂人呢?”

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祁麟憋笑,真是一位高冷的男人。

“咳,大嫂被我支开了,现在估计缠着三姐吧。”

祁墨一扫方才弟控的模样,瞥祁麟一眼就让祁麟浑身凉飕飕的。

“那我就不打扰大哥了,我告退了。”

祁麟说完一拱手就想溜。

可他哪里是祁墨一个成年男子的对手,祁墨一只手就把他提溜起来了。

“想溜?没门。”

说完,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完全不给祁麟争辩的机会。

因为大哥很明白,靠嘴是赢不了小弟的。

祁麟内心流泪,还是随着大哥走了。

他往周围看去,却不见和祝身影,不由皱眉。

祁墨看他这样子以为又有什么事,赶紧问。

“又怎么?”

“没事。”

祁麟收回视线,然后傻傻一笑,对祁墨说。

“我们走吧,其实我也很想和家里人聚聚。”

也不知道和祝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和祝早不在祁麟身边了。

在祁麟走出大堂那会儿,她看见了自诩仙人的那个老修士走出祁府大门。

和祝看了看祁麟,又望了眼大门,最后决定跟着童元。

她一路尾随童元到了一处偏僻地带。

看着童元进了一个其貌不扬的门面,刚要踏足进去,就感觉到前方有股力量,那是一种阵法。

如果没有信物而触碰到了它的边界的话,就会发出警报。

和祝自然地收回了脚,调动五感神识。

这点小把戏,在她一个灵体面前完全不够看。

凝练了实体有所不便,那就散开便是。

里面的一切很快展现在了和祝的眼前。

童元就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他对面坐着一个带面具的人,双眼都被遮住。

一探修为,是个几百岁的妖怪,身形样貌看上去还是个二三十岁的,可比童元要年轻多了。

那妖修拿出一个瓷瓶,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把东西递给童元,却又在童元伸手要接时,猛地收回,又伸出另一只手在童元面前晃来晃去。

童元气咻咻地把装灵石的袋子给他,那瓷瓶终于落入他手里。

枯黄干瘦的手一接住那瓷瓶就迫不及待地将其打开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急忙咽下。

他那干枯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年轻的模样,最终定格在比先前年轻个十岁的样子。

童元还想再吃,那卖药的却阻止了他。

“这要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能多吃,一天最多吃一颗。”

那名妖修笑道,把童元那蠢蠢欲动的手给按了回去。

“以后生意还要多来往啊。你现在可以走了。”

童元在外面可完全不像在祁府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把那青年的手甩开,起身就要走。

后面那妖又说道。

“在这皇城可不比散修的山头上,就算你有些能耐,你也得小心凡人。”

童元一回头,那妖却是不见了。

和祝旁观完一切,在一边凝成人形,但还是半透明的形态。

这个修士果然有问题。

和祝脚离地面三寸,浮在空中但速度不慢。

她跟上了童元。而童元,毫不知情。

祁麟正被他大哥拖着走。

而这,有事那条熟悉的街道。

要是平时,祁麟是不多与家人走在街上的。

正因如此,大伙儿都只知道祁府有个嚣张跋扈又不上进的四少爷,却从来没人见过本尊。

见了也会因为他太过普通而无视掉。

祁墨一马当先走在最前,右侧是他的夫人,左边就是祁麟了。

身后还有十名黑甲护卫,看上去好不威风。

这还只是表面的,要知道暗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暗卫、死士呢。

祁墨笑摸祁麟狗头。

“你看,这样一来,谁还敢编排你些什么。你还是好好跟着大哥走吧。”

祁麟面对这样的大哥有些发怵,平时大哥都是温温和和的模样,没想到发起功来霸气十足。

于是他疯狂地点头。

对此,祁墨只轻笑了一声。

边上的大嫂看兄弟俩如此和睦,也是一直浅笑挂在脸上。

三人行,来到了祁麟最爱的那栋酒楼。

祁麟一惊。

祁墨看着祁麟这一惊一乍的性子就想笑,但他憋住了,只故作深沉地说。

“大哥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祁麟表示很惊悚,大哥居然派手下跟踪他?!

那那天他和和祝在外边的事,大哥也知道吗?

但表面上他还是迎合大哥。

“大哥可真厉害。”

祁墨敲了敲祁麟的脑袋瓜子,进了酒肆。

祁麟捂着被敲疼的脑瓜,也跟着走进酒楼。

这大哥可真是下手不知轻重。

祁麟气哼哼地想。

进了酒楼,自然是有小二上来招待。

那小儿一看客官衣着华丽,气质天成,那自然是更毕恭毕敬。

在初见时的慌张后,小二镇定多了,但在他镇定后又看到了一张令他不镇定的脸。

那就是祁麟。

那这家人岂不是祁家!

祁麟和家人出门自然是不会像独自出门那样穿些朴素的衣服,那样好像祁府对他苛刻一样。

和家人出门,自然是要排场的。

祁麟自然看见小二那突然震惊的表情,说实话,挺好笑的。

他轻轻瞟了小二一眼,却未发一言,挽着他大哥的手臂就往雅间走去。

小二讳莫如深,掩下好奇,继续引着人……不对,怎么是那位小公子在引人啊?!

正巧,雅间都满了,可还不等小二开口,那房里就出来一人。

来人是高辞。

高辞打听到这是祁麟爱待的酒肆,所以这几天就听家里人天天来着蹲。

还吩咐了店里人,要是看见那位十四五岁的常客来了就通报一声。

预料中的祁麟来了,但预料外的是祁墨来了。

祁墨可不是祁麟一个啥也不懂好搞定的小孩,他可是个在朝堂上都占有一席之地的人。

远远不是高辞这种小官的儿子能见着的人。

但今日却是见着了。

高辞迷茫了一瞬后立马笑开了花,把姿态放低。

与其说跟祁麟套近乎,不如说是在给祁墨一个好印象,直把人往屋里请。

祁麟看得真是恨得牙痒痒,但碍于大哥在身边,不好发作。

总之,一群人是进了雅间。

在进来之后,祁麟才知道原来这不止有高辞一人。

还有不知道谁谁谁几个人,看上去应该和高辞一伙的。

还好雅间够宽敞,不然这下都装不下这么多人了。

祁墨嘴边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只是不经意地抚摸妻子细手的频率更多了。

大嫂虽然经历的不多,但人毕竟是摸爬滚打从大家族里出来的,是个聪明人,和祁墨相处久了,脸上的笑也近乎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夫妻相吧。

有的时候,女子的杀伤力大得可怕,特别是模样清纯的女孩,一脸天真无邪地说出恶意的话时。

正如此,在大嫂收到祁墨的暗示时,明目流转,巧笑嫣然。

简单就把房里几个不知死活的毛小伙儿给迷住了。

但她出口的话很快令这会儿人感到难堪。

“真不知道麟儿什么时候在外边儿还交了这群朋友,怎么从来没和家里说过。”

说时还伴着她的掩面一笑,态度十分轻慢。

大嫂是名门大家里出来的姑娘,身上有着一股傲气,就算对着她夫君也不会收敛。

尽管她美丽、能干,像一切小家碧玉、大家闺秀一样。

但她自有股傲气。

祁麟一开始不明白,现在倒是知晓。

不是每户人家的家庭关系都像他家这般和谐。

能在一干子女中杀出一条血路还不沾腥的女子,哪能那么简单。

她明白生存要靠着谁,依附于何人最合适。

若她要挑衅一个人,也是要用最恶意的办法。

在女子地位低的封建王朝,被女子嗤笑还无法反抗,无疑是这些酸腐文人最不能接受的事。

祁麟看着高辞等人不好的脸色想,女人真可怕。

祁墨佯怒,转头轻喝道。

“出门在外,你怎如此!”

一听这话,高辞等人还以为这人也不喜女子乱说话,结果却令他们大开眼界。

只见祁墨一秒变脸,刚刚还微耸嘴角,现在又恢复那温和的笑,手轻轻抚上女子梳起的发髻,温声细语地对他妻子说道。

“这些人哪能入得了你的眼,哪废得你操心的。小弟没提起估计不怎么熟吧。”

最后那句话还淡淡瞥了饭桌上那群人一眼。

见到王公贵族都不行礼,这项就够他们打板子的了。

那高辞本就是个纨绔,没本事,没见识,他的同伴皆是如此。

眼看他们就要由羞愤转为愤怒。

祁墨随手一招,唤来一名黑甲护卫。

他毕恭毕敬地跪在祁墨脚边,等待命令。

“把这几个人都抓到府衙去,说不尊重祁王世子,要怎么办让俯尹看着办。”

语毕,也不看那几人是何表情,搂着媳妇就走了。留下祁麟和他们面面相觑。

祁麟:?

祁麟见势不妙,也赶紧跟着大哥溜了。

让祁麟没想到的是,一出门遇到了一个人。

来人正是消失了一上午的和祝。

祁麟左看看右看看,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推测现在和祝是仅队友可见还是全员可见。

答案是祁麟被祁墨笑摸狗头。

“小弟,你在看什么呢?”

不得不说,做大哥的就是有能耐,凭白给祁麟吓出冷汗。

“没什么!”

祁麟已经确定现在和祝是仅他可见了。

只是——祁麟瞟了眼和祝。

她貌似有点烦躁。

祁麟顶着和祝要杀人的幽怨眼神跟着大哥走。

他大哥大嫂貌似很开心的样子,也不知道嘴炮了一个无名小卒值得什么开心的。

总之,经此一役,祁麟不用靠流言,也算是城里人尽皆知的人物了。

祁王府四公子,备受世子照顾,就连个小喽啰世子也愿亲自解决。

至于高辞那伙人之后在城里的处境,祁墨才不会在意那些。

主要还是大哥发威,让百姓都知道了祁麟在祁府的地位。

他的主意不是谁都可以打得起的。

于是祁麟默默在心里为大哥加了一点崇拜值。

在外面是吃不成饭了,大哥理所应当地带祁麟回府。

并开了小灶。

要知道祁墨以前是很讨厌吃饭不准时的。

这次居然这么照顾祁麟,这不禁让祁麟感到一丝不妙。

果不其然,在饭后,祁麟准备开溜前,祁墨就拎住祁麟的后衣领,说:“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谈谈。”

他那位如花似玉的大嫂也很是上道地开口。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兄弟谈话了。”

说着,便带着下人尽数退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青狮圣人之你哭什么啊(7)

    这真是难忘的一天,各种意义上的,叶婉和叶琴清一起躺在重新铺好的床铺上,不知道是不是这里总是不见天日的原因,被子有种古怪的潮感,叶琴清主动靠过来将叶婉拥在怀里,她的身体很暖,又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叶婉很快就听到了对方细细的鼾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婉大睁的双眼终于感到一丝疲倦,她仿佛只眨了一下眼,就被一阵

  • 如何处心积虑地攻略狗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严烈脸没事,顶多算是被橘子砸到的疼痛程度。周蜜却觉得她哪里被砸断了筋,不然为什么会自己掏了钱把车窗给换了,又塞了周蜜一千块,把那个叫魏婧给的一千块钱留了下来。严烈小姐从来都有那么点神经质,脾气刚烈古怪,周蜜从小就领教了,只是每次遇见都会有新鲜感。但经过这次之后,周蜜惊讶地发现严烈真的出门了!真的不再

  • 叶同学挣命记第五章在线阅读

    君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了,如果需要准确计算的话,君晨已经在床上躺了一天了。“我这是怎么了呀?我怎么感觉全身酸痛啊?是不是有人把我打晕了,亦或是有人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把我打了一顿?”君晨看向身边正在给自己擦汗的丫鬟——小翠。“少爷,你说笑了,难道你忘了吗?你在金剑宗山门口晕倒了,是老

  • 舰长的白月光不可能是我在线阅读七杀殿,七杀令

    “额,咳咳,别老是拿我寻开心了,我是想着光是龙山三大势力齐聚一堂就够能吸引人的了,再加上龙山四大美女也会出现,所以到了那天前来参加火云节的修炼者定不在少数,弄不好龙山的修炼者得有七八成的都会到来。”“嗯,也是,这对我们收集情报是非常有利的。”天婴听了黑袍人的话之后也收敛了性了沉思了起来。“你先去忙吧

  • 穆妮恩的海风在线阅读第十节

    晚上楚楚蝶回到Fetish,祝仙仙也把AB会会长给了自己小号,跟着跳槽过来。艾服再一次沸腾,有祝他们百年好合的,也有咒他们生个娃子没p眼的。就连方糖都不信他跟仙仙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方糖让仙仙先练到满级,仙仙却觉得自己比楚楚蝶化名楚楚加他们AB会,被逼着买了一套统一的(而且极为难看的)时装时还要委屈

  • 是微风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问我:你对赢芳华先生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我会如此回答:他看上去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严肃的面孔、挺拔的身姿、头上戴着一顶铅色的军帽、身上穿着一套整洁的黑色军服和披在军服外的深灰色皮大衣。一双光亮的黑色军鞋呈现出外八字的姿势以及那对仿佛能一眼看穿他人本质的眼神。毫无疑问,赢芳华先生是一名军人,通过他的面

  • 重生之那个胖子第五章

    苏云的工作是将一种名为“燃能矿”和“明能矿”的矿石分类。这两种矿极为相似并且是伴生关系,有“燃能矿”的地方就有“明能矿”所以需要分类。工作很辛苦。因为燃能矿自带热能,很烫。明能矿则自带寒气,拿了超过三秒,手便会冻僵,所以工作不算轻松,但对于苏云来说却刚刚好,一个月3000通用币,算是多的了。并且苏云

  • 末世之骷髅当道打的就是你富二代

    啪嗒啪嗒,王梦玥踩着高跟鞋从四楼上走到二楼。鹿小天扭头从楼上缓缓走下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她身材瘦瘦的,戴着眼镜,梳着单马尾,肤脂如雪,小脸微微发白,走起路来轻飘飘,看起来是生了一场大病似的。活脱脱的一个病美人,让人忍不住怜惜。这种气质,对某些情兽的吸引是非常巨大的!张思天换上一身白色西服,手捧一束花

  • 生而为魔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望无际的南洋上,一支庞大的舰队已经展开战斗阵型,开始军演。“Fire!”“咻咻咻咻~”防空导弹高速激发,轰击天空的靶机。“gogogo!”航母上F18超级大黄蜂战机一架架井然有序的起飞。“轰~轰!”一架架靶机被击中栽下大海。鱼雷从四面八方轰向数千吨的靶舰,轰的一声扬起蘑菇云。猛烈的爆炸掀起大浪,一

  • 青鸟之瘾(清穿)之巫族炼体决(求收藏、鲜花、评价)(3)

    “系统,声望该如何获取?”已进入书房,雷昊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在初步了解了系统功能之后,雷昊清楚,声望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它相当于货币,是使用系统的唯一消耗品。想要使用系统中的各种功能,便只能消耗声望值。‘主人您好,声望值的获取只有一种,那就是让雷家子弟造成社会轰动,提高声望。’听了系统的解释后,雷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