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变成Omega后被竹马捏住后颈之造化

2021/5/5 2:22:07 作者:萧玄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变成Omega后被竹马捏住后颈
变成Omega后被竹马捏住后颈
作者:萧玄渝来源:晋江文学城
校园ABO,架空加胡掰点击作者专栏收藏这个咕,快来快来!*迟迟没分化被默认为beta的萧霜天在高二开学典礼之后立地分化,方圆几百米都没有抑制剂贩售,身边只有一个alpha竹马。于是晚自习时,没人发现“beta”萧大少爷后颈多了一个创口贴。萧霜天以为这是结束。结果……自家竹马好像不太对劲儿?——我把你当竹马,你却想睡我?-萧霜天伸手挡住殷涛的嘴,他被竹马的双臂困在墙壁与胸膛之间,凤眼中还有水光,“你真喜欢我?”殷涛的目光很专注,声音自掌下沉闷地发出,“一直都喜欢你。”还想一直拥抱你、亲吻你、独占你

人与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又顺应天地人和。有些人因机缘交错,有幸相识,有些却看着大好的机会白白错过,这一切的因缘际会与得失,谁又能说的清楚明白呢?

沿长平镇向西行百里,可见林木稀疏分布,再踩着青草绕过一棵棵小树,继续前行,就能看见一片树林。若是再往前行走片刻,那就要小心了,前面不远就是一个大峡谷。峡谷很深,人趴在崖边向下张望,能隐约瞧见谷底的树梢。

长平镇的居民对此峡谷并不陌生,老人们对它还有种说法,“先有大峡谷,后有长平镇。”镇上喜欢折腾的年轻人不少,有好事者曾沿着峡谷走了一圈。他从日出走到日落,又点起火把走了一夜,直到天光大亮,他才远远看见在出发地等待的伙伴。

更有胆大的,他们用绳子系住腰身,想爬入谷底一探究竟,结果也只踩在树梢上犹疑了片刻,就赶紧沿着原路慌慌张张的爬了回去。旁人问起时,他们只说那里静的骇人,一到了下面,这人心跳的就厉害,像被热气熏蒸一样的难受。

谁也不曾想过,在这峡谷中,会有人居住,而一位修士却在此隐居多年。这是一位金丹修士,他叫作黎果。

黎果修炼多年,他大概在一百八十岁左右进阶金丹,原本他也有机会冲击元婴期。却不想天机难料,他在结丹几十年后,意外被人打成重伤,直接导致丹田破碎,修为境界一下跌落至炼气初期。

黎果是一名散修,他没有宗门庇护,也没有家族可依托,只凭着火土双灵根的资质,一路打拼至结丹期,这一伤就好似一记天雷,将他从天际打落至尘埃。

他受伤之后,也曾花费上百年时光,散尽资源,却始终未能寻获良方,将破碎的丹田修复。黎果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时光荏苒,眼见五百岁的寿元,只剩百余年,即便他在此时恢复至金丹境界,百年时间也不足以让他进阶元婴,想来终究都是徒劳。

黎果思虑再三,而后做出了选择,他只身跨越遗忘海,重回凡界。自此,他纵情于山水,在尘世间游历数十年,最终在此安定下来。

黎果的日常生活很简单,除了整理旧日的修炼心得,他偶尔也会尝试炼制一些法器。事实很残酷,黎果曾经是一位出色的炼器大师,如今他却只能依靠地火炼制低阶器物,这其中的落差也只有他自己能体会。

黄亭陷进天坑那天,黎果正泡在大峡谷的温泉中,突然就觉得空气中灵气奔涌,他抬头一看,就见空中隐隐有霞光闪动。他神情一怔,缓缓的站起身,盯着上面仔细瞧了片刻,倒真是灵气波动,莫非有法宝灵物在此现世?黎果只是一转念,随后又淡淡一笑,矮身坐了回去。算起来,他只有十余年的寿元,纵使有什么天材地宝也与他无关。

一天两天,眼见霞光从胜到衰,灵气波动逐渐减弱,黎果的心却变得不再平静,他隐约觉得此事似乎就是他的机缘。他来回踱步犹豫再三,最终心一横,决定顺遂内心的意愿,去瞧个究竟。只见他将左手抬起,手掌一翻,心念一动,掌心就现出一只小木船。他轻轻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小船向前飘落,眨眼之间,它迅速变成三米长,一米宽的模样,悬浮在黎果面前。

黎果暗自引动灵气,勉强运起御风术,飞身坐进船内,随后又从储物法宝中掏出几块灵石,镶嵌在船内阵法之中。瞬间,肉眼可见的淡淡灵光形成护罩,将小船包裹其中。黎果这时方催动阵法,驾着船向灵气波动的方向疾驰而去。夕阳西落,天逐渐暗了下来,小船像一缕风无声的划过天际。

机缘是个奇妙的东西。黎果的修为曾到达结丹期,虽然他因丹田破碎,境界下跌,但金丹修士的神念尚在。结丹期已能初窥天地玄机,他内心情绪突然波动,料想此去必有机缘,只是他想不到,这个机缘会是一个人——黄亭。

黎果乘着小舟飞到张老汉家时,张家已经没人了。那老两口见家里塌成这样,哪还敢住人,早两天就收拾了东西,另找了地方搬了出去。

月朗星稀,四下无人。黎果从储物佩中取出一盏碗口大的莲花。他呼出一口灵气,只见那翠绿色的莲花灵光一闪,逐渐变得雪白透明。黎果将它轻轻一抛,它就打着转儿,缓缓的向坑内飘落。他收起灵舟法器,身子一飘,人也跟着那朵莲花一起向坑底落下。

当黎果走进那条甬道,看见那株藤树时,藤上闪烁的荧光已经变得暗淡,藤蔓上的叶子也耷拉下来,这株植物的生气已所剩无多。

那是一株木质藤植,整个树身不知经历过几次枯荣衰败,表皮粗糙不堪,直径足有坛口粗细,它的枝干蛇弓一样在地上蔓延着。一条尚有生气的枝条上零星缀着几片叶子,心形的叶片有着清晰的脉络,即使在灯光的映照下,也能窥见那隐隐闪现的微光。在叶片中间可见几个光秃秃的果托,上面的果子早被人先一步采了。

黎果站在藤树前苦笑了一下,他终究是错过了。原本他无所求,也不觉不幸,而后心有期待,结果又难免失落,是喜是忧,只是一念之差。多思无义,不如把握当下。黎果没再犹豫,他取出工具,将整株藤蔓连根刨了,收入储物佩中。

他转身再看,除了倒在一旁的黄亭,再无其他特别之处。黄亭现在可不是那副小姑娘的模样了,洗髓伐经排出的污垢糊在她身上,她如今就像个人形泥雕,还散发着难闻的臭味。

黎果一看便知,这孩子是刚刚熬过了洗髓伐经,眼见她呼吸尚存,黎果也是一念之仁,只觉得就让她这么死了太可惜。他随手扔了几个净尘术在黄亭身上,将她打理干净,然后弯身将她抱起,带着她乘着灵舟法器,一直飞出了天坑,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大峡谷。

黎果将黄亭安置好,他盘腿坐在她身前,暗中思量,要如何处置她。他取出那株藤,又仔细瞧瞧了,以他金丹修士的见识,他竟然不认识这是什么。如果能确定这是增加寿元的仙植,没准他会忍不住将黄亭炼成人丹。如果他不是万念俱灰,将这小姑娘夺舍也不错。

黎果叹了口气,时也命也,造化弄人,这次的机缘看来就是她了。他寿元无多,想来恐怕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黎果想到此处,这才着手查探黄亭的情况。

这姑娘运气不错,以凡人之躯洗髓伐经居然没死,看样子还洗得很干净,这皮囊不修仙真是可惜了。黎果将测灵珠放在黄亭身上,那珠子一接触到黄亭的身体,就灵光一现,球体中的五色灵气分别聚集,渐渐形成赤、黄、白、黑、青五个小球。赤为火,黄为土,白为金,黑为水,青为木,五灵俱全,难道她只是普通的五灵根?

黄亭一睁眼,就看见面前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如今他正皱着眉瞪眼瞧着她,好像她欠了他天大的人情。黄亭连忙闭上眼睛,心中默念:“速退,急急如律令!”再悄悄睁眼一看,怪老头还在,他捋着下巴上那几根白胡子,眯着眼冲她一呲牙。黄亭心中一惊,当时就觉得这老头肯定在盘算什么坏主意。

怪老头黎果对着黄亭笑得很和善,只听他好声音的说道:“小丫头,急急如律令可对我不管用。”黄亭闻听此言,脸上不禁一红,原来她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黎果冲着黄亭晃了晃手指,说了声:“瞧着。”就见他一挥手,无形的禁制蓦然消失。黄亭就觉得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响,大量的影像突然涌入她的脑海。她面上顿时一僵,神情迷惑的摇了摇头,却无济于事,海量信息依旧撞击着她的脑海。

不一会儿,黄亭的呼吸变得急促,周身上下气血奔涌,脸色瞬间涨得通红。黎果见她如此,这才又一挥手,将禁制重新开启,黄亭的身子也随之猛地一震,终于缓和过来。

虽然黄亭什么都不懂,却也明白黎果挥手间必有古怪,她脸色变得煞白,失声叫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眼见黄亭起身想跑,黎果轻轻一弹手指,一簇火苗从他的指尖冒出,飞快的冲向黄亭的面门。黄亭慌忙停下身形,她瞧着眼前的火苗,连连后退,那火苗却像是有了生命,对她步步紧逼,一时间火气直逼她的面门。此时不用黎果多言,黄亭就老实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情形之下,黄亭哪还敢随便乱动。

黎果淡淡说道:“坐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规矩。大人还没开口,你瞎跑什么?”黄亭闻言连忙后退,老老实实回到榻上坐好。基于飘荡在眼前的那簇火苗,黄亭对黎果深表敬畏,她表现的很合作,还讨好的开口道:“爷爷,放了我吧,我是好人家的孩子。”

黎果听了这话,他气的扑哧一笑,“瞎说什么?老子救了你的命,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把我当坏人。”黄亭一听这话,方才意识到,如今自己容身之处,并不是在那大坑之内,她四下一瞧,自己的所在正是一个石洞。除了身下坐着的石榻,洞中还有石桌石凳,这怎么看也不像个平常人家。黄亭心中一动,这是个野人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古剑奇谭系列]白露为霜在线阅读第八节

    烟婵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笑道,“当然,那日在宝成桥上见过大公子。”姚莫寒心情大好,他走过去拽住烟婵的袖子,像个顽童一般。“仙女姐姐,你来我们家做客,我带你去见家母和爹爹,他们肯定很喜欢你的!”说着,就拉着烟婵向南边走去。烟婵微微用力挣脱开来,“大公子,我现在不方便跟你一起去,要不这样,你先陪着你爹爹看

  • 宁美人在线撩人之新家!

    莫蒂回到自己房间里面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感觉困得不行,却又怎么都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莫蒂唉声叹气道:“唉,不是一般要被雷劈啊被车撞啊被暗杀啊什么的才会穿越么?我之前只是在……”莫蒂皱了皱眉,瞪圆了眼睛:“我之前在干什么来着?”“我之前叫什么来着?”完了完了,记忆都出问题了,这下子彻底回不去

  • 黑暗神王之旗木刀道

    第二章旗木刀道“你好,我是慎,大师的儿子。”“劫,会比任何人都要强的劫。”“是嘛?”“看你的块头,如果盔甲不穿得多几层,是挡不住我的手里剑的。”慎被激怒,在接下来十几年里,均衡忍者教团的年度大比之中,两人交手无数次,但每一次,他的防御,都没能抗住劫的手里剑。“可惜……临走之前,也没能看到他。”穿着熟

  • 都市之超神抉择表演

    护具穿戴完毕,洛基食指对着魔法书一点,湛蓝色的光芒在洛基指尖亮起。眨眼间一个覆盖着整个书本的魔法阵就已经构筑完成。魔法阵纹亮起,周遭的空间亦随之波动,如同涟漪一般震荡,清晰可见。波动的空间顷刻将魔法书籍吞没,随后恢复平静。“弟弟,你改进的魔法太方便了,有时间也教教我。”托尔看见洛基轻描淡写地将魔法书

  • 修仙传第1章在线阅读

    你想一夜成名吗?你想要有好工作吗?你想能够让你的未来不再是那么的迷茫。而是那么的辉煌。但是这些都是需要一定的机遇和一定的背景和一定的能力,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成就达到自己的理想。对于一个人能出来的实习生而言,能够找一份合适的工作,那就算不错的了。现在的社会竞争特别的激烈,没有一定的能力的人都会被慢

  • LOL:我在IG当锦鲤在线阅读第九节

    “好壮观啊..”罗杰一脸惊讶的看着整个天狼岛“原来公会的圣地是这样的。”“好了,既然已经到了。那么我就公布规则。”马卡洛夫指着身后的洞口“这里有四个洞口,你们分被进一个。随机两人会在中间相遇,胜者可以走出隧道。两位胜者在对决一次,胜者可以挑战拉克萨斯或者基尔达斯。不过先说好,洞穴中还有各式各样的陷阱

  • 幻神诛天在线阅读变成人类(修改版)

    为了不让大家发现精灵,雷伊、盖亚,卡修斯以及布莱克带着安安飞在半空中,一路上雷伊问:“安安,你的胆子真大,我们是精灵,你就不怕我们伤害你吗?”安安笑着说:“如果你真的要伤害我,早就伤害我了,干嘛要留到现在呢?”众精灵笑了。安安看了看,说:“雷伊我们到了。”雷伊连忙降落,安安说:“雷伊这就是周老师的家

  • 刀剑乱舞之末摘花之凤舞六幻,女扮男装?(三更,求收藏!)

    三更送上,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轻抚小昭秀发,林天目光落在成昆的尸体上,心中颇有感触。若非成昆自作聪明,用匕首偷袭,反遭他的太极拳克制,再加上金钟罩护体,林天

  • 重启回归路之宴会(2)

    “你似乎不太习惯宴会的气氛?”穿着一身礼服的碧洛华出现在露台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夏恩,露出了一副你果然在这里的表情。“不太喜欢。”夏恩没有隐瞒,他其实也发现了,高等精灵其实和人类的社会结构差不多,这个世界的制度让他感觉有些落后了。有几个还未成年的晨行者,夏恩更是没有多少接触的心思,在他看来一切实在太

  • 与君同言在线阅读第4节

    “好像有情况,到树林里面瞧瞧。”两人进入树林,走了几里路后,发现了一批人,再施展轻功悄悄靠近。放眼望去,前面密密麻麻有几百人,都围着一队镖车,镖车大旗上赫然是“镇远镖局”。镇远镖局?熟悉金庸小说剧情的秦牧风略微想了一下,就想起了这个镖局存在于《书剑恩仇录》中,总镖头是有“威震河朔”之称的王维扬。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