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在生活中撒野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5/5 3:15:49 作者:上一仙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在生活中撒野
我在生活中撒野
作者:上一仙君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活中即兴创作的小句子

事情发生的时候,谢冬正在帮自家师父整理仓库。

他刚刚将柜子中的药瓶码放整齐,摁了摁肩膀,正准备休息一下,放在桌面正中央的那块木牌就突然亮了。

木牌的造型十分简约,基本上和一个小木片子没有太大差别,唯独上面刻了“玉宇”二字,让它显得不是那么随处可见。寻常的时候,它也十分朴实无华,成日里都是灰扑扑的。此时看它突然亮了,亮得还挺璀璨,谢冬一时间只觉得惊讶,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仅仅在下一个刹那,谢冬的神情就变了。脸色猛地变得煞白,连额头都渗出了汗。

这个写着“玉宇”二字的小木牌,是玉宇门的掌门令。

谢冬现在所站的地方,是玉宇门掌门的私人仓库。自然的,那个在半个月之前携带宗门大半战力外出寻宝的玉宇门掌门,就是谢冬的亲传师父。

现在掌门令发光了。

掌门令以前之所以朴实无华,是因为以前它有主人,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而它现在发光了,这证明它需要寻找新的主人。

掌门令原本的主人不在了。

玉宇门的掌门陨落了。

谢冬六年之前刚拜的师父没有了?

谢冬猛地抹掉额头冷汗,一把操起桌上的掌门令,眼看着就要冲到仓库外面去。

他要将这件事通知宗门其余人,更要去大殿确认师父是不是真的陨落了。掌门令虽然发光,谢冬此时却还抱有一点侥幸心理。如果掌门真的陨落,大殿中名册上的名字也会变暗,他必须去确认清楚。他才刚刚入门六年啊,只是一介筑基而已,没有什么情况比在这种时候突然失去师父更加糟糕了。

但是在刚刚将手放在仓库大门上的那一刻,谢冬又猛地停顿下来。

谢冬此人,十三四岁入门,如今修行六年,年龄还不到二十,阅历也不足够。所以在猛然遇到这种大事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还免不了有些年轻。然而在性格的本质上,他又是个习惯将思虑二字给刻在骨子里的人。

在得知师父很可能陨落的第三个刹那,谢冬便开始了思考。

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比突然失去师父更糟糕了?其实不是,远远不是。

师父这一趟外出寻宝,并不是一个人去的,他还带走了门派大半的战力。更准确的说,掌门带走了玉宇门几乎全部的凝元期长老,只留下一个凝元长老在宗门看家。

如果掌门遇到意外,真正最糟糕的情况,是那些和掌门同路的长老们也全部给折在了外面。

倘若事实果真如此,此时谢冬这么一出去,玉宇门的下一任掌门无疑就是那个唯一被留下的冯长老了。毕竟除了这仅剩的一个凝元独苗之外,宗门剩下的就只是些炼气和筑基的弟子而已。

至于金丹期?十分惭愧,玉宇门的规模十分之小,目前为止还不存在什么金丹期,凝元期就是最高的了。

不幸的是,那名很可能成为下任掌门的冯长老,看谢冬不顺眼已久。

谢冬将手从仓库的大门前移开,咬牙拧起了眉头。

诚然,他对那个当掌门的师父是有感情的,当年是师父将他从凡尘中寻到,亲自引入了道门,这份恩情谢冬一直十分感激。所以他才会在最开始那样急于确认师父的生死存亡。但是在思考过后,对师父的感情还是远远及不上他对自身生存环境的忧虑。

冯长老之所以看谢冬不顺眼,原因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当年冯长老从炼气到筑基花费了七年,在规模十分之小的玉宇门中已经是了不得的天赋,谢冬入门之后却只花了三年就突破到筑基了。

这个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有机会一定要将那姓谢的小少爷赶出宗门”这样的话冯长老也曾直接说出口过。当然,是私下说的,只是被谢冬通过各种渠道探听到了耳中。

谢冬松开了手,将掌门令放在桌上,指间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

指望冯长老成为掌门后网开一面显然是不可能的,哪怕谢冬主动服软也不可能。其他的种种算计,在地位的差距面前,都只是个玩笑罢了。

那么干脆顺势而为,脱离玉宇门,转而投去别的门派?很遗憾,这也是不可能的,如果能走他大概早就走了,想去更大的门派以他的天赋也不困难。只是由于一个十分私人的原因所导致的安全问题,谢冬绝对不会选择去转投别的门派。如果离开玉宇门,他的生存会变得十分麻烦。

如此,便只剩下一条路了——让冯长老当不成掌门。

现在还有谁能和冯长老去竞争?没必要去指望别人了,就指望他自己吧。

想到这里,谢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掏出了腰间的储物袋。

在下一任掌门被选出来之前,谢冬身为前任掌门的弟子,地位比起冯长老是有优势的,但修为境界的差距完全盖过了这点优势。真正的优势在于,此时掌门令在谢冬手上,谢冬在掌门的私人仓库里。只要他不出去,外面的人是没法轻易进来的,这可以为谢冬争取到很多时间。

谢冬从储物袋中取出几个药瓶,将其中药丸统统倒在手上,然后凝视了许久,嘴角渐渐勾起苦笑。

一个筑基和一个凝元,是没法玩的。想要去竞争,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也突破到凝元。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已经十分明确了,谢冬却还是迟疑。因为想要达成这个目的,他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但代价归代价,并非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每当因为代价而迟疑的时候,只需权衡利弊,码好心中那杆秤,两害相权取其轻即可。

外面已经开始嘈杂了,大殿中名册的变化终于引起了骚动。谢冬的思虑没有错,根本不存在什么侥幸,掌门的名字确实暗了下去,实实在在的陨落了。同时暗下去的,还有当初跟在掌门身后的所有同行者,整整四名凝元长老。预想之中最糟糕的情况终究变成了现实。

谢冬将嘴角的苦笑咧到最大,“呵”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丹药统统灌入了口中。

服药的同时,谢冬的眉间紧蹙,眸光也变得暗沉且坚定起来。所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付出了代价,他便不会允许自己以半吊子的心态面对以后将要做的事。

而后他盘膝而坐,开始了这场自入门以来最重要的一次调息。

在谢冬调息的时候,外面那群混乱的玉宇门弟子们,终于在漫长的时间里走完了谢冬片刻间便结束的思考过程,接受了掌门带着绝大多数长老一起陨落的事实。

至于那冯长老,倒是很快便意识到掌门之位突然变成了砸在他眼前的馅饼的事实,而后沉迷于对骚动弟子的平息与处理,沉迷于四处宣扬自己即将成为下任掌门,直到一个时辰后才发觉应该先去找掌门令,又在整整两个时辰之后,才率众堵在了那掌门私人仓库的门口,勒令谢冬赶紧将掌门令交出来。

谢冬正在关键时刻,理都没理。

冯长老气得七窍生烟,果断大手一挥,开始对着仓库大门强行砸了起来。但前面说过,掌门的仓库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想要真正砸开,非得又花费三五个时辰不可。

“谢师侄,这么搞有意思吗?”冯长老一路骂骂咧咧,颇有恨不得把谢冬抠出来摁死的架势,“靠山倒了,你就连脸面都不要了?居然怕成这样?哈哈哈,天道好轮回,我今儿还不信治不了你了。只要这门一开,宗门这些年浪费在你身上的东西,我通通要从你肚子里剖出来!”

骂到一半,有一个少年从另一面跑了过来,刚好听到这话,也是气了个够呛,当即怼道,“冯长老,你这放的是什么屁?师兄浪费了什么?师兄天资卓越,哪怕用再多东西都是应该的,给你用才叫浪费!”

冯长老听到这话,脸都抽了,斜眼瞅明白来人,又不阴不阳地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谢少爷身边的跟屁虫啊。”

那少年是谢冬的师弟,姓常名永逸,比谢冬还小两岁,和谢冬同一时间入的门,前任掌门的关门弟子。前任掌门还在的时候,从来没人对他说话这么不客气过,生生惯出了一副娇纵的性子。

“冯长老!”常永逸小师弟尖喝道,“你别太猖狂!”

“论起识时务的功夫,你比那缩头乌龟谢少爷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冯长老的笑声更大了些,“但我还真感谢你送上门来。”

说罢,冯长老大手一挥,身后就有几人走上前去,掏出绳索就往常永逸身上捆。常永逸正在气头上,掏出佩剑就要对敌,却双拳难敌四手,眼看着就要被捆了个严实。

宗门里有许多亲近谢冬的弟子,都围在边上,暗自为两人着急,其中有几个甚至忍不住要掏出家伙上去帮忙。但对面有冯长老坐镇,纵使再多人帮忙也是枉然,凝元的筑基的差距绝非数量可以弥补。

“谢师侄,谢少爷,你可听清楚了,你那跟屁虫小师弟落在了我的手里。”冯长老对着仓库大门笑道,“如果你再不出来,他挨一点打,受一点罪——我想你也是不会很在乎的。但如果他缺个胳膊少个腿,甚至没了这条命,你也不在乎吗?”

常永逸脸色一白,似乎还不相信自己竟会遭受这种对待,也终于知道自己的行为拉了谢冬的后腿,却已经根本没了后悔的余地。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门后终于传出了一声叹息。

下一刻,门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终极三国想苏麻辣藕了咋整(上)

    今天周日,天气阴,微风。树叶飞落进家门口4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15人,女27人,小孩6人。秦大兴出去回来往返共3次,她独自一人观看蚂蚁搬家共计一个半小时。今天周一,天气多云,风略大。树叶飞落进家门口8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6人,女10人,小孩3人。秦大兴上学去了,无法计算,她独自一人打扫卫生共2小时。

  • 大唐之义商系统之查克拉属性、大筒木、龙地洞(3)

    第二天早晨“喂,你听说没?那个家伙是宇智波家族的,和火影大人一样。”“就他还宇智波,那我缝个族徽还叫宇智波佐助呢。”“别瞎说,这家伙连族徽都没有。”......自从宇智波云脉自报家名之后他们就一直再议论他。“安静安静。”漩涡博人的声音和身影同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今天我们来测查克拉属性。”此言一处

  • 循渊分手了

    挂断电话,肖奕芸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寻思着:晨曦昨天才去绿城,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可能呀,他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她应该是跟陆明辰歪腻在一起才对呀!可是听陆明辰焦急的语气,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不行,我得给这个小妮子打个电话才行!秦晨曦刚刚入住酒店房间,手机就响起,一看是肖奕芸,连忙接起电话:“奕芸啊!

  • 重归之路之回忆最初

    还记得那年,农历十月十二,还有两天就是道教的下元节,周末的宋佳音总是喜欢跑到市中心的图书馆去,因为那里的书比较齐全,她也会有时间便在那里坐上一整天,还有个原因是,这里的书可以免费看。她喜欢坐在静静的图书馆里看书,如同今日,佳音又是看了几个小时,未曾离开。佳音看的正入神,有人不小心碰掉了佳音手里的书。

  • 我有一座属性塔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凡尘满怀激动的跑到了距离他所在的别墅不远的地方去,现在火影模拟游戏仓和游戏头盔都已经在各大商场上市,不过虽然有着庞大的货源供应,却也是供不应求,现在网上的一个最简朴的头盔都被炒到了二十万,而游戏头盔的上市价格不过才五万而已,而一个高级游戏仓二十万,游戏仓可以让人的身体得到最舒适的游戏体验,不会因为

  • 致陆太太陌景昔

    离笙:“要来就来呗!关我屁事啊!”陌凉:“不是...她...她.....她!”离笙无奈,翻了一个白眼:“她怎么了?”陌凉:“她说要住在这里。“离笙忽然炸毛:”什么?你答应她的?“陌凉:”她根本没给我不答应她的机会啊!”离笙:“她不是你妹妹吗?”陌凉:是啊!可我。。。。。,管不住她啊!”离笙:“你咋这

  • 尘缘路击杀(求鲜花)

    因普莱扎犹如鲤鱼打挺一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炮台对准赛罗,直接发射了数发。面对气势汹汹的红色能量弹,赛罗不屑的哼了一声,挺胸,双臂张开,双手虚握,在自己的意念控制下,头顶上的两片冰斧瞬间飞了出来,在空中飞舞了一再后准确的飞在赛罗的手中。赛罗握紧冰斧,两把冰斧锵锵的摩擦敲打两下,散发出大量的火星,随后看

  • 赛尔号光之你回来吃饭吗(4)

    “这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也不知道霍爷要不要回来吃饭。”“小棉,不然你帮方婶打个电话问问霍爷,我先忙别的。”看方婶一脸为难,叶棉只好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她可不想打电话给霍霆南,更不想和这个霸道男人讲话。叶棉慢悠悠地走到客厅,缓缓地播出了电话。“出什么事了?”电话那端被接通后,霍霆南的声音马上传来,如果仔细

  • 希*******言在线阅读第6章

    林旭东隔三差五就去跟踪,忽然有一天,发现小夏一个人。难道两个人分手了?为了证实猜测,第二天,旭东又去看看,果然是小夏一个人。她走得很平稳,背影姣好。像电影的结尾,经常出现的一个画面,主人公背对着镜头,迎着朝阳走向远方,预示着一段美好的开始。可现在是夕阳,没关系,总之很美。正胡思乱想,小夏的迎面跑来两

  • 超英联盟第七章在线阅读

    战场上,所有的海军士兵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黄猿身上溅出的鲜血,败了?,海军的顶尖战力居然败了。“这家伙...好强!!”四周的海贼纷纷瞪大了眼,震惊的看着浑身魔力爆发,疯狂大笑的神之塞勒涅,对阵海军大将居然还敢分神。不同于场上的海军海贼,黄猿并没有理会还在渗血的胸口,而是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神之塞勒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