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王者荣耀之青恋语之证明法师的秘密(7)

2021/5/4 5:15:46 作者:暗梦春恋 来源:17K小说网
王者荣耀之青恋语
王者荣耀之青恋语
作者:暗梦春恋来源:17K小说网
你就是好好地打个游戏啊,怎么还就穿越了呢?剑仙大人,拜托别再偷我的酒喝啦!没钱了QAQ诸葛亮小哥哥,来下棋吗?诶诶诶?我怎么又输了?守约守约,今天吃什么呀?诶?肉?我要我要!小鲁班,我们真的是同病相怜呀,都这么矮……嘤?打我干嘛?妲己姐姐,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耳朵么?就、就一下!诶?妲己姐姐你真好!木兰姐,我的酒酿好啦~别……我真的喝不了酒——来,让我们去把长城守卫军的男孩子们欺负个遍吧!(醉酒中)兰陵王,你别吓人啦,你为什么带着面具呀?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嘤嘤嘤……铠,今天守约做肉吃!不,别抢

梁爽与孔郡主转身至佛像身后,只见那佛像坐在莲花台上,背部垂直而高大,白色的披风一直垂落在地上。孔郡主已明白了梁爽的意思,她两一跃而上,纷纷脚垫于佛像的肩部,然后转身一跳,躲在了佛像的耳垂下,这委实是个好地方,在佛像的垂耳处,若不仔细观看很难发现此处的动静。果不其然,那些罗汉们在大雄宝殿里巡视一圈,也并未发现梁爽他们,于是关上门离开了。

此时天色已逐渐变亮,那些罗汉已经离开这里,但是其他僧人已开始在殿内张罗起了早课。

孔郡主道:“这里僧人来往不绝,看来我们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

梁爽道:“待会若有香客前来,咱们可以混在人群中悄悄离开,不要惊动了寺内的师傅们。”

孔郡主笑着看着梁爽,道:“这寺庙里高手如云,如若咱两联手,也自然是寡不敌众”。

“你有没有听说过此寺庙的方丈?”孔郡主道。

梁爽摇头不知,自从她进入这座寺庙以来,就未曾听闻到关于方丈的消息。

“栖霞禅寺现任方丈法号证道,江湖上传言说他一直以慈悲为怀,但他却从未参与过江湖争斗,所以他武功怎样,也无人知晓。”

“既然能做得了大寺的方丈,那武功自然了得。”梁爽道。

“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孔郡主道。

“哪里奇怪?”梁爽道。

“既然从未参与江湖,又何来江湖上的传说?”孔郡主道。

“宗风远扬,未必需要通过身处江湖。”梁爽道,她心里想到了自己的二爹爹,不参与江湖事,但是江湖上却有着梁武侯的传说。

孔郡主摇了摇头道:“此事绝不会这么简单。消息没有长脚,它不会自己跑出去。”

“你怀疑这个方丈吗?”梁爽道。

“不是怀疑,而是觉得有种力量在背后推动。”孔郡主道。

梁爽看着孔郡主,沉默不语,事物的表像据是多种综合因素的相互影响,这一点,梁爽可能还未必知道。

“嘘,有人来了。”孔郡主低声道。

僧人的早课,和传统的授课方式无异,他们按照入寺的辈分,依次排在方丈周围,诵读经书。在几个小沙弥将这里布置好了后,第一个走进来的是以为身着橘黄僧衣、身披袈裟的人,这人应是方丈,梁爽躲在远处,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见他坐在殿内的中间位置,其他后来的僧人都围绕他而坐。

证明法师腆着肚子,脸上堆满了笑容,盘着腿,坐在方丈身旁。

“证明师弟,昨夜发生了什么事么?”方丈直接问道。

“方丈师兄,昨夜有人闯入客堂,我已派本门罗汉将他赶了出去。”证明法师正襟危坐道。

“可有人受伤?”方丈问道。

“并无,待我带罗汉们赶去时,那人已翻墙越走了。”证明法师道。

方丈叹了口气,道:“时下并不安宁,若有人前来是为了避难亦或是求生,我们出家人理应给予方便,下次若有此时,不要贸然派出罗汉们,万一伤到无辜,就罪过了。”

方丈道:“证明师弟,你说出家人若面临乱世,应怎么做?”

证明法师道:“既已出家,世俗之事应与我们无关。乱世,也是芸芸众生的一种生命状态,岁月静好也是另一种生命状态,没有高尚鄙俗之分。师兄你以前不是说,红尘烟雨路万千,菩提参悟修万年。只要心中有一片宁静,世间也便是心中的模样么。”

方丈道:“但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若不能普以世间慈悲,那又何必出家呢?你可仅仅是为了躲避红尘俗世么?”

证明法师道:“师兄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只不过,众生一命,犹豫浮游,渺渺世间,尘埃纳吐,日月星辰不改其律,山河湖海亦不更其流。众生若未明心见性的,和草木又有何区别?所言天渡自渡者,若是于其而言,自渡都是无望的,那又何必再去费力渡人,所以佛家有言,渡有缘人罢。”

方丈这时不再理会证明法师,默念了一声,便开始诵读经书,其他僧人也开始跟着一起开始了早课。

他们的对话,梁爽和孔郡主听得一清二楚。

梁爽心想:“这个方丈倒确有几分慈悲心肠。但是不论他说什么,都被证明法师处处反驳回去,这证明法师倒也会几分佛法,只可惜方丈师傅被他蒙骗在鼓里,未知他的贪婪内心和狠毒心肠。”

这个早课里不见小沙弥,估计是排不上名号,所以未前来参加。

早课并没有持续太久,结束后,僧人们排队去用斋,这时候整个大雄宝殿内,仅剩方丈与证明法师。

说到用斋,经过昨夜的打斗,梁爽现在已是饥肠辘辘,眼下她还得忍着,待到香客多时,再混出人群,找些吃的。

“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向我说明?”方丈背对着证明法师道。

梁爽在暗处听到这里,心中一惊:“难不成方丈已经知道了?”

“没……没有啊……”证明法师道。

“确真没有事情瞒着我?”方丈继续说道。

“我待证道师兄如亲兄长,还会有啥事瞒着你?”说罢,证明法师突然跳到方丈面前做了个调皮的鬼脸,把方丈逗笑了开来。

这一幕让梁爽与孔郡主措手不及,如若不是正道法师与证明法师私下的交情甚好,怎么会让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做出如此调皮的事?

“你很久未与我一起参禅了。”证道方丈微笑地看着他道。

“最近寺院杂事太多,僧人流失,在寺的又太少,世道也不安宁,师弟在打理寺庙事务上有些力不从心,若是寺中有些事情没有办妥,希望师兄莫怪罪我。”

“寺中的事,全靠师弟打理,我才有时间专研佛法。可是这几年,我总是参不透。世间安宁的时候,佛法倒是透彻明朗些。”

“众人皆说乱世不见佛,眼下世间不安宁,各地纷争时有发生,朝廷顾及不到的地方饿殍遍野,师兄想在乱世里普度佛法,安宁天下,心虽慈悲,但这本非易事,佛法本是无用之法,现用于尘世之用,本就与佛法相违,现师兄动了谋用之心,所以参禅中佛法才会越来越难懂。”

证道法师笑道:“看来师弟的佛法,已比师兄高深多了。”

“师兄,你别取笑我了,经世致用本非佛意,你这样一意孤行,我担心你误解了佛意。”

证明法师见证道方丈没有说话了,自知又犯了师兄的大忌,便道:“今天晚课后,师弟就陪师兄一起参禅。”

证道方丈微笑着,点了点头,走出了殿堂。

待证道方丈离开后,证明法师收起了笑容,变得严肃了起来,和他平日里笑容满面的样子竟有天壤之别,他仰望着殿内的佛像许久,不知心想何事,最后他对着佛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似心中有座大山般沉重,念叨“阿弥陀佛”后悻悻地离开了大殿。

梁爽见他们已离开大殿,也长长叹一口气道:“原来证明法师与方丈在私交如此之好,那就算方丈知道证明法师的人品,也不会重罚他的。”

“也不见得这么悲观,你要相信证道法师的为人,一事归一事,他作为方丈肯定会处理好的。”孔郡主道。

“那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梁爽道。

“等等,你看,有人来了。”

只见有人缓缓走进了大殿里来,一中年男子,面容清瘦,身穿布衣,他左顾顾右看看,见四周无人,“噗通”一声,跪在了佛像前。

“菩萨啊!”他跪在佛前拜叩,“请再为我家添个儿子吧!”

原来是拜佛求子,梁爽和孔郡主都是女儿身,看到这男子大清早就为求子而来,心中自是不悦。

“谁说女子不如男?”梁爽不屑道。

说罢,梁爽就把佛像身上的小泥丸,向那人掷去。

只见那小泥丸不偏不倚地砸在那人的脑门上。

那人“哎哟”大叫一声,捡起地上的小泥丸,竟是眼前佛珠头上的发珠。

他连忙叩首求饶道:“小民家徒四壁,连连征兵,家里的孩子都被抓去,现家里已无男丁,求求菩萨再赐一子,保我家一脉香火。”

孔郡主看此场景,心里觉得此人甚是可怜,想到自己的身世,倒也不便怪他。梁爽心里却未如此认为,延续香火就这么重要?女儿难道出生就不如男?

这时,梁爽又掰下一粒发珠弹向那人。

“嗖”地一下,又弹到那人的脑门上,那人竟没有叫出来,而是匍匐在地上,哭了起来:“实在没有办法,请大慈大悲的菩萨可怜可怜我们家吧!”

梁爽竟被这个大男子的哭泣声给怔住了。

孔郡主道:“大家都是可怜人,何必太为难他。”

“我们不必可怜他,谁让他看不起姑娘!”梁爽对孔郡主说道。

“积重难返的认知,我们又何必去改变他。”孔郡主道。

“生个女儿陪他,不好吗?再生个儿子,万一又去征兵呢?”梁爽道。

还没等孔郡主回答,梁爽就说道:“到时候再来求子?如此反复,何时是个尽头。”

孔郡主道:“近年来,敌方在我金陵国四周虎视眈眈,只要一天没有解除危险,征兵就不会停止。”

梁爽道:“可是爹爹从没和我说过这些,二爹爹也很久未率兵出征了。”

孔郡主道:“那是因为现在还未到梁武侯亲自出马的时候,如果挑起了战争,那时候已经晚了。”

梁爽想到自己的梁府,一片安宁。原来外面的世界依旧处于随时都有战乱的状态,她想到自己的爹爹和二爹爹为了这个国家披星戴月,已没有往日的那种雄风,现在他俩只是普普通通的中年人。这几年来,梁爽也觉得自己爹爹的头发花白了好多,偶尔看见深夜时分,书房的油灯旁,那一张饱经沧桑、忧国忧民的脸上,少去了爹爹的慈祥,倒是添了几分迟暮的老态。

这一刻,她竟有些想念自己的爹爹了。

不时,待这名男子走后,又来了一名女施主。她花枝招展、异常鲜艳。

她踱来踱去,左顾右盼,显得十分焦灼。

“她见了菩萨,竟然不礼佛跪拜?”梁爽喃喃道。

“一看就知道,她这是在等谁。”孔郡主说道。

“打扮得这么鲜艳,我见也不像是有求于佛的。”梁爽道。

“确实,在这个地方,来的一般都是清苦之人,这位一看就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孔郡主道。

“她在等谁?我们还想等着和她一起溜出去呢!”梁爽不厌烦道。

殿内悄然,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女施主闻得脚步,竟变得更加喜悦与焦灼。

“你怎么来了!”熟悉的声音。

“哥哥,我想你了!”女施主一跃扑向那人的怀中。

“别闹!万一有人看见!”那人悄声说道。

“那你快随我出去。”女施主道。

“去哪?”那人说道。

“你这坏人。”女施主一脸娇羞,“人家来都来了,你说还能去哪?”

“这……上周不刚练完功吗?”那人说道。

“我不管,我就想天天和哥哥一起,练习功课。”女施主更加妩媚,偎依在那人身上。

这一切,全被梁爽和孔郡主看在了眼里。

“好哇!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里偷情!”梁爽心中大骂道。

“有意思,这真是有意思。”孔郡主笑道。

“那人是谁,好熟悉的声音。”因为布帘挡住,他们未见到那人面容。

“是哪个淫僧?”梁爽心里猜测,但是又不敢贸然断定。

那俩人在布帘后偎依片刻,那男的说道:“今日师兄闭关去了,你去我禅房吧。”

女施主婀娜点头,扭捏不语。

那肥硕的身子,一把将女施主抱起,飞速穿过后门,奔跑而去。

“好哇!真看不出来!那个胖秃驴,不仅贪财,还好色!”梁爽气愤道。

“你情我愿之事,有何好去议论,我们趁此机会,赶紧逃出去,才是要紧。”孔郡主冷静道。

梁爽觉得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不过,在走之前,我还要去做一件事!”梁爽暗暗笑道。

闭关参禅的证道法师,在禅房中打坐不语。

他忽然睁眼,单手一挥,竟将空中的东西接住。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坐坐。”证道法师雄浑的声音。

无人应答。

“看来是不愿进来了。”

证道法师,摊开手掌,发现方才接住的东西竟是一张小纸团。

待他打开纸团,不禁双眉紧皱,顿时起身,飞奔而去。

躲在暗处的梁爽不禁“噗嗤”偷笑。

“你这娃娃,倒也喜欢做通风报信的事。”孔郡主看着梁爽,觉得她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她也希望梁爽能一直如此单纯,不被世事所沾染。

但是,想不被世事所沾染,从古至今,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为了生存,适应生存的法则,初心总是难免有所动摇。

是初心错了吗?还是生存法则的不对呢?

“嘿嘿,我还以为证道法师会不以为意,继续参禅呢,没想到他这么激动,仿佛也不像是个出家人。”梁爽笑道。

“哪有什么不以为然,不过是那些不以为然的事情不重要罢了。”孔郡主道。

“这件事很重要吗?”梁爽看着孔郡主问道。

“这可关乎一个百年古刹的名声!”孔郡主道。

“出家之人,也把名声看得这么重要吗?”梁爽道。

“名声这东西,在我们国人身上,已经根深蒂固了,只要还是个人,都会在意的吧。”孔郡主道。

梁爽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家中,家规严格,也正是要对得起先祖的名声。

家风正派,家族才会兴旺。

名声,才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啊!

“我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梁爽贼笑道。

“好奇心可是会害死人的。”孔郡主道。

“我真的想看到那个胖和尚被责罚,以解我心头之恶气!”梁爽气愤道。

“你可真天真,我估计,那个胖子不会受重罚的。”孔郡主道。

“为何?”梁爽问道。

“你没看到他们方才的交情吗?证道法师之所以急忙前去,就是想遏止事情扩大,不然就无法庇护那个胖子了。”孔郡主道。

“如果来真格的,不应该是连同戒律院的僧人一起去抓个现行么。”孔郡主继续说道。

“那么看来,这证道法师是有意要包庇自己的师弟了。”梁爽不乐道。

“那必然如此,同门之情,点滴之间都是人性。”孔郡主道。

“不过,那胖和尚肯定会受点责罚的,毕竟从寺院的名声上,证道法师还是会有所偏重的。”孔郡主道。

“姐姐,我们一同过去看看吧。”

“如此良机,我们应该逃离这里才是。”孔郡主说道。

可是尽管这么说,孔郡主还是跟着梁爽一同跟了过去,果然,人好奇的本质还是一样的。

证明法师的禅房就在大雄宝殿最近处,树荫相连,不见阳光。

“这可真是幽静寻欢的好地方。”梁爽偷偷笑道。

“你这女娃娃,真是人小鬼大!”孔郡主也笑道。

禅房里未有一丝动静,风吹过来,门外的树影婆娑。

“不知里面什么情况了?”梁爽偷偷笑道。

“我们可得及早抽身才是。”孔郡主说道。

“不急不急,嘿嘿!”梁爽靠近窗门。

只见证道法师一个箭步,从另一端推门而入。

透过窗户小缝,可窥见里面一二。

证道法师怔怔立于原地。

屋子里什么动静也没有。

梁爽和孔郡主正纳闷之时,只闻得里面传来了证道法师的声音。

“师弟!你醒醒!”

证道法师抬起赤裸躺在地上的证明法师,将其遮住,放置于床上。

“还好,只是昏了过去。”证道法师舒了一口气。

而在床榻的不远处,躺着一个赤裸的女子。

她正是方才那婀娜多姿的女施主。

证道法师走到女施主旁,也用被子将其遮住。

“啊!阿弥陀佛!”证道法师将被子盖在女施主身上的时候,感觉到她已没有气息。

证道法师连连后退。

这时,证道法师平定慌忙的神色,仔细看着这女施主的伤势,发现她身后全是血迹,而她整个人如同干尸一般,血尽而亡。

“啊!”证道法师瞪大了双眼。

窗外的梁爽与孔郡主也是一脸惊愕。

事情发展得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

“他们所言同练的武功,竟是油尽灯枯之术吗?这是什么邪门武功?”梁爽问道。

“少儿不宜多言,这应该是在他们寻欢之时,疏于防备,被人下了毒手。”孔郡主说道。

室内的惨状,已窥见一二,血染的地上,桌椅倒是摆放的整齐有序。

风吹着血腥味扑鼻而来。

“哦?有人能伤的了这个胖和尚?”梁爽问道。

“一是他们疏于防备,二是那人武功确实不低。胖和尚的武功修为不差,所以只是昏睡了过去,而那位女施主功基尚浅,所以白搭了一条性命进去。”孔郡主倒不吃惊,说道。

“什么人干的?”梁爽问道。

“这个难说,也不知是什么目的,可能等到胖和尚醒来的时候才会知晓。不过……”孔郡主不安道。

“不过什么?”梁爽道。

“不过,我们再不走,就要麻烦了!”孔郡主道。

“证道法师会怀疑我们?”梁爽问道。

“当然,毕竟是你引导他到这里来的,虽说结果也出乎你的预料,但是他可不会这么想,他会认为你与此事绝对脱不了干系!”孔郡主说的不无道理。

梁爽与孔郡主一齐飞跃,决定不再参与寺院里的是非。

正当他俩飞步到寺院的前门“追风”身边时,早有一位人在那里等待多时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魔武之御猫遇白鼠(1)

    阳春三月,这开封的大街上却别有一番景象,似乎比往日更热闹了些,尤其是那些个待嫁的姑娘呢。醉香居二楼的窗口上趴着一堆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一个个向下抛媚眼儿,挥着手绢,尖叫连连。怎么回事呢?往下看去,只见大街上出现了五个人,后面四个,街坊邻居们都认识,是开封府的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众姑娘们看的当然不是他们,

  • 火影之瞬发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到了下午,由班主任带队,全部人员都上了公交车。由于是自费,所以大家只能乘坐公交车前往市一中。对,是放在市一中比赛,因为市一中有最好的足球场。这里也等于是市一中的主场,这让市一中足球队晋级到省赛的希望又增加了一分。半个小时后,市一中到了,全部球员鱼贯下了公交车。“这是哪个学校的球队,都没有专车接送的,

  • 我家爱豆的马甲又掉了之小魔女遇险!(求支持,请收藏)

    ps:放心收藏,放心阅读,舒心观赏,随意评点,故意给点票和其它赏,无意中点开打赏点击评论!不会太监,不会烂文,只是文笔不好功力不够,还需各位支持早日升级,手残报到!万古长青诚邀书友观赏评论。厚脸请支持,下午还有一更,网上继续码字,争取明日三更!谢谢支持我的朋友,再此感谢!书群长青天:**想和我聊一聊

  • 你只属于我第4章在线阅读

    我叫夏川真凉,我的母亲生长于北欧的某个国家,据说对身为日本大企业家的父亲一见钟情,不顾家人的反对,大老远的自己跑来日本。因此也与家里断了联系。我对母亲成长的国家和家庭,几乎一无所知。因为妈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事。就算我问了,妈妈也都不说。肯定是因为她不想回忆起来吧……夏川家众所皆知,是羽根之山市

  • 一笑而过不好吗之第六章(6)

    星儿收拾了床单退了出去,面露不屑。“过来,替我洗漱。”宇文玥站起身来,走向晏儿。他本就生的高大,如今站在晏儿面前,足足高了她一个头,使得她不得不仰头看他。从下看去,他的面容依旧俊朗,略显苍白的薄唇,高挺英气的鼻子,乌木般黑色的瞳孔,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晏儿立刻回了神,不能再看

  • 亲爱的,杀人是我的职业〔蝙蝠侠〕在线阅读第二节

    与其壮烈的死了,还不如屈辱的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保护自己的希望。——秦钟手书*****************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大大的帐篷之内,身边还有许多跟我相同装束的士卒,几名曹操军的小兵正在给旁边的人包扎着伤口,喂着药水。“你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七天了,我是刘备大人

  • 曙光第二章

    “那是谁家的车子?凭什么他们能过去,我们就不能过去?”眼看着沈家的士兵让开了一条窄道,放许家的车队过去了,被堵在人墙后面的那些人纷纷就抗议了起来。沈韬置若罔闻,给了周副将一个眼神,那些士兵便立即又将缺口围堵上了,把正往这边来的行人车辆遣返回去。周副将亲自走到人群中间,大声开口道:“今日乃是沈督军千金

  • 二师兄的登天大路在线阅读第七章

    那天罗域没有让杨诗晗留宿,待他挂完水就把人送走了,杨诗晗忙了几个小时给他做了很多吃的,还是按着罗域眼下的身体来的,又怕不新鲜,一部分只弄了半熟放在冰箱里,不过罗域第二天一见周阿姨把东西端上桌就皱起了眉。周阿姨心中了然,也不需罗域多言,直接又把菜都撤了。罗域叫住了她:“别扔了,多浪费。”周阿姨迟疑,就

  • 我可喜欢你呢[穿书]要带我去哪儿

    陈遇因为昨晚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就打了一会盹,可没想到,这一小会太阳就悄悄的来临。“还让不让人睡觉啦!”方知晴一早起来用手指着窗外。“搞什么啊?方大小姐!”昨晚刚眯了一会儿的陈遇就这样被吵醒了,陈遇在想:你病了快三天,前两天都在睡,我这今晚好不容易睡一小会……“你怎么在这啊?”“大小姐,拜托,你这健

  • 眸含星辰第三章在线阅读

    坠入爱河花店?我推开门,只见大河正在浇花,许是听见声音,大河抬起头来。“你可算来了!我可有得等。”大河放下花洒,走过来笔直地站在我面前。我仰头,略带无奈地看着她。“大河,你块头真大!”“哈哈你不懂,姐这样才性感,再说了,你感觉我块头大是因为你自己块头太小!”“嗯,这倒是大实话。”我将大河的花店粗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