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请罗小扇扑流萤在线阅读第8节

2021/5/4 16:50:38 作者:球球熊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请罗小扇扑流萤
请罗小扇扑流萤
作者:球球熊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和皇帝交换身体之后(穿书)》已开,戳进作者专栏可见,文案见下。从父母双亡颠沛流离的罗三娘到名动天下的扇艺大家罗扇,她用了十五年。她为了吃顿饱饭而拜了竹山里奇怪的老婆婆为师,远离奇葩亲戚,捡了受伤暂失明的少年,潜心苦练,终成大家,还探得了一个大秘密:当年那个少年,竟是书画大师若水。罗扇被抵住墙,一把折扇抵住他:“你,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若水轻轻抵住她耳侧的墙:“当年,你可是说过,有你一口饭就有我一口饭。现在,我来讨饭了。”潜心扇艺小姑娘X放荡不羁书画家,1V1,种田致富养小家的故事!公

船上的巡逻工作比之船工来说不但待遇优厚,活也轻松,腰里配着钢刀,日夜两班交替。邵子羽跟着李成梁还有铁柱一组轮到白班。秃子小狗两人一组负责晚上的职守。邵子羽很快就融入了这种生活。

海船在海上漂泊了一个月才到渤海临近天津的海滩。渤海并没有开放的码头,这些荒僻的沙滩是最好的卸货地点。路线是一早就定好的,货物走天津卫,分批运入济南走水路去大同。卸货的时候船工船员都要干活,这是所有海船的统一规矩。货物很多,其中茶盐占了大头。箱子都是长方形的,木条子都用铆钉钉好。一前一后两个人正好可以抬一箱子。邵子羽和铁柱两人合作抬箱子。铁柱山东保定人,小时候就随着母亲去山西投奔舅父家,虽然操着一口山西官话却长着山东大汉的体格。两人抬了一个后非要说不过瘾,要自己一个人抗两个。这一箱子的东西起码有一百多斤,两个就是两百多斤。

邵子羽处了这段时间明白铁柱这人看起来人高马大憨厚,却有一个臭毛病就是爱显摆。一个穷汉能显摆的就只有那一膀子力气。他舅父是个镖师武功不错,铁柱从小就跟着他舅父学武,全船的船员也就李成梁力气比他大点。所以当邵子羽第一次加入巡逻小队的时候,铁柱就非要跟他掰手腕玩。铁柱虽然力如牛可是又怎么会是邵子羽的对手?邵子羽为了低调根本就没用力气,就被铁柱扳赢了。所以铁柱一直认为邵子羽就是个小白脸。

“小羽,来给哥哥我上肩膀。”铁柱说着就一个马步蹲了下来,两个粗壮的臂膀一弯摆好了架势。

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傻大个别人都偷懒就你爱装B”邵子羽一手提了一个箱子直接就放到了他的肩膀上,索性来了句“天柱你还真是天生神力。”

把这爱装B的大块头得意的咧嘴傻笑,看邵子羽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知己“小羽再来两个。”

“你确定?四个箱子少说也有五六百斤,当心被压吐血。”邵子羽对这个傻大个也是醉了。

这时候正好李成梁、小狗两人进来听到了邵子羽的话“子羽别理这傻大个,四个箱子站起来就得把他压成内伤。”

“小羽上,俺撑得住。”铁柱最恨别人看不起自己,李成梁的话明显已经伤到这傻大个的内心了。

邵子羽心中一声哀叹,转身两手抱起一个箱子,装成很吃力的样子放到了铁柱手臂上。又抱了一个放到铁柱的的另一个手臂上。

铁柱被上面的两个箱子一压,脸色都涨得通红。一声怒吼,两脚尖同时往里然后脚后跟再往里错位,整个人就站了起来。一些船工连连拍手叫好,只有李成梁这些人中的真正练家子才看得出来铁柱不过是强弩之末,根本没几步可以走。

正如李成梁想的一样,铁柱艰难的走了四五步后双手一软,肩上的四个箱子就要掉下来了。这时邵子羽也看出了铁柱的不妙,用最快的速度上前两手往后面一撑笑道“铁柱我一个人也拿不动,我看还是我两搭伙抬得了。”

铁柱涨红着脸半晌才憋出一句“小羽你说得也有道理,哥哥不能让你难看。”这个死要面子的铁柱,邵子羽帮着泄了力和铁柱抬了一个出了船舱。

李成梁望着邵子羽走出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刚才他看出铁柱要不行的时候也准备好出手相助了,可还是慢了不止一步。按照当时的距离来说,自己离铁柱只有四尺,邵子羽当时放下箱子,后退了至少有八尺。可自己刚想动手,对方却双手已经帮铁柱托住了箱子。自己连邵子羽是怎么出手的都没看到,李成梁想到这里被自己的推论吓的呆住了,怎么会有这么快的身手,还有力气应该也不小。

“大哥别发呆了,等会让陈队长看到就要罚银钱了。”小狗在后面拍了拍正在发呆思考的李成梁。小狗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一米六五的个头,瘦瘦小小,苏州梅远人。原先在码头上扛活见海船工资高就走了点关系混了个正式船员。

“嗯。”李成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决定要重点关注下邵子羽。

卸了大半天,才将船上的货物全部装到了停在岸边牛马车里。其实邵子羽第一眼看到这么多畜力车的时候也被震撼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召集起来的,都赶上军队的后勤了。

牛马车被抽着鞭子赶了起来。分成了十几队,每过一个时辰就有一队出发。每一队都派了十几人作为保镖。邵子羽也被安排进了其中一队除了原先的几个队友,还有另外一队是清一色的山西人。邵子羽也明白这些人中只有山西佬才是真正的嫡系,像那些在苏州招募的船员其实是一种障眼法。不过这些都不是邵子羽所要管的,就好像唐管事当初说是在辽东下船一样。只要将这批东西运到天津卫自己就不在跟船了,反正天津离北京也不远,到时候也好去见识见识封建社会帝都是怎么样的一副模样。

天津也是不错的,腰里挂着长刀的邵子羽押送着货物,脑海中想着的是几百年后的天津市,自然还有那些好吃的小吃。想着想着就觉得肚子饿了,在船上他不敢放开了吃,每天都有一半的时间在肚饿中煎熬。

邵子羽当然不知道停泊海船的这块地方就是后世的天津码头,现在不过是他饿着肚子走过就忘记的荒滩。到了天津卫,看着眼前并不是很雄伟的城墙邵子羽精神一震,揉了揉肚子,暗道今天可以享福了。

城门口,有两个守城卒拦着入城的人在收入城税。二十几辆牛马车不是一个小数目,两个小卒对视一笑。他们俩是天津卫兵马司的人,今天突然从南门来了好多运送货物客商。两人口袋里的银子也鼓了起来,对视一眼板着一张脸“你们这么多车,里面没有藏着违禁品吧,现在上头让我们兄弟可查得严!”

江西船员中走出一人,从怀里摸出一个不大银锭子上前就塞到了那带头说话的兵卒手中“我门都是正经商人,车里都是些寻常的茶末碎子还请军爷高抬贵手弄散就没法卖了。”

那个守城卒不着颜色的将手中的银锭塞到了怀里,拍了拍那江西船员的肩膀“军爷也看你是个老实人,快点进去吧别错过了宿头。”

“好咧,谢谢军爷!”江西船员转身一挥手“兄弟加快脚步,别碍着军爷检查了。”带着队伍就进了城。

邵子羽看着那两个守门的衣服穿着,头上一顶边缘宽大的帽子。过门收税国家的单位就是比寻常百姓要滋润啊。

穿过城门,天津卫一条三车并乘的石板路。这条路是整个天津卫的主干道,现在的天津远没有后世那么大。充其量大小也就是后世稍微大点的城镇,所以设的也只是卫所不以府作建制。

时近黄昏,劳作的人还在劳作。街道上的闲逛的人不多。不过天津卫的确实挺脏乱,随街乱倒的污水四流让抱着无限憧憬的邵子羽很失望。

“李哥,要不等晚上哥几个找个好地方喝两杯?”讲话的是秃子。秃子就真的是个秃子,小时候得过癞痢,好了之后头上就长不出头发了。在邵子羽这个队里众人都以李成梁为首,秃子口中李哥自然就是李成梁。

李成梁原本在观察着周围:“等到了地方再说吧,现在还不是时候。”李成梁一米八几的高个给人的压迫感很大,连鬓的髯须看起来很有威严。讨了个没趣,秃子也不在吭声,不过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那间土窑子外搔首弄姿的女子,就差流哈喇子了。

铁柱一路上都不怎么吭声,邵子羽知道这汉子是因为在海船上丢了面子。邵子羽很喜欢铁柱,除了偶尔在装B ,确实是一个实诚人“铁柱等会出去玩不?”

“小羽你也要去那种地方?”说着话铁柱一双大眼睛飘向那个土窑子“俺娘说了,俺还没成亲不能去那种地方。”

邵子羽听到这话就知道铁柱这装B货理解错了“我是说出去吃好的,在船上的吃的东西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这个好!”铁柱点了点头“到时候俺们一起出来。不过小羽你有银子吗?”

“多着呢?”邵子羽拍了拍自己腰上的钱袋“唐管事把钱都支给我了,晚上我请你!”

“好咧!小羽,哥哥没白疼你。”铁柱一听白吃白喝,高兴地一手搭在了邵子羽的肩膀上“下次哥请你。”

邵子羽根本不在意铁柱下次请不请自己,因为今晚之后他就要和这批人分道扬镳了。

“子羽你是不是要走了?”李成梁不是铁柱这样的二愣子“今后有什么打算?”

“也没什么打算,想到京城看看,然后可能会南下去嘉兴府。”邵子羽心中也真是这么打算,反正也是孤身一人随便沿途看看这大好河山也不错。

李成梁听了邵子羽的话道“子羽有没有想过去辽东,哪里虽然苦寒了点却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李成梁心中起惜才之念。邵子羽身手高深莫测,如果能够为他所用想到这内心中摇了摇头。

“辽东?到时候如果去的话必定来叨唠李兄。”邵子羽并不打算去辽东,建功立业心中也还没那个设想。去当个大头兵什么时候能出人头地?明嘉靖现在应该是严嵩在把持朝政了吧。

见邵子羽对辽东并没有兴趣,李成梁并不气馁“那子羽,晚上为兄来为你践行!”

连声道谢,李成梁此人身份不明。邵子羽从一开始就觉得他不会是一个船员。当前面邀请他去辽东的时候更加肯定了,一个船员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坏了我能自己发任务在线阅读第五节

    “苏瑞,你听说了么,袁姗姗竟然会跳极乐净土!”侯东方神神秘秘的说道侯东方,外号东方不败,不是因为他名字有个东方,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完全是因为这大佬就爱跟女生当闺蜜,纯粹的知心朋友。不仅长的又高又帅,还特别会哄女孩子开心,跟哪个妹子都能聊得来。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让他们这帮兄弟开了眼界。因此没事就

  • 暖婚之妻然天成第2章在线阅读

    正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生拎着行李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哇,帅哥啊!”花痴A说。“我要是他女朋友就好了”。花痴B说。“都是一群花痴,毛病”。我嘟囔着。“什么!!!!”一道道杀死人的眼光射了过来。妈啊!我和张嫂冒了一头冷汗。如果眼光可以杀人,我想我早已经去向上帝报道了。“小姐,我们快走吧,老爷夫人

  • 破镜重圆之花绿芜之第八章(8)

    竺阮修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位郡主。她是深受皇上宠爱的凝才郡主,她是竺阮修的表妹,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嚣张跋扈。她是野心勃勃的第三者,可怜她复新恋深受其累。一见竺阮修进门,复新恋急急忙忙跑过去。“夫君,出事了!”竺阮修瞧了一眼身旁的凝才郡主,微微一笑,走到复新恋身旁,低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师父

  • 魔欲苍天之与他相遇

    “懒虫懒虫快起床…”“吵死了,再睡会儿。。”许久…。“呼呼,舒服啊~几点啦?”天哪,7点了,要迟到了。我二话不说,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冲出家门。对了,我的书包。。这个死闹钟怎么不响,害我迟到!(闹钟:冤枉。。谁说要多睡会儿的…)不过我赵齐雪最拿手的就是跑步,以我冲刺的速度,应该迟到不了。我冲!我冲!我

  • 秃头的英雄之道第七章在线阅读

    后来是许文开车将祁泽送回学校的。回到宿舍后,祁泽洗漱完毕后躺在床铺上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隔了会儿,他闭上眼开始尝试入睡,然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半晌,祁泽坐起来,挠了挠头。贺远钧给他那颗孕子丹该不会是真的吧?祁泽一脸纠结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随后又甩了甩头,躺下重新睡了。没过一会儿,祁泽又偷偷摸摸地

  • 别动我在线阅读第9章

    陆昀沂优雅地拿起筷子将一块胡萝卜片儿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看样子还挺满意。简思淼刚搅拌完鸡蛋回过神来,皱眉道:“你在干嘛?一会儿去桌上吃。”陆昀沂放下筷子,不疾不徐说:“尝尝而已。”简思淼切了一声,转身去做菜。等再回过头来时,那一盘炒胡萝卜片儿就只剩几片了...反观陆昀沂还严肃板正地坐在那里,跟个没事

  • 旧时波在线阅读第1章

    明珠小区。夜里,漆黑的天空好似要塌陷,让人说不出的压抑。空荡荡的客厅中像是有着无数的厉鬼在张牙舞爪,靠着床头的墙壁不知为何发出瘆人的抓挠声,床头上的布偶熊两只眼里也闪烁着微光,四周争吵不断,凌乱的脚步声自天花板上传来,书房又传来小孩若有若无的嬉笑声。陆离独自一人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 纵一苇之所如之序言(1)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有她在的地方,即使是愤青的“敌国他乡”,也是让他心念神往的地方平凡如他,人潮来往。他就如时间一粒小小的沙子,在这漫天黄沙中颠沛流离。抬头,天上那九颗闪耀的星星是他一辈子的仰望,而其中最璀璨的那颗,就是他一生的美好。但那颗光芒万丈的星距离地球上的沙粒有着十亿光年的距离。渺小如他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村长在线阅读第七章

    青玄宗后山,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莫洋低着头缓缓的向着青玄山腰处的人烟稀少的山谷走去。这个山谷是一次莫洋被临时安排做巡山弟子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那里风景不错,关键是地方比较偏僻,去的人确实很少。“咻”此时莫洋已经来到了山谷入口处,山谷被一片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林间还若有若无的传出阵阵的蝉鸣声。莫洋深深

  • 偷夏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上海已经热气逼人,上海大剧院的门口铺了长长的红毯,上千名粉丝围聚在隔开的栅栏外,数百家媒体都架好了自家设备翘首以盼,再过半个小时第二十届沪都国际电影节红地毯就要开始,身着黑衣带着墨镜耳麦的保安们全都严阵以待,以确保明星红毯的顺利进行。红毯开始一个小时后,电影《他的影后》剧组作为压轴登场,由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