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我是情敌的白月光之提拉米苏(四)(8)

2021/5/4 17:42:04 作者:傅悬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是情敌的白月光
我是情敌的白月光
作者:傅悬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称为“冰箱投胎”的顶流柏煦其实是不属于人间的邪祟,还是失去记忆的邪祟。这件事只有和他一块儿拍戏的影帝、网传头号情敌杭池知道。新戏开拍,身为兼职驱鬼师的杭池,进组第一件事就是要收了柏煦。收服的过程很艰难,特别是柏煦那张让四界都神魂颠倒的脸,更加大了这件事的难度。不过杭池没让柏煦逃走,在他手腕上圈了一个与自己相连的黑环。杭池:以后你走哪儿都甩不开我。柏煦:滚。杭池:看来你是不想要我的人类之气,打算魂飞魄散了?柏煦:……滚回来。柏.小心翼翼.煦:所以,我要怎么收集你的人类之气?杭.一脸坏笑.池:我的

听见了开门声,那年轻女人抬起头来朝着吕亟看了过去,她约莫二十四五岁,一张瓜子脸上五官小巧精致,十分漂亮。

“安意小姐,她走了,”吕亟轻声说,“你是要再歇一会儿还是先走呢?”

女人站了起来,朝着吕亟笑了笑,笑意却有点冷:“这样躲起来不敢见人,这些年是头一遭呢。”

“对不起,不过这是霍总吩咐的,”吕亟解释道,“而且当时安小姐如果选择离开在时间上也是完全来得及的。”

安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微微一笑:“你紧张什么,我又没怪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想留下来看看这位南邶的新婚妻子。声音倒是挺好听的,不会真的把南邶迷得神魂颠倒了吧?”

她的笑靥如花,好像刚才的冷意只不过是吕亟的错觉。

吕亟不动声色地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老板的心思不是我们员工可以揣测的,特助也不例外。”

“帮我换壶茶吧,谢谢。”安宁指了指面前的茶壶。

“好,请稍等。”吕亟转身出了套房,几步就到了办公室外,打开手里的袋子一看,是一杯牛奶和一块提拉米苏,可能是刚才蹭到了,提拉米苏上的巧克力粉和乳酪有些掉了。

鬼使神差的,他拿起来舔了舔,巧克力粉带了一点清苦,他又喝了一口牛奶,那苦味顿时被奶味冲得淡了,底下的清甜随之而来,味道出奇的好,简直能媲美简宓那甜美的微笑,让人心情都舒畅了起来。

“小刘,去沏壶茶,”他随口吩咐旁边的助手一句,打开了手机,向霍南邶汇报了一下刚才情形,顺便提了一句,“简小姐替你送来了下午茶,你不在,就便宜我了。”

电话那头有片刻的沉默,好一会儿才问:“安意还在吗?”

“在,我让她暂时离开她不肯,躲在了你的休息室里,”吕亟又问,“要和她说话吗?她看上去有点不太高兴。”

霍南邶又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说:“让她别等我了,我直接回家了。”

吕亟无来由地感到一阵神清气爽:“好的,我这就和她说。”

-

简宓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晚了,霍南邶发了微信,他谈的一个项目在际安市的郊区,回城正好赶上了晚高峰,现在正堵在高架上,让她先吃饭别等了。

陈阿姨并不住家,简宓让她先走了,她下午吃了点心,并不饿,想要等霍南邶一起吃。

天气已经渐渐转暖了,阳春三月的夜晚仿佛四处都带着花的甜香。简宓有些心痒难耐,上了顶层的花园。

自从上次和霍南邶上来过一次,她在顶层花园的恐高症好像稍稍好了一点,能在花园中间的摇椅上坐着不心慌了。

顶棚敞开着,夜空仿佛触手可及,坐在摇椅上微微晃动,清风徐来,满城灯火就在脚下。

简宓从前觉得,有钱人也并没什么了不起,顶多也就是房子住得大一点,车子开得好一点,可现在她好像有点明白了,金钱带来的极致享乐,能在不知不觉中腐蚀人的意志。

不远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简宓回头四下张望了片刻,忽然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扯着她的裤脚。

她低头一看,只见一个毛茸茸的白色小狗使劲地拱在她的脚旁,拱两下踉跄一下,好像站立不稳的模样。

她又惊又喜,蹲了下来,摸了摸它的后背,那毛绵软得好像棉花似的,舒服极了。

“小东西,你怎么了?是不是走丢了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她小声地问,深怕把小狗吓跑了。

小狗抬起头来,湿漉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汪汪”叫了两声,那声音奶声奶气的,一听就好像是在撒娇。

简宓的心都快要被它看化了,抬手把它抱在了怀里:“小乖乖,你怎么乱跑啊,你多大了?你主人找不到你该着急……”

她忽然想了起来,这里是私宅的空中花园,怎么可能有狗走散了跑到这里呢?

抬头一看,楼梯口有个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灯光将他的脸庞晕染上了一层浅浅的黄色,看上去暖意融融。

她快步跑了过去:“南邶,这是你的小狗吗?你什么时候弄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霍南邶双手揽住了她的腰,摇了摇头:“不是我的。”

简宓有些失望:“你朋友的?可以让我玩两天吗?它好可爱……”

“它是你的,我送给你的礼物,”霍南邶失笑,“特意从F国替你预订的,今天刚到,纯正血统的比熊犬,这么晚回来就是去接它了,想要给你一个惊喜。”

简宓惊呼了一声,差点没蹦起来:“真的吗?南邶,我真的可以养它吗?我爱死你了!”

霍南邶揉了揉她的头发,戏谑地道: “看来我要送你狗狗才能得到你的爱,我是不是该吃醋呢?”

“才没有呢,我一开始就爱你,以后也爱你,一辈子都爱你,”简宓胡言乱语了一通甜言蜜语,在霍南邶的脸上猛亲了两下,转头抱着比熊犬就跑了下去。

比熊犬蠕动了一下,从她怀里探出头来,客厅的灯光亮堂起来,简宓看得更清楚了,狗狗通体雪白,乌溜溜的黑眼睛和小鼻子镶嵌在毛发中,毛茸茸的脑袋圆溜溜的,粉色的小舌头不时舔着鼻尖,漂亮到了极点。

“给它起个名字吧。”霍南邶提议。

“白加黑怎么样?”简宓噗嗤一乐。

“感冒药吗?”霍南邶想了想说,“不如叫提拉米苏?”

比熊犬忽然从简宓的怀里跳了下来,抖了抖身上的毛,“汪”地叫了一声。

“看来它喜欢这个名字,就这个了。”简宓一锤定音。

提拉米苏才五个月大,却非常乖巧,霍南邶说,犬舍送来以前就已经专门训练过了,会自己上厕所,犬舍也会定期过来照看狗狗,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打电话请专业人士过来指导。

简宓没几天就适应了这个家里的新成员,成天把提拉米苏打扮得美美的,拍照放在朋友圈秀,立刻替它圈了一群粉丝,底下的同学好友都一溜儿地惊叹小狗狗好可爱,只有苗于兰阴阳怪气地发了一条朋友圈:唯小人与贵妇人难养也。

简宓没加苗于兰好友,这个是一个同学转发在班级微信群里的,还傻呵呵地问:苗于兰这是在说谁啊?被几个知情的同学刷屏刷了过去。

简宓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得罪苗于兰了,怎么就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不过,毕业以后两个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从此相忘于江湖吧。

这天,简宓正溜着提拉米苏在小区里逛呢,陈年打了电话来了,劈头盖脸地就问:“这两天你有没有接到不出声的骚扰电话?”

“没有,”简宓纳闷地问,“出什么事了?”

“你认识一个叫做安意的女人吗?”

“不认识。”

“那个手机号码是她的,我查了一下,她是晋山人,现在在爱莎大酒店工作。”

简宓愣了一下,再次搜肠刮肚想了想,的确不认识这个名叫安意的女人:“她为什么打骚扰电话给我?”

陈年轻哼了一声:“我可服了你了,小宓,还有谁是和你有关系的晋山人?这个女人,百分之九十九和霍南邶有关。”

因为婚礼是在爱莎大酒店办的,简宓对这里很熟悉,餐饮部和策划部里都有专门负责联络她的小助理,她找了个名头请两个小助理喝下午茶聊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就套出了酒店内部的管理信息。

安意是今年年初空降到这家酒店的,时间大概在简宓婚礼后,职位是总裁助理。小助理的语声中带着暧昧,双眼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她蛮厉害的,才来几个月就在这里站稳脚跟了。酒店的黑钻VIP客户都很买她的帐。”

“背后有人吧,厉害什么。”

“听说她以前家境不好,大学都是靠助学金半工半读的,真是人才。”

“嘿嘿,这种事情不好说了……”

一个小助理的脸色一变,戳了戳旁边的同事,“她来了……”

另一个人这才回过味来,连忙打住了:“哎呀不说了不说了,简小姐,以后你朋友有什么婚礼、宴会联系我们啊,一定给你打个最低的折扣,我们先走了啊。”

简宓坐在那里,看着那个名叫安意领着人从楼梯上下来,和酒店的员工一样,她盘着发髻穿着制服,额前的刘海垂了下来,将脸庞遮了小半,却依然能看出她气质优雅,随手一撩发丝,便有一种撩人的韵味。

下意识的,简宓盯着她的胸看了两眼:还好,和自己不相伯仲,不是大胸妹……

安意从大堂走过,目光四下梭巡着,掠过简宓的时候眼神停滞了两秒,旋即却又若无其事地朝着门厅迎了上去。

门外停着一辆劳斯莱斯,想必就是两个小助理口中的黑钻客户,没一会儿,安意就把人迎了进来往电梯里去了。

简宓看着那个背影,脑中天马行空般地掠过数个狗血的念头。

旧情人?

小三?

好妹妹?

还是红颜知己?

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摩挲了片刻,她索性直接给霍南邶发了条微信:你认识一个叫安意的女人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王庭之必看

    这篇文文得主角名字是我另一篇文文的,因为那篇文文废了,所以我一到这篇,作者名也换了,原来的是冰舞雨汐,现在也换了,虽然主角名字没换,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变化,有可能主角名字都会发生变化,希望你们跟着我走下去,以后的文文绝对精彩..你们可以加群**

  • 我家六叔在线阅读第4节

    “分开后我常会想起你微笑,每当沮丧来袭对我很重要,想呼吸关于你记忆的味道,多希望一直这样美好,如果今天能遇见你,有些话说给你听…”边哼着《遇见你》这首歌边走在路上,虽然这首歌的唱者是陈坤,但是这首歌的旋律很好听。两年了,虽然很短的时间,但对我来说就像是过了千百万年,我在想什么呢?不是说好忘记的嘛?怎

  • 我从法器上面捡属性之金大校花的顶级服务(第二更!)(7)

    金陵江北。林尘下了大巴,直奔家中。“妈,我回来了!”林尘一进门就吼道。“呀,儿子你怎么回来了?”林母一脸惊喜。“受了点伤,从同学那借了点钱,家里还有余钱么?”林尘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从家里“骗”钱。没办法!为了长期利益,只能短暂牺牲眼前了。好在林母没有多问,看到儿子受伤,直接拿出家里仅存的八千块,交给林

  • 冷情魔尊缠不停今晚消费由张公子买单4╱5(中国加油!求收藏!)

    等她反应过来准备松开手的时候,张扬双手捧住她的脸,用力对着她柔软的香唇吻了下去。娇嗔一声,苏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张扬夺取了宝贵的初吻。等她回过神,两行眼泪留了下来,她不敢反抗。来到这种地方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张扬很激动,也很兴奋,他吻的也很用力,直到自己喘不来气他才罢手。另一个包厢里的郑贤看着电视

  • 前夕今朝在线阅读第十章

    战胜白马公主安琪拉后,亚瑟满脸笑容的走到露西身边,打算牵着疾风白马离开。就在这时,亚瑟脑海当中响起一连串机械冰冷的电子音。“叮,恭喜宿主击败白银战士——安琪拉。”“叮,奖励宿主500积分。”“叮,奖励宿主随机抽奖一次。【是否现在进行?】”...亚瑟二话不说,立马同意系统抽奖。“叮,恭喜宿主获得【神级

  • 无启录第6章在线阅读

    骄阳似火,烈日炎炎。司青决定今天先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最后一个个人任务。回到小区时,正好碰到那只橘猫四处找水喝,看来这炎炎烈日让小猫也受不了了。看着小猫伸直舌头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不忍心,决定带这只橘猫回家喝水。回到家后,他将小猫放在客厅里,给它拿了一只碗装满水摆在它面前。等它咕噜咕噜地喝完碗中特地倒

  • 九天星域之纵横天下之杨兄,我来蹭饭吃了 【5】(9)

    “杨兄,我来蹭饭吃了。”长乐将枣红马拴在门外树上,提着一坛酒,推开了轻掩的木门并高喊,后面跟着带刀女侍卫长孙幽。映入眼帘,当然是刚刚搭建的土墙,一旁还有成堆瓦片,原来杨氏住的茅屋早已经被拆掉。还有一个赤着上半身的汉子正砌墙。老张叔也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见到男装的长乐,神情逐渐呆滞,手上的工具掉到地上发

  • 网游之我是坏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没搞神秘啊,只是日后才行。”明解释道。“没关系啦,只是问问嘛。”==空“嗯?你们到底告不告诉我啊!”我无奈的说道。“哦,我们没惹过什么人,除了上官辰。至于我们有什么势力,其实也没啦,就只有我们三个而已啦。”岚“我们很简单的,就一个七班而已,里面全是我的人。”霖“嗯。确实。”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别

  • 沙海之天山长乐之亚瑟王,黑道太子爷(1/5)(1)

    “王亚瑟,黑道太子爷,道上人称亚瑟王……这么说来,我真是的穿越了?”一名十八岁的青年坐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照耀出来的那张英俊清秀的面孔,已经呆了半个时辰,还有点儿难以置信。他分明记得,自己在华山之巅,以独孤九剑传人之名约战华夏五大剑圣,以正自己天下第一剑神之名,最终他斩杀五大剑圣,血染华山。最后,

  • 锦鲤抄〔盗墓笔记-老九门〕之重生

    “回来了,终于夺回来了?哈哈…咳咳,父亲、母亲,我终于又回来了。”大荒山顶被连绵冬雨打湿青衫,身子略显单薄的少年胡乱低喃仰头望天,一时忽笑一时忽泣,任由雨水混杂着泪水流下。暴雨中,少年的体温逐渐下降,但胸口却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金钱还是权力至上一直是困扰着李春秋人生的一大难题,就像小时候思考长大上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