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侧妃重生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5/4 16:40:45 作者:蓝樵 来源:晋江文学城
侧妃重生日常
侧妃重生日常
作者:蓝樵来源:晋江文学城
幻言《穿书后和反派隐婚了》《穿成偏执男配炮灰妻》求收藏~夜深,下属提醒萧湛就寝。萧湛边走边冷声道:“前天哭着不让碰,昨天又演小妇人,今晚呢,她又想玩什么花样?”下属擦着冷汗安慰半响,勉强道:“这乃夫妻情趣。”行至内院,屋内烛光摇曳,萧湛就听那女人一本正经地说:“我虽然喜欢王爷,但你看他印堂发黑,周身煞气,一看就是短命之相,我看还是早做打算,另谋生路较好。”萧湛抬脚朝下属踹过去,脸上彻底黑成炭:“这就是你说的,侧妃爱我爱得深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整天想被打入冷宫女主x偏不让她如意男主架空架空架空

李天朗双手托着两个漂亮的圆形金属盒儿,盒儿上有个叠成方块儿的毛巾。王家辉见李天朗过来就站起身说:“李老师,放椅子上吧!”“唉!谢谢!”李天朗把盒儿放在椅子上。他拿起毛巾对大家说:“漱口的事情是解决不了了。这是我洗干净的毛巾,大家可以擦擦手。” 然后他把盒盖儿都打开,又说:“大伙儿都饿了。都来吃一点儿吧。”大家都客气地说:“不饿!不饿!给孩子留着吃吧。”张大爷说:“天朗!我们还不饿呢。还是给孩子留着吧。”李天朗说:“没关系。一会儿我给孩子们留点儿。请不要客气!噢!我来拿给你们好了。”“噢!”王家辉突然想起来,海、李两家是回民。他们不能随便吃别人家的东西。想到此他忙轻轻按住李天朗拿盒儿里点心的手说:“慢!李老师你别拿。”儒雅、斯文的李天朗被王家辉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的脸刷一下儿红了。他惊讶地看着王家辉,认真却柔声地说:“我是洗过手的。我……” 王家辉忙陪着笑脸说:“噢!不是!不是!对不起!我是突然想起来,你们跟海老师两家是回民。我们把你们的东西吃了,待会儿你们吃什么?你们又不能随便吃东西,是吧?还是留着你们自己吃吧。”李天朗轻声慢语地说“没有关系。先解燃眉之急。”籁大妈等几位老人也劝李天朗把食物给孩子留着。金老爷子说:“李老师!还是留着吧。这么大的地震,怕是商店也不敢开门营业了。到时候儿你买都没地儿买去。”海德华插话说:“不要紧的金老师。海明那儿还有呢。”王家辉看看老人们想了想说:“要不这么着吧。”他拿起一个食盒儿说:“就这一盒儿吧!先分着吃一点儿。另一盒儿就别动了。给云飞留着。”米雪说:“这么多人呢,两盒儿都给大家吃了吧。”王家辉说:“这一盒儿装的东西也不少呢。都先填补一点儿,等待会儿感觉安全了在看,是怎么做饭。”海德华说:“王大哥!都吃了吧。待会儿云飞、笑笑饿了,我给他们拿海明的去。”曹贵突然想起,说:“我车筐儿里还有两张饼呢!差点儿给忘了。芝麻酱、红糖的。”王家辉笑着说:“你可真是钓鱼去了!”大家都乐了。尤其是老人们笑得很开心,一时彻底忘了地震所带来的恐惧。徐佳丽提醒曹贵说:“曹贵!你的饼还是分给去上班的人吧。要是留在单位了不能饿肚子呀。饼铛里还有一张呢。”曹贵说:“哎,对!我离家近没关系。大哥、大嫂可离家远。给大哥、大嫂留着吃吧。”没等王家辉和杨淑娟说话,云飞把奶瓶儿从嘴上移开,喊道:“曹大大!还有云飞!” “啊?!”曹贵不知怎办,看着李天朗。李天朗看了一下儿米雪,又去看云飞。米雪愣了一下儿后,她俯身在云飞耳边小声儿说:“云飞!妈妈不是告诉过你,除了海伯伯家的食物可以吃,别人家的东西是不可以吃的。你忘了吗?”云飞看着妈妈一笑,说:“云飞忘了。”米雪看着听话的云飞笑着在他的脸蛋儿上亲了下儿。然后她说:“等不地震了,妈妈给你做和曹大大家一样的饼。”“好!”云飞接着喝他的奶。米雪冲曹贵摇了摇头儿,说:“没事了”曹贵“噢!云飞真懂事儿!”王家辉喊住要走的曹贵。说:“曹贵!给你大嫂留点儿就行了。我不要。”杨淑娟说:“给大伙儿吃吧。我也不要。”曹贵说:“我去看看吧。”

笑笑停了喝奶,两只笑意的眼睛随着曹贵转动着。曹贵从车筐儿里拿出装有饼的饭盒儿进了厨房。他洗了洗手,又拿出另一个饭盒儿。把自己饭盒儿里的饼分到这个饭盒里一张。又把饼铛里的饼切成了几小牙儿。

曹贵拿饼回来路过笑笑跟前时,笑笑对曹贵伸出小手儿。曹贵低头看着笑笑乐了。他说:“嘿!这小子蔫有准儿。饼没到不出声儿,饼到了才伸手要。”“咯咯……”笑笑欢快地乐了。曹贵看着他问:“你听懂了吗,你就笑?”“咯咯……”笑笑乐的更欢了。“呵呵呵呵。”曹贵也跟着乐。而后他轻轻的捏了下儿笑笑胖胖乎儿乎儿的小脸儿说:“来!让大大亲一下儿,亲一下儿就给。啵!”曹贵亲完笑笑后,他拿了两牙儿饼给张大妈,并对笑笑说:“你先喝奶,喝完了让奶奶给你撕饼瓤儿吃。”笑笑点头儿“嗯。”然后加快了喝奶的速度。看着他的样子,曹贵和抱着他的张大妈都笑了。张大妈说:“瞧这点儿出息!你是在从有用的人嘴里夺食儿。你谢谢大大了吗?”笑笑用牙叼着奶嘴儿,两手抱拳给曹贵作揖。曹贵忍不住对笑笑的爱,又亲了他一下儿。张大妈要给回曹贵一牙儿饼,说:“有一牙儿他就够了。”曹贵说:“您不吃呀?怎么给震成傻老太太了!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大家跟着曹贵笑了。

王家辉面色凝重的看着北房顶上露出的榕树,那目光似乎穿透榕树在看很远很远的地方。这时离他身边不远处儿的张大爷仰视天空沉重的“唉!”了一声。王家辉看看张大爷又慢慢转头看向脚下,若有所思的像是对张大爷,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来势这么凶猛,又三番五次的余震,怕不是说停就能停得了的。”张大爷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轻声说:“我担心还会引来一次更大的。”“啊?”王家辉不由得惊叫了一声。他感到众人在看他,他微笑着说:“没事!没事!”“噢。”人们松了一口气。王家辉见大家不再看着他们了,他在张大爷的耳边说:“大叔儿!您接着说。”张大爷心事重重的点点头,说:“你刚才没听海老师讲么,‘那大地待得不舒服了它就得动换动换,晃荡平稳了它就不晃了’。我猜想,它不会是来一次大的,然后逛荡逛荡就平喽。没那么简单。那么大的地震,一下就能平喽?什么事都是走‘山’字形的。即便最大的地震过去了,也还得有次次于它的地震。所以我害怕还会出现一次更大的地震!”王家辉的心揪紧了。他睁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张大爷,嘴里“啊﹨!”像是惊呼又像是叹息。张大爷看看街坊们,目光停在云飞的脸上。两秒钟后,他又看着王家辉说:“也说不定云飞看见房子摆动那次就是最大的一次震动儿了。说不定!不过我敢肯定早晚还得再来次大的余震。反正得慢慢儿的。不可能那么大的动静儿后,就来几次不疼不痒的就停了。”王家辉思绪万千情绪低沉的说:“大叔儿,您说得还真有可能。”说完他不再理会张大爷而慢慢的转身朝南走了几步。

心情焦虑难安的王家辉,望着那黑色的天空,沉默着。沉默着。他的眉头微锁,眼睛渐渐的湿润了。他闭目仰天叹息,咽喉哽咽,泪水悄悄的顺着眼角儿滑落下来。

他睁开眼睛,在哀目低垂的群星中寻找着那颗最亮的星星,他觉得那颗最亮的星星能把他心里的话传递给儿子,传递给同事们。

他看着那颗最亮的星星在心里问着:“耀庭!张书记!你们还好吗?你们到底怎么样了?你们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张书记,老张!你可要把你自己、同事们和那些孩子们都平安的带回来呀。你可是向我保证过的!耀庭——,你要平安的给我回来啊!千万不要像你的哥哥。噢喔,耀华!我的儿子!……唔。”王家辉的眼泪在眼眶里再次迅速聚多……。

“大哥!”身后传来曹贵的声音。王家辉双手从上到下胡虏一把脸,眼泪被摸去了。停了一下慢慢转过身。

两双泪目相对,一时都默默无语。

数秒钟后,王家辉说:“过会儿我得去单位了。”曹贵关心地问:“您行吗?”王家辉说:“没事儿。只是我和淑娟都得去单位。你呢?”曹贵说:“我?我打个卯也行不去也行。估计今天得放了。”王家辉想想说:“你还是去一下儿吧。不管怎么说你是党员、干部儿。这样儿!要是允许回来,你就赶紧回来吧。”曹贵说:“行!”王家辉缓了一下儿又说:“那佳丽就先别去了吧?怕路上有危险。”曹贵看了下儿妻子说:“佳丽就先别去了。我们单位离这儿近,有事儿我叫她都来得急。”王家辉点点头儿,又看了下儿籁三欣和米雪,说:“几个女同志就别去单位了。这种危险情况,怕是也进不了车间、办公室的。到单位也得回来。”

“嗯。”沉默了下儿王家辉又说:“总得有个主事的呀。好让大伙儿有个依靠。”他指指院儿里的街坊们继续说:“你看看这院儿里——老的是真老,小的是真小。”曹贵回头儿看看大伙儿,转回来对王家辉说:“是。大哥!这院儿里您的干部儿级别最高了,平时大伙儿也都很尊重您、相信您。您有什么吩咐说吧,我听您的。”王家辉摇摇头说:“我是不可能在家待着的。这特殊时候儿我肯定得在单位。”他看着曹贵的眼睛说:“也许你能够……”曹贵想了一下儿,说:“大哥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放心吧!就交给我了。”“嗯!”王家辉信任的对曹贵点下头。“大哥!给您和大嫂的饼我放厨房了。走时候儿在拿。”“噢。”说起食物,王家辉又担心起了耀庭他们。他说:“不知孩子们能不能有吃的。” 曹贵安慰说:“有政府呢,不会饿着他们的。”王家辉轻轻摇摇头,说:“唉!这时候儿。但愿吧。嗯。说正事儿吧。曹贵!我估计单位都得放假。你们一会儿也就回来了。这儿就你费心了。”曹贵说:“家里的事儿您就放心吧。我倒是担心您的身体。大哥!您行吗?”王家辉微笑着回答:“什么事也没有,放心吧。”他拍了两下曹贵的肩膀以示感谢。

王家辉搂着曹贵的肩,往回走了几步儿,来到大家身边。王家辉看着籁四光。他问:“秃子!今儿你上班去吗?”籁四光说:“我才不去呢!路上出事儿算,算谁的!”王家辉说:“也好。你还真别出门儿,怕有的房子震松了,外边确实危险。”王家辉又看着北房说:“咱们还真得感谢金老爷子这结实的房子。”他又对籁四光说:“你就在家照顾你妈吧。顺便帮忙儿照看着点儿别的老人。啊?”籁四光点头儿说:“行。”

王家辉走到海德华、李天朗面前,说:“你们的食物,还是自己收好吧。别到时候饿了没得吃。”然后他又面带微笑说:“幸亏二位老师放暑假!嗯——,一会儿我们走后,这里就靠你们了。如有余震发生,别怕!别慌!就待在这儿。千万千万别让大家乱跑。乱跑会更加危险。”海德华和李天朗庄重的点下头。王家辉又安慰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别害怕。估计曹贵一会儿就会回来了。”二位老师说:“嗯。您放心!”海德华说:“我们有使自己胆大的方法。”曹贵问:“什么方法?”王家辉也问道:“是呀!什么方法呢?”海德华说:“就是,我们把这院儿里的老老少少全当成是我们的学生。老师有保护好自己学生的责任啊,想着‘责任大如山!’就顾不上自己的命了。这样儿呢,胆儿也就大了。所以,您就放心吧!呵呵呵。”海德华虽然已是有子之父,但他的笑容中永远暗含着孩子般的调皮样儿。在长辈眼里他就是漂亮、可爱的大男孩儿。就连长他十几岁的王家辉有时也不免把他当成是一个很小很小还需要他照顾的弟弟。王家辉笑着说:“好,聪明!”比海德华还高出2公分的儒雅而斯文的李天朗看着海德华,用他独特的磁性嗓音说:“The method to improve your own courage is really good!”海德华“嗯?”他把脸转向云飞:“云飞!喝多半天了还没喝完。别喝了!告诉伯伯,你爸爸说什么呢?”云飞把奶瓶儿从嘴上移开,说:“早就喝完了。我嘬奶嘴儿玩儿呢。爸爸说,您这提高自己胆量的方法真是不错!”人们笑了。云飞接着嘬他的奶瓶儿玩儿。海德华说:“我这‘一个儿’还真是棒。长大了就做翻译官吧!云飞!做翻译官怎么样?”云飞再次把奶瓶儿从嘴上移开,看着海德华说:“I’m not too sure yet. 还没想好呢。”海德华笑着说:“得!你比你爸好。说完了直接就给我们翻译了。”云飞抱着奶瓶冲海德华“咯咯”的笑。“行了,我的儿!您接着嘬您的奶瓶儿玩吧。” 王家辉、曹贵微笑着用赞许的目光看着云飞。

王家辉收回看着云飞的目光对曹贵说:“我得去单位了。”他又招呼妻子:“淑娟!你跟我一快儿走。我先把你送过去。”杨淑娟“嗯!”了声。徐佳丽说:“大哥!您先骑志远的车,淑娟嫂子就骑我的吧!”王家辉说:“行。我必须走了!”他有些着急,忙着去推志远的自行车,并催促着妻子:“淑娟快点儿!噢,不对!我得去换衣服、拿包儿!”说着他就急急忙忙的往后院儿走。曹贵赶忙跟上,说:“大哥,我跟您一块儿去。”杨淑娟在他们身后喊:“还有我的衣服和包儿!”王家辉应道:“哦。好!”

王家辉、曹贵他们刚走,大门外就有人敲门。这么早,院儿里的人都在,能是谁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古剑奇谭系列]白露为霜在线阅读第八节

    烟婵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笑道,“当然,那日在宝成桥上见过大公子。”姚莫寒心情大好,他走过去拽住烟婵的袖子,像个顽童一般。“仙女姐姐,你来我们家做客,我带你去见家母和爹爹,他们肯定很喜欢你的!”说着,就拉着烟婵向南边走去。烟婵微微用力挣脱开来,“大公子,我现在不方便跟你一起去,要不这样,你先陪着你爹爹看

  • 宁美人在线撩人之新家!

    莫蒂回到自己房间里面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感觉困得不行,却又怎么都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莫蒂唉声叹气道:“唉,不是一般要被雷劈啊被车撞啊被暗杀啊什么的才会穿越么?我之前只是在……”莫蒂皱了皱眉,瞪圆了眼睛:“我之前在干什么来着?”“我之前叫什么来着?”完了完了,记忆都出问题了,这下子彻底回不去

  • 黑暗神王之旗木刀道

    第二章旗木刀道“你好,我是慎,大师的儿子。”“劫,会比任何人都要强的劫。”“是嘛?”“看你的块头,如果盔甲不穿得多几层,是挡不住我的手里剑的。”慎被激怒,在接下来十几年里,均衡忍者教团的年度大比之中,两人交手无数次,但每一次,他的防御,都没能抗住劫的手里剑。“可惜……临走之前,也没能看到他。”穿着熟

  • 都市之超神抉择表演

    护具穿戴完毕,洛基食指对着魔法书一点,湛蓝色的光芒在洛基指尖亮起。眨眼间一个覆盖着整个书本的魔法阵就已经构筑完成。魔法阵纹亮起,周遭的空间亦随之波动,如同涟漪一般震荡,清晰可见。波动的空间顷刻将魔法书籍吞没,随后恢复平静。“弟弟,你改进的魔法太方便了,有时间也教教我。”托尔看见洛基轻描淡写地将魔法书

  • 修仙传第1章在线阅读

    你想一夜成名吗?你想要有好工作吗?你想能够让你的未来不再是那么的迷茫。而是那么的辉煌。但是这些都是需要一定的机遇和一定的背景和一定的能力,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成就达到自己的理想。对于一个人能出来的实习生而言,能够找一份合适的工作,那就算不错的了。现在的社会竞争特别的激烈,没有一定的能力的人都会被慢

  • LOL:我在IG当锦鲤在线阅读第九节

    “好壮观啊..”罗杰一脸惊讶的看着整个天狼岛“原来公会的圣地是这样的。”“好了,既然已经到了。那么我就公布规则。”马卡洛夫指着身后的洞口“这里有四个洞口,你们分被进一个。随机两人会在中间相遇,胜者可以走出隧道。两位胜者在对决一次,胜者可以挑战拉克萨斯或者基尔达斯。不过先说好,洞穴中还有各式各样的陷阱

  • 幻神诛天在线阅读变成人类(修改版)

    为了不让大家发现精灵,雷伊、盖亚,卡修斯以及布莱克带着安安飞在半空中,一路上雷伊问:“安安,你的胆子真大,我们是精灵,你就不怕我们伤害你吗?”安安笑着说:“如果你真的要伤害我,早就伤害我了,干嘛要留到现在呢?”众精灵笑了。安安看了看,说:“雷伊我们到了。”雷伊连忙降落,安安说:“雷伊这就是周老师的家

  • 刀剑乱舞之末摘花之凤舞六幻,女扮男装?(三更,求收藏!)

    三更送上,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轻抚小昭秀发,林天目光落在成昆的尸体上,心中颇有感触。若非成昆自作聪明,用匕首偷袭,反遭他的太极拳克制,再加上金钟罩护体,林天

  • 重启回归路之宴会(2)

    “你似乎不太习惯宴会的气氛?”穿着一身礼服的碧洛华出现在露台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夏恩,露出了一副你果然在这里的表情。“不太喜欢。”夏恩没有隐瞒,他其实也发现了,高等精灵其实和人类的社会结构差不多,这个世界的制度让他感觉有些落后了。有几个还未成年的晨行者,夏恩更是没有多少接触的心思,在他看来一切实在太

  • 与君同言在线阅读第4节

    “好像有情况,到树林里面瞧瞧。”两人进入树林,走了几里路后,发现了一批人,再施展轻功悄悄靠近。放眼望去,前面密密麻麻有几百人,都围着一队镖车,镖车大旗上赫然是“镇远镖局”。镇远镖局?熟悉金庸小说剧情的秦牧风略微想了一下,就想起了这个镖局存在于《书剑恩仇录》中,总镖头是有“威震河朔”之称的王维扬。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