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极致玄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2021/5/4 17:08:07 作者:格不去的言 来源:17K小说网
极致玄魂
极致玄魂
作者:格不去的言来源:17K小说网
前世的离去,只为今生的再踏巅峰。莫殇,曾为一代神君强者,可天意弄人的是,他重生于异界大陆,辗转沦落为一名资质平平的玄魂修炼者,但他誓不认命,在这以实力为尊的大陆里,他重拾起昔日的天赋和桀骜,以及一系列的羁绊,打算再续“前程”,创造新的辉煌。

沈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整个人恍恍惚惚,像丢了魂一般。

六年前,沈轻在一场事故中残疾,一只腿瘸了,从此便一蹶不振。

三年前,打算孤独终老的沈轻,却被傅亦寒求婚,她自知配不上他,他却执意要娶。

是他,点燃了她生活的激情,也在他的帮助下,一点点从阴霾中走了出来。

现在她才知道,傅亦寒之所以娶她,是因为收到姐姐出事之前发的短信。

她不知道为什么姐姐说谎害她,更令她痛苦的是傅亦寒的态度,他只相信姐姐。

心痛地如同刀割,这三年,为了傅亦寒,她放弃了一切,甘做傅亦寒背后的女人,把家里打理地井井有条。

她以为,就算跟傅亦寒没有爱情,至少是有夫妻情分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傅亦寒一定能渐渐地发现她的好,没想到他那么厌恶她。

可她就是喜欢他,从第一眼见到傅亦寒那一刻开始,她就万劫不复了。

可能是上辈子欠他的吧,沈轻看着两人的合照哭得眼睛肿了,枕头全被泪水浸湿。

早上天还没亮,沈轻就起床了,身体极度不适,还在卫生间大吐了一场。

她准备下楼打开门,却撞到了一个人,她抬起头看到来人,“亦寒……”

傅亦寒一脸疲惫,眼睑微青,显然昨晚他不眠不休照顾了沈然一晚上。

“跟我去医院,然然的病情又加重了,医生说得尽快做换肾手术。”他不由分说拽着沈轻的胳膊就往楼下走。

傅亦寒脚步匆匆,沈轻几次跟不上差点摔倒,她心里一沉,挣脱了他的钳制。

他不再跟她废话,把她塞进车,一路疾驰到医院。

“医生,快点安排手术,然然的病情耽误不得了。”傅亦寒把沈轻拖到医生面前。

医生却为难了,“可是沈轻小姐去年的肝脏手术也在这做的,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她的身体可能受不……”

“她受得了也得受,受不了也得受!她欠然然的,就得还!”傅亦寒眼中毫无波澜,冷漠的口气让沈轻如堕冰窖。

“傅亦寒!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捐肾死了?如果我死了,你好立马跟姐姐结婚,你是不是这样想的?”沈轻忍不住含泪问道。

一直以来,她从来都是听傅亦寒的,她爱他,从来不舍得让他失望。

“是又怎么样?你我的婚姻本来就是基于你的谎话,我不会跟一个害人精继续纠缠!”傅亦寒一旦做决定,便没有回旋的余地。

沈轻呆站在原地了,早该知道,傅亦寒根本就不爱她,是她一直在麻痹自己,欺骗自己!

沈轻绝望极了,她实在是没辙了,此刻,她只想用尽一切方法留住傅亦寒,“亦寒!如果我说我怀孕了呢?你还是要我捐肾吗?”

傅亦寒嘲弄地冲她冷笑,“怎么可能,我不是一直在让你吃药,你的身体状况,也不可能会怀孕!”

吃药!他每次事后都会让她吃药,他从来没想让她拥有他的孩子,大概他觉得她不配!

傅亦寒手机响了,他说了几句,就把手机递给沈轻,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她瞬间崩溃。

电话是妈妈打来的,“你差点害死你姐姐,要你一个肾赎罪,你都不给,你还是人吗?今天你不捐肾,以后我们就断绝关系吧!”

沈轻想解释什么,电话却挂了,傅亦寒正冷漠地看着她,仿佛她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沈轻害怕地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亦寒,我求求你了,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让医生检查,我真的怀孕了!求求你不要让我做手术!求你了!”

沈轻激动地不住磕头,她不能失去孩子,那是她唯一的希望啊,也是一个小生命!

傅亦寒蹙眉失望地看着沈轻,“为了逃避捐肾,你连这种伎俩都使出来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她拖进去,出事了我负责!”

傅亦寒这样离开了,他心里没有她,所以他能肆无忌惮地践踏她、侮辱她!

可她是人啊,活生生的人!她只不过是爱上了他,为什么给她这样的伤痛!

这家医院就是傅家出资建造的,几名医生七手八脚地把沈轻拽进了手术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东皇开局抢蒲团之香克斯砍伤了我(10)

    巴基抹掉额头的冷汗,掌心微微泛红。药效太强,脸颊肿得老高的船员们正在梦中做着美梦流着哈喇子。如果计划不被自己歪打误撞打破,不然……。赶紧打住这可怕的思想,巴基打了个冷噤。香克斯发现了恩佐,正准备挥手——恩佐抬起头,面色铁青的射向香克斯。香克斯喜道:“太好了,你醒了!”似乎没有看见恩佐捂住肚子痛苦的脸

  • 天才儿子找爹爹在线阅读第2章

    “···”唔,这是在哪儿,头好痛啊。男子试着睁开眼睛,但他却是无法睁开,现在他很是虚弱。不知过了多久,他总是听到身旁有人在吵着,不知道再吵着什么。他却是沉沉的睡去了,直到他醒来时,却不知过了多少光阴。“我靠,头好痛啊。”他伸手摸了摸头,虽然头上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但还是缠着厚厚的纱布。这是在哪儿,他打

  • 那些年,我们住过的冷宫在线阅读第二节

    录事街,城中著名的花街柳巷,一过未时便开始热闹起来,穿着各式长衫、头戴裹巾的男子,摇着纸扇进入那些披红挂彩的楼阁里。一栋最大最豪华的楼阁前更是热闹非凡,阁楼上“芳香馆”三个金漆大字甚为抢眼,不断有恩客进入芳香馆,大厅里有相熟的姐儿,一看来了熟客,便上去挽住了客人,“官人,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想死奴

  • 古穿今之影后驾到之怎一个惨字了得

    “啊.......怎么会这么痛?。”低沉的呜咽之音,自一具如山丘般庞大的身体中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愣是将沉睡的元辰刺激醒。他大口的chuan息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动身上的伤势,令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下一刻,似磨盘般大小的眼眸陡然睁开。然而,仅是一眼,直接就让他愣住。因为,视线所及之处,陌生无比

  • 致我们最初的十年第3章在线阅读

    “守尘!你没事吧?”这时,玄凌子跳到了被莫尘羽打伤的年轻道士身边并扶起。叫了几声没反应后眼睛立马盯向面无表情的莫尘羽咬牙道:“竟然对你师叔下如此狠手!看我今天不灭了你这个孽障!”“哼,老子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现在还能有一口气在?”莫尘羽听后冷笑一声,不过就算那守尘师叔没死恐怕以后也是个废人了!毕竟

  • 玄幻:末龙血脉索赔

    4692年4月12日、退役者空间站、酒吧“……呃,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罗伊•福克不安的来回挠着鼻梁老实交代着。第二天下午白羽才醒过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洗了三四遍的头发的还是像打了发胶般,硬邦邦的杵着,由于还不能适应空间站的19度恒温和标准人造重力,依然裹着一条保温毯坐在轮椅上,笨拙而费力的拿

  • 有山有水有点田第三章

    昨天夜里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细雨,雨过天晴之后整个世界仿佛是换了一身新装,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城市的秋天依旧的初秋依旧如此的温暖,湛蓝的天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微风调和了温暖的阳光,毫不吝惜的将淡淡的金光均匀的涂抹在大地的各个角落,把世人的眼睛都塞得满满当当。伴随着广场上清脆的声响,唱诗班的孩子们结束了祷

  • 网游大皇帝系统之第四章(4)

    原本赵萱倩非常的自信,可是在见到韶凝之后,她无比清楚的认识到方荣涛和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她的家世和工作,不然是男人的话,怎么可能放弃韶凝这样的尤物……赵萱倩作为顶级娱乐公司的经纪人,见过的美女不知凡几,早有些审美麻木,可即使这样,也不得不承认韶凝是个美女,这让她愈发的介意。这样的的认知让她不爽到了极

  •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在线阅读第八节

    刀疤还真住手了!回过头,眼神轻蔑的看着陈亮,用下巴指了指地上。陈亮的丈母娘也松了一口气,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看向陈亮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如果他肯早点答应,自己又怎么会遭这种罪?见陈亮没有动作,刀疤皱眉,冷声道:“快点!老子没什么耐心!”“你想清楚,我跪下你就一分钱也别想得到!”陈亮眯眼沉声道。陈亮表面

  • 等下一次花开旧事

    随着洛城进去的两个老人在看到不远处一间房间的桌子上供奉的照片有些失神,曾经一起征战疆场的兄弟,怎么就明明在自己身边他们却不知道呢?洛城盯着两位老者暗淡的眼神有些不解,同父亲常年在一起的他阅人也算是不少,他分明能看出这两名老者在看到父亲那一刻传出来的忧伤,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那样的感觉做不了假。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