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邪神绝宠妖孽妃之山下笑山上

2021/5/4 15:54:48 作者:银瓶 来源:3G小说网
邪神绝宠妖孽妃
邪神绝宠妖孽妃
作者:银瓶来源:3G小说网
他甘漠是天神,三世前,算出于其相生相克之人,施以诅咒,即是其咒,便有其解,咒即是解,解即是咒。“你赐我三金药水,我还你三举白刀”那一夜,宋盛夏对着只留三魂三魄的甘漠说。“你觉的你与这天下孰轻孰重,宋盛夏,不要高估你自己,你什么都不是。”他要这天下,就要不得她!咒以下,缘已尽,心已死。“你咒我之命,我克你之命,你赐我之死,我还你三刀,三生三世,永生永世,我不再爱你!”大雨滂沱之夜,神为她亡,她为神死,缘未尽,情未了,怎离愁。

山上除了练剑就是练剑,生活虽然无趣倒也充实的紧。忙碌的生活过得最快,上山快半年的十六不得不由衷的佩服起了这山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是魏枢摇,陈思陈数,还是终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欧阳与深海,都忙着自己的事情。

愈发觉得手上剑式无趣的十六顺手就将剑丢在了地上,金石相交,发出清脆的哐啷声。

十六坐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面发愣。

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两只耳朵,十六不能回头,便双手向后猛的一抓,却掏了个空。两只大手松开,十六一遍皱着眉头揉着耳朵,一边回头张望。

是魏枢摇与陈思。

两人站在两边,各抓住十六的一只耳朵,至于十六的身后,则是空空如也,倒也怪不得十六那双手抓空了。

十六狼狈爬起,衣服上的灰土都来不及掸去,就叫嚷着要打死魏枢摇。

魏枢摇与陈思相视一笑。面前的小师妹上山以后,被压抑住的少女天性也逐渐放开来,给冷清的山上硬生生的搅和出了几丝烟火气。

魏枢摇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少女前额上,刚刚还势如破竹的少女就不得寸进。

十六徒劳的挣扎了几下之后,就放弃了无用的抵抗,乖乖认命了。

魏枢摇故作愠怒道:“为什么连剑都丢了?!”

十六根本不吃这一套,依旧跳脱答到:“没意思,这些剑招剑式我都会了,干嘛还要每天都练这些东西?我说,咱们山上就没点好东西吗?”

陈思对魏枢摇道:“你看,我说这么来着,这丫头是个天才吧。”

十六听见有人为她助威,双手环抱胸前,摆出一副志得意满的做派。

魏枢摇回头恶狠狠的瞪了陈思一眼,无声说出几字。

陈思立马神色一改,痛心疾首地谴责起十六来。

他读出了魏枢摇的唇语,只有四个字

“你死定了。”

十六一见大事不好,面色灰败,坐回地上。

“师兄,我真的想学些别的,这些我真的都回了啊。”

没有等来想象中的疾风暴雨,十六只听见了魏枢摇语气平淡。

“那就学点别的。”

“什么?”十六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生怕自己听错了。

“我说学点别的。”

魏枢摇声音依旧不大但清晰无比。

他回头瞥了一眼陈思,陈思嘿嘿一笑,袖中八剑,髻上一剑,背后一剑,共计十剑,一涌而出。

“怎么样?小师妹,想不想学学驭剑啊?”陈思对此有着十二万分的把握,他这一手出神入化的飞剑术,足够吓到很多人了。可十六偏偏不在这很多人之列。

“不想”十六的拒绝干脆利落。

陈思感到老脸生疼,差点就要冲上去和自己的师妹拼命了。

“凭什么?驭剑术练到极致就是千里取人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师妹你就不心动?”

于是十六就又狠狠补了一刀

“我想学大师兄的御剑,而不是驭剑。”

魏枢摇朝着陈思耸耸肩膀,“看来我赢了。”

陈思此刻已经被气的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双手抖抖袍袖,遮脸不看道:“随你!”

“小心眼”

十六嘟囔了一句。声音不大,却刚好能够传到二人的耳朵里,魏枢摇笑意愈发浓厚,陈思可就连头上的发髻都气的不听颤抖。

十六躲至魏枢摇的背后,做了个鬼脸:“明明就是吗,御剑可比驭剑要好看多了。”

陈思年纪本来也不大,少年心性使然,哪里咽得下这口恶气?再也听不下去,索性拂袖走人。

魏枢摇注视着陈思渐行渐远的背景,微微摇头,叹道:

“一山的孩子啊!”

似乎却忘记了,他自己,也还不到弱冠之年。

十六真可谓是给自己找了个苦差事,当初光顾着帅气了,却没有看到御剑背后,魏枢摇这些年来究竟吃了多少的苦头。

表面略微生锈的铁剑,晃晃悠悠的向前飞出几尺后,还是哐啷一声落在了地上。这是十六不知第多少次尝试,倚靠在一旁的魏枢摇睁开眼睛,迈出一步,弯腰拾起了十六掉落的剑,将它重新放回了十六的手中,轻声道:

“再来。”

十六早就被这一连串的失败打击的锐气全无,此刻只是坐在地上,哼唧这不愿起身接剑。

魏枢摇抬头做思考状,手上却一把抓住了十六的束腰,将她提在手中。

“我记得,我学会御剑,是有一次失足从楼上落了下来,这办法师妹你或许可以一试啊。”

魏枢摇一遍摩挲着下巴,一边大步流星的向祁连山上星罗棋布的陡崖的其中一个走去。十六开始慌了,双手双脚不断这扑腾着,可是身高与力量的差距使得魏枢摇仍然紧紧地将十六控制在手中。

“师,师兄,你不是真的要这么干吧。”

十六的声音中隐约出现了一丝哭腔,魏枢摇依旧同木桩一样冷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坚毅点头。

魏枢摇停下身形,没有动作。

十六稍微调转头颅,向下望去,只有寒英飘落,玉龙卷雪,望来平坦辽阔哪里有半点可以支撑的地方?至于自己马上就要坠落悬崖,更是很好的体现出了祁连山的气候特点,一副牛山濯濯的景象,甚至没有一根草可以生长出来。

魏枢摇待到十六不再闹腾,好言安抚了几句,十六的恐慌看上去终于好了许多,精神也逐渐放了下来。

魏枢摇松手了,就在十六略微开始放松的时候,他松手了。

“加油”

这是十六在坠落之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江南水乡,自古富饶,“常熟常熟天下足”,即便是北面扶奴,大魏二国的孩童,也自小就被大人灌输了要抄起战刀,踏破江南的念头。

百样米养百样人,江南此等地方,可不就养出了不少的才子佳人。而那刀口舔血的江湖草莽气息,则微弱的不行,毕竟都动刀子了,掉上几块肉肯定是逃不掉的,家里有钱有粮,何必出去讨饭吃。

因此,偷偷跑出家门的少年可不就没能如了意,此时正盘算着究竟该何去何从。

江南道上最多的就是酒馆青楼,毕竟做士子的,无论是如同前朝酒圣刘伶一般,还是与那风雅名妓往来唱和,都不失为风流韵事。所以此刻跨刀少年,也是宁武王长子的吴越,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隔壁桌早已喝多,开始高谈阔论的年轻士子谈话。

吴越打心底里是瞧不起这些只会借着酒劲指点江山的腐儒的。不过,他们嘴里谈的那些江湖帮派着实吸引住了吴越。

什么蜀中唐门镇牌暗器失窃,恒山派掌门登仙而去,祁连剑宗重新收徒。都是些当下的热门话题,吴越离开王府也有半年多,这半年多里,消息可谓闭塞,可是,嘿嘿。一想到这里,吴越不由得得意的摸了摸嘴唇,自己终于学到了一套刀法,虽然算不得顶级,但也不是浪得虚名,吴越如今一刀下去破个寻常甲士的甲是不难的,一些在吴燕边境想要杀良冒功的卫所兵,就倒了大霉。正好给吴越验了验武道境界倒也马马虎虎算得上死得其所。

吴越抬头望向北方,轻声道:“果然北方才是精彩江湖啊。”

说着他回头看了看那几个正到酒酣时的中年书生,摇摇头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李诗仙说的妙啊。”

他如同小沙弥般摸了摸自己自己并不光秃的脑袋,将一些铜板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去

“这些小虾米,不看也罢。”

少年意在北方,打马而去。

酒馆虽然不大,小二却是早早的就练出来了,见吴越留下铜钱起身离开,立马赶到桌旁,数了数桌面上一字排开的铜板,低声咒骂到

“呸,什么东西,钱袋子倒是挺鼓,一文钱都舍不得多给,铁公鸡。”

小二这边兀自咒骂着,那边老板忍不住了

“我说那李二,你在那磨磨唧唧干什么呢,能不能收拾完了,你要是敢在那磨洋工,我让你这个月一文钱也别想拿到手!还想追那铜鼓巷的苏家姑娘,我呸吧!”

被唤作李二的小二匆忙应声,把钱往褡裢里一放,拿起桌上酒壶,手上抹布胡乱在桌子上擦了几下,就赶忙跑向另一张结了账的桌子,为一个不上道的客人折了自己这一个月的工钱和心仪的姑娘可是万万不值当啊。

十六果然没能摔死,在魏枢摇冲下峭壁之前,十六成功学会了御剑,令魏枢摇颇感欣慰,至于十六心中那一点小小的芥蒂,在魏枢摇的淫威之下,没多大功夫也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成功御剑,这是十六今日的任务,做到了之后,魏枢摇只是稍事停留,就告诉十六可以回去歇息了,自己向着山门飘然而去。

今日难得回来早一天,十六搬来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看着不断坠落的夕阳。想着吉安城里的他们,想着师叔说的那个吉水吴氏。

她突然没由来的想到,自己今日的笨拙表现,会不会被山下哪位高手看见的,他会不会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讲给自家子侄呢,那些子侄又会不会在山下偷偷嘲笑着自己这个山上人呢。

天已黑了,十六仍然坐在树下,一动不动。

山下笑山上,一如当年入世笑出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坏了我能自己发任务在线阅读第五节

    “苏瑞,你听说了么,袁姗姗竟然会跳极乐净土!”侯东方神神秘秘的说道侯东方,外号东方不败,不是因为他名字有个东方,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完全是因为这大佬就爱跟女生当闺蜜,纯粹的知心朋友。不仅长的又高又帅,还特别会哄女孩子开心,跟哪个妹子都能聊得来。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让他们这帮兄弟开了眼界。因此没事就

  • 暖婚之妻然天成第2章在线阅读

    正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生拎着行李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哇,帅哥啊!”花痴A说。“我要是他女朋友就好了”。花痴B说。“都是一群花痴,毛病”。我嘟囔着。“什么!!!!”一道道杀死人的眼光射了过来。妈啊!我和张嫂冒了一头冷汗。如果眼光可以杀人,我想我早已经去向上帝报道了。“小姐,我们快走吧,老爷夫人

  • 破镜重圆之花绿芜之第八章(8)

    竺阮修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位郡主。她是深受皇上宠爱的凝才郡主,她是竺阮修的表妹,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嚣张跋扈。她是野心勃勃的第三者,可怜她复新恋深受其累。一见竺阮修进门,复新恋急急忙忙跑过去。“夫君,出事了!”竺阮修瞧了一眼身旁的凝才郡主,微微一笑,走到复新恋身旁,低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师父

  • 魔欲苍天之与他相遇

    “懒虫懒虫快起床…”“吵死了,再睡会儿。。”许久…。“呼呼,舒服啊~几点啦?”天哪,7点了,要迟到了。我二话不说,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冲出家门。对了,我的书包。。这个死闹钟怎么不响,害我迟到!(闹钟:冤枉。。谁说要多睡会儿的…)不过我赵齐雪最拿手的就是跑步,以我冲刺的速度,应该迟到不了。我冲!我冲!我

  • 秃头的英雄之道第七章在线阅读

    后来是许文开车将祁泽送回学校的。回到宿舍后,祁泽洗漱完毕后躺在床铺上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隔了会儿,他闭上眼开始尝试入睡,然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半晌,祁泽坐起来,挠了挠头。贺远钧给他那颗孕子丹该不会是真的吧?祁泽一脸纠结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随后又甩了甩头,躺下重新睡了。没过一会儿,祁泽又偷偷摸摸地

  • 别动我在线阅读第9章

    陆昀沂优雅地拿起筷子将一块胡萝卜片儿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看样子还挺满意。简思淼刚搅拌完鸡蛋回过神来,皱眉道:“你在干嘛?一会儿去桌上吃。”陆昀沂放下筷子,不疾不徐说:“尝尝而已。”简思淼切了一声,转身去做菜。等再回过头来时,那一盘炒胡萝卜片儿就只剩几片了...反观陆昀沂还严肃板正地坐在那里,跟个没事

  • 旧时波在线阅读第1章

    明珠小区。夜里,漆黑的天空好似要塌陷,让人说不出的压抑。空荡荡的客厅中像是有着无数的厉鬼在张牙舞爪,靠着床头的墙壁不知为何发出瘆人的抓挠声,床头上的布偶熊两只眼里也闪烁着微光,四周争吵不断,凌乱的脚步声自天花板上传来,书房又传来小孩若有若无的嬉笑声。陆离独自一人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 纵一苇之所如之序言(1)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有她在的地方,即使是愤青的“敌国他乡”,也是让他心念神往的地方平凡如他,人潮来往。他就如时间一粒小小的沙子,在这漫天黄沙中颠沛流离。抬头,天上那九颗闪耀的星星是他一辈子的仰望,而其中最璀璨的那颗,就是他一生的美好。但那颗光芒万丈的星距离地球上的沙粒有着十亿光年的距离。渺小如他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村长在线阅读第七章

    青玄宗后山,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莫洋低着头缓缓的向着青玄山腰处的人烟稀少的山谷走去。这个山谷是一次莫洋被临时安排做巡山弟子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那里风景不错,关键是地方比较偏僻,去的人确实很少。“咻”此时莫洋已经来到了山谷入口处,山谷被一片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林间还若有若无的传出阵阵的蝉鸣声。莫洋深深

  • 偷夏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上海已经热气逼人,上海大剧院的门口铺了长长的红毯,上千名粉丝围聚在隔开的栅栏外,数百家媒体都架好了自家设备翘首以盼,再过半个小时第二十届沪都国际电影节红地毯就要开始,身着黑衣带着墨镜耳麦的保安们全都严阵以待,以确保明星红毯的顺利进行。红毯开始一个小时后,电影《他的影后》剧组作为压轴登场,由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