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小楼意之 替身 应该这样(2)

2021/6/11 9:57:04 作者:若彩虹 来源:17K小说网
小楼意
小楼意
作者:若彩虹来源:17K小说网
“初读不懂曲中意,再品已是曲中人。”她聪慧美丽,出生富贵,却拥有一颗超凡脱俗的心,她不计名利与得失,只想找寻一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自己也深爱着他的人。她原本只想做一个活泼,自由的人,却发现越来越接近牢笼。彼此相爱的主仆情能否白首不离;渐渐扭曲的兄妹情能否破镜重圆。经历人生种种的她,最终会选择何种方式去生活。关于感情,爱情、亲情、友情。有时候经历过、努力过,是否就会明白轰轰烈烈的感情比不过细水长流的彼此相伴。走进丞相之女万小楼的世界,品读她跌宕起伏的爱恨情仇。识她的百味人生,悟我们自己的生活,或许

凌晨三点,约好的计程车带李优一到了昨天被石头砸的片场外。他昨天把电话里没有标记身份的十七个电话拨了一遍,总算找到那个带他去看医生的人的号码。他发了短信说自己还想试一试,等了半个小时后那边回了短信,说最后一次。给了他通告时间。

于是今天李优一会这么早出现在这里。

虽然是凌晨,但是片场里已经灯火通明。或者那些灯是从昨天一直亮到今天。赶场拍戏的事是最寻常了。看着灯火通明的片场,李优一脑子里却是在想着昨天所知道的一些事。

昨晚上他去了网吧试着找了一下“自己”的资料,大概了解了在18岁的时候选秀出道,成为一个第二年就被淹没在茫茫星海中一个小虾米的李优一一路走来的历程。坎坷,而且没有成功的希望。

李优一跟经纪公司的签约期是十年。那是一个选秀新人一开始最容易被签的时间段。在18岁到现在26岁的8年中,李优一同学虽然很努力很认真想要走上那条信中他那个“panda”说的演艺之路,可是大概是时运不济,而且他的确没什么这方面才华,除了一张脸勉强符合当初选秀的要求以外,真的,唱不出众,跳不出众——现任李优一看着那些比赛视频,除了摇头以外,真没其他的想法——就这样的一个孩子,竟然为了一个不可能的梦坚持了整整六年。

穿越者李优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身体的前任看起来太有可能是个一根筋的孩子,单纯到极致,或者,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报答某些人、某些事。真是……被打败了。

“我说,你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当灯泡啊,赶紧换衣服去!”

场记甲指挥着李优一和一大群其他的群众演员涌进了简易的更衣室,几下换好了衣服,场记甲讲了一下等会儿要拍的戏和要注意的东西,遂领着一帮人在拍摄点站好了位,等着导演和主要演员到齐。

十来分钟后,片场准备齐备,坐在机器后面的导演一声“开始”,清脆的开始板按下的声音响彻整个片场。“嗙”的一声巨响,预设的烟幕弹燃气了滚滚浓烟,倒地的声音此起彼伏,李优一在摄像机摇过来时仰倒在地上做了死尸状。

……“咔!OK!这个位置,再来一遍。”

从地上爬起来的死尸们生龙活虎的站到了导演新指的位置,同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摄像机摇过来,诸群众往地下一倒,又死一次。

“咔!好!左边的位置,再来一遍。”

就这样,众群众演员死了一次又一次,从各个方位各个角度以原新和要求的姿态死了数十次后,终于,原新和满意了。说这条过了。然后场记过来说下一场戏准备。

这就暂时没群众演员的事儿了。这个时间还没有盒饭,得等一个多小时。李优一就和刚才的难兄难弟们做一块儿远远看着另外一场戏的拍摄。昨天那个挺照顾他的场记——胡记走过来,拉着他半是吃惊半是高兴的说今天状态可以呀,所有的群众演员里就他演的最逼真,也最带感觉。

李优一心里腹诽这死尸不要说感觉,会诈尸的。

胡记拍拍他肩膀,然后神秘兮兮的对他说:想不想多赚一点?

要做什么?

今天有个替身有事,来不了了……导演急得发火,但最近在赶进度,一直都不敢停——

李优一打断胡记半真半假的大话,问:什么替身?

胡记小声的回答:跳楼。干不干?

多少层?

19。

李优一沉吟了一下。他知道推荐替身的推荐者如果推荐的好,会有奖励的,不好倒没什么惩罚。所以胡记这么“照顾”他,一半是为他,一半也是为了自己。这种活儿他在做场记的时候也做过,找一个面生但是缺钱的主儿,用言语诱骗着签了不公平条约,在他没死之前七八年的时间中,这种对不专业替身的黑色交易一直都是行业之间的潜规则之一。直到后来有人纠集了社会大众的力量进行诉求公义,在舆论和政府压力下,多少才少了一些。

不过对于真正缺钱又愿意卖命的龙套来说,这种事情其实还挺不错。因为保障设施其实一般都做的挺好。只要胆大点,心细点,当然,最主要的是运气要够好,做危险替身赚的肯定是比群众演员多很多。

好啊。我做。李优一点头回答道。

胡记喜出望外。他让李优一换好了戏服后把李优一带到了副导演跟前,李优一的身高三围跟那个主角有八分像。副导演看了看后点点头,就让胡记领着李优一去了房顶。

这出剧的内容简单说来,就是男一号被仇家追杀至大厦房顶,在危急关头,身手不凡的男一号利用所携带的绳索沿着墙壁往下逃生。不想移动到第19层处,仇家赶到房□□断了绳索,男一号从19层坠落。在坠落途中他试图抓住任何着力点或能够挡住下落趋势的物体,却一一失败了。不过在快要坠地的刹那间,他从梦中惊醒。原来是个梦而已。

对于男一号是个梦,对于替身李优一来说,这就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一声“开始!”。李优一从大厦楼顶的小门处跑出来,利落爬上天台,冲到楼顶的东侧边缘,往下望的时候抽出了背在背上的绳索。将绳索一头系在铁栏杆上,另外一头抛下楼。他深呼吸一口气,正面对着大厦东侧的玻璃,双手握住绳索,双脚在玻璃上一蹬一放,他的身体沿着绳索往下匀速降落。

经过19层时,头顶上方的绳索失去了着力点,加速坠落的李优一四肢在空中摆动,“砰”的一声,他的背部着陆,整个身体掉进了充气垫里。

一次通过。

导演原新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多少专业替身演员在没有安全带护身的情况下跳十九楼而一次通过的概率并不高,可今天一个非专业替身演员一次性通过了。不论是从动作的衔接、机位的抓取以及时间的把握上面,都无可挑剔。这很让人觉得意外,以及惊讶。

今天的戏份拍完了。天已经亮透,上午十点钟,被胡记嘱咐留下来领钱的李优一被带到了原新和跟前。面对“上一世”没有过分交集的国际大导演,虽然如今还只是个正在拍成名作的新锐导演,也依然让李优一有种今夕何夕的恍惚。

“你学过武术还是做过武替?”虽然胡记说李优一从来没有做过武替,但是原新和还是认为李优一有过类似的经历。他的眼睛一向很毒。

“学过武术。没做过武替。”李优一上一世演过多少电影和连续剧啊,为了那些各种各样的剧情角色而又学习过多少或普通或不平常的技能啊。本来在上楼之前他还担心过这具身体没办法像他以前那具千锤百炼过的躯体一样使用,但没想到从楼顶跑出来的那戏头开始,他就发现了自己灵魂对这具身体的掌控度依然很完美。

幸运中的幸运。否则,一时贪钱却因此赔了命,得不偿失。

原新和说:“你身手不错。这部戏里有一个叫武胜的角色挺适合你,这里是剧本,十分钟后来找我演一段儿,成了,我就给你这个角色。”

接过原新和手里的本子,李优一觉得有些奇怪。他不认为自己能随便得到这天下掉馅饼的机会。不过问原新和也没用吧。

十分钟很快就到了。原新和坐在导演椅上看刚才拍的回放。看见李优一站在了身边,笑笑:开始吧。

那就开始。

没指定哪一场戏就干脆演了最后一场武胜死的戏。三分钟左右的剧目演完,李优一抹了一把脸,脸上的表情就都回复了寻常模样。原新和愣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低声自语道:完美,极了。

“——你再演演这一段。”

原新和像是刚反应过来,又指了一段武胜因为妻子离开而近乎崩溃到发疯,最后把空气当作了假想敌,拼尽全力击打空气的戏。

剧本里面写的是李优一饰演的武胜一上来就发疯的狂叫了一番,然后对着空气像个莽汉一样打了半天。剧本要求只需要演出其中的狂就成了。

但李优一却是径直做了一个剧本中没有的动作——他直接坐在了地上,喃喃的说着难以用人耳辨识的话,然后忽然睁大眼睛,半跪着看着苍天,又盯着地上前方的某个点,直勾勾的眼神让看戏的原新和大气都不能出一下。接着,李优一一下子朝着他盯着的地方扑了过去,如猛虎袭敌,那眼中的疯狂让眼睛瞬间充斥了红色的血丝。他开始对着空气挥拳、出腿,招式纷乱而没有章法,可一招一式间却带着狠劲儿和疯劲儿,还有一股子,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绝望。

“好!”

原新和大声的喊道。

李优一从疯狂复回到平静之后十余分钟,原新和一字未说。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过来的那些副导演、演员们以为导演吓傻了的时候,原新和一下子站起来,大声的吼了一声“好!”。

懂行的人跟着原新和热烈的鼓掌。不懂行的人却在鼓着掌嘀咕着,这李优一到底刚才演了出什么戏,让一向眼高过顶的新锐导演原新和如此激动。

“为什么你刚才那先坐下?”原新和问李优一道。

“武胜在前一幕中已经走得筋疲力尽了,他在疯狂之前至少要有这么几秒钟的休憩,还有,一动一静之间,需要转换与连接,而不是直直的过来。”

“为什么你要去看那个地上的点?”

“先看天,是因为剧本说,这个时候天上会出现他妻子的模样;再看地,是看到了一双脚,一双属于他假想敌的脚,然后再从脚往上看,双目圆睁,仇恨满怀……”

那天上午剩下的时光都是原新和与李优一在讨论武胜这个角色所演绎到的情节和当时的心理,剧本老师一边听一边改,到了下午一点的时候,那关于武胜的一出戏已经改的面目全非。

和拍摄组另签了演员合同的李优一靠着死前二十年的演艺经历得到了一个正式的角色。不仅有台词,还有动作,还有特写,而且还不是一两场戏。武胜的戏份,占了整出戏的百分之五左右。是个次配。

“说起来,这个角色能给你还因为有个人替你说了好话。”原新和在临别时忽然想起这一茬,对李优一说道。

“就是你做替身的男一号,NEI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琉璃劫第1章在线阅读

    A市机场外的酒店包厢里,坐在芩羡对面的男人在接电话,让她有了稍微放松一下的空隙,能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梳理从她下飞机到现在为止,短短十分钟之内发生了什么巨变。几年前恢复穿书者记忆狼狈逃出国外时,芩羡没想过,因为家里破产所以无奈回国的她,会在下飞机的第一时间就跟这个人重逢。阎玉,这个书中世界的男主角,芩

  • [鬼灭之刃]花朝奈之刃第四章在线阅读

    名满京城的梅姑娘被新科状元郑卿郑大人八抬大轿请进了少师府,做了府中的女管事。霎时,又一段关于郑卿的风流韵事传得满城风雨。上朝时,面对扬皇的质问,恭邑答:“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臣未颁‘求贤令’而得贤管事,何乐而不为?”下朝时面对太子的揶揄,百官的调笑,恭邑笑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换得一句“人不风

  • 大秦之活久见之第五章(5)

    第二天,卫俞和零壹到达练习室时,梁山刚刚热身结束。今天卫俞并不打算离开,而是想要看看零壹的训练情况,说实话昨天梁山的状态确实引起了卫俞的好奇心。梁山拿出自己不久前刚刚为情歌小王子萧天洛新专辑所作的编舞录像。至于为什么选这首歌,当然是因为舞蹈的版权在自己的手里,而且和萧天洛也是老熟人了,价格什么的都好

  • (柯南同人)黑色2在线阅读第十章

    李静一拍大腿,“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嫁进陆家!”当初她费了多少心思才把顾菀青的母亲踩在脚下,现在也不会让顾菀青再欺负了婉如!“胡闹!”顾建林重重一拍桌子,“这事怪谁?如果不是婉如做了那种蠢事,我用得着走这步棋?没把女儿教好,还有脸哭?”“好啊,你现在嫌我老了,想把我扫地出门是不是?我是没教好女儿,

  • 甄嬛之玄凌换人做在线阅读第八节

    他们先去看了那具尸体。接待人员在开门前就提醒,“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但白布掀开后,陆寻真的反应倒没有之前那么大。她皱眉看着尸体腹部那块被撕出来的大口子,半天没说话。“有什么想法吗?”宋逸云问。陆寻真仍未出声。宋逸云走上前去,注意到她的手有些发颤,知道她是强忍着情绪,他的声音就放得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妹控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一)

    早上第一节是语文课,魏承天和语文老师一个从前门,一个从后门,伴随着轻盈悦耳的上课铃声一起走进教室。上课时,老师正读到教室后面时不时传来咀嚼食物的声音,高萱和回头瞧见魏承天一边翻着课本一边吃着三明治,吃得吧唧吧唧响。他嫌恶地恨了魏承天一眼,这种扰乱课堂纪律的坏学生,是他最不齿的呃!对方接到他的眼神,恬

  • 妖尊历险记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谢宁是第二天早上才从昏迷中醒来,看护他的林文觉一看人醒了,立马眼泪汪汪的凑上去,叽里呱啦叫着‘谢哥’。听到动静的护士叫来医生,在一番检查过后,医生面色古怪道:“病人恢复的很好,接下来一段时间,伤口别碰到水,少吃辛辣食品,应该很好就能好了。”只是恢复的未免太好了?医生心里嘀咕了两声,如果不是上

  • 精灵宝可梦之智第2章在线阅读

    众所周知,凌舟集团是一家庞大的跨国企业,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一对英籍华裔夫妻创办,以子女的名字命名企业。作为成功的家族企业,凌舟的产业蒸蒸日上,直至今日发展成涉及房地产、航空、文化等领域的商业帝国。而凌舟集团的所有家族,平日极为低调,以至于除了内部员工,人们对于家族信息和成员都一无所

  • 手谈之秋(棋魂同人)第2章在线阅读

    最终,不二接受了“周公子”这个称呼,并且告诉晓星尘自己是从海外来的,迷了路,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或许是在修仙界里有些不大不小的名声,所以对于不二知道自己和宋岚的事,晓星尘也并不觉得十分意外,跟不二问起了接下来的打算。其实不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想回到现实世界,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去,趁着晓星尘不注

  • 灵魂入侵之宠爱

    娴贵妃到底没有在满月宴上为侄子求情。估摸着皇上的气也消了,几日后,她指挥厨子做了一碗白果薏米汤,亲自端了去养心殿。晌午刚过一会,乾隆在长春宫用过午膳后回了养心殿批折子,怀里还揣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永琮津津有味地吃着手指头,眨眼看着碧蓝的天空。皇阿玛稳稳地抱着他,微风拂过,带着暖意,正是春日里最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