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我是史蒂夫在线阅读天上掉馅饼

2021/6/11 8:09:00 作者:超高校级绝望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是史蒂夫
我是史蒂夫
作者:超高校级绝望厨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好,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冒险家、生存家、战士、炼金术士、建筑师。”“你可以叫我史蒂夫。”面前的方块人如此说道。综漫,无限流。主世界为MC世界。第一世界为fatezero,也就是第四次圣杯战争。(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放学的铃声一响,早早收拾好东西的高三五班的同学,一窝蜂地朝门口挤去,李畅是个慢性子,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才把东西一样一样收拾好,除了他这个分母,教室里只留下那几个分子。

“快点,你总是磨磨蹭蹭的。”同样属于分子的王绢,李畅的邻居兼同桌,一个急性子的姑娘,在旁边催促着。

“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李畅没精打采地说。

“你爸妈要碰上我该怎么说?”

“你就说我值日打扫卫生。”

“哼,又要去哪里玩吧,早点回家。”王绢打了个招呼,背起书包,一阵风似地走了。

李畅慢慢地走出校门,不下山,反倒朝山上走去。

南方的九月,天气还很炎热,天黑得也晚,现在已经五点多了,太阳还没有下山。二中建在县城南面的一座小山上,山的南面,是一座更高的山,李畅就是朝着这个方向走去。

半个小时后,李畅来到一棵大桑树前,前后左右看了看没有人,他蹲下身子,开始在树根处挖了起来。土很松,挖了十几下,挖出一个不到半米的坑,露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李畅把盒子捧了出来。

盒子非金非木,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上面镂着非常奇异古朴的花纹。李畅昨天在这里玩耍时发现了这个东西,当时天色太晚,没来得及细看,只好找了个标志明显的地方埋了起来。

盒子没有锁,没有任何缝隙,浑然一体,李畅把盒子放到镜片前仔细研究,还是没有找到打开它的办法。

应该是有缝隙的,也许是卡进去的,自己眼神不好,所以没有看出来。用力使劲掰,也许能掰开。李畅一手抓住盒底,一手抓住盒盖,大吼一声,双手一使劲,盒子还是没有开,倒是手腕被盒子的尖角划了一下,疼得他呲牙咧zui了好一阵子,血流了出来,沾在盒子上。

李畅拿起盒子,送到镜片前,想仔细看看刚才的用力给盒子造成了什么样的效果,也许能撕开一道缝呢。

突然,一股强光从古怪盒子里she了出来,堪堪射进李畅的眼睛里,李畅吓得双眼紧闭,脑子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坏了坏了,这肯定是一种放射性物质,要不就是一种害人的陷阱,有的陷阱盒子打开后是毒药,是飞箭,是邪物,这个盒子装的是他娘的强光,肯定是因为盒子的主人不愿意任何人能看见它。完了完了,我的眼睛啊,虽然已经是800度的近视了,到底还能有用,没想到现在就要成为瞎子中的一员了。”

李畅闭上眼睛,忍住强烈的不适感,心里祈祷,玉皇大帝,阿弥托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原始天尊,上帝啊,保佑我的眼睛还跟原来一样吧。好奇心害死猫啊!

爹死娘嫁人,要来的总会来的,在闭眼五分钟后,李畅一狠心,猛地睁大双眼,坏了坏了,真的看不见了。眼前一片虚影,脑子一阵晕眩。

李畅闭上眼睛,觉得好受一点,他摘下眼镜,双手在衣服上擦掉泥土,揉了揉眼睛,又把眼镜带上,睁开眼,眼前仍然是一片虚影,脑子还是一阵晕眩。

听说瞎子的眼前都是黑色的,现在却不是黑色的,莫非老天还给我保留了0。000001的视力?

对了,盒子呢?盒子哪里去了?刚才强光射来时,自己虽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可是双手还非常财迷地抓住盒子,可是,它哪里去了?

李畅闭上眼睛在地上mo索。石块,扔了,木头,扔了,土块,扔了,书包,扔了,拣回来,不能扔。李畅摸遍了方圆几米的范围,还是没有发现盒子的踪迹。

莫非掉到坑里去了?李畅匍匐在地,双手朝坑里摸去,还是没有。

算了算了,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李畅只得放弃。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看不出身上脏成什么样了,回去肯定又要挨说,比起眼睛的问题,为了脏衣服挨说已经不怎么恐怖了。

李畅努力地把眼睛眯缝起来,借着一点点虚影和对地形的熟悉,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里。

“又跑哪里野去了?身上这么脏!”开门的妈妈徐小燕高八度地唠叨道。

“不小心摔了一跤。”

“还不快去洗洗,马上就要吃饭了。”徐小燕把李畅推进卫生间。

李畅mo索着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摘下眼镜,用毛巾捧起一把水在脸上擦了几下,然后用毛巾仔细地把脸上、脖子上的泥土都清洗干净了,拧干,擦干脸上的水。李畅习惯性地睁开眼睛。

“哇!”他大叫一声。

在厨房准备饭菜的徐小燕闻声跑了过来,紧张地推开洗手间:“怎么了,怎么了?畅畅,摔了一跤吗?”

“哇!”又是一声大叫。

徐小燕看到李畅正在镜子前面挤眉弄眼,好好的并没有摔跤,徐小燕的火气一下冲了上来,她劈头劈脑地给李畅屁.股上拍了两下,样子做得大,下手却很轻:“不是让你赶快洗吗?怎么还是一身脏兮兮的。赶快洗,洗完吃饭,吃完饭看书做作业。”

李畅转过身来,徐小燕看见他眼泪汪汪的,心里慌了,忙搂着李畅说:“怎么了,怎么了,又在学校受委屈了?刚才是不是跟同学打架了?伤了哪里吗?”

“妈妈,我能看见了。”李畅哭着说。

徐小燕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看见什么了?”

“徐小燕,我的眼睛不近视了。”

“什么?怎么回事?是真的吗?”徐小燕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妈妈,我的眼睛不近视了,现在什么都看得清楚。”

妈妈大喊起来:“老李,老李,快过来。”

李云生丢下手里的报纸,冲到洗手间门口:“老徐,什么看见看不见的?”

“畅畅的近视好了!”

李云生也挤进了卫生间,捧起李畅的头,仔细地看了起来:“畅畅,真的好了吗?”

李畅看了看狭小的卫生间里挤了三个大人,哈哈笑了起来:“出去,我们出去再说。”

(曦:求收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时代在线阅读第10章

    三人报完到,又一起去吃了顿午饭,最后林余天把星宝儿和她的行李送到女生校舍附近,然后便和塔塔鲁一起去了他们的校舍。塔吉学院的校舍是这里传统的一、二、四制,根据个人住宿费的多少而自我选择。不过将三种住宿制以三角形的方式相近分布怎么看也不安好心,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学生哪哪谁谁是富人,哪哪谁谁谁穷人,从而

  • 开局小混混怒造金融帝国你以为我贱吗?

    昼夜颠倒,这让林叙的精神头很不好。昨晚跟几个粉丝开黑到凌晨四点多,林叙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打了个哈欠,林叙晃荡进卫生间乱七八糟洗漱了下。等凉水泼到了脸色,林叙才清醒了一些。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头发凌乱,因为缺少睡眠,眼袋跟黑眼圈都很重。林叙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反正,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父母在他读大

  • [综]人生导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聂星,你没事了么!看你昏迷不醒,担心死我了!”杜一乐惊喜的看着聂星,左摸右摸,仿佛在确认聂星的身体是否真的无恙了。“那不能摸!”眼看着杜一乐都快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了,聂星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嘿嘿!”看着聂星真的没事了,杜一乐就剩下傻笑了。“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啊!”聂星有些恨铁

  • 我的苦逼道士生涯之天园拍卖会(3)

    到了,前面就是天园了,李雨我告诉你,能来参加天园拍卖会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你可千万不要惹事,虽然我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看重你。如果你惹到不如我们方家的还好说,惹到连我们方家也得罪不起的人,那么估计爷爷也不会护着你的,李雨冷哼一声,这就不用你关心了。就算我惹到事也不会连累你们方家,再说我只是你爷爷邀请来一

  • 肆说在线阅读第7节

    李青清在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便轻启红唇道:“本宫问你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当中谁还没有姬妾?没有的请向前一步。”随着李青清的话音刚落就有三位各具风姿的公子向前方迈了一步。这三位分别为大将军赵丰田之子赵靖云,兵部尚书徐文翰之子徐子颜,靖远侯林渊之子林白逸。李青清看到赵靖云和徐子颜的第一反应是他们怎么也来了

  • 家有儿女之最强刘星之醒转

    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一切都沉寂着,只有无尽的黑暗无始无终的狂欢着,时间也好似停滞了,或许,就这样和着黑暗一起沉寂下去就很好……或许过去一直不停的游荡是一种错觉,或许根本就没有过去罢,也或许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醒醒,菡儿……”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飘飘忽忽而来。这突然出现的女人的声音,像是一声

  • 斗龙战士之心中的黑暗在线阅读第八章

    伊尔莱家族门外夏莱的男侍凯加一脸震惊的看着前面,浑身都散发着冷气的夏莱。夏莱少爷…竟然…被夏瑛小姐赶出了伊尔莱的族门…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想都不敢想…那个除了蛮狠骄奢、欺A霸O,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夏瑛小姐…不是一直都被夏莱少爷随便捏/弄在手里的吗…夏莱少爷可是伊尔莱家族百年来最有天赋的Alpha!怎么

  • 抵抗首席总裁第七章在线阅读

    周云自从和李小方成为好朋友,两人就成了课间一起上厕所的搭档,女生之间的友谊真是奇怪,有时候明明不内急,不需要上厕所,也手挽着手一块去。她们有时候从厕所出来,就去操场找个没人的角落说说悄悄话,这会李小方指着班里一个有点胖的女生,正朝她们这个方向跑过来,边指边给周云一个不可描述的眼神。周云刚开始没注意,

  • 茅山第九世第5章在线阅读

    人来人往的路中央总归不是胡诉衷情的好场所,还好的是之前常去的一家私房菜没有倒闭。有粉头剪辑过对画觅瑄心动的十大瞬间,画觅瑄吃饭的画面赫然入选。花花公子的公子一词在这个时候总会展现得淋漓尽致,本身画觅瑄就生得好看,那一双桃花眼在专注的时候分外勾人,用餐时候的举止又是从小养成的自矜优雅,直让粉丝大呼秀色

  • 火影:开局鸣人直接满级之不是别人的,我的。(4)

    薛子羡一开始只看见它是一直橘色带点红的鸟,等鸟落在他腿上,小鸟仰着头看他,胸口的位置露出来,他才看清楚,这鸟胸口的毛居然是浅浅的粉色。好骚一只。应该是只雄性的鸟。在大自然里,雄性的鸟才这么妖艳。“薛总。”“老板。”许贤和王六如临大敌。如果对方是个人,王六早就在对方碰瓷的时候就把人制服了,许贤也会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