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EXO之须臾之时之挂逼,圣地,好熟悉!(1)

2021/6/11 8:22:28 作者:边南屿 来源:17K小说网
EXO之须臾之时
EXO之须臾之时
作者:边南屿来源:17K小说网
愿清风能够捎去我对你的思念,朝晖落暮能够代替我陪在你身侧.愿我喜欢的那个少年,岁月静好,白衫依旧.“不要做轻率的事情啊”“因为我已经不能阻止你了”须臾之时,物是人非.“我陪你走过的路你不能忘记”“因为那是我最好的回忆”怪我自私,终忘不却.

青天大陆,恒荒圣地。

苏闻眼皮跳动,缓缓睁开双眼。眼前,青紫色的纱帘缠绕在漆红色的木梁之上,雕龙画凤。

房间里弥漫着素雅的清香,闻之令人精神一震,苏闻萎靡的精神也渐渐活泛了起来。

“我……我这是在哪?”

“我还活着?”

苏闻挣扎着坐起,目光从房间扫过。

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陌生的风格,这一切的一切让苏闻隐隐有了一些猜想。

提腿下床,刚要迈步腿猛地一软,一个趔呛差点跌坐在地上。

“我,或者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苏闻苦笑。

推开卧室房门,外堂左侧竖立着一面高有两米的落地铜边明镜。在侧有三个长宽各有三米的衣柜,漆红色的外观,有貔貅印刻在衣柜门上。

苏闻左手轻抚衣柜,眼中露出些许迷茫之色,侧身望向铜镜。

英俊的脸庞如刀削斧凿一般,五官深刻,双眼虽有些萎靡,却清澈透亮如同一池清水。

一身素白色内衣挂在身上,微微泛白的脸庞,甚至能感受到一丝丝病态美。

苏闻与镜中的的自己四目交接,脑中轰然炸响。

一幕幕场景片段在脑海中划过,如同错乱的影片交杂放映。

苏闻双手死死的掐着头颅,清澈的眼眸中泛起了血丝。

良久。

“我是苏闻,我爹是恒荒圣地圣主,青天大陆最强者之一,我娘是上界皇族公主。我苏闻是恒荒圣子!”

这等身份,简直就是开了挂,还是大挂,整个大陆,最强二代啊!

就连苏闻自己,修武之路也顺的令人震撼。

青天大陆上,修武者的境界分为:武者、天位、破玄、尊王、洞虚、主宰等。

苏闻目前是破玄九层巅峰,还不到20岁,小小年纪,如此境界,着实恐怖。

而且,因为根基太过深厚,实力比境界还要强横不少。

他是整个青天大陆年青一代最妖孽之一,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

这挂,开的真大啊!

不一会儿。

记忆完全融合。

“我是苏闻,也是苏闻。”

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深邃、凌厉、沉静。

一声清脆的铃声响动,顺着声音苏闻抬头望去,右侧的屏风上有一只金铃在轻轻晃动。

“进来!”

苏闻略显磁性的声音传出,未经思考仿佛身体本能。

屏风两侧两列侍女列队而行,手中托盘上覆红绸,红绸之上端着金盆、绒巾等物。共十二人,四人直行至衣柜门前,为苏闻挑选衣物,其余九人伺候苏闻洗漱更衣。

“怎就你们几人,为何不见纳兰?”苏闻扫了一眼,却发现,自己最为习惯的侍女纳兰玉不在。

领头侍女微微颔首,不敢直目苏闻,回道:“纳兰玉昨日告假回乡处理私事,所以今日未能前来服侍殿下。”

“嗯!”苏闻随意的回了一声。

压下身上的不适,任由侍女们服侍。

从脑中的记忆,苏闻得知,这方世界处处‘危险’,自己现在身份超然可以在这里活的无比滋润,可是一旦暴露恐怕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自己必须快速的代入到这个身份之中,眼前的侍女经常在身边侍奉,若说对苏闻的了解恐怕比此间主人的父母更甚。

最熟悉自己的丫鬟纳兰玉暂时不在,倒也是好事,给了他足够的适应时间。

…………

…………

萧家。

此刻大堂之上,萧家家主萧平州端坐在主位太师椅上,与旁边来自恒荒圣地的圣子管事左中伯并排而坐。

萧平洲面带微笑,如沐春风:“左管事不知今日来萧家所为何事?”

左中伯放下手中茶杯,微微拱手:“中伯此次前来,倒是有一事相求。”

左中伯倒是很客气。

按照他的身份,如萧家这种蝼蚁家族,根本无需客气的。

这是他的性格罢了,面上总是带着微笑,态度总是亲和的很,可了解左中伯的人都知道这位圣子管事有多可怕?

“呵呵,左管事有事但说无妨,若我萧家能办到必然倾力相助。”萧平洲态度和善,却也在话中留了三分余地。

左中伯眼角轻轻一眯,随即脸上挂上了笑容,随意的指向身旁的少女:“萧家主可还记得她是谁?”

“这是……玉儿?几年前还曾见过,不成想现在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萧平洲言语唏嘘,目光扫过纳兰玉,脸上笑容更甚。

萧平洲早就听闻纳兰玉数年前被送入恒荒圣地,在圣子身边侍候。

虽然侍女二字听起来不好听,可也得看看是谁的侍女!!!

恒荒圣地的圣子啊!

苏闻,整个青天大陆的最顶级的青年才俊,成为他的圣女,那是无上的荣耀。

而纳兰玉与之自己的儿子萧炙有婚约,儿子萧炙现在是恒荒圣地的外门弟子,等到纳兰钰嫁入萧家,有着圣子的那层关系,炙儿在恒荒圣地说不得也能水涨船高成为内门弟子。

“萧家主中伯此次前来所求之事便与纳兰有关。”下一刻,突兀的,左中伯话音一转,脸上的笑容等等全都消失了,正了正神色。

萧平洲心中咯噔一声,刹那间,有些不好的预感。

昔年萧家与纳兰家缔结姻缘便是两家老爷子所定,此时与纳兰玉缔结婚约的萧炙,三年来实力不增反降。

现在,纳兰携恒荒圣地圣子管事前来,仔细想想,恐怕是是祸非福啊!!!

萧平洲目光下意识扫向堂下角落里的儿子萧炙一眼,见其冷眼相望一言不发,心中微微叹息。

萧平洲深吸一口气,平了平心境,道:“左管事有事但说无妨。”

“此事说起来也怪中伯,当年纳兰兄请求我将玉儿带往恒荒圣地,却未说玉儿身上负有婚约,于是,我便将其安排到圣子身边侍奉,可圣子身边侍奉之人不可外嫁,此乃圣地门规。所以方才有中伯前来萧家,中伯来此便是希望萧家主能解除了这婚约……”

此话一出,大厅内,一下子气氛变了,安静,死寂,没有人呼吸了。

整个萧家,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龙傲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米楚静静凝视着自己的儿子,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契约者,是该告诉他一些事了。可那些话在米楚心中百转千回,涌到嘴边只剩下了一声感叹:“你长大了啊!”但他却仍想着,小嘉还小呢,还不急,再让他多玩几年吧,总归是欠他的,让他从小就受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米楚打定主意迟个几年再告诉米嘉,便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 加油吧果酱在线阅读第10章

    陆迟盯了一会儿那块薄荷糖,没吃,把它随手放到校服口袋里了。他直接在二号楼附近找了一处围墙,动作熟练姿态潇洒地翻出去。进网吧坐下的时候,陆迟点了根烟,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来自己的手机,顺带着把那块薄荷糖也放到了桌上。“卧槽?迟哥,你好懂人家!我脑袋里刚想着买包糖吃呢!”宋时章说着就伸手摸向了薄荷糖。指尖还

  • 明枭之第九章(9)

    里间大灶前,叶铭忻开始忙碌了起来。来时为了面试时给人一个好的印象,叶铭忻特地穿的西服衬衫,干起活来十分不方便。所以,他一确定自己要做菜后,就朝后厨借了一套厨师服,换了穿上。此时换了寻常工作服,虽没之前显身材了,相貌的优秀却仍旧掩盖不住。因为怕发霉生虫影响环境,放在大灶旁的几捆装饰性木柴都是定时定量换

  • 梁念知信在线阅读第2章

    2你占了学神的位置了!闻媛是泾干一中,高一一班的学生,今年上半年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被泾干一中直接录取了。闻媛家是本市的,爷爷奶奶家是在怀碑市,怀碑市离泾干市挺近的,开车就一个多小时路程,因为过年都是在爷爷奶奶家过的,所以寒假就没回泾干市,今天早上爸爸妈妈才开车把她给接回来的,今天起来再赶去学校已经晚了

  • 北方有家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罗生大陆百族混杂,海洋中的鲛族,生在岩浆中的火精灵……而在人族地界,自然人族为尊,其他种族都是异类,是贱民。而这些低贱也分三六九等,石族还算是好的,能够入城主府作为外围侍卫,享受最基本的生存权。而还有众多种族,连呼吸新鲜空气都是错。总之,人族这边阶层森然到了极点,凡是挑战这规则的

  • 历史与经验: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发展在线阅读第6节

    “嗞嗞嗞……”油锅里的油冒着热气,迸溅出火热的油渍。阮招一大早跑来后厨惹事,早膳还没吃多少,只是为了给荣华富贵做吃的任务。厨房里有几个馒头,没有其他做好的食物,而他自己又不会做。他委屈而气愤地啃着馒头,笨拙地给馒头切片。他从来没有下厨过,就为了这个狗男人!做饭万金油,不变法则是任何东西炒鸡蛋绝对好吃

  • 最强奶爸第二章在线阅读

    电话那头是一个貌美的女子,正坐在化妆镜面前做造型,一听邱丽的话,皱了皱眉,拦住了化妆师的手,挥了挥,把人赶了出去。“怎么回事?不是说十拿九稳吗?”邱丽摇头,烦躁的点了一支烟,“不知道,我看她今天和以前状态完全不同,不知道是真受了网上那些刺激,还是突然转性了,总之这条路走不通。”貌美女子正是邱丽手下另

  • 歌者传奇第5章在线阅读

    叶桥手一顿,白皙修长的手指停在光屏上方。以往陆昱城来电时他从来不会让陆昱城多等一秒。迟疑片刻,他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喂?”叶桥的声音还是轻轻的。“叶桥,”陆昱城声音低沉,“一定要这样吗?”叶桥嗓子有点发紧。他罕见地听不出陆昱城的情绪,想想之前陆昱城沉下来的脸色,一时有些语塞。“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叶

  • [综主FGO]蔷薇为谁而笑在线阅读第六节

    很奇妙,自从那次之后,每每见到周延心跳都会加速,不敢正视,碰到跟我打招呼,我会立马跑掉。在学校里要刻意避开,毕竟他那么阳光帅气,而我......,我也怕说多了表现多了,会被人发现端倪从而被嘲笑,自身什么条件我很清楚。叮铃铃,上课了,这节是体育课,体育课是大家都喜欢的课程,因为体育老师人长得帅又很好说

  • 宫少的魔力娇妻第八章

    起床铃响起。两人在宿舍床上醒来的。“呦,监察机器人这么体贴。”李焰迅速穿好了衣服。“晚上躺在草地上舒服吗?”邦问科博。“舒服地睡了一觉。”时间紧迫,科博没多说什么,走出宿舍。“嘭!”“怎么天天嘭嘭嘭的,天天吓人。”邦憎恶地往窗外瞅。“穿军服,今天要出任务。”连领也走出去。士兵们都来到了食堂点餐。“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