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爆笑)我是个土豪意料之外

2021/6/11 9:23:24 作者:资婷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爆笑)我是个土豪
(爆笑)我是个土豪
作者:资婷来源:晋江文学城
每天都从一百平米大床醒过来的我空虚寂寞冷。。。。---------------------------------------------灵感来源《万万没想到》这是一盆大狗血!!文里全部都是逗逼!不喜欢的右上角点叉不要来伤害我,拒绝空口鉴抄袭。喜欢的请愉快的收藏我!

“你后悔了。”

季右图的人格眼中原就淡得几乎看不见的神彩,在简流芳脑海中念头流转的下一瞬间就再次消失了。

都说看不见的人听觉更加灵敏,内向的人对旁人的感情变化更敏感,季右图这个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格显然就是在这个范畴之中。

这个世界除了自己以外的唯一活人些微的心理变化,被他察觉得一清二楚。

“没……”简流芳下意识要否认,但一看到季右图人格的眼神就停了下来。在他这个人格面前用言语来修饰没有用,他只认定自己看到的东西。于是,简流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坦率一些,“我并不是后悔,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还没有想清楚,所以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不要误会。”

“是关于季右图吧。”季右图的人格转过头来,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光彩,与人对视时,看起来幽深得吓人。

简流芳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围墙上一头栽下去。

“你竟然知道季右图!”

“当然知道。”季右图的人格说道,“每个‘人’都知道他。”

简流芳恍然,在对方语气偏强的那个“人”字上,可以推断出,季右图的每一个人格竟然都知道他的存在,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既然你们都知道季右图的存在,那你们也一定知道他得了什么病吧?”简流芳问得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了对方敏感的神经。

“我们就是他的病。”

季右图的人格说得平淡无奇,简流芳听得心中直跳。

“那……”想了想,简流芳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能不能救他?”

季右图的人格看他,然后抬头透过树枝看向灰蒙蒙的天空,说:“死与活有什么区别?他比我更不想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你不需要救他。”

“怎么会!”别人不知道,但是简流芳清楚,季右图的做法和留下的遗书,就是想他救他!视线再次落在季右图人格的脸上,他小心措辞,“先不说季右图需不需要我去救他,你……你知道自己是他的人格中的一个,既然你不想活了,你为什么不能成全他救他?”

坐在树枝上的男人静静地看着天空,仿佛看成了一座雕塑,仿佛与大树融为了一体,仿佛被这个死寂的世界同化了。

时间过去许久,久到简流芳差点以为这个人格再次缩回了自己的保护壳里,再也不会说一个字,耳朵里再次听到了他的声音。

季右图的人格保持着仰坐的姿势,说:“假如,你是一条蚯蚓,被砍成三段变成了三条,你掌握了其中一条的身体,有自己的思维,你觉得你和其他的两条还是同一条吗?再如果其中一条告诉你,它才是主体,你会放弃自己的灵智与它融合,变回原来那条吗?”

好像……的确不是了,也不想融合回去!

啊呸呸呸!他怎么被带过去了,他是来“治疗”这些人格的!

简流芳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沉默了片刻,他开口道了歉:“对不起,是我理所当然了,我不该把你当成季右图的一部分来看待……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简流芳,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缓缓地,季右图的人格收回仰视的目光,转头看向简流芳,嘴里吐出一个字:“玄。”

这一瞬间,坐在围墙上的简流芳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季右图的人格,不,自称玄的人格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

待他使劲眨了下眼睛再看过去时,玄依旧还是那副生无可恋脸。

所以他一定是看错了,玄为什么要笑,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笑的地方嘛。

气氛和谐的聊天时间结束,幸运地是,玄没有再秀他突然消失的技能。只是从树上下来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插曲,简流芳手脚利落地从围墙上跳进了季家的围墙里,玄学着他的样子从树上一跃而下,不过在半途中便失去了平衡。

简流芳原以为这个跳楼、跳河技能满点的人跳棵树应该不在话下,没想到人家跳啥都跳得好,却从来没有练习过“平安”落地技能。简流芳只来得及伸出双手去接,玄的身体已经擦过他的手指尖,砰咚一声着陆了——

又死了!

这自杀技能是练了多少年了!竟能在无意识中用得这般纯熟!

这次死得并不难看,也不见大量的血,好奇宝宝偶尔上身的简流芳蹲下身,仔细研究了一下人家的死相。

唔,死得不算难看,零件没有与主机分离,也没有瞪大了眼死不瞑目,更没有红白之物落一地。玄就像是睡着了,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

这外表还是季右图的外表,飞眉入鬓,鼻梁高挺,看不见眼神,但是双唇饱满,虽缺少了血色,但依旧是个大帅哥。

短暂被男色所迷惑的简流芳,蹲在“尸体”前,不由撑着下巴想:被这么一个大帅哥喜欢了这么多年,似乎也不是件讨厌的事。

伸手摸了一把人家结实的胸大肌,又是感叹一声。

可惜了,他不喜欢男人,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

正想着,躺在地上的人“复活”完毕,突然睁开了眼睛,简流芳按在人家胸口的咸猪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正被捉了个现行。

“呃……”简流芳尴尬,又马上回过神来,自然地将那只手改按为扶,扶着人家的肩膀站起来,“你没事吧?刚才吓了我一跳呢,哈哈……”

玄站稳,反手将简流芳拉他的手抓在手心,另一手托住了他的后脑勺,往前一按——

身高相差并不太远的两人顿时贴到了一声,简流芳只觉得嘴唇上一凉,瞪大了眼差点没成斗鸡眼,也没看清靠得太近的玄的表情,鼻端只有对方规律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

一言不合就啵啵,简直丧心病狂!

超出运算范围的简流芳主机顿时死机了。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

纯唇贴唇的方式,一动不动,时间久了,简流芳终于回过一丝神智来,玄的嘴唇和他的体温一样有些偏低,离得太近身上的味道环绕在他的鼻端,他抽了一下鼻子,干干净净有种清冽的感觉……一切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

面对这一认知,简流芳心中的小人脸上顿时升起一股青灰色,然后捂住双颊,尖叫成了幽灵状!

他不会真的也喜!欢!男!人!吧!

这个单纯的贴唇的动作,在简流芳被内心冲击得僵硬如化石的时候匆匆结束了,一如它来临时那么草率。

玄向后退了两步,脸还是那张生无可恋的脸,只是那道好看的眉毛竟然在眉心处打了个很小的褶,这五官配合在一起,似乎在抗议什么。

脑袋里一堆乱码的简流芳顿时怒了!怒了!

他一个被强吻的直男都还没有抗议,这个无耻的“施暴”者有什么可抗议的,难道是嫌弃他的嘴巴亲起来感觉不好吗!明明是自己吻技不行,谁家接吻是贴在一起不动的,又不是拍偶像剧,摆个好看的角度就成的,伸舌头懂吗!懂吗!

……

卧草!

他在想什么!他一定是中毒了,有没有杀毒软件给他安装一个!

不管简流芳的脑海里已经演完能凑够十八集的电视连续剧,实际上,两个一言不合就亲完的人,互相看着对方,眼神焦距涣散,一直就这么站着。

好不容易简流芳找回来了语言能力,清了清嗓子,掩下尴尬恢复他不逗比的正经样子,问道:“你刚才是干什么?”

玄看了他一眼,视线在他的嘴唇上停留了两秒,似乎受到的打击比他还大,说:“季右图很想做的事……我以为……”

话未落,他已经绕开简流芳木然地走开。

那未尽的话气里,以为什么?以为会很有趣吗?

因为槽点太多,简流芳已无力吐槽,转身跟在玄的身后,准备死跟人家。

这段小插曲之后,玄似乎发现在简流芳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的“乐趣”,再次恢复到他一言不发,生无可恋,一心求死的状态。

简流芳连续跟了他三天,然后觉得自己大概是可以出书了,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史上最全自杀法》。

举凡正常人类能想到的方法,在他身上都能找到,正常人类想不到的,他也能“创新”,这三天的花式自杀法,绝无重样。

简流芳觉得累啊,好好活着,在无趣中找乐趣不是更有意义?为什么偏要选择死亡呢?

第四天,玄再次走上简流芳熟悉的街,经过一幢幢熟悉的楼宇,最后走进了第一次相遇时的大楼13楼。

这是播放器进度条终于走到了底,从新开始循环的意思吗?

简流芳苦中作乐,他都不知道这么跟着人家是有什么意义?已经过去了三天,办法他是一个也没有想出来。

同样的故事开头,不一样的展开。

在13楼的窗口,玄冲着后跟上来麻木等他去死的简流芳招了招手,简流芳先是疑惑,但马上走了过去。

“怎么了?”

简流芳走到近前,探头看了一眼窗外,13楼的高度让人脚软,一眼望到楼下的街道上,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简流芳转回头,脸上的疑惑还未消除,人却撞入对方的怀抱之中。

玄紧紧地将简流芳扣在怀里,那力度硬生生让他感觉到害怕,不祥的预感猛地扑面而来。

“玄,你干什么!”

简流芳嘴里叫着,手臂使劲,却没有挣开束缚。

玄的嘴唇贴在简流芳的耳朵边上,空洞的声音轻轻道:“你累了,我带你解脱。”

随着话音落下,从玄的身上传来巨大的力量,以他毫无反抗之力的姿势,拥抱在一起,从13楼的窗口跃了出去!

“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奇谭游戏同人)南柯在线阅读第九章

    ----------------------------------------------------------------------------创世书天兵录郎基努斯之枪(节选)“他刺透他的心,结束了不死的神话,那把神兵被命名为朗基努斯之枪”--------------------------

  • 混世穷小子网吧征战

    上午放学,方偲早早的便吃了午饭,告知了爷爷中午有事之后,便和田学林汇合,一起去了了阳光网吧。刚到门口的时候两人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了进去之后才知道网吧是多么的火爆啊,几乎每台机子都坐满了人,围观的人也是出奇的多。田学林看了看网管,问道:“哎,大哥,这个怎么参加比赛啊。”那网管看了看田学林,由于田学林

  • 野玫瑰 [参赛作品]之学校好玩吗

    经过一周的上学时间,易天终于知道了小学和幼儿园最大的差距——有作业!易天的第一次作业是由他的语文老师布置的,放学之前,老师只在黑板上写了俩字——作业,至于是什么,易天就不知道了,当时还小,也不知道问,于是乎,易天小小的身子背着所有的书回家了。刚回去就问他爸爸作业写哪里,因为在易天眼里,爸爸就是无所不

  • 雪山飞狐网游录仙女下凡

    华夏时间:五年七月此时距离天地灵气复苏已经五年,傍晚赵毅回到家洗漱完毕,习惯性的靠在沙发上拿出自己的国产手机,开始浏览最近的秦岭事件。据报道:“火凤凰、冰姬仙姑、黄美仙、龙帝四位天人境修士于今日正午在秦岭现身!”“啧啧啧!不愧是能造就天人的神树,这四位都惊动了。”赵毅长按住火凤凰,冰姬仙姑两人的照片

  • 网游之大侠第4章在线阅读

    林涵无聊的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拿起身旁的一本书无聊的翻看着。眨眼之间,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林涵忍痛,丢掉了手里的文学巨著,再次进入游戏。打开任务面板,发现完成度还是可怜的0%,林涵哀叹了一口气,再次冲出新手村兴冲冲的跑出新手村,来到铁公鸡的刷新领地,林涵悲哀的现,玩家好像还是没有减少的趋势。来到一只

  • 银河战神第6章在线阅读

    声音猝不及防贴着耳朵传来,在狭小的电梯轿厢里格外清晰。黎容下意识偏头,试图远离热的过分的气流。耳垂上的轻痛过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仿佛万蚁噬心的感觉,痒中带着一点点针刺般的疼痛,血管都在一跳一跳的。“是不是啊?”能听得出纪修的鼻音很重,乍一听居然有一种…在撒娇的错觉。“不,不是。”黎容一时间吓

  • 大劫道在线阅读第十节

    同时在,原本世界的共和国,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组织。陈克无奈的叹了口气,满脸苦涩的拿起勺子,艰难的开始进餐。我居然还能吃到,真正的天朝早餐?生活嘛,总是在玩弄你的同时,还不忘了,为你带来那一丝丝的光。陈克轻轻的说着。有人或许不知道陈克是谁吧,但我想它的另一个名字,你应该会知道的,就是那位。电械神皇,曾经

  • 冰心侠骨定乾坤之第五章(5)

    两人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两周,直到某天曾如归听说本来被赶跑的星盗又卷土重来了,甚至在某些边缘城镇还敢光明正大的入室抢劫。要说人族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害怕这些人。但是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即使增长了几百年寿命,即使手握强大科技的武器,他们还是会怕,因为,人只是□□凡胎,他们也会痛,再管用的补

  • 赛尔号战神传说呑星噬辰在线阅读第一章

    何遇是个大三学生,正忙着为出国留学做准备,每天都很忙很累,晚上躲被窝里看的小黄文是他目前唯一的消遣。这天晚上他在某个耽美站金榜上点开了一本标了nph的连载文,作者文笔好,剧情流畅,人设讨喜,可是,说好的h呢?那么多优质男配,还有一个死缠烂打,囚/禁和下药都干过了的反派男配,偏偏一点肉都没有?不止是何

  • 从斗罗开始的至尊帝路吴柚在被黑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吴柚愣在原地,仰头怔怔盯着面前的男人。面前的男人也直勾勾地看着她,从瞳孔深处渗出的寒光,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突然,手中一空,正在录像的手机已然落到他的手中。吴柚神魄回体,却见周道也大步阔阔地走过来:“吴...吴柚?许多言?”当即指着他,大声道:“我是来看周道比赛的,刚才肚子疼跑来找卫生间。没想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