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邪王追妻:王妃有毒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9:51:48 作者:万盏夜色 来源:言情小说吧
邪王追妻:王妃有毒
邪王追妻:王妃有毒
作者:万盏夜色来源:言情小说吧
女强爽文,双洁一对一,欢迎跳坑。京中奇闻。凌太傅之女和楚王睡了。事后。凌南依:“是这个贼人对我下药。”楚王:“本王对你根本没兴趣,分明是你对本王下药再投怀送抱!”事已至此,皇上就此搬下圣意赐婚二人。众人皆惊,这下完了,凌太傅可是害死楚王双亲之人,这有血海深仇的两家搅和在一起,凌南依还嫁给楚王,这不正是羊入虎口,等着随时被撕碎吃干净么?事实上二人的婚后生活。表弟哭诉:“表嫂对我下毒了,你快去收拾那个女人。”楚王:“胡说!我家王妃胆小软萌,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不会做出使毒害人的事。”表弟指着自己的肚

*

曾经,林千岛同样在林浅樱告白成功后离开了包间,因为什么不言而喻。

缩在落了一束白光的墙角,旁边是一个装饰性桌台,白光就是用来照亮那桌台的。

因为,上面摆放着精致富丽的假花团与油画。

所以,这样的林千岛看起来很可怜,但也很傻,却不自知。

不过,都已经那么悲伤了,曾经那么仰视的人,自己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最后却被孪生姐姐追求到。

她哪儿还有心思去考虑,白光下的自己,在光线昏暗的KTV走廊上是有多显眼呢。

她只是自顾自地觉得很委屈。

两个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姐姐就能让自己变得出挑拔萃,成为能够配得上姜伦学长的人,并且真地一步步走到了他身边,而自己,却始终是只徘徊在边缘的丑小鸭。

也就是那个时候,宋时洋经过了这个走廊拐角。

或许,是因为被林千岛给用绘画本给砸过脑袋,所以,宋时洋非常笃定,林千岛是个不折不扣的二货,甚至还记着仇。

反正,当时的宋时洋在林千岛身边停了几秒,而后嗤笑着嘲笑了她一句:“这么惨呢?”

“……”

林千岛不知道宋时洋知不知道,林浅樱和姜伦告白成功的事。

不过,相关照片和视频,肯定已经被包间里那群人传得沸沸扬扬。个别人不说,就他们那群学生会的,校内交际圈实在不容小觑。

反正,那个时候,林千岛除了对宋时洋有点怕怕的,还觉得,他可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

所以,此时此刻,林千岛觉得自己应该装得委屈点儿。

她尽量让自己缩成小小一团,双手抱住膝盖,深深低下头,却无论多么拼命都挤不出眼泪。

这事本来就有难度,何况,她现在心情平静而坦然,甚至,还因为即将见到宋时洋而感到有些忐忑。

终于,宋时洋向这个墙角走来。

看到林千岛的第一眼,他深深地,默然了。

第一反应是,这个林千岛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这个林千岛为什么无处不在,或者说,为什么自己在哪都能碰见她……却忽然想到,今天是姜伦的生日派对,心里又了然了。

宋时洋嗤笑一声。

林千岛听见了。

是熟悉的声音。

她抬了抬头,却没等到宋时洋开口。

他不仅并无嘲笑她的意思,甚至,也没有停下脚步要停留片刻的意思。他竟然,对于在这里遇见自己这件事波澜不惊,无动于衷。

眼看他就要走过拐角,林千岛倏地贴墙站起来,叫住他——“宋时洋!”

“……”

宋时洋这才停住脚步。

没想到,这姑娘还这么有精神。

“嗯。”宋时洋懒洋洋地应一声,拖拉着腔调,漫不经心地看了林千岛一眼。

才发现,她竟然把头发给烫了。

出了名对林浅樱亦步亦趋、私下里被无数人嘲笑、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的林千岛,巴不得每根头发丝都和林浅樱一样、对一头直发不甚爱惜的林千岛,结果,就这么突然把头发给烫了?

不过,的确比之前好看了不少,因为她气质根本就不适合黑长直。

宋时洋忽然又一次恍然,今天是姜伦生日。

果不其然。

“你、你知道,我姐姐和姜伦表白成功了。”林千岛没话找话道,声音越来越弱,“然后,我出来了……”

讲实话,林千岛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装得很悲伤。但总不能,就这么把人家叫住后又僵着,显得自己很像个傻瓜吧。

“所以呢?”宋时洋看了眼林千岛后就收回了目光,只是站在她身边。

“没、没什么所以啊……”林千岛有点局促,“就是说说而已,也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

宋时洋笑了。

心里莫名有点梗,有点恼:“我们,很熟么?”

“所以,你说的话,关我屁事?”

林千岛:“……”

我们,很熟么?

是,就是因为不熟,所以现在想见一面,都要如此处心积虑;想说几句话,都要这样茫然无措地没话找话。对此,林千岛哑口无言。

她很想问宋时洋,为什么要这样一副态度,为什么,好像自己哪里惹到他了一样。

可,现在的自己没资格。

可能,宋时洋对陌生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所以才没有人想和这个人扯上一点关系。

现在的自己,对宋时洋来说什么都不是。所以,自己说的话,的确和他很不相干,因此显得幼稚又可笑。

可能,这样没话找话的尬聊,比彼此之间的沉默好不了多少。

可,明明就在不久之前,在一切还没颠倒重来的时候,连自己每顿饭有没有好好吃,宋时洋他都要问个半天的。

有时候会问得她很烦。

忽然觉得很悲伤,很空洞,林千岛说不出话了。

宋时洋看她这副样子,又嗤笑一声,继续走。

可如果这次离别,林千岛真不知道下次和宋时洋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不管后果可不可控,反正一切都已经脱离从前的轨迹了,她来不及多想,冲着宋时洋的背影脱口而出:“可是,你有没有觉得,如果,其实,我喜欢你呢?”

林千岛一句话说得飞快,但很清晰。

说完后,她紧握双拳,第一次这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面颊滚烫,在发胀。

如果能看到自己脸的话,那它肯定瞬间红透了。

行吧,傻逼就这么傻逼一次吧,豁出去了。

“……”

话落,走廊十分寂静。

好像时间冻结,一切都凝固了。

宋时洋果然停住了脚步。

林千岛死死凝视着那道黑色背影,亦死死咬着唇,多用力都不觉得痛。

顿了很久,宋时洋转过身来,很缓慢。

林千岛心跳急剧加快。

宋时洋面无表情、慢悠悠地走到她面前,站定,伸出手。

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睨着林千岛,其中的光彩和含义不明,但好像有几分轻蔑。

分辨出这个,林千岛愣了愣。

宋时洋举起手,散发着淡淡烟草味的指尖,轻轻在林千岛通红柔软的脸蛋上拍了拍。

一下,两下。

尔后,他慢慢俯下身,在林千岛耳边,咬牙切齿又狠厉地警告她:“如果你要玩这种把戏,请你别把我给扯进去,因为……”

“我,恶,心。”

“……”

蹦跳的心脏骤然停止一瞬,林千岛双眼不自觉睁大。

我,恶,心。

一字一顿。

像有无数根带刺的藤蔓将心脏紧紧箍住,收紧,再收紧。

痛觉以此为中心,顺延着神经,蔓延至身体里的每一处。

无比酸楚,几乎窒息。

林千岛瞬间觉得很无力。

他都看出来了么?

这是把戏吗?

可能,真的是她太唐突了,一步步靠近他,都显得如此做作而处心积虑,他本来就不喜欢任何人接近他。更何况,喜欢这种话,就不能用更好的办法说出来么……

眼看宋时洋转身离开,林千岛一点想继续挽留和挣扎的念头都没有。

就是,忽然觉得心很空,空得要死。

不过,不管怎么样。

林千岛深吸口气,用尽剩余力气,对着那个背影说出最后一句话:“反正,祝你生日快乐,宋时洋!”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话落的一瞬,林千岛看见宋时洋的脚步顿了一下。

*

讲实话,听到这个最意料之外的祝愿,宋时洋真的很惊讶。

也在那么一瞬,有所犹豫和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把话说太重了。

但是,一想到姜伦和林浅樱注定会在一起,也就是从那段时间里的某天起,林千岛开始一步步试图和他接近……他不是看不出来,但她凭什么?

几乎所有人,连和他说话都怕,她凭什么?

终于在这一天到来时,她可笑而局促地问:“可是,你有没有觉得,如果,其实,我喜欢你呢?”

喜欢……你妈。

她可以随便拉一个人去赌气的,实在没必要是他。

可他竟然还不知不觉上了勾,带她去飙车,送她回宿舍,给她递伞,看着她脸上的笑,心里竟然会觉得,有点儿触动?

……

就是,好脸色给太多了。

原来,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冷漠而好笑,且,恶心。

宋时洋笑了笑,在消沉糜烂的歌声里点了支烟,烟雾在黑眸前冉冉升起,将一切都氤染得模糊不清。

可那句“祝你生日快乐”,却又偏偏驱之不散地在耳边回响。

像烟雾,四处弥漫。

*

待在不夜城也没什么意义,也不再在乎林浅樱和姜伦,林千岛率先离开了。

晚上,房间里,林千岛抱着绵羊玩偶在床上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会和宋时洋变成这样,明明什么都没错,却好像,什么都错了。

她能想出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太主动。宋时洋可能,并不是见过几面后就喜欢上的自己。

可发生的都发生了,搞砸的也都搞砸了,林千岛紧了紧怀里的玩偶,心乱如麻。

要放弃吗?

现在的宋时洋,觉得自己很恶心。

重来一次,两人互不相识,如果他以后和自己没有交集,大概,也不会过得很差吧。

大不了,她自己背负着那些对于现在来说很多余的记忆,走上新的道路。

但,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

凭什么重来一次,又要错过。

自己曾经问他,会不会觉得孤独的时候。

他说,可能吧,心里什么都没有,算不算?

后来,他抱怨:“林千岛,你和林浅樱一点都不一样,别成天这么丧气行么?看着怪让人心烦的。”

“哪儿不一样?”

当时听了这样的话,林千岛只觉得很无语。

“哪儿都不一样。”宋时洋懒洋洋地说,“其实,我是个挺无感的人,你不也,挺怕我的么。但我觉得,你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让我觉得挺可爱的人。”

“嘁,这算什么啊?”林千岛假装哭笑不得。

希望有个可爱的女孩子可以住进你心里,以后她陪你堆雪人。

但是她不敢承认,自己,其实还挺想当那个女孩的。

但是害怕,但是没有勇气。

现在不会了。

林千岛紧紧闭上眼。

那双深黑的眸子,在火光映照中,粲粲如星子。

满怀痛苦,温柔。

还有她。

不甘和醒悟那么多,又怎么放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江湖故人在线阅读道隐情

    沿着那细窄得只可一人缩身而过的暗道走了十来步,忽而开阔起来,一间暗室映入眼中。李元祈暗暗思忖,从没见过这般精巧的暗室。似是建在阁子旁的池塘水下,顶上开了一排酒盅大小的圆孔,用西域特有的无色琉璃堵上,将将透进光亮来。因为在水下,有池水鱼草遮掩着,陆上看了也发现不得这处所在。但里面的人则惬意多了,毕竟得

  • 雷仙之缘读者必看

    在这里啰嗦一下,目前这本书因为是原创,所以编辑建议继续写,但是我实在是提不起动力,因为收藏也不多,虽然书评区活跃的很,但是鲜花太可怜了,我之前切了几本书第一天鲜花平价票都比我这本多。所以作者也想多更新,但是没有一个好的数据,实在有心无力。鲜花,平价票都是不要钱,,都是免费的,我就厚颜无耻跟大家求一下

  • 画江湖:从弑师开始崛起在线阅读第1节

    隋,大业年间。秦岭终南山中。一个捡拾着山珍的粗布木簪的山野少女,在一只死虎旁将一个受伤昏迷的少年拖回山脚家中。一个月后,少年拉着少女烧香跪拜天地。“今天地为证,山君为媒,我李世民与救命恩人姜绿衣结为连理,白发携手,永生不弃!”两个月后,李世民拜别新婚妻子。“绿衣,为夫先回太原禀告父母我们的婚事,再来

  • 超凡异界系统袭击皇帝卫军!【新书求收藏】

    成为皇帝倒还可以理解。统一全球?尼玛!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秦朝!没有飞机、轮船、运兵车。代步的,只有马!偌大的地球,难道要全靠骑在马背上去征服?亚欧非大陆还好说。南北美和澳洲呢?隔着漫漫无际的太平洋,难道要游过去?扶苏自然知道此时秦朝的造船技术。去个岛国都吃力。远远达不到后世庞大船队的规模!不过……现

  • 玄门仙尊示爱与恋爱

    回到班里以后,萧墨轩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苏澜也坐在了萧墨轩的身旁,这时,一个外班的男生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到了苏澜的身边,对着苏澜说“同学,自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我觉得你是值得我深爱一辈子的女孩儿,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萧墨轩很是惊讶的看着这个男生,记忆里这个男生叫做万金,

  • 网游之逆天剑士第二章在线阅读

    却说我与司马先生寻声望去,发现进来了两个人,我看来者都四五十岁,身穿八卦之袍,满面红光。司马先生见到,马上起身,笑道:“原是德公与童老前辈,别来无恙。”随后引二人入坐。德公?什么德公?司马先生指向我谓那二人道:“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姓邓名羽,字子业,年纪虽小,但天资聪颖,若调教得好将来必是王佐之才。”

  • 侠骨柔肠剑客情在线阅读第四节

    新来的乔依雪,乔班主任很快就开始上课了,这堂课男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专注,只是他们根本没听进去乔班主任到底讲了些什么,听着乔班主任那如同黄鹂般的声音,看着乔班主任那曼妙的身材,也不知道他们吞了多少口水。单单是骆琦身边的胖子,口水都流出一大滩滴在桌子上,将骆琦恶心坏了,恨不得马上换座位,自己从来不认识

  • 武逆屠神在线阅读第6节

    李泱的全方位属性已经增加了三十。常人的身体属性,基本上都是在十点左右,而李泱呢?!全方位属性直接一次性增加三十!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可以说在这个时候……李泱早已经不能用常人来比较!他格外凶猛,整个人暴虐一声,手持长刀骑马跃进突厥骑兵当中,长刀在手中不断挥舞……“刷刷刷!”仅仅瞬间,一个个人头落地了起

  • 我是财神爷在线阅读都是演技

    但凡修仙化魔最后总得走到洪荒这条道来,任你天资如何妖孽,修行多么迅速,最后也得乖乖弱那圣人一筹,无奈做这天地间一棋子,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可不是白说的。你但凡登不上圣人之位,修为再高也没有用,时刻都有可能身陨于那道劫之中。然后圣人也不是最顶级的存在,他们也要受天道压制,只要天道一乱,千卦万卜不能算计,圣

  • 金雀绕云游第8章在线阅读

    两日后.......皇宫上下摆出酒席,为太子庆生。千暖黎一大早就被父亲拖来皇宫,但首先去的,确是东方宸的寝宫......父亲把她放在这里,就走了.....还要她一会和太子一起出席....千暖黎木讷地看着华丽的寝宫正殿,眼里有一丝不屑。千暖黎发呆时,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啊!”千暖黎也没多想,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