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之第五章(5)

2021/6/11 8:36:38 作者:木梓潼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
作者:木梓潼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要声明:拒绝野味从我做起,贩卖饲养和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是错误的,文中都是虚构,请勿参考。没喝孟婆汤的阮荷,降生在了六十年代前山村阮家。六十年代的华国,哪里都穷,前山村更是穷中之穷!为了不饿肚子,阮荷只能靠着见鬼的能力,偷偷从地府手里换吃换喝!别的穿越者都是空间异能啥都有,带领全村奔小康!只有她连饭都吃不饱,还天天被鬼吓,没见过比她更废柴的穿越者!预收文:《我在星际传播中国古文化》by木梓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魏婉儿,因为一场风寒,变成了星际贫民窟的一个小可怜。居无定所,身无分文不说,肚子

说实话,和蛇皮哥来的那一下,在周知的校霸生涯里连一碟小菜都算不上,但偏偏就是这么一碟小菜让他成了话题人物。

本来也就是一桩和平街日常,可惜当事人不对——

那可是承砚之光打架!

这个消息传得很快,两天就传到了邓旭东的耳朵里。

“卧槽,不知道是不是我没睡醒,楼下在传我们知神徒手抡和平街小霸王?还和晏行一起?”

学校对他们这一届的重点班格外关注,专门将最有希望的火箭班安排到六楼——就两个班,文科1班,理科0班。两个班面对面,旁边是一排教师办公室。

所以一般“楼下”就代指平行班。

邓旭东的话犹如平地惊雷,炸得整个班外焦里嫩。

周知打架,对象不是晏行,这事不得了。毕竟晏行学神一枚,战斗力不见得高,但蛇皮哥可是实打实的混混。

“听错了吧,那可是知神!”

“我知神天天学到半夜三点哪有空打架?”

“再说了,和平街那是我承砚之光会去的地方?”

“退一万步说,就算知神真的去了和平街打架,也不会和晏行一起啊!”

大家很快从热烈讨论中得出一个结论:

“你肯定没睡醒。”

只听“砰”的一声,周知拎着他轻飘飘的书包跨进班里,顿时所有人都噤声往他这边看。

周知将手里喝完的豆奶盒子挤扁,瞄准垃圾桶划一道抛物线,余光瞥到那些探究的眼神,“你们又干什么。”

邓旭东探头问:“听说您徒手抡和平街小霸王还进了派出所?”

“消息还挺灵通,”周知往椅背上一靠,翘起腿,“对啊,怎么?”

“我就说嘛——”邓旭东坐下去,忽而又弹起来,“什么!”

“这不是真的,知神,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就你想的那样。”

周知没打算掩饰,没必要。他就是这样的人,懒得伪装。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0班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卧槽你和周知在和平街一起打架而且打的还是人和平街小霸王?”

瞧瞧,激动得说话都不带标点符号了。

“周周周周知?”徐尚龙一片薯片咔嚓好几下,碎成无数碎片,愣是没掉进嘴里,悉数洒在衣服上。

晏行有些好笑地替他将手里的薯片袋子摆正,拍拍他的肩膀。

“走了,体育课。”

消息传得快,并不意味着诸位同学心里消化了这个事实。在他们眼里,两位还是那两位学到废寝忘食,不屑与外人打架的神级人物。

在神坛上稳稳当当地坐着。

班主任王忠民讲到一半下课铃响了,他习惯性地想点个人起来回答问题,恰好瞥到周知趴在那儿,当即说道:“周知同学又在睡觉,看来对我讲的掌握得很好……来,旁边的拍醒他,让他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回答完了我们下课。”

知神独来独往,没什么“旁边的”。邓旭东隔了两条过道用气音大喊:“知神!快醒过来!”

也许是教室忽然的安静触到了周知的敏锐感官,他猛地点一下头,撑开眼皮。

周知坐在教室最角落,与后门平行,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对面稀稀拉拉走进班里的人。

对面似乎是体育课,一群男生汗流浃背,班里又不通风,女生踏进班之前还会先皱皱眉。

他一眼捕捉到晏行。

晏行就正对着1班后门口,站在栏杆那里吹风。

隔这么远,说不准他的眼光落在哪里。

但周知直觉他们在对视。

王忠民见周知这么久都没反应,就从讲台上走下来,走到他旁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什么呢?”

王忠民最爱做的就是调侃班里为数不多的男生,“看上对面哪个漂亮小姑娘了?”

此话一出,班里几个男生纷纷抻长了脖子往外看。

看到晏行那张脸时,一种无与伦比的尴尬气氛扑面而来。

“老师,对面可没有漂亮小姑娘,”离王忠民最远的张颂文举手解围,朝着某个方向挤眉弄眼,“最好看的都在我们班里了。”

谭泱茹脸上燥热,瞪他一眼。

气氛缓和不少,顿时一阵哄笑。

“哇哦,张颂文,就你最骚!”

“这么会说话,”王忠民也笑了,“这语文老师该给你来做。”

“哎哎,回答问题,”王忠民总算想起来自己原本要干什么了,“回答问题。”

周知站起来,“什么问题?”

被张颂文那么一打岔,王忠民也忘了自己原本问的什么问题了。

“对,什么问题来着?”

班里笑作一团:“老师,直接下课吧哈哈哈哈哈!”

不是什么重要问题,王忠民干脆顺势挥挥手说声“下课”,接着再跟周知说:

“周知,虽然你成绩是好,但上课睡觉还是不尊重老师的行为,下次得注意啊。”

这句“你成绩是好”听得周知有点心虚,他含糊地说声“知道了”当作回应。

下课时间,邓旭东拿出手机,刷一刷放松心情。

没想到前几天的战场还有人在跟帖,高调挂满整个首页。

-不是说给我们看看无懈可击的解题过程吗,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这你也信,就放个狠话而已,这谁不会啊。

-我说大家也别戾气这么重,人家瞎猫碰上死耗子进一回前十,不容易啊。

-听说那两位前两天还跟人打架了呢。

-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周知我知道,人挺烂的,好像还有瓜。

-啊啊我也知道,以前周知和我住一个小区的,人烂得出名,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搬到富人区去了哦?总之考到承砚也不算埋没他啦。

邓旭东当即一串问号发出去,顺带礼貌地问候了一下对方的亲戚。

“知神,”邓旭东忽然问,“上次那些你写完了吗?”

周知想了好久才想起他在说什么,“没有,不会。”

邓旭东恨铁不成钢地长叹一声。

他说反话,他又在说反话!

周知站起来,出门上厕所,假装没听到他的叹息。

他又一次路过那个光荣榜,发现上面又多了一点新花样。

承砚可能是真的从未教出过联考进市前十的学生,难得来一次就搞得很大阵仗,甚至让两位学神妈妈写了感言,旁边还贴了照片。

曾美萍女士的感言写得情真意切,字里行间都是CCTV获奖感言的气息:

-谢谢学校,谢谢老师,谢谢王后雄,谢谢薛金星,谢谢曲一线团队,让我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被贴在光荣榜上,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

还有那照片。

周知鲜少见曾美萍女士笑得如此春风得意。

*

周知是走读生,中午不回家,要么待在学校,要么出门瞎逛。

他不太想呆在教室,也不太想去喧嚣的和平街,于是挑了个相对人少的实验楼楼梯拐角处一个人呆着。

他靠墙站着,摸出一支烟,浅浅地戳在唇间,歪头点燃——他其实没什么烟瘾,纯粹是想做点什么缓解一下心浮气躁的思绪。

重生以来的这几天太过玄幻,尤其是来自四面八方的真情实感,承砚扛把子周知甚至要为自己的狂野产生罪恶感了。

烟支刚染上一点红光,燃烧了七分之一不到,缭绕的云雾散开,晏行出现在楼梯拐角。

晏狗也太阴魂不散了吧?

他俩一文一理,按理来说有科目隔离,最近遇见的次数是不是太多了点。

晏行的目光落在他的唇间,微微皱眉,“你?”

“没见过啊,”周知咬着烟,仰着头睨他,“好学生?”

没等晏行回复,墙壁另一边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嘶吼:“我日你妈啊啊啊!”

楼梯隔壁就是厕所,这偏远地带的厕所很少有人问津,但今天似乎热闹得有些过分了。

“赵彦炳我日-你妈你敢动老娘——”

“啊啊啊!你给老娘放……唔唔唔!”

周知隐隐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二话不说迈开步子就要往厕所进。

“等等。”晏行拉住他的手腕,他不耐烦地回头。

晏行攥着周知手腕将他拉近,近得周知甚至忘了思考为什么不会打架的晏行会有这么大的手劲。

周知感觉到他和晏行近在咫尺,仿佛他们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烟雾对视。

但晏行只是伸手抽走周知唇间的烟支,熄灭后再扔进垃圾桶。他似乎打算说些什么,又在话语出口的刹那改换言辞:“带我一个。”

莫名其妙!

“随你。”

周知迈步往厕所进,余光恰好瞥到晏行的眼睛。

饶是周知再不敏感,一瞬间也浮现出一个疑问——

那他妈的是什么慈父的眼神?

无暇顾及太多,周知一进去,对着厕所隔间就是一脚。

实验楼厕所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那是门板猛地被踹开,刮着狠风撞在墙壁上的声音。

逼仄狭窄的厕所隔间里边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在不怀好意地扯女孩的衣服。

男的在混子如云的承砚还算小有名气,名叫赵彦炳。

“滚出来。”

周知拽着赵彦炳后领将他拎起来往后拖,动作十分粗暴,“你泰迪精转世大白天发-情?!”

赵彦炳红着脖子,不知是气的还是勒的,他连连咳嗽,嘴也很脏:“咳咳……你个死妈孤儿是哪根葱,要你出来多管闲事?”

心情不好的周知就像一个易燃物,燃点低危害性强,一炸就要闹个惊天动地。

眼前这位很幸运地体会到了。

“咔”地两声,顿时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疼得此人眼球都快翻出三百六十度。

晏行在旁边把那个角落里的女孩扶起来,完事还跟看戏似的给鼓了鼓掌。

女孩其实是个小太妹,名叫黄思嘉,承砚道上甚至还有人称她一声“嘉姐”。她耳朵上戴了乱七八糟的耳钉,染了一头张扬的黄发,裙子短得可以,堪堪到大腿根,脸上妆容被泪水糊了大半,好几条黑色泪痕挂在脸上,还有那么点恐怖。

黄思嘉没见过这种场面,震撼得不轻:“我操……”

晏行真是当自己来看戏的了,顺带还想拉旁边的观众一起探讨:“厉害吧。”

何止是厉害,黄思嘉几乎找不到言语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看见火箭班学神打架了,火箭班学神下凡了!

好学生晏行却似乎对这种场面很熟练,目不转睛地观赏周知敏捷的动作,还好心地为黄思嘉讲解:“这是周知,你知道吧。”

黄思嘉略微诧异地偏头看了眼晏行——

为什么这语气这么像小猪佩奇在介绍“这是我的弟弟乔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本姑娘要定你了在线阅读大陆秘史

    “唰唰......”青云在山林中像一个灵活的猴子一样穿梭,偶尔闪身躲避后面的攻击。“这群人怎么还追啊,我又没对他们做什么,至于吗”青云咬牙切齿的说。冰千亦窝在青云的怀中,没有理会青云的抱怨。冰雀窝在她的怀里,灵动的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不明白以主人冷漠的性格怎么会和人如此亲近,还是一个少年。“嘭

  • 我家妹妹超级甜在线阅读第6章

    石俊哲脑子里一个劲的想措辞,他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问一通还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那能告诉我到底误会我什么了么?毕竟……”石俊哲脑袋一转,说“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同学肯定以为我做了啥。”简岳想了想,其实本来不用回答他的,不过他转念一想,为什么这个男人冒充的是这个叫石俊哲的家伙?为什么不冒充别人呢?

  • 创世天绝在线阅读第五节

    岳钟勉一大早起床,照了会儿镜子,打了几盘荣耀,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微博,毫不意外地见到叶修这个名字依然稳稳地保持在热搜榜的前几名,对于其出演《天应》一叶角色的负面评论也是数不胜数。岳钟勉不由自主地点进去,一个一个看了起来。@wuli小天使:一个新人出演?不看好。还是希望官方慎重考虑!#一叶叶修#@一叶在

  •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之废柴一枚

    检测官指着水晶球对秦凯说道:“把手放上去。”秦凯一步一步的走上去秦凯紧张的将手放了上去,“嗯?”“大人,这,这,这怎么没有反应?”秦凯挠挠头疑惑地问道。“重新来一遍。”监测官说道秦凯将手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将手放了上去,可,水晶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哈哈,没有资质,秦家公子没有资质,哈哈,这可是

  • 嫡女解语在线阅读第四节

    竹杖芒鞋,麈尾棕笠,补衲随缘,灰衣负笈。佛门中人,行道一脉,法号无尘,云游至此。其人身高约只六尺,面容清瘦,目光坚毅,若非是身着僧服,倒更像个山野樵夫。走出山林,快到平东府城,虽然云游四方会多寻奇山异水,增广见闻,平日行旅不仗法力,方能砥砺修行,无尘却也不排斥红尘行走。已过午时,日头颇高,他寻到一小

  • 喜欢你胜过小甜饼之我不叫红月(8)

    采选秀男就是一件十足的荒唐事。皇帝让下面选了一百多个俊秀男儿上来,民间都在八卦,猜测最后谁会被皇帝青睐。却未料到,皇帝一口气看中了五十多个。不过,不是选上来当娈童养,而是给他们发了任务,用各自所长,去各地州府一展才华。外头纷纷感慨这位皇帝可真是看不透的人物。以为他会死在女人肚皮上,会是昏君,让大燕衰

  • 我可以为你平凡或者完美第10章在线阅读

    孟意蝶已经习惯了每天下班后回到留有热饭的家里。快二十天,那位看起来不靠谱的家政愣没做过重样的菜。三百多平的大房子打理得极为整洁。两只猫也被喂养得很健康。她边吃晚饭边对着电脑快进看监控:家政之前几乎回回都带上孩子来,本来她担心小朋友会不会在家胡闹,结果看了监控就安心了:毛豆很懂事,大部分时候就坐在临时

  • 跳级去追你大刘村

    “是,明白!”三人被王瞎子气势所染,不由心中生出一股豪气,扯着嗓子大喊道。王瞎子又拍了拍秦戈的肩膀,与其略显沉重的说道:“刘少华的危险程度应该不必我多说了吧,在他没有伤天害理的事儿之前,抓住他,如不不行直接将他给我杀了!”秦戈看着双眼通红,满是血丝的王瞎子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了!胖子三

  • 黄衣之王第八章

    美人儿一挑眉,心道终于想起来问自己名字了。“我是东吾君师。”“噢,东吾君师啊。好拗口,我可以叫你小东吗?”小猴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小东……这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土到掉渣的名字!侍童侍女都不叫这个名字吧!不过……东吾君师开口道:“可以啊。但是作为交换,我要叫你小花,这样可以吗?”东吾君师觉得小花这个名字比

  • 十三那些事儿情侣装

    五行山下的鸡鸣第一声的时候,萧元元从噩梦中惊醒了。此时天色微亮,透过窗户的洁白的月光照到她脸上,满额晶莹的汗水。刚刚在梦里,一头比黑怪还黑还大的野兽追着她狂奔,那嘶吼声叫得她现在醒过来还心悸冒冷汗。昨日在裁缝店的场景又浮现了,她想到她那“夜老弟”意识到自己女娃的身份被拆穿后的恼羞成怒的模样,裹着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