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娱乐之游戏成神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7:16:33 作者:沫羽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之游戏成神
娱乐之游戏成神
作者:沫羽来源:飞卢小说网
拥有了游戏之神的神格,只要在游戏之中达到一定成就,让别敬仰,就可以获得该游戏之中随机人物的能力!LOL,鬼泣,虐杀原形,阴阳师,刺客信条,王者荣耀........不一样的道路,不一样的风格,靠着游戏成神!当然,在成神的道路上,美女也是不能少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3020年4月3日23:50分

怜:“为什么还要继续等呢...”

命运.卡诺亚斯:“知道嘛...我能看见了...我也能感受到了,我的世界回来了,但是我却...”

命运.卡诺亚斯走到了怜的身旁,她的手放在钢琴上,却没有弹奏。

轻轻触碰着,怜:“你安排我的命运...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命运.卡诺亚斯:“我...对不起。”

怜看着命运的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你现在能看见了,也能听见了,我们前世也不相欠,为什么这一世你还要这样来找我。”

钢琴上的光也变得黯淡,那双曾经闪耀的翅膀已经不见,在命运.卡诺亚斯面前的是一个凡人,掌管命运的人反而是被命运掌控的人。

怜:“好了...已经很晚了...你好不容易恢复了那来之不易的光明,快去休息吧。”

怜的手放在了钢琴上,拿起钢琴上的相框,已经沾满了灰尘。

命运.卡诺亚斯:“这个男人是...”

相框内的照片,一个微笑着少女以及一个与其差不多岁数的少年。

怜的头微微低下,将照片递给了命运.卡诺亚斯:“你永远不懂,我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怜微笑着坚强的眯着眼睛抬起头,她的眼角泪水落下:“我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我只是一个区区人类,配不上神呢~”

命运.卡诺亚斯看着照片内的人,而照片内的人与自己很像,却...并不是一个人。

命运.卡诺亚斯看着怜随后将相框上的灰擦去放在了钢琴上:“那...祝你幸福。”

怜的身体微微颤抖,随后红色的掌印留在了命运.卡诺亚斯的脸颊上,命运.卡诺亚斯没有捂住脸只是突然戴上了面具。

伸出手摸了摸自己面前打了自己脸的女子:“你长高了,贝天,这一次,我真心祝你幸福。”

命运.卡诺亚斯随后转身。

那已经破碎不堪的爱情。

那已经完全变成一方付出的爱情...

贝天已经不希望了,而命运也彻底明白,曾经说过保护贝天的自己成为了贝天的累赘。

既然已经无法弥补,只能祝福。

怜随后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这一晚,怜并没有睡着,然命运.卡诺亚斯知道,所以他抹去了这一世...贝天的记忆。

当再次醒来。

怜儿打开了手机。

3020年4月4日下午2:00-许愿咖啡厅

怜:“你就是第二次黎明转机的间接人?”

怜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面前刺猬头的小伙:“怎么说呢,算是吧。”

麟:“我叫麟,怜小姐,您确定需要继续参加第二次黎明转机吗?”

怜:“我只想知道,奖励是否一样。”

麟将咖啡推到了怜的面前:“怜小姐,您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这么说吧,这次我们给您三个愿望,这是您专属的权利,但是我们这次希望的是再一次看到血月小姐的姿态。”

麟恶寒的微笑,而这一项目实际执行者,怜心中完全明白:“我不会让血月再一次出来。”

麟依旧保持微笑:“我曾听说,您在经历过黎明转机之后便成为了著名的音乐导师,而您从不向所有人正式演奏,一直靠替身演奏。”

怜的目光注视着咖啡,麟:“啊...抱歉...怜小姐,是我粗鲁了,请您先品尝吧。”

怜:“你们把生命当什么了!!!你们第一次黎明转机死去多少人!!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嘛!!!!”

第一次黎明转机也可以说是第零次黎明转机。

用了一个城市的人员来进行实验,而实验的目的则是自相残杀。

活下来的人就只有一个人,但是这里却依旧不断的重复着战争。

重复着一切。

重复的一切,以及重复的人生。

只有这样的一个小镇,孕育着生命。

那些因为思想并没有完全化的小孩子,他们并没有办法参加黎明转机。

然即使是小孩也有所谓的天才,天才最终也被怜杀死。

因为第一次黎明转机只是实验,并没有正式加入任何东西,所以最后怜只能抱住数据离开了第一代黎明转机,然而实验人员只是祝贺她成为了第一代黎明转机测试的幸存者。

当时的怜极其想冲上去与其对峙,但...

这是测试,即使死人了,而且是自愿的,在资料上写着可以杀死现实人类的各种方案。

说明书上的一切都已准备好,只是这些人全部都是被强迫的。

没人希望自己想死。

但...在生存的游戏下,想要活就要拿起刀,拿起枪,杀死对方,活下来。

而这样的环境下,没有文明的话语,而这个世界所谓的安全区却不完全是安全区,在安全区如何杀人都有写着。

而很多人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杀人。

这里的规则一直在变,如果不想死就必须早点结束这个恐怖的游戏。

好不容易得到的生命又有谁愿意放弃呢...

上天以邪恶之心创造了人,人生向恶,而怜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她是上天的怜悯化为的凡人。

虽然身为神,但是她却是一个人进化的神明。

可惜的是...

命运的指针在这杀戮的世界永远无法得到救赎与黎明。

麟:“怜小姐,做为测试的冠军,我们给您的已经很好了,您如今吃的每一份食物,每一份使用的物品都是我们赞助的,您不能过于贪婪哦~毕竟这座城已经完全死亡了,只要您答应参加正式的黎明转机,我们会复活这个城镇,并且让那个人工智能现实化拥有真实情感陪伴在您的身边,直到永远。”

怜低下了头:“你们为什么要像养宠物一样养着我!愚弄我很有意思嘛!”

怜将咖啡直接打翻:“怜小姐,我们的实力您也看到了,这是交易,你需要的不过是再一次存活杀死那些与你无关的人,那些其他城市的人不应该有着幸福,因为你是悲剧的,而必须...”

怜直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够了...恶魔已逝,再无血月...”

怜咬紧牙齿缓缓的笔直站立。

麟:“想想曾经的麒麟...想想曾经的那位仙人...你可以让他们回来的...毕竟...这座城市是特别的~不止是对你对于我们也一样,但是呢~你必须胜出~”

怜没有理会麟的话语离开了。

而此时白衣人与怜擦肩而过:“怎么样?她同意了吗?”

麟:“看上去她还是没能认清葬血月就是因为她的善良所以才出现的...”

白衣人沉默了一会儿,麟:“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对于葬血月那么感兴趣?”

白衣人:“最强堕落武器-半葬落刀,是葬血月当年的另外一把刀...这把刀有着拒绝轮回的力量,甚至可以斩断灵魂,是少数能够直接抹杀灵魂的武器。”

麟:“抹杀...灵魂...也就是说...”

麟此时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白衣人:“很可惜的...这把武器的样子和传说中的貌似不太一样...葬血月弑杀的人不够多,区区一个城市的人怎么能够堕落武器完全成型呢。”

麟此时却沉默:“然而当年葬血月的出现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守护...为了保护怜,当初葬血月出现仅仅一击几乎把整个黎明转机的数据全部毁灭连同复制的档案...”

白衣人:“我为此才会给她这个机会,让她继续生活在这个城市,因为另外一个怜的记忆会和她记忆链接...她感受到的便是复活后的真实。”

麟用憎恨的眼神看向了白衣人:“因为如果那些人不死,那么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杀人凶手,凶手即使没有杀人,为了防止再一次行凶只会备受排挤,而相对比这样只是感受一下...就不会太过分...至少她会感受到一丝虚假,但是这虚假里的现实却是无法改变的。”

白衣人:“我很好奇,她最终会变为什么...是那个所谓大家的守护者,还是所有人都害怕的灭世者。”

怜儿跑到了桥上,在桥上,在她的眼前那些血腥的一目又一目不断的重复。

她不想死,她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但怜儿不想死,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会一起想要杀她。

但是她不想死,在吸收了负面情绪之后,她第一次出手,她的体内,那个承受的黑暗占据了光明,在那些想要杀死自己的恶魔面前...

自己成为了十恶不赦的恶魔。

而当时有这样一个人这样问:“你开心嘛...”

血月:“我只想守护...守护她,十恶不赦什么的...我背负就好了。”

其实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

一个是善良,她相信和平会到来。

而另外一个则是黑暗。

她放弃了背叛,选择了一直爱着这个让自己诞生的人,哪怕白衣变血衣,都想保护着她。

而血月无论何时...都在其身边。

血月扶住了怜儿:“怜儿,怎么了啊...不舒服吗?”

怜儿看着那双血红的手并不感觉到畏惧而是真实:“你今天...又杀人了啊...”

血月凑近了怜儿的身边:“才没有呢,只是流血了而已。”

血月将自己的爪子收起。

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

但恶魔却活的比任何人都像天使。

这是生存的战争,却用了一个极其符合的名字“黎明转机”。

怜儿:“血月,谢谢你...我会参加正式的第一场黎明转机的。“

血月:“为什么呢?怜儿不是...”

怜儿微笑着摇着头:“因为你就是我的转机啊,谢谢。”

从小弑杀了自己的亲人,从小就是孤儿的怜儿,一直告诫自己坚强,而没想到有这样的一天,这个告诫自己的人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存在,一个勇敢的恶魔。

恶魔想要保护天使。

血月微笑着看着怜儿:“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啊,小天使~”

怜儿:“嗯嗯~不会的~我已经变强了,这次请让我保护你吧。”

而无论哪一代黎明转机...规矩永远不变,胜者才配活着,死掉的人永远死掉。

血月便是如此...

血月其实曾经死去过。

正因为恶魔的死去,天使成为了新的恶魔,比恶魔更加恐怖的存在,她的存在是地狱。

她掀起了狂澜摧毁自己所在的世界,为的就是换回她。

血月将怜儿扶到了一家虚幻的餐厅,当然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

血月看着怜儿:“怜儿...是不是又...”

那一条街道,是怜儿被重伤的地方,当时血月被困,而不知是谁策划这一切,要杀死怜儿。

血月最终在身体多处有着伤口喘气也飞奔过来,而血月为了保护怜儿,她别无选择,没有时间思考。

她拿出了刀子一刀一刀的隔开了当时那桥上每一个人的身体,为了保证不再有活下去的可能。

血月必须这样做,即使残忍,即使恶心,但为了生存,这是必须。

否则当时如果有一个人站起来,就随时都有可能让血月当时就毙命。

当时血月明明一条手臂已经完全鲜血流出却依旧将倒在地上的怜儿抱起送往了休息处。

当时的血月也并不是无敌的,在路上有一位经历了淘汰赛的朋友,最终为了给血月打掩护而被击中了腿部,当时这位朋友看见血月已经离开了很远便直接毫无犹豫的举起了自己的底牌,一颗足够炸死自己周围所有敌人的炸药,他最后一句话:“你们其中必定会有一个人成为这黑暗世界的转机...所以...没关系的!用我生命的火焰为你们照亮前方吧!”

那火焰烧的很旺盛,很旺盛...仿佛能够依稀看见黎明。

很多人其实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血月记得,那个混蛋男人曾经答应过自己和怜儿一件事:“别瞧不起我手上这把枪,这把枪虽然已经不能发射子弹了,但我相信有一天能够再次射出子弹。”

那个男人当时将那把名贵的枪支交给了血月:“我不会玩枪。”

那个男人像听了个玩笑一样:“你...不会玩枪?”

血月点了点头,血月低着头看着手心的枪支,那个男人直接弹了一下血月的额头:“真是的,没枪可是很危险的...”

血月看着那个男人:“别这样看着我,放心吧,我会保护你们的,等回到现实之后,一定要好好跟着我学习枪法,学不会我可是会惩罚你的。”

血月当时直接就把那个男人打了一顿:“还惩罚呢,没枪我照样吊打你。”

那个男人:“这是一个承诺,我会保护你们的,拉钩了。”

怜儿当时凑近了血月的脸庞:“这个男人好像对你有意思。”

血月冷漠的看了一眼怜儿,怜儿只能乖乖坐回原位心里想:“唔...有了老公,就不要我了~”

那个承诺。

那一天在这座桥化为了乌有。

并不是为了让怜儿想起那不愉快。

而是为了让怜儿看到血月伤心的一幕而故意选择了在这桥附近。

(世界之外)

奥诺:“等一等...我们真的不管命运那小子这样乱来?”

樱灵奈:“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我超喜欢怜儿的。”

奥诺伸了个懒腰:“至上神,别好了伤疤忘了疼...上一次你搞百合...”

樱灵奈:“别告诉老公就是了,要知道,在女性这方面我可是攻的~”

奥诺摇了摇头:“他要是知道,估测你这次别说十年了,起码万年不能男装了...”

樱灵奈:“我其实并不希望...我不希望她选择曾经的选择,背道而行的痛苦。”

奥诺:“你指贝天?依我看,贝天不会出现...”

樱灵奈看向了奥诺:“为什么?”

奥诺指着其他的行星:“因为这是唯一一颗还在照耀的世界...然而...你可以看见...贝天的脚下...是血红色的炼狱,这里只会诞生贝天的逆约体态。”

樱灵奈叹了口气,奥诺:“神,你顿悟了什么吗?”

樱灵奈看着这一切:“命运在哭...”

奥诺:“这不可能,命运是无感情的齿轮组合体,怎么会...”

樱灵奈:”你听...那是泪水落地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的地球上,在远处,在那桥的对面,命运的泪水落下,就连命运都无法察觉到,即使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那两个人依旧微笑着。

而命运也转身离开。

他的眼泪有没有价值更本无人知道。

泪水,并不是软弱。

白:“喂喂喂,老伙计,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

命运:“你是...你这个家伙...”

白:“别装了,这一世...你是女的吧。”

命运怒视着白:“你之前害我们这么惨...还有脸在我们面前!”

当然命运没有办法直接说话,只能将自己的消息传给了白:“不用这么抵触我,毕竟白色命运,寓意爱情,告诉我一件事,我就帮助你。”

命运:“你这家伙...不会是想...”

白:“我想测一下我的情缘...我是不是最后会和她见面。”

命运愣了愣看着白:“她是谁?”

白用极其寒意的眼神,那是寒意却不是敌意:“一个被神明迫害,并且也是让我不断努力活下去的原因。”

命运伸出了手:“原来这才是...当年你...”

白将手放在了命运的手心之中,随后命运微笑着:“在未来你们会再次相遇的。”

白看着命运的微笑:“残疾小姐...这样随便摸别人手可是很不礼貌的。”

命运:“明明...”

白无奈的摇了摇头:“再见了...我必将履行约定,一如既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做什么都不能闭死关[修真]之第一章

    己亥末,庚子春,雍畿小雪。无大事发生。江左守备临太监,奉旨回京。***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灰色的天空飘下,染白了古老的庙宇。单檐歇山式的房檐下,剔透的冰凌倒悬而挂,含着露水,欲滴不滴,好像敛去了所有的凌厉与锋芒。不少旅人都停下了归家的脚步,谨慎地选择了暂避风雪。雍畿三十里外有座莫寻山,山下有一座新修起

  • 生世寻在线阅读黑衣青年

    灵力者,就是指那些生来便能感知到天地灵力,并能以自身吸收、储存和使用天地灵力之人。灵力者并不普遍,光是能够感知或者引动天地灵力的准灵力者,就已经十分少见,几乎是千人甚至数千人中,才有可能出现一位。而要成为真正的灵力者,则必须能够引动天地灵力进入体内,并将之储存于体内化为自身灵力,只不过想要达到这一步

  • 『亚人+弹丸』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们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九章三十六重炼宝灵剑金林老祖道“竟是入劫钟声。不想此番大劫竟是无声无息,也不知谁人应劫。哎!钟声十二响,当是一千二百载后开劫无疑”殿上顿时一静,诸真俱是心下感叹,这剩下的年月里只求功行增进,不然如何度过这劫难。寒离见殿上气氛沉重,本不是他不在意这尘世劫难,只怕是自己修为,即便到了那时也只是棋子一流

  • 血纹戒之都市修真之金丹邪修

    众人强压心神,等待冥老祖的先手。在冥老祖身旁的则是元阳宗另外一位金丹修士:霍炎,人称炎阳圣手。是元阳宗唯一的三阶上品炼丹师,一手元阳宗正统传承的九炎圣火已炼至炉火纯青,威力不俗。炎阳圣手处于金丹四层,但因其火焰神通在同阶少有敌手。然而比之冥老祖的地阳冥火,却要稍弱一筹。虽不如九炎圣火一般对于炼丹大有

  • 每天都在攻略主角[快穿病弱]第7章在线阅读

    “啊~”金晓凡大叫一声。正准备上前支援的众人被这么一叫给叫懵了,丧尸也愣在了原地。。。空气瞬间凝固起来。。。“这还没打呢,你叫个屁啊!吓老子一跳。”金羽飞越过金晓凡,瞬间绕到其中一只丧尸背后拦腰抱住丧尸。“我只是想叫。。。给自己鼓一下气而已。”金晓凡也没想到这么一叫影响这么大。孙黎拍了拍金晓凡的肩膀

  • 都市之皇帝聊天群制裁!自食恶果

    只见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摘下来后直接塞到了嘴里,然后他他的面部迅速膨胀起来。“咕噜…咕噜噜!”麦当用力的将灌输到嘴里的气压给压缩到身体里,面容很是痛苦。“麦当!”“喂,小子,你这是疯了吗?”古夜和咕咚这时候都是有些担心,毕竟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摘下空气接收器那是会死掉的!“哇唔哇唔…”麦当嘴巴涌动,同时右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在线阅读第二章

    莫凡盯着身后的树林,神情有些紧张。至从半月之前被赶到了这里,时常都会被一些大家伙骚扰。不过却从来没发生过任何战斗,因此对于林中有响动,他大多都不去在乎。只要那些东西不攻击自己,他也落得自在,懒得去管它。可是刚刚那一阵阵的响动,与往日里有些不同。身子移动,莫凡嗖一声消失在原地,抓着一根树枝追了下去。借

  • 游戏王黑暗卡重生雾隐

    **************************“这里是哪?我不是死了吗?”茫然地睁开眼睛,黄宇峰想到。四周灰茫茫的一片,仿佛世间万物都在这大雾之中。“好大的雾……”黄宇峰暗暗咋舌,然后他动了一下,然后发现身子早已僵硬无比。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躺着思考着:“明明那辆卡车撞向了我,但是我却是没死。

  • 奥特曼列传叶欣被虐

    不知道哪个天才说的,在学校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但叶欣觉得是最好过的,这不,感觉就像一眨眼就到周末了叶欣因为远赴他乡读书,回家不方便。周末两天时间,来回都不止两天了。出了名的书呆叶欣本想去到教学楼埋头苦看的,没想到教学楼是锁住的,再一看实训楼,低音炮外加同学的狼叫声,刹是热闹啊!两天时间,看不了书,叶欣

  • 火影之诅咒之手在线阅读第六节

    章芸站在床前,委屈巴巴地低着头,双手纠结地抓着衣角,两根指头不停地打着转,就像一个......啊不,她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很小声地说:“哥哥对不起......”说着,还偷偷抬起眼睛看看他,然后又很快看向地面。望见她这副模样,张高远也就不忍心怪她,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事的......”陈勇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