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与荣焉(重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17:41:24 作者:木绵冰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与荣焉(重生)
与荣焉(重生)
作者:木绵冰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我家大v是影帝》预收,文案见专栏,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前世,薛洛伊拒绝皇上赐婚,被侯府断绝关系赶出家门。一心想嫁给自己的有缘人,却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一朝重生,负她的,弃之,她负的,还之看着太监手中的婚书,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欣然接下。传说中的杀神将会是她的夫婿,这么得力的后台岂有不要的理由?可是那些不长眼的东西总要上赶着找罪受,她就想安心的嫁一个好丈夫,怎么感觉好难....*小剧场*薛洛伊委屈巴巴的问道:“有人欺负我怎么办”时非霸气一挥手,道:“何人,拉出去砍了”薛洛伊哭着扑进

阿飘。

顾树歌脑袋里冒出这两个字。她以前上高中的时候,看过一些灵异类的小说。这些小说里给了鬼魂各种各样的称呼,诸如“好兄弟”、“幽灵”、“阿飘”之类的。

阿飘最符合她现在的状态。虚虚地漂浮在空间里。

顾树歌想了想,她把身体往左一歪,侧躺到沙发上,结果,她就整个人贴着沙发表面漂浮,形成了一个侧躺的姿势。

顾树歌翻了个身,平躺下来。幸好沙发够长,她的个子一米七出头,差不多正好容纳在沙发里。

这次有了准备,发现自己没有陷入到沙发内部,而是在上面维持了一个平躺的姿势,她也没有觉得奇怪。

躺好之后,顾树歌没有停下,她想尝试更多。于是她非常不雅地伸出左腿,想要去够沙发前面摆放的茶几。

腿一伸出去,顾树歌就心虚地看了沈眷一眼。她出身良好,家教自然也不错,平时起卧衣食都是规规矩矩的。何况她在沈眷面前一向都很注意仪态,从来不敢有一点失礼,生怕破坏了她在沈眷心中的形象。

可是现在沈眷就在她面前,她却做出那么不雅的动作。

顾树歌又心虚又怅然,不管她怎么做,沈眷都看不到了。

她飞快地用腿碰了一下茶几,腿从茶几上穿了过去。于是她马上收回,也不敢再躺着了,迅速地起来,端端正正地坐直,然后轻轻吁了口气。

她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开口低声地说:“我就是想看一看我现在能做什么,我和人……有什么不一样。”尝试过了,她可以做到在沙发上完成“坐”和“躺”的姿势,但是去碰其他物体,还是碰不到。

沈眷没有任何反应,她听不到她的声音,也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哪怕她还能看到,还有感觉,但其实,她对于沈眷来说,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顾树歌笔直的脊背慢慢地弯了下去,死亡这件事情,在她离开肉体大半天以后,终于后知后觉地让她痛苦焦躁,她也像刚才的林默和司机一样,表现出无所适从。

她该去哪儿,她该怎么办,她是不是要彻底离开沈眷了。

“姐,我不想走。”顾树歌对着沈眷轻轻地说。

沈眷没有看向她所在的位置,她坐在沙发上,没有靠椅背,身子也不直,是一种孤独脆弱的姿势。她的眼神没有聚光,好像是在看顾树歌身前的地面,又好像在看其余什么地方,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生气。

顾树歌很慌,她感觉到一种压抑,压迫着她的精神,她喘了口气,像以往每一次受挫之后的求助,说:“姐,你帮帮我。”

沈眷还是一动不动。顾树歌看得出来,她应该是在想什么事情。每当思考的时候,她都喜欢安安静静的,不受人打扰,她知道她这个习惯,所以每次她不说话的时候,她也不说话,给她清静,不去打扰。

现在她变成了鬼,这个惯例却维持了下来。

顾树歌也不说话了。

她心乱如麻,不想再继续坐着,忍受这种无助的慌乱。她干脆站起来,继续刚才的尝试。

她能在沙发上“躺”和“坐”,她目光落到餐厅,那里有椅子。她走过去,到一张靠墙摆放的木质餐椅边停下,深吸了口气,坐了下来。

停住了,像是有一堵空气屏障,托住了她的身体,让她紧贴着椅面形成了一个坐的姿势。

顾树歌往后靠,靠到椅背上,没有穿过,她成功地维持住了一个靠的姿势。她想了想,又将两条腿提起来,在椅面上形成一个盘腿坐的姿势。还是成功了,她盘腿坐在了椅子上。

沈眷不在这里,顾树歌不用担心形象问题,放得开了些。她继续尝试,走去了餐桌边上。

他们家的餐桌也有些历史了,是一张长桌,能容纳下十八个人一起用餐,桌上没有餐具,中间摆放烛台、花瓶等装饰物的地方也空着,整张桌子干干净净。

顾树歌打算坐上去。她没有用手去按桌面,因为肯定会穿过去。幸好一米七多的身高让她不借助撑在桌面上的力道,只要踮踮脚,也能坐上桌面。

失败了。

屁股直接穿了过去,身体就像是被嵌在了桌子里。

顾树歌停顿了一会儿,从长桌里走出来,又尝试了几遍,都不能成功。

她想了想,干脆屈腿,打算躺在地面上。后背接触到地面,然后身体往下沉,半个身子都嵌到了地面里。

顾树歌:“……”

她把手从地里□□,放到眼前看了看,并不算很透明,能看出一个完整的影像,但也不是一个实体。手心挡在眼前,就像挡着一层涂成肉色的塑料薄膜,视线可以透过手心看到后面的物品,只是不太清晰,只能看到大致一个轮廓。

她又曲了曲手指,没什么阻碍,关节和生前一样灵活。

顾树歌没有从地上起来,她试探着再往下沉。身体没有受到阻挠,先是腿,然后是身体,接着是头,一个部位接一个部位沉到了地下。就像是游泳时潜到水里一样。不同的是,没有感觉到什么浮力。

顾树歌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她一直往下,黑暗越来越浓郁。

会不会直接就沉到了地狱,然后被小鬼们捉住,投入轮回道里?

顾树歌不合时宜地想。

但她想的东西并没有成真,黑暗像是没有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时间的概念总是会变得很模糊。顾树歌看不到有什么改变,就用双腿往下一蹬,身体竟然开始往上飘。

最后,就像是影视剧作品中呈现的遁地术一样,先是脑袋,接着是身体,然后是腿,身体部位,一部分接一部分地从地面钻出来。

顾树歌重新回到房子里。房子里依旧没有开灯。

她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有人告诉她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她也一定会信的。刚刚经历的所有事情太过离奇。

可惜事实是没有人看得到她,也没有人能跟她说话,她是真的死了。

顾树歌又想起什么。把手心摊开,朝上面吹了口气。

没有气流的感觉。

所以她叹气也好,呼吸也罢,都不是真的,只是像“躺”、“坐”一样的形态而已,是她做人的时候,留下的人的姿势和习惯。

为了证实这个想法,顾树歌做了一个屏住呼吸的动作,然后静立不动。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过了许久,顾树歌缓缓地眨了下眼,恢复“呼吸”。她刚刚屏住呼吸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任何窒息,肺部也没受到任何负担。

她有些明白了。

她现在做的事情,都是生前留下的习惯,都不是真的,包括走路,恐怕也只是习惯,她完全可以飘着行动,就像在地底下时那样。

她也有些理解为什么可以坐在椅子上,沙发上,却不能坐在桌子上了。因为椅子、沙发是坐具,工匠制作他们的时候,融入了意识,兴许每一件东西都有类似于灵魂的存在。所以坐具她可以“坐”,沙发本来就有躺的作用,所以她也可以“躺”。

那么她的慌乱,还有看到沈眷时的愧疚心痛,是不是也是假的,只是习惯而已?

这样一想,心口的位置又传来钝钝闷闷的疼,顾树歌低头,她抬手按到心口的位置,这回手没有穿过身体。这是说明她的手无法穿过相同的物质,还是说她的心其实还在呢?

顾树歌不明白。

她忍不住又做了一个人才有的动作,她叹了口气。

第一回做鬼,迷茫一些也是正常的。

没有了继续探索的心情,她回到客厅,依旧是用走的姿势。

就着路灯微弱的光,她看到沈眷低头看着手里的什么东西。

顾树歌走近了,探过脑袋,发现沈眷看的是从她身上取下来的那枚符袋。她看得很入神,就像符袋中潜藏着什么秘密。

顾树歌不解。

这枚符袋是沈眷两年前送给她的,她贴身携带有两年了,最初的时候,经常拿下来看,还悄悄地打开过。符袋的口子没有密封,要打开很容易,里面放的是一枚佛像与一张符纸。符纸和常见的没什么两样,奇怪的是那枚佛像。

佛像不知道用了什么材质,黑色的,像是玉,触手生凉,十分温润,但仔细看又不是玉,像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矿材。佛像的样式也很不寻常,常见的佛像都是慈眉善目,带着一股慈悲的意味。但这枚佛像却像是怒目金刚,不仅不慈悲,而且显得凶神恶煞的。

顾树歌也奇怪过,沈眷并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为什么会给她一个这样的符袋,还要求她贴身带着。但她信任沈眷信任惯了,没想明白也就搁下了,没去追根究底。

现在符袋回到了沈眷手中。

顾树歌在她身前蹲下,也跟着看起这枚她贴身带了两年的符袋来。

还是原来的样子,它的主人经历了死亡,它还是干干净净的样子,没染上血污,也没沾上灰尘,黄色的布料有些粗糙,却莫名的给人一种超尘脱俗的意味。

“不应该。”

顾树歌听到三个字。

是沈眷说的。

顾树歌抬头,看到沈眷眼中融化在眼泪里的痛苦与绝望。

什么不应该?顾树歌迷糊,猛然间,她脑海中一闪,潜藏在记忆深处的那段回忆浮现。她想起来了。那天,沈眷把这枚符袋交给她,对她说:“一定要贴身携带,包括睡觉的时候,也不能离身。”

她当时说:“这个是小孩子才带来辟邪的,我才不要。”但是说是这样说,她还是接过来,妥帖地放进口袋里。

沈眷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又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清清楚楚地浮现,在她记忆中带起一阵回响,沈眷说:

“它能帮你挡一次死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千金要逆袭做同桌

    第一次月考突然就要来了,新学期的内容好像不是很容易,或者说,月温温很多地方听不懂,也听不进去。月温温心里发慌,越到考试越慌张,老师们都说这很正常,学生们适应不了,这是适应期。其实有时候越这样讲你需要适应,本来不需要适应的人也开始觉得自己需要了。英语课的时候,李女士正在黑板上写句型,底下安安静静的,同

  • 为开拓者崛起而奋斗天堂水晶-求收藏

    风火悄悄的离开人们的视线,用一棵不算高大的树遮挡住身形。然后快速的攀爬,跨过一座山头,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如果他刚才的动作被人看到,就又会少不了一阵惊呼,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翻过一座山,风火静静的感受着能量的波动,刚才的那只野猫,并没有逃离太远,能量波动很清晰。顺着它

  • [娱乐圈]十二月的骗子在线阅读第7节

    华灯初上,街上人群拥挤,大街小巷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沿街的各种小贩都在竭力的推荐自家的产品,期待今天能有一个好的收获。“长荷,今儿什么日子啊?街上这么热闹?”苏依然不解道。“小姐,今儿个是咱们超宇国一年一次的花灯节啊!您以前可是最喜欢过这种节日的。”长荷一脸激动的说。苏依然正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就

  • 六零年代当大佬阴差阳错等于命中注定?

    W君他怎么也在这?如果这是我的错觉,可我还看到了我们的高中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好哥们唐乐,那个小胖子专心的看着台上的小品表演,我时不时偷偷回头看他们,当我再度回头确认时,正好对上唐乐的目光,他一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但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W君,向我招了招手,我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立马转过头,接下来的节目咋

  • 悠闲热血的异界酱油生活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确实是叶枫,不知道两位是奉谁的命令来的,不过我提醒两位一句,可不要给别人当炮灰了。”叶枫淡定的说道,心里却在想着自己才刚刚回国,竟然就被华夏异灵局的人盯上了,看样子自己八年前做的那件事,确实影响很大啊。“我们?炮灰?我看你今年也就不到二十岁,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险恶吧。”矮个男子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

  • 迷情绝恋你就是下一个麻花疼 “求收藏”

    “怎么又考试,上个月不是才考过吗?”“没办法,谁让我们是高三的呢,还有半年就踏入“战场”了。”“。。。。。。”无不例外,所有同学都在发牢骚,除了那些学霸们,当然还有李毅。李毅可没那么埋怨,相反还有一些小期待,现在他已经开始进入了幻想之中。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就放学了,因为还有晚自习,李毅没有回去

  • 重生之花瓶在线阅读第二节

    病房里,贺美人看到蔚丞的那一刻眼睛就红了。蔚丞特别害怕贺女士哭,她从十二岁爸妈去世以后就跟着外婆。她爸妈一个是军人,一个是警察,不同的职业,同样的尊重,同样的时间点去世。她从小就很缺爱,爸妈常年在外执行任务,她一直渴望得到他们的赞赏,也想让他们关注自己。可他们好像一直感受不到,她需要他们。她一路的成

  • 前任今天凉了没在线阅读第6节

    说一下本书的加更规则。首先每天四更保底(8000-9000字)在这个基础上每一千鲜花加一更。每五百评价票加一更。每五人打赏加一更(100点也算)每10张月票加一更。作者菌有一点点存稿,手速也还可以,如果想要更快看到后续的剧情,投鲜花和评价票是一个不错的方法。鲜花和评价票每天都会有免费的,对你们来说无

  • 深海亡鱼之换你所有家产

    看着朱重八瑟瑟发抖的样子,刘林呵呵一笑。他将朱重八拉到自己的身后,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张家。毕竟,有着黄金甲的庇佑,他还真的不信,有人能够伤害到自己一根毫毛。当刘林进入张家的时候,果不其然,刘林便看到无数的刀光剑影落在自己的身上。刘林很是镇定,他将身上的砍刀,轻轻挪开。随后,他对着那群愣住的人,淡淡说道

  • 本少不惧内!之我死了(1)

    “砰——”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黑色的轿车在我面前被燃烧的火焰撕扯变形,呲呲的释放出物体烧焦的味道。耳朵里一阵嗡嗡的乱鸣,眼前像被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塑料膜,模糊不清。隐约看到的是一团巨大的火苗在跳动,一个黑色的人影背着火苗朝这边走了过来,我试了试动自己的手,使不上任何力气。人影在我身旁站定,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