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道且随心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7:43:21 作者:孤独患者独老 来源:纵横中文网
道且随心
道且随心
作者:孤独患者独老来源:纵横中文网
入红尘,惹因果,斩不喜,灭不快。乱世众生,谁人称霸,谁人成仙。

邢霄还是没动,依旧是试图装睡蒙混过关。

虽然眼皮子已经开始不听话的兀自跳动,但邢霄大概觉得自己看不见对方所以对方也看不见他。

“要装到什么时候?”

邢霄还是没说话,努力的调整着呼吸。

“真睡着了我就去医院了。刚才为了让手下的医生早点回去,很多伤口没处理。”

为了让他早点回去……

邢霄面无表情的听着。

不过这么浓烈的血腥味儿,哪怕是嗅觉减弱了也闻的出来。

估计伤的不轻。

去干什么了邢霄也不好多问,但大概能猜得到七七八八。

咬了咬牙,邢霄还是睁开眼睛,故意压低声音,“被你们吵醒之后原本都快睡着了……”

虽然解释完之后,邢霄也觉得这段措辞漏洞百出。

“是吗?”希尔反问。

“当,当然。”

说完以后,邢霄赶忙岔开话题,“既然受伤了…还是去医院比较稳妥。”

“嗯。”希尔应了一句。

邢霄刚想说些什么,却先感觉到身上死死地压上来了一具身躯。

和以前那种占有的意味截然不同,似乎真的只是精疲力竭之后,找一处依傍,长睡不醒。

邢霄感觉不妙,赶忙伸出手推了推他。

没有反应。

邢霄一时间有些着急,赶忙加重了力度,“醒醒,醒醒。”

“歇一会儿而已,你在想什么?”

晃了半天,沙哑的声音才又一次传来。

邢霄这才将手移开。

“和医院说过了,待会儿会有医疗人员过来。现在让我躺一会儿。”

邢霄感觉都到对方又往自己身上钻了钻。

毫无保留的把全部体重压了上来。

邢霄一时间双手有点无处安放,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放在了背后。

很快,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对方身上流了下来。

腥味很重,而且很热。

很快,两个人身上都被血液染得湿漉漉的。

“有纱布吗,我先帮你处理一下……这样不是事儿。”

希尔没接话。

邢霄伸出手,开始四处摸索。

“没事,以前比这更严重的时候太多了。”

邢霄还在四处搜寻着,看有没有干净的纱布。

最终也不知道摸到了什么,胡乱先替他塞着,试图止血。

“等一会儿医护人员就来了,别忙活了。”

“……”

“好好让我枕一会儿。”

邢霄没再接话,但却是没再乱动。

也没有半点儿要乘人之危的意思,就这么乖乖的给他枕着。

等了不到十分钟,外面传来门铃声和开门请求。

希尔点开了通讯器上的权限放他们进来。

邢霄感受到原本枕在自己身上的人被几个医护人员抬走了。

突然空空落落的,有点不太习惯。

“失血过多,体.内有金属残片。由于没有第一时间治疗,已经开始加重了,我们现在需要将您转移到医院进行手术。”

“好。”希尔回答的很平淡,“能让他也跟着吗?”

“通常而言只允许家属陪护。”

最后邢霄还是跟着上了救护车,

老老实实的坐在角落里。

“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去医院?”邢霄听着医护人员基本上已经做完处理,才开口问道,“是收到颈环发出的消息,怕我逃跑吗?”

“也算是其中一个原因。”希尔如实回答。

“怕你的朋友担心?”

邢霄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旁敲侧击的问一下。

“你当时不是睡着了吗?”

邢霄:“……”

差点儿忘了,当时一直在装睡。问这个问题基本代表承认了当时一直在偷听。

“算是吧。让他知道我伤太重,他估计会很自责。毕竟是替他挡了两下子。”希尔解释的十分坦然。

邢霄一时有点语塞,想说什么,但好几次张口,都已失败告终。

知道多问不合适,但还是忍不住。

忍不住想去刨根问底。

邢霄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好。

“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世代交集亲密。”“他从小性子就不怎么安静,刚才吵到你睡觉了,我替他道个歉。”希尔依旧是闭着眼睛,因疼痛蹙着眉,尽可能平静的解释道。

替他道歉……?

邢霄不禁稍微眯起眼睛。

不过既然是从小认识,关系亲密些也是正常的。

邢霄如是想到。

然而想完之后才发觉不对。

为什么要对一个相处时间还剩不到两天的alpha,还是性格极其恶劣的那种,如此好奇?

“没事,其实也没怎么吵到。”邢霄最终还是开口回应了一句。

虽然表面上平淡的很,但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总有种莫名的情绪在隐隐作祟。

很强烈,带着些愤怒。

像是属于自己的猎物被别的动物盯上了一样,这种感觉来自内心深处最隐秘,被封存的记忆,以至于像错觉一样。

说完这句话之后,又一次双双陷入沉默。

邢霄能听见身边的呼吸声平静了不少。

应该是睡着了。

邢霄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一直面对着悬浮担架的方向。

这么坐了一会儿,邢霄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试探了很久,才摸上了悬浮担架的边缘。

在边缘处停留了一会儿,又一次向内。

最终停留在了冰凉的手掌边上。

虽然这段时间,触碰这只手的次数算不上少,但没一次是邢霄自愿的。

这一次不一样。

兴许是好奇,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邢霄先是触碰了一下那只垂在担架外侧的手,感觉对方没有反应,才敢贴近。

温度很凉,应该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手掌有点粗糙,尤其是经常扣动扳机的那几个指节,茧子明显比其他地方要厚一点。

邢霄不禁放缓速度,开始在上面摩挲,感受这这种触感。

见着对方依旧没有反应,邢霄又大胆了一些。

这一次干脆直接将手心贴上去,手指也轻轻的扣了上去。

感受着冰冷的手掌被他一点点暖热,和染上他的信息素,哪怕只是人工合成的味道。

医院离得算不上远,过不了一会儿就到了。

邢霄在医护人员来操控担架之前,就及时的缩回了手。

还顺便把担架上的人摆摆正,才又一次恢复笔挺的坐姿。

下了车之后,邢霄听见医护人员把担架推远了,刚准备伸出手探路,肩头就被拍了一下。

“病人亲属可以在休息室等候。”

“需要帮忙指路吗?”

“需要,我的眼睛有点问题,基本看不见东西,麻烦您了。”

跟着护士一路走到休息室,坐在沙发上的时候,邢霄才又一次开口问道,“请问他是怎么了?”

“初步判断为爆.炸所致,右肩骨到腹部伤势比较严重,有灼伤痕迹,背部皮肤里有残余金属片。现在医生应该在替他取出身体里的残片,缝合完伤口之后就可以出来了。” “不过病人身体素质很好,问题不大,请您不用担心。”

“谢谢。”

“没关系,一会儿手术结束之后,我会带您前往病房。”

邢霄没有再说话。

残片全扎在背后,说明身前是护着什么东西才会造成的。

想到这儿,邢霄无意识的浑身绷紧。

在原处坐了一会儿,邢霄又试图站起来。

结果双脚还没保持好平衡,脖颈上的颈圈又一次发出警报,和轻微的电击。

休息室里原本还有细碎的说话声,一瞬间就安静了。

邢霄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想象到所有人目光投向他的场景。

邢霄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

这一次等了很久,才有护士过来,领他去了病房。

进门之后,就没有人再跟着了。

邢霄又一次伸出手,试探周围的障碍物。

“过来。”希尔说完之后努力的清了清嗓子。

声音十分虚弱。

再怎么咳嗽,清嗓子,都只会衬托的更加无力,

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是一种能让人放下所有戒备的感觉。

邢霄没回答,只是继续伸手试探着。

“所有多余的东西都已经搬走了,直接向前走就行。”

邢霄思量片刻,最终决定相信对方的话,向前走了两步,发现真的没有障碍物,才大胆起来。

“刚从麻醉中清醒,就收到了你试图逃离的系统通知。这么喜欢给我惊喜?”

“是吗,但我一直在休息室里睡觉。什么时候发送的我有逃离倾向的通知?”邢霄反问道。

“零点五十五分。”希尔回答道。

“可能是梦见什么了?我不太清楚。”

这个理由原本苍白的很,但配上邢霄这幅语气,到真的显得有那么几分像真的。

邢霄原本以为对方会追问到底。

然而却像是接受了他这套说辞一样,就这么过去了。

“别站着了,坐。”

邢霄听见他小声拍了拍床褥,示意他坐在床边。

却还是当没听见一样,直接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了离对方还有两人之隔的距离。

“我的意思是让你坐在我身边。”希尔又解释了一句。

邢霄没急着站起来,依旧是纹丝不动。

只是刚没坐一会儿,领子倏地被拽了一下,整个人朝着病床的方向栽去。

邢霄下意识伸手撑了一下,避免摔在他身上,沿着床边做好。压根没有往对方身上凑得意思。

“过来,倚在我身上。”“让我抱一会儿。”

面对这句命令,邢霄依旧是无动于衷。

因为臂弯里残留着其他Omega的气息。

虽然很淡,但邢霄分明嗅见了。

“您现在身上有伤。我不适合和您有身体接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朝]我仿佛知道得太多在线阅读第10章

    叶知清清冷的望着湛擎,“你想我做什么?”湛擎望着她,忽然轻笑了笑,“暂时没想到,等我想到的时候再告诉你。”叶知清微眯了眯眼,看了湛擎一眼,淡淡的点头,“可以。你想到的时候可以随时告诉我。”湛擎高挑了挑眉,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有趣。一般的人面对这些未知的情况都会下意识的心慌,因为不知道对方会提出什么难以

  • 蓄谋已久的婚姻在线阅读阳光带来的回忆

    林西姐是我的一个同事,可是林西姐对我很照顾,像姐姐一样,我们都是大学教师,她和她丈夫感情很好.林西姐看到我还没有对象,作为过来人,林西姐和我说起找对象的事,她先说起了她和她丈夫的事。她说如果有时间,一定把它写下来给自己的孩子看,我决定帮林西姐写下来给她的孩子看。林西和林灵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同一所

  • 网游之义道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孩子声音嘶哑,他一直移动到荀秋鱼身边,荀秋鱼也没动分毫。真的很奇怪,他一见到这个小孩子就觉得亲切,提不起任何防备,甚至内心深处还有怜惜。难道这个小孩子是传说中的失散多年的弟弟?但荀秋鱼明白,荀家不会出现这样发色瞳色怪异的人。见荀秋鱼一直看着他不说话,小孩子又重复一遍刚刚的话:“你有东西吃吗?”荀秋

  • 大隋天宝传之前尘如幻(三)(5)

    云韶府是为宫廷贵族服务的歌舞礼乐机构,其中虽有平民入乐籍者,但大多是所谓罪臣妻女,饶你当初有多清贵娴雅、诗礼傍身,因罪没籍,一入此地,俱为草芥尘泥。在这里苟活,已不知是福是祸,福能有几分?祸,却像是无穷无尽。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三个月过去,每天练习各种乐器,手指磨出了茧,未来一样黯淡无光。这天傍晚,

  • 今生只为有你在线阅读第6节

    滴;由于宿主领悟‘强者之心’系统开始绑定,绑定开始绑定中,10%···20%···30%···40%···嗯?这是神马情况?啊!一阵剧痛忽然席卷而来,完了子弹都没杀得了我,居然就要这么挂了。完成度100%,主题附带功能,治疗修补,开始!”又传来一道人性化的声音,这是蓝凌晕倒之前听到最后的声音,蓝凌只

  •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GL)在线阅读第九章

    谈容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稳稳覆在竹言蹊身上。两人原本就有身高差,此时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高度上的悬殊更加明显。竹言蹊迎上那双深邃沉静的眼睛,心尖加速跳了两下。他偷偷舔了舔嘴唇的内缘,把谈容话里的“认识”理解成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他敛去眼里的“鲨气”,乖乖巧巧地冲谈容笑道:“是挺巧的。谈教授下午好啊,

  • 墟空之城之第七章(7)

    入夜时分,队伍里的人用过膳食,分配好守夜的士兵,其他人就可以闭目休息了,正是花离枝行动的好时机。草原晚上气温较低,对先天不足的花离枝产生了一些影响。她压抑着到口的咳嗽,趁着守夜的士兵转身的瞬间,身体宛如一道疾风掠进了一辆运送货物的马车内部。马车内堆放的都是些从大隋运送来的上好丝绸,花离枝正是观察到了

  • 暖暖星光夜未凉第六章在线阅读

    一个普通练习生的普通一天,是从让舞废心神俱灭的舞蹈课程开始的。裴星绪长这么大,面对手拿木棍刀子的混混都能面不改色狂殴一顿,除了偶尔面对母上大人时,他的字典里可以说从来没有出现过害怕这两个字。可现在,他却是实实在在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被舞蹈支配的恐惧。刚来公司第一天,周围基本上都是刚进公司不久的小菜鸟,可

  • [鬼灭之刃]我看到你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顾何舟走出去五米,发现旁边少个人,回头见童木一脸苦大仇深,“害怕逃课?”“怎么可能害怕。”童木外强中干,硬撑道,“我以前拍戏,逃过很多次课。”“行吧,带假条逃课。”顾何舟说,“第一次做这种事,感觉怎么样?”童木感受一番,“有点像偷情,还有点小兴奋。”顾何舟听不下去,劝道,“语文成绩上去之前,别随便乱

  • 余生有泪思年华在线阅读第五节

    转眼之间就到了李兮云满月的时间,至从将那三十个机器人派了出去后,她就空闲了下来。这将近一个月时间,她每天都会认真偷听照顾她的丫鬟嬷嬷们说些八卦,然后来判断这个世界的信息。当然听累了就睡一觉,等到这些人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就修炼内力,然后每天输入一半内力给系统商城,这样一来她每天都能得到一万能量点,也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