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欲上青天在线阅读魔法协会和教会

2021/6/11 16:20:58 作者:吃曲奇的小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欲上青天
欲上青天
作者:吃曲奇的小爽来源:纵横中文网
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幻想自己是大侠,武林高手,行走在江湖之中除恶扶弱......但他也知道这些只是小说里存在的,想想就行了,没想到重生之后,这种事真的有机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敢相信!随后他便释然了,连穿越重生这种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点的菜上来以后,我俩便开始大快朵颐。不得不说,这里的食物虽然烹饪方法单一,但是水准还是非常不错的,不论是咸淡程度还是香料处理都恰到好处。吃着吃着我们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两人想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有好肉没有好酒啊!不过眼见菜已经消灭大半,再点酒已经不合时宜,于是咱们合计,晚上去学校里开的“橡树酒吧”一探究竟。

解决了遗憾,我们聊起了下午的计划。陆一发一脸很了解我地样子:“你小子在家就宅,下午不会又要宅宿舍吧?”我装作一副被戳穿的遗憾的表情:“不会吧这都被你发现了。”陆一发随即做出一副我懂你的样子。

我又问:“你呢?你下午准备做什么?据我所知异世界可没人会打篮球,甚至都没有篮球这个东西。”这家伙露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贼眉鼠眼地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人注意到我们之后,陡然问出一句:“早上开会你认真听了吗?”我看他鬼鬼祟祟以为要说什么重要的事,结果就问这个,气的我差点大巴掌伺候他。于是我没好气的回答他:“你看我听没听!”谁知这小子向我抛来一个十分暧昧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没听。我说,你心思肯定是在那个叫做贾钰的妹子身上吧?”好吧我承认贾钰长的确实十分可爱,性格虽然有些弱气,感觉软软的,但实际上柔中带刚,有自己的小坚持,实际上也算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可我也没一直关注她啊,啊?况且这跟你接下来要说的话有半毛钱关系吗?要是没关系仔细我拿盘子扣你头上。

所以我也不说话,黑着脸静静等他的下文。陆一发一副拆穿别人所以自我满足的一笑:“嘿嘿,别生气嘛哥们,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而且我想说的是你大概没注意,那个唐婕,也就是咱们的武术老师,有胸有屁股,腰又细,真的是前凸后翘。脸也特别正,真的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对于他说的话我表示非常不屑,谁知道他还并不打算消停:“你说这女人,明明能靠脸吃饭,非要靠身材,明明能够靠身材吃饭却非要靠能力。”他说到这我终于听出一点意思了,下午肯定是有相关的计划。之前甚至不惜把我也绕进去就是为了做个铺垫。当然对于这种事情我也不会酸,我承认唐婕确实很漂亮,如果在我们那个世界也确实可以凭脸和身材吃饭了,而且绝对比一般人过得好的多。看起来陆一发对她确实十分有兴趣,然而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用脚后跟都能感觉到他的意思,他下午肯定准备去找唐婕。

唐婕作为高级剑士,在这个世界绝对是非常稀有的能力,据说去工作的话,每月能够拿到六十个金币的薪水。也就是说,仅仅凭借能力,也足以让她过得比绝大多数人潇洒。不过一般有能力的人都比较有性格,我只能祈祷陆一发他自求多福了。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俩分道扬镳。我回到宿舍继续钻研那本《生命法则》,陆一发则是如他所说,去找武术师唐婕。昨天已经把这本书粗略看完,今天精细研究的时候就发现它其实也可以算是在这个世界的一本启蒙书。它从这个世界的本源构成说起,从宏观到微观,说了许多细枝末节的东西。是一本集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等各方面大成的书籍。

这个世界充斥着魔法元素,几乎所有能量都是由魔法提供的。所以地位最高就是一群善于使用魔法的人。在十分遥远的过去,只有少数人能够掌握魔法的力量,魔法师的数量也十分稀少。当时的大陆直到后来,大地上出现了三位强大的魔法师,他们创造出一些方法,将纯粹的魔法元素转化为三种不同属性的魔法元素,分别是火、冰、电三种,他们努力走遍这片大陆的每个角落,传播和教导所有的人们,使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方便简单地掌握合适自己体质的魔法。可以丝毫不夸张的说,这三位伟大的魔法师,是当今魔法体系的奠基人、先驱者和所有人的导师。他们分别叫大卫、詹姆斯和霍比,他们被称为“上古三大魔导师”,被记录在每一本教授魔法的书籍上,取他们名字的开头字母,印在扉页。所以只要见到一本书,每一页的页脚都注着“DJH”三个字母,那一定是一本魔法书籍无疑了。数十年后三大魔导师创立了魔法师协会,用于团结所有掌握了魔法能量的人群。百年间魔法师协会衣服成为一个站在世界顶峰的组织,它强大到无以复加,几乎能够掌握所有人的生死,甚至影响一个小国的存亡。直到,另一个组织横空出世。

随着魔法的掌握和学习越来越普及,魔法师的数量逐渐增多,但有些人不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掌握魔法的真谛,魔法师的数量虽然大大增加,但是不会魔法的人群还是占大多数。由于魔法师的地位普遍高于不会魔法的人,所以很多人都过得不是很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些人群中流传着这样一些说法:魔法降临大陆,是神的旨意,是为了让人类过得更好。但是神特地挑选出一些人,他们作为神的子民,不需要学习魔法,在神降临大陆的时候,迎接神的到来,作为神的侍奉,审判过后与神一同荣升天堂。接下来,这种说法越来越广泛地传播,并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渐渐的,各地零星出现了自发的宗教组织,十几年间就如火如荼的发展成为教会,由教会组织信徒进行活动。人们发现,学习神圣法术根本不需要感性魔法元素的能力,就拿最基础的圣光术来说,只要你有信仰,而且信仰足够纯洁,都能掌握。牧师最基本的攻击技能圣光弹,是从覆盖本身的圣光中产生并弹射出去,与是否能掌握魔法元素毫无关系。由于不能掌握魔法的人要更加的多,教会很快就成为了与魔法协会并肩的组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创世天绝在线阅读第五节

    岳钟勉一大早起床,照了会儿镜子,打了几盘荣耀,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微博,毫不意外地见到叶修这个名字依然稳稳地保持在热搜榜的前几名,对于其出演《天应》一叶角色的负面评论也是数不胜数。岳钟勉不由自主地点进去,一个一个看了起来。@wuli小天使:一个新人出演?不看好。还是希望官方慎重考虑!#一叶叶修#@一叶在

  •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之废柴一枚

    检测官指着水晶球对秦凯说道:“把手放上去。”秦凯一步一步的走上去秦凯紧张的将手放了上去,“嗯?”“大人,这,这,这怎么没有反应?”秦凯挠挠头疑惑地问道。“重新来一遍。”监测官说道秦凯将手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将手放了上去,可,水晶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哈哈,没有资质,秦家公子没有资质,哈哈,这可是

  • 嫡女解语在线阅读第四节

    竹杖芒鞋,麈尾棕笠,补衲随缘,灰衣负笈。佛门中人,行道一脉,法号无尘,云游至此。其人身高约只六尺,面容清瘦,目光坚毅,若非是身着僧服,倒更像个山野樵夫。走出山林,快到平东府城,虽然云游四方会多寻奇山异水,增广见闻,平日行旅不仗法力,方能砥砺修行,无尘却也不排斥红尘行走。已过午时,日头颇高,他寻到一小

  • 喜欢你胜过小甜饼之我不叫红月(8)

    采选秀男就是一件十足的荒唐事。皇帝让下面选了一百多个俊秀男儿上来,民间都在八卦,猜测最后谁会被皇帝青睐。却未料到,皇帝一口气看中了五十多个。不过,不是选上来当娈童养,而是给他们发了任务,用各自所长,去各地州府一展才华。外头纷纷感慨这位皇帝可真是看不透的人物。以为他会死在女人肚皮上,会是昏君,让大燕衰

  • 我可以为你平凡或者完美第10章在线阅读

    孟意蝶已经习惯了每天下班后回到留有热饭的家里。快二十天,那位看起来不靠谱的家政愣没做过重样的菜。三百多平的大房子打理得极为整洁。两只猫也被喂养得很健康。她边吃晚饭边对着电脑快进看监控:家政之前几乎回回都带上孩子来,本来她担心小朋友会不会在家胡闹,结果看了监控就安心了:毛豆很懂事,大部分时候就坐在临时

  • 跳级去追你大刘村

    “是,明白!”三人被王瞎子气势所染,不由心中生出一股豪气,扯着嗓子大喊道。王瞎子又拍了拍秦戈的肩膀,与其略显沉重的说道:“刘少华的危险程度应该不必我多说了吧,在他没有伤天害理的事儿之前,抓住他,如不不行直接将他给我杀了!”秦戈看着双眼通红,满是血丝的王瞎子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了!胖子三

  • 黄衣之王第八章

    美人儿一挑眉,心道终于想起来问自己名字了。“我是东吾君师。”“噢,东吾君师啊。好拗口,我可以叫你小东吗?”小猴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小东……这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土到掉渣的名字!侍童侍女都不叫这个名字吧!不过……东吾君师开口道:“可以啊。但是作为交换,我要叫你小花,这样可以吗?”东吾君师觉得小花这个名字比

  • 十三那些事儿情侣装

    五行山下的鸡鸣第一声的时候,萧元元从噩梦中惊醒了。此时天色微亮,透过窗户的洁白的月光照到她脸上,满额晶莹的汗水。刚刚在梦里,一头比黑怪还黑还大的野兽追着她狂奔,那嘶吼声叫得她现在醒过来还心悸冒冷汗。昨日在裁缝店的场景又浮现了,她想到她那“夜老弟”意识到自己女娃的身份被拆穿后的恼羞成怒的模样,裹着暖暖

  • 无爱不伤在线阅读第5节

    陆澜波再见到那位女士是她从骨三科转到肿瘤一科的那天。“王敏,34岁,盆骨左侧有一个7*7的肉瘤。”张副主任说:“本来是因为骨折住院的,没想到拍ct时发现了盆骨左侧的占位,这种情况现在连手术也做不了。”低分化肉瘤,陆澜波看着病理报告心想,怪不得那天见她那样无神。临下班,陆澜波路过病房,忽然看见一个熟悉

  • 诶我猫呢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风萧萧然,吹落了一树“梨花”,白梅的香气悠悠然飘进血红的围墙,却遮不住浓重的血气。“姐姐,你看啊,你的白梅又开了,可这次,你的身边再没有人了。”杜嫣然低头拂过凤朝云的脸颊,嫌弃的擦擦手,复把手帕丢在她脸上,呵呵笑道:“姐姐,你听呀,外面的钟声好大,妹妹还不曾听过这般声响呢,姐姐你猜,这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