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位面系统帮我还钱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5:48:41 作者:道长单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位面系统帮我还钱
位面系统帮我还钱
作者:道长单飞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12月2日就要入v啦~部分章节倒v,看过的小天使们不要订阅喽,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支持~爱你们这是本文的文案呀~树大招风,被鸟尽弓藏的段云舟又一次穿越了。穿越当天,原身口袋里还剩下五千块钱,欠了别人五百万正准备跑路。段云舟:等我抽根烟冷静一下债主·赵轩阳·偏执狂:不还钱要你狗命哦(笑)******幸运的是,段云舟有了一个位面交易系统。坑爹的是交易对象千奇百怪:不受重视热衷于涂脂抹粉的女尊国皇子、暗搓搓想要投身黑暗之神的光明教皇、日常为两个搞基徒弟擦屁股的酒鬼师尊、妄想拯救全世界的丧尸皇大佬……段

黎镖在昏暗下来的天光中,怔怔地看着孙子黎池。

“小池子你说的可行,大河大湖你们两个先跟你池弟弟学着,反正我听过几耳朵后觉得,小池子和先生讲得也差不多。等家里日子好过些后,就送你们去专门地读书。”

黎河和黎湖听后,心中亦是震荡不已。虽然小池子几年如一日、一天不落地教他们读书,年前又恰巧碰到族学里的先生后就考教了他们一番,得了句‘若刻苦些或许是根童生或秀才的苗子’的评语,可他们并未当真。

他们跟着学,起初就是为了哄弟弟开心,只当是陪当时才七岁多的弟弟玩先生和学生的‘过家家’游戏。后来继续跟着学却是觉得既然感觉学着不难,那就多学点吧,多认些字、多背句圣贤之言总是有好处的。

他们并不知道,这半年来黎池是为什么在焦虑和忙碌,也不知道他竟然在给他们筹谋着上学的事。

“上学?

“我们去上学吗?不是说每家只能有一个人去上族学吗?”

黎桥心中也感慨不已,他这侄子啊……“是每家只有一个孩子能在族学免束脩上学,如果你有银钱,族里还会拦着不让去找个私塾读书吗?你们两个听你池弟弟的,先把字练起来、把书学起来,等家中宽松些后就送你们去读书。”

“好的,我会好好练字的。”

“我也是,一定会认真跟着池弟弟学的!”

黎河和黎湖这时只是纯正的十二岁和十岁的小少年,知道或许不久后就能去学堂读书,两人都激动不已。并不会去多想这其中的困难,以及要费多少功夫。

“那好,我可是记住了。”黎池的目光随后又投向黎江,“江哥哥你是全程参与了造纸的,也已经掌握到诀窍,以后就要麻烦你在家里领头造纸了。”

黎江拍着胸膛满口答应,“当然,家里还要靠造纸来改善生活呢,我定会做好造纸这事的。现在也才刚入秋,还能赶得上一茬晚麻,我明日再去村里其他人家找些劣的孬的麻料来,入冬前应该还能造出不少纸来。”

大人们对黎江的担当表示满意,随后又对造纸这事增增补补地提了一些意见。

等聊得尽兴后,才陆续去洗漱后回屋睡下。

若以后黎河和黎湖也去读书,那家里就有三个学生,三兄弟每房一个也很公平。而且,若是造纸真能供得起家中三个人读书的话,那造纸就是项不错的手艺了,而现在看来是大房的黎江习得了这门手艺,大房是占便宜了的。

不过一家人本就应该同气连枝,这么多年早已分不清、也不用分清是谁占了便宜,这就是宗族社会中的宗族啊,一家人劲儿往一处使、互相扶持着坚强求得生存。

宗族内部会有矛盾、甚至会吵架动手,可一旦真有谁遇到大难事了、或者被外人欺负了,立即就会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这一点和黎池前世童年时生活的家乡一样,大山里信息交通不便,很多思想和风俗都还保留着古风古韵。

院子西间,黎棋夫妻的卧房里。

苏氏将支在靠墙小床上的小儿子拍睡后,才坐回大床的床沿。“当家的,我们小池子莫非真是文曲星下凡?你看他多聪明,只看了一本什么书就能造出纸来,眼看着这家就要因此好过起来了。我可是打听过了的,四宝店里一刀纸就卖20文钱,竟比一斗米的价还贵了四五文钱,我估摸着家里已经有三四刀纸了。”

黎棋知道自己妻子是个知事的,她这些话也只两个人在屋里时说说,他也就没说她不该说,反而岔开了话头。

“你看着小池子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就没见他和谁红过脸或争过嘴,心思却很重。他怕是一直都惦记着家里的境况,想着只有他一个人读书,就千方百计地想让他其他兄弟也去读书。”

苏氏轻叹一口气,“自己的孩子,做父母的哪能不懂。四年前,小池子读书第一天时发生的事,他怕是一直记在心上呢,现在总算是让他想出了法子弥补大伯一家。

不仅如此,还将二伯一家也带上了,不然二伯一家不上不下的,没有大湖这个孩子去进学读书、长点硬气,以后就算兄弟们照应他一把,他们也会觉得不得劲。”

“是这个理啊……”黎棋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床帐,“有了造纸这事,该弥补的也弥补了一些,他兄弟们也进学有望了,家中多个进项后就会慢慢变好的,小池子应该能放下心思,专心读书了。”

“是啊,小小的一个人,怎么就那么能操心呢……”苏氏叹着气,心里是又酸又软。

正房的黎桥夫妻两和东间的黎林夫妻两,也有一场夫妻间的睡前小话,感叹着往日里的不容易,畅想以后好起来的日子会如何,再说说黎池到底是会读书的人、就是不一样。

且不提正房和东间里各自的小话,躺在床上的黎池,正看着窗户纸透进来的月光,心里琢磨着事。

明天开始就抽空开始抄书吧,不,开始默书。他记性好,却不是过目不忘,默书可以加深记忆,是一举两得的事。等中旬休沐时,就把默写出的书拿去县城的四宝店,看看能卖多少钱一本,若是价钱太低,他就费些功夫直接把书卖给需要书的学童或书生,总归要有钱赚。

黎池琢磨着、琢磨着,就睡过去了,模模糊糊中最后的念头是:终于可以拓展阅读面了,不然写的报告全是东拼西凑出来的,整篇都干巴巴的没一点文采内涵,那书记的职位就不用想了……

黎池记性好,能够在脑海中构建有利于联想回忆的记忆宫殿,也能够对记忆宫殿进行整理和打扫。这件事在他这世一出生后就开始做了,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完成。

两年多时间,只是梳理强化记忆的话,是用不了这么久的。他还扫除了某些记忆,遗忘那些人、事和对应的情绪。

重生十年,在意识朦胧的时候,黎池第一次想起了前世自己死前的短期奋斗目标——下次考核的时候书记就要退下来了,他一定要抓住机会坐上去。

这个目标也是他死亡重生的诱因,若不是为争取表现而太过努力工作,事事亲力亲为,他也不会累到猝死在办公桌上。

……

黎水村里住户并不分散,当然不像城里那样一家挨着一家,彼此间却也鸡犬相闻,谁家若是有点事,过不多久全村人就都知道了。

黎镖他们家对造纸这事,并没想过要把它做得隐秘些,也没避讳过人,那些路过他们家或专门到访的人,一眼就能看见晾晒在院中的纸张。

慢慢地,全村的人也就都知道黎镖家在造纸的事儿了。

等黎江领头造出快一令纸后,黎水村黎家的族长黎钦登门了。

黎钦走进院子,环视地上斜支着的纸模具,上面正晾晒着纸张,脸上浮现出惊讶和赞叹。“真是没想到,小池子竟根据《齐民要术》上记载的造纸工序,就能造出这等的纸来!”

黎镖知道族长今天下午要来后,就没下地去,而是专门等在家接待他,“哈哈,小池子就是脑子灵活了些,哈哈!”

“小池子那脑子灵活得可不止一些呀!《齐民要术》这书村里就我家有,书我也是翻看过的,就没能造出纸来,为何小池子借去看看就能了?那是他的脑子,比我们这些人的要灵活很多啊!三哥你有这么一个孙子,以后就享福了啊。”

黎钦这个童生老爷族长,是黎镖的远房堂弟,论年龄排辈要叫黎镖一声‘三哥’,可今儿这声‘三哥’黎镖听着最舒服,“哈哈,还要多谢钦弟你的借书之恩哪,我们小池子虽然聪明些,若没你的书,他可不能凭空造出纸来的。”

“三哥,我们之间就不要互相吹捧了。”黎钦看到院子一角有两堵砌到半截的墙,一旁还堆着些黄泥和几块泥胚,“那是在做什么?砌墙吗,可砌在那里能做什么用?且两堵墙也隔得太近了。”

黎镖赶紧为黎钦解惑,“小池子他们正在鼓捣个活动帘床用来抄纸,这样就不用把纸模具支得满院子都是了,而这两堵墙就是配着那活动帘床,用来晾纸的。

等这两堵墙砌好后就用泥糊把它仔细抹光滑,再刷一遍三合灰,等干透后就在两堵墙间的夹道里烧火,再把抄出来的湿纸贴在墙上就能把纸烘干了。”

黎钦听了感叹不已,“小池子巧思啊!我当年去府城参加府试时,听过一耳朵四宝店的造纸作坊的事,好似就是这样做的,小池子能自己琢磨出这样的晾纸法子,可谓心思灵巧啊。”

“心思灵巧些好啊,我以前还担心他读书久了,会读成个不知变通书呆子,这事一出我也就放心了。”黎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只看小池子从小到大的机灵样儿,他才没有过这样的担心呢。

黎钦觑了黎镖一眼,能理解他那隐秘的得意。“我今儿来,是听说你们家造出纸来了,所以就来看看,现在一看果然没有假。”

黎钦停顿几息后,又说道:“其实也还有一件事,要和三哥你商量商量。”

黎镖当然知道族长不会是真闲的没事了,就来他家闲逛逛、串串门,“钦弟你尽管说,若三哥能帮上忙,那是绝不会推脱半句的。”

“既然三哥这么说,那我也就厚着脸皮说了。是这样的,我看你们家这纸比四宝店里的也不差,族学里的学生也完全能用,我就想着是不是能从你们这买纸。当然我不是来白占你们便宜的,你们卖我一个实惠价,我就去给先生说说,让你们家黎河和黎湖也去族学上学,不收束脩,就像小池子一样。如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时代在线阅读第10章

    三人报完到,又一起去吃了顿午饭,最后林余天把星宝儿和她的行李送到女生校舍附近,然后便和塔塔鲁一起去了他们的校舍。塔吉学院的校舍是这里传统的一、二、四制,根据个人住宿费的多少而自我选择。不过将三种住宿制以三角形的方式相近分布怎么看也不安好心,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学生哪哪谁谁是富人,哪哪谁谁谁穷人,从而

  • 开局小混混怒造金融帝国你以为我贱吗?

    昼夜颠倒,这让林叙的精神头很不好。昨晚跟几个粉丝开黑到凌晨四点多,林叙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打了个哈欠,林叙晃荡进卫生间乱七八糟洗漱了下。等凉水泼到了脸色,林叙才清醒了一些。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头发凌乱,因为缺少睡眠,眼袋跟黑眼圈都很重。林叙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反正,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父母在他读大

  • [综]人生导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聂星,你没事了么!看你昏迷不醒,担心死我了!”杜一乐惊喜的看着聂星,左摸右摸,仿佛在确认聂星的身体是否真的无恙了。“那不能摸!”眼看着杜一乐都快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了,聂星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嘿嘿!”看着聂星真的没事了,杜一乐就剩下傻笑了。“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啊!”聂星有些恨铁

  • 我的苦逼道士生涯之天园拍卖会(3)

    到了,前面就是天园了,李雨我告诉你,能来参加天园拍卖会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你可千万不要惹事,虽然我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看重你。如果你惹到不如我们方家的还好说,惹到连我们方家也得罪不起的人,那么估计爷爷也不会护着你的,李雨冷哼一声,这就不用你关心了。就算我惹到事也不会连累你们方家,再说我只是你爷爷邀请来一

  • 肆说在线阅读第7节

    李青清在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便轻启红唇道:“本宫问你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当中谁还没有姬妾?没有的请向前一步。”随着李青清的话音刚落就有三位各具风姿的公子向前方迈了一步。这三位分别为大将军赵丰田之子赵靖云,兵部尚书徐文翰之子徐子颜,靖远侯林渊之子林白逸。李青清看到赵靖云和徐子颜的第一反应是他们怎么也来了

  • 家有儿女之最强刘星之醒转

    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一切都沉寂着,只有无尽的黑暗无始无终的狂欢着,时间也好似停滞了,或许,就这样和着黑暗一起沉寂下去就很好……或许过去一直不停的游荡是一种错觉,或许根本就没有过去罢,也或许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醒醒,菡儿……”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飘飘忽忽而来。这突然出现的女人的声音,像是一声

  • 斗龙战士之心中的黑暗在线阅读第八章

    伊尔莱家族门外夏莱的男侍凯加一脸震惊的看着前面,浑身都散发着冷气的夏莱。夏莱少爷…竟然…被夏瑛小姐赶出了伊尔莱的族门…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想都不敢想…那个除了蛮狠骄奢、欺A霸O,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夏瑛小姐…不是一直都被夏莱少爷随便捏/弄在手里的吗…夏莱少爷可是伊尔莱家族百年来最有天赋的Alpha!怎么

  • 抵抗首席总裁第七章在线阅读

    周云自从和李小方成为好朋友,两人就成了课间一起上厕所的搭档,女生之间的友谊真是奇怪,有时候明明不内急,不需要上厕所,也手挽着手一块去。她们有时候从厕所出来,就去操场找个没人的角落说说悄悄话,这会李小方指着班里一个有点胖的女生,正朝她们这个方向跑过来,边指边给周云一个不可描述的眼神。周云刚开始没注意,

  • 茅山第九世第5章在线阅读

    人来人往的路中央总归不是胡诉衷情的好场所,还好的是之前常去的一家私房菜没有倒闭。有粉头剪辑过对画觅瑄心动的十大瞬间,画觅瑄吃饭的画面赫然入选。花花公子的公子一词在这个时候总会展现得淋漓尽致,本身画觅瑄就生得好看,那一双桃花眼在专注的时候分外勾人,用餐时候的举止又是从小养成的自矜优雅,直让粉丝大呼秀色

  • 火影:开局鸣人直接满级之不是别人的,我的。(4)

    薛子羡一开始只看见它是一直橘色带点红的鸟,等鸟落在他腿上,小鸟仰着头看他,胸口的位置露出来,他才看清楚,这鸟胸口的毛居然是浅浅的粉色。好骚一只。应该是只雄性的鸟。在大自然里,雄性的鸟才这么妖艳。“薛总。”“老板。”许贤和王六如临大敌。如果对方是个人,王六早就在对方碰瓷的时候就把人制服了,许贤也会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