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综英美]我怀疑你们都是gay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16:25:09 作者:娴静若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我怀疑你们都是gay
[综英美]我怀疑你们都是gay
作者:娴静若梦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神盾局战五渣的文职人员,伊莉雅在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手机里的软件之后就卷入各种乱斗。每天沉迷扒马甲刷cp无可自拔。原本平静的神盾局文职工作变成了上前线?她表示不服,还有,这些奇奇怪怪的视频和口号都是些什么鬼啊?你们真的不是gay吗?都大海捞鲨沙滩离婚又天启复婚了别说你们只是好朋友!还有你,掉火车内战还私奔,别说只是好朋友?

言默现在看到南宫原就火大。

第一次跟她说的话是“你真的是女的吗?”

幼稚得可以。

然后又拿着她的CD机理所当然地觉得她的CD机受他眷顾是种荣幸。而且貌似他把他最初鄙视她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那种自恋的表情。真是,没话说。

再然后,因为他没有考到满分,拖累自己被“老妖”当炮灰使了一次。当事人没有知觉,甚至主动打招呼,外带满脸不知所谓的笑容。

最后,在天台上大胆戳到言默的痛处还在那得意洋洋。

他在她面前的样子哪像什么众人口中的“完美王子”,谦和又有风度,潇洒又有内涵。难道没有人看到他的劣根性吗?简直一派胡言。

然而现在,现在又是什么状况?

不知道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两个礼拜言默感觉他又好像变了个人,突然把言默当透明人看待。

把她当透明人好啊,言默又不稀罕他什么,但是这家伙的态度似乎又不是完全的漠视,反而有种敌视,让人捉摸不定。

上礼拜有一次言默正好好地在天台休息,南宫原一脚闯了进来,但他还没站稳,看到言默正坐在地上看着他,明显一愣,然后好像火烧屁股似的跌跌憧憧又撞出门去。

期间不到2秒。

诸如此类的事还有很多,言默天生便是个敏感的孩子,她知道有什么在改变。

最近嫣然很忙,忙到她恨不得把脚丫子都用上了。因为曲子演奏起来并不是很理想,就是怪怪的,大家的配合还不是很默契。所以气势低迷,但是眼看着还有两天就要演出了,每个人心里又火急火燎的,加倍练习。这两天大家都会练到很晚。

小雅是个热心肠,觉得自己帮不上忙,便约言默帮他们买饮料打打气。言默看看天色不晚,不用那么早赶到酒吧,便没有拒绝小雅。

提着一袋子饮料,言默跟小雅走进了排练室。

大伙正好在休息,言默把饮料放到桌上。

“小雅真好,想到我们练的累了,正想喝点什么。”说话的是班花胡诗韵,她弹得一手好琵琶,是个典型得古典美女。

“就是就是,我都快渴死了。哇塞,饮料还是温的。”拉大提琴的白淼淼急不可耐地拿起一瓶温热的奶茶。

“不是的不是的,”小雅急急地解释,“我今天忘带钱了,都是言默买的。”

小雅很希望言默能融入群体,但是,言默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呵呵”胡诗韵干笑了两声便不作声了。

场面一度尴尬。好在在班长大人和嫣然的带领下大家都拿起饮料喝了起来,也都客气地对言默道谢。

“原,你的。”

温岭把一瓶绿茶扔给好像到现在为止还没抬过头的南宫原。

南宫原很帅气地接住绿茶,但是他看了眼后就把它放到一旁没有喝。

“你不喝吗?”

“我不喜欢。”南宫原继续研究谱子。

“不是啊,我记得你最喜欢绿茶啦。”

“我不喝这个牌子。”冷淡的口吻又让本就不温暖的教室再下降了几度,气氛不是一般的不好。

温岭看着看似“专心致志”的南宫原不免觉得疑惑,他少爷的虽然架子大但是真的很喜欢茶类饮料,从来都不会计较牌子的。今天怎么反常了?

言默不知为何觉得心里有种东西在不断膨胀,像是要把她的胸腔完全撑破。垂下眼帘,盯着南宫原那双时下nike珍藏版板鞋,看着上面嚣张的钩也似乎像它的主人那样叫嚣着:“我不喝这么没品的绿茶。”再看他的脸,非常专心的样子,剑锋般俊秀的冷眉蹙着,手上握着笔不时在谱子上圈圈画画,不知道他这时时候在想些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想,真的只是在改谱子。

“我先走了。”如果自己待着只会让大家觉得不舒服,那么还是知趣点的好。也没等嫣然怎么说,言默就走出了教室门。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小雅急忙跟在言默身后。

走出门不远,言默隐约间便听到教室里胡诗韵夸张的声音:“总算走了,她在的时候我都觉得透不过气了。”

“平时不觉得,刚才看起来真的好像贞子。”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喂,你们说够了没,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很有趣吗?”嫣然生气的声音也穿插其中。

然后,教室里好想开始了争执。

言默停下脚步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些自以为是的人喜欢自作聪明,然后好像是自己在看别人的笑话,其实她们自己不也是话剧中的小丑。

“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我有事,就不和你一块了。”言默打断小雅的话,她没有觉得不开心,所以小雅没必要为这件事愧疚或是为她难过。而且因为担心被人发现她这个高中生在酒吧打工,言默总是和小雅回家后再出门去,这样很不方便。

就在这时,吵闹终止了。男生磁性的嗓音让人记忆深刻。南宫原在里面对大家说:“人走了就好了,别为这个大乱进度,开始练习吧,时间不多了。

你也是小丑。

没再停留,言默和小雅一前一后下了楼。

他们的关系好像回到了改有的位置,大家互相都冷冷淡淡,不理不睬,以前的谈话或接触仿佛是烟朦的虚幻,不曾有过,即使不是什么好的交谈,也都被擦拭得一干二净。

南宫原对左言默没有再显露他不怀好意的坏笑或是故意的挑衅亦或是迎面而来的照面。在大家眼中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的王子依旧谦逊有度,出类拔萃,和每个人都能打成一片,他的身边总是不缺乏人气,好像世界都是围绕着他在转动。

什么都在照常运作,只有言默感觉到他刻意的疏离,连全班最差生他都会在见面时点个头打个招呼,唯有左言默没有这样的待遇。

言默可以对自己说她并不在意,这反而让她这两天紧绷的心舒缓下来。但是言默不可以不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改变态度。

马上就是“文艺周“了呢。

这个礼拜整个校园都会沉浸在疯狂的喜悦中。暂时忘却作业和考试的压力,大家可以不顾老师的眼色,好好玩一气。

当然,只要你不怕在一礼拜后的考试中挂得很惨。

因为是在圣诞节期间举办“文艺周”,所以每年大家参与的情绪都很高涨。“文艺周”分三部分组成:一是,每个班会在体育馆分到一块空间,可以用来展示班级风采,哪个班级布置的最有吸引力,能吸引更多的人投自己班一票,那就算“最佳风采班级”;二是,举办“校园歌手”大赛,每个年级的第一名将会登台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迎新嘉年华文艺会演”;三是,最隆重,最具瞩目的全校师生的狂欢嘉年华,全校师生将会到场为了来年开个盛大的PARTY这里可以看到每个班级为此献上的精彩节目。

“‘文艺周’活动全程对外开放,大家的同学和朋友还有家长,都可以来参观,并且为我们班投上一票。”因为自己班的人不能投自己班的票,而且限制每人只有一票,所以,要充分动用校外资源,“老妖”是个绝对不会吃亏的人,他一早就在班上动员大家积极拉票。能拿到“最佳风采班级”可是无尚的光荣!

言默班级的展台位置还算不错,不是在最前面,一般人不会在最初就把票献出;也不是在最后,那儿很有可能被人忽视。这次展台是由班长一手包办的。就这点,言默还是挺佩服温岭的。他既要完成策划并安排人把展台布置好又要督促节目组排演的进度,更重要的是这次他还报名参加了“歌手大赛”,真是无法想象他是怎么□□的。

午休。

小雅带着言默来到体育馆,还没到门口,就感到一股股热浪迎面而来,里头全都是人,黑压压一片,挤的连根针都插不进了,那种火爆的场面有着要把体育馆的天花板掀翻的气势。

言默当下就决定要走人,无奈小雅先一步挡在她面前非常认真地说:“不准走,你一定得跟我进去逛逛。”

“可是,”言默还想争辩什么。

但是今天的小雅非常坚决就是不肯让步。她说:“你得多参加活动,让大家认识你,这样才能解开对你的误会。”

言默差一点接着迸出话“我就是不想被人了解”,但是一遇上小雅清透真诚的眼神,她硬生生收回了快要出口的话,点头应允。

小雅像是怕言默反悔似的拉着言默就往里挤。言默心里觉得好笑,难自己这么没信用?

体育馆里人山人海,一走进去,言默就觉得自己快被热浪淹没了。这里那还是冬天吗?简直比夏天还要热。呼吸的空气混浊,耳边的充斥着此起彼伏地叫喊拉票声,每个人的脸不知是激动的还是被热的,总之都是红彤彤的。大家像是豁出去似地干。

受不了热,言默脱了外套,跟在小雅身后往里挤。

“你要到哪儿啊”言默不禁放大了分贝,不然铁定石沉大海。

“到我们班那儿去。”小雅回过头对着言默也是一通叫喊。

挤了半天,言默在被踩了四脚,推了三下,撞了六次后,她们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挂着被各色玫瑰装点得分外华丽的招牌前:

午后の红茶。

这就是言默班级的展台,以玫瑰和茶作为主题的“花园”式的展台。

“哇,我们班果然受欢迎。”小雅激动地说。

言默看了看排队排到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班还要过去的队伍,心想班长还真有一套。

当然,很快她们便知道这其中的法宝是什么了。

只见招牌语写着“王子愿为每位公主献上玫瑰之茶,只要您愿意为我们投上宝贵的一票”以及“公主愿为每位王子送上玫瑰之茶,只要您愿意为我们投上宝贵的一票”。

却见,最具人气的两位“王子”——温岭和南宫原正在那儿忙得大汗淋漓。来投票的人太多了,意味着要献上的茶也太多。南宫原站在那已经是快要累得窒息了。站着累不说,还得来回倒茶递水,真是和“店小二”似的。南宫原心里愤愤地想回头一定宰了温岭泄愤,竟敢把他骗来这儿做苦力,还附带卖色相。

当然,南宫原不知温岭的意思其实是主要卖色相,外带卖苦力。

“谢谢光临。”又是一杯,南宫原展现出完美的笑容,不露丝毫破绽。

一旁的温岭倒是非常愉快地看到眼前客似云来的忙碌景象,手脚也越发麻利,笑容也越发灿烂。策划的效果果然如同想象中那般火热。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呆会的悲惨命运。

南宫原又重复了次今天不知多少遍的话语和表情,稍微抬起头想喘口气,突然有个身影出现在远处。左言默正和牟小雅站在展台的远处的样子,但是她们挤不进来。或者准确的说牟小雅正努力想要往里挤,可是左言默像是没什么兴趣似的站在那儿当雕塑,有人挤到她或是撞到她,她并不在意,都是没什么表情地接受别人的道歉。她似乎看到自己了,但是很“左氏”化的风格——没反应,然后掉转视线。南宫原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事能够撕碎她那张没有感情细胞的脸,触动她的底线,让她露出人应该有的表情和情感,而不是一直这样隐身在暗处。

等等,他怎么又在想她的事了?不是说好她的事不再关心的吗?

极度懊恼地摇了摇头,转回注意力,看着眼前一堆荷尔蒙朝他乱挥发的女人,南宫原继续艰难地挤出笑容问道:“请问需要白玫瑰茶还是红玫瑰茶?”

远处,言默没什么感情地看着忙碌的两个人,心里却突然想到“忙死这个家伙也不错”。别开视线看向另一边,果然,“公主”是由班花担当,可怜她一支花被那么多“饿狼”围攻还得摆出最美好的笑容说:“欢迎光临。”不过惊奇地发现嫣然也是“公主”。看来呆会自己的耳朵又要受到她抱怨的“荼毒”了。

看着还在挣扎的小雅言默不想打击她,但还是忍不住说道:“别挤了,我们还是到别处看看吧。”

小雅郁闷地看了看前面遥遥无期的队伍,终于放弃了挣扎。乖乖和言默参观其他班级的展台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奶爸第二章在线阅读

    电话那头是一个貌美的女子,正坐在化妆镜面前做造型,一听邱丽的话,皱了皱眉,拦住了化妆师的手,挥了挥,把人赶了出去。“怎么回事?不是说十拿九稳吗?”邱丽摇头,烦躁的点了一支烟,“不知道,我看她今天和以前状态完全不同,不知道是真受了网上那些刺激,还是突然转性了,总之这条路走不通。”貌美女子正是邱丽手下另

  • 歌者传奇第5章在线阅读

    叶桥手一顿,白皙修长的手指停在光屏上方。以往陆昱城来电时他从来不会让陆昱城多等一秒。迟疑片刻,他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喂?”叶桥的声音还是轻轻的。“叶桥,”陆昱城声音低沉,“一定要这样吗?”叶桥嗓子有点发紧。他罕见地听不出陆昱城的情绪,想想之前陆昱城沉下来的脸色,一时有些语塞。“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叶

  • [综主FGO]蔷薇为谁而笑在线阅读第六节

    很奇妙,自从那次之后,每每见到周延心跳都会加速,不敢正视,碰到跟我打招呼,我会立马跑掉。在学校里要刻意避开,毕竟他那么阳光帅气,而我......,我也怕说多了表现多了,会被人发现端倪从而被嘲笑,自身什么条件我很清楚。叮铃铃,上课了,这节是体育课,体育课是大家都喜欢的课程,因为体育老师人长得帅又很好说

  • 宫少的魔力娇妻第八章

    起床铃响起。两人在宿舍床上醒来的。“呦,监察机器人这么体贴。”李焰迅速穿好了衣服。“晚上躺在草地上舒服吗?”邦问科博。“舒服地睡了一觉。”时间紧迫,科博没多说什么,走出宿舍。“嘭!”“怎么天天嘭嘭嘭的,天天吓人。”邦憎恶地往窗外瞅。“穿军服,今天要出任务。”连领也走出去。士兵们都来到了食堂点餐。“听

  • 三朽堂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溜进厨房翻出一盘子扒羊肉,准备喂猫。却被闻声而入的大厨抢过去护在胸口。我的这个大厨看我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故意拿这盘羊肉跟我挑衅,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所以我们两个谁都不打算放手,僵持不下最终操家伙。他拿大勺,我拿菜刀。厨房小弟一边拉着大厨一边不忘递根擀面杖准备换下大厨怀里的羊肉盘子。先砍丫拉偏架

  • 骨傲天之一拳咸鱼在线阅读第9节

    “粟粟,你真从绍琳琅给你推的那堆小哥哥里面,找到新的对象了?”白粟疑惑:“没有啊,怎么了?”赵晓谕指指她手上提着的东西:“这些是你自己买的吗?”“对啊,吃吗?他们店新出的口味。”她摇摇头,一脸担忧:“你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兼职了,这几天连着买这么多东西,是不是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快花没了?你要是没钱

  • 地府实习生在线阅读第5章

    “我当然不是你写出来的啦,因为我就是你码字用的作家后台啊!”欢快的男童音再度响起,时溪:“???”一人一狗就这样在学校门口沉默地大眼瞪小眼起来,边上保镖也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只能一脸懵比地小心试探:“大少爷?”“嗯?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从作家后台成精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时溪怀抱着小蓝狗,大步朝着校门

  • 十三面谱第四章在线阅读

    明月楼上人影翻过司徒玥是被无邪抱扶着进屋的,茗兰和茗香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确定没有其余人靠近。“天啊,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多血!”茗香私下是咋咋呼呼的性格,司徒玥已经见惯不怪了。“还不拿药来,你家小姐我就没命了”司徒玥有气无力的嗔茗香一句,九阴夺命索名不虚传嘛,居然内含倒钩,被阴了一下。“小姐还有力气

  • 红烧三国在线阅读第六节

    王英极顾名声,她不愿意让大家知道自己虐待小女儿,所以对小女儿的欺压都是背着人的。原主前世一直到死,大家都不知道王英的真实面目。那么今天,就由她帮原主揭露出这个毒妇慈母的假面具吧!念央眼里迅速的闪过冷光,她缩着脖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牙齿拼命地咬住下唇,强忍的泪水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妈,难道我说错了吗

  • 深渊重重第一章在线阅读

    文/伊武茗“柳念念,我……我……”“怎么了?”少年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下一刻只见他握紧了拳抬起头,眼中写满坚定,郑重说:“柳念念,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四个字太过神圣,他还是说不出口,又或者根本谈不上喜欢,他只是需要有个女朋友,好让她死心。少女比少年高出半个头,看样子似乎要年长一两岁,她娇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