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玄学大师是吃货第零零八章:封狼居婿少年志3

2021/6/10 22:14:56 作者:宅喵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玄学大师是吃货
玄学大师是吃货
作者:宅喵来源:晋江文学城
传说中的大妖杨三睡了一千年起来,发现世界变了样。她的湖被人工填了,她的山被推了,她的小弟们死的死,散的散。为了养活自己,夺回地盘,她决定当天师!别人降妖除魔靠本事,她全靠吃!#我有特殊的除妖法子#顾客A:这只厉鬼真的很厉害,我请了好几个大师过来全都被反噬重伤。你什么东西都不带,连法事都不做,真的可以吗?杨三一口将红色厉鬼吞下,嚼了嚼:唔唔,麻辣味,好吃……嗯?你刚刚说什么?顾客B:嘤嘤嘤,这群黄鼠狼精把我的山庄弄得乱七八糟的,怎么都赶不走。拜托大师了!杨三挽起袖子,开始揍。一群黄鼠狼抱头乱窜。碳

三丰祖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后伸手摸着天赐的小脑袋:“昨日贫道便已来在了山脚之下,由于时晚了时辰未能及时上山,故而就在山脚下一处农户家中临时住下歇脚,哪知半夜便遇到一众强人。对面三十几人,其中不乏高手,更有甚者,强人之中竟还有人非我中原本土之人,而是已远遁漠北的蒙古鞑子、、、、、、”

三丰祖师便将昨夜之遭逢与三人讲诉一遍最后道:“只可惜这齐天赐的父母因此遭难,可惜了这一家良善。”

三人闻听此言面面相觑,此前蒙古铁骑肆虐神州,不知多少同胞手足惨遭屠戮,涂炭生灵为害百年。中原武林,奋起抵抗,无数江湖儿女抛头颅洒热血,众志成城,终使蒙古鞑子远遁漠北,由洪武大帝创建大明,恢复汉制。期间惨烈溢于言表。

三人虽未亲身经历却也听得长辈传扬,而今日就在自己的家门前竟然又出现了鞑狗行踪,而这些人就是奔着自己家中经书而来,着实令人又惊又怒。

而更重要的对方之中竟还有那御剑而行,剑引风雷的修真术士,陈鹤璧等人更是心惊胆战,然而在三丰祖师面前却又不好面露惧色。再想齐天赐的父母,与自家素未谋面,却能够临危不惧大义凛然,为了能给自家报信而双双遇难心中更是无比感激,对齐天赐更生怜爱之情。

潘丽凤起身来在齐天赐身旁,轻轻为其拭去眼角的泪水,“天赐莫哭,日后只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便是。”

陈鹤璧亦起身来到齐天赐身旁,亲手为齐天赐慢了一杯酒,“小英雄爹娘宅心仁厚实为真英雄也。小英雄若是不弃便替令尊饮了此杯。”

齐天赐茫茫然瞧向三丰祖师,却见三丰祖师微微点头,于是起身伸手接过那杯酒,“多谢叔叔、婶婶。”将那水酒一饮而尽。

潘丽凤拉齐天赐坐下,为其布菜,而后向着张三丰深施一礼:“祖师,既然齐天赐父母双亡无家可归,那就留在我们庄上,由我与鹤璧抚养其成人,授以艺业。”

陈鹤璧与陈玉璧,亦双双施礼:“望祖师能将天赐留在我们庄上,我等必定视如己出细心教诲培育成人。”

三丰祖师微微摇头,“贤侄贤媳,有此心意实是天赐之福,若在贵府定能成器,贫道却另有打算。”

陈玉璧点头称是,“一切皆听祖师吩咐。”

三丰祖师微微点头而后接着道,“贤侄觉得这伙强人,奔着这‘灵峰山庄’上来,乃是所为何事?”

陈鹤璧三人对视一眼而后道“想来必是为了山庄中的经书而来。”

三丰祖师微微点头“贤侄想我那师弟,恐大限将至,病重之情已然然走漏了风声,现在就已经有江湖上的宵小之辈开始惦念这部经书,此后那《菩提洗心经》若仍在存放在山庄之内,恐怕届时会为贤侄一家带来无妄之灾呀。”

陈鹤璧等三人相互对视,心中知晓三丰祖师所言非虚,《菩提洗心经》被传为武林瑰宝,待父亲百年之后,必将会引得江湖之上那些窥探已久之徒前来抢夺,届时定然引来家中不幸。

纵使三人武学修为已是不低且又家世显赫,然而武林之中藏龙卧虎,单凭昨日那几位御剑、飞斧、土修之士陈家上下便已无人能及,更何况还有那一剑风雷起的绝顶高手?陈家之人更已万万不敌,谁又能保证不会有更加厉害的角色出现?

更何况家父陈知诚病重本是隐秘至极之事,除了山庄之中的几个心腹之外再无人知晓,只说是陈知诚闭关参验武学道法,而今又怎会走漏了风声,而招致江湖之人前来图谋经书?显是这山庄之中已然混进了觊觎经书之人,此时我明敌暗更是防不胜防。

陈鹤璧道:“不知祖师作何打算?”

三丰真人手捻胡须,“贤侄,师弟可将这《菩提洗心经》之奥义对你们讲过?”

陈鹤璧面漏羞愧之色,“父亲前些年常常将这《菩提洗心经》之奥义对我等进行讲解,但怎奈弟子们愚钝,资质平庸,实难领悟。”

三丰祖师微微微叹气,“这心经却也不难,只是有缘之人方可参悟,遥忆师弟当年亦是参悟了十数年,方才有顿悟,只在那一念起时才得大道。尔等只是时机未到,且末太过执着。”

陈鹤璧点头称是,“家父也是这么说的,只道我等机缘未到。”

三丰祖师微微点头,“既是如此,贫道便将这《菩提洗心经》交还少林,也免得贤侄因其招惹是非,不知贤侄意下如何?”

陈鹤璧、陈玉璧、潘丽凤,三人相互对视,那《菩提洗心经》不仅仅是江湖至宝,玄学经典,更是父辈流传之物,虽然日后恐招惹是非,但若真的要拱手送人心中又甚是不舍。

三丰祖师何许人也?陈家小辈的心思岂能不知?见陈鹤璧等人面露难色,便接着道:“贤侄莫要不舍,方才我与师弟所言,贤侄在屋内也都听见了,这也是师弟的意思,相信贤侄明白。”

陈鹤璧微微点头,“既然祖师已与家父拿定主意,晚辈自当听从。”

“那便是好,就请贤侄做些准备取了经书,明早我便启程。”

陈鹤璧道:“怎么祖师明日便走?不再多住几日?”

三丰祖师微微摇头,“其一,贫道已上了年纪,今日见师弟病重如此心中不舍,不愿徒添伤悲。其二,天赐这孩子受伤极重,我需找一处清静为其慢慢疗伤。其三,这经书还是早日还于少林为好,免得徒添琐事。”

陈鹤璧,陈玉璧二人点头称是,潘丽凤上前一步深施一礼,道:“敢问祖师想如何安置天赐这孩子?”

三丰祖师捻须凝目,“此子聪慧,心地淳朴,想来日后必成大器,贫道定将为其寻一名师,细心栽培。”

潘丽凤闻听此言,盈盈而拜,“晚辈有一不情之情,还望祖师成全。”

“贤媳严重了。不知有何吩咐。”

“晚辈与鹤璧育有二女,长女清韵今年十四,已拜在姑丈王铭军门下开把授艺,次女清华今年十二还未习武。晚辈斗胆恳请祖师,能将清华一并带去,寻以名师授以艺业。”

潘丽凤担心日后公公故去,若真有窥视经书之徒前来滋事,亦或是仇家上门,只怕其夫妇二人无法照抚幼女,故而想拖三丰祖师,为陈清华择一名师。一来可以开把授艺,二来也可护其周全,心中虽有不舍,却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陈鹤璧自然知晓其妻心意亦跪拜在地,“还望祖师成全。”

三丰祖师微微点头,“贤侄,贤媳客气了,贫道自当为清华寻以名师,日后定当大有所成。”说话之时起身将二人搀扶起来,陈鹤璧夫妇二人连连称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本姑娘要定你了在线阅读大陆秘史

    “唰唰......”青云在山林中像一个灵活的猴子一样穿梭,偶尔闪身躲避后面的攻击。“这群人怎么还追啊,我又没对他们做什么,至于吗”青云咬牙切齿的说。冰千亦窝在青云的怀中,没有理会青云的抱怨。冰雀窝在她的怀里,灵动的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不明白以主人冷漠的性格怎么会和人如此亲近,还是一个少年。“嘭

  • 我家妹妹超级甜在线阅读第6章

    石俊哲脑子里一个劲的想措辞,他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问一通还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那能告诉我到底误会我什么了么?毕竟……”石俊哲脑袋一转,说“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同学肯定以为我做了啥。”简岳想了想,其实本来不用回答他的,不过他转念一想,为什么这个男人冒充的是这个叫石俊哲的家伙?为什么不冒充别人呢?

  • 创世天绝在线阅读第五节

    岳钟勉一大早起床,照了会儿镜子,打了几盘荣耀,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微博,毫不意外地见到叶修这个名字依然稳稳地保持在热搜榜的前几名,对于其出演《天应》一叶角色的负面评论也是数不胜数。岳钟勉不由自主地点进去,一个一个看了起来。@wuli小天使:一个新人出演?不看好。还是希望官方慎重考虑!#一叶叶修#@一叶在

  • 爱,不过一场空欢喜之废柴一枚

    检测官指着水晶球对秦凯说道:“把手放上去。”秦凯一步一步的走上去秦凯紧张的将手放了上去,“嗯?”“大人,这,这,这怎么没有反应?”秦凯挠挠头疑惑地问道。“重新来一遍。”监测官说道秦凯将手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将手放了上去,可,水晶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哈哈,没有资质,秦家公子没有资质,哈哈,这可是

  • 嫡女解语在线阅读第四节

    竹杖芒鞋,麈尾棕笠,补衲随缘,灰衣负笈。佛门中人,行道一脉,法号无尘,云游至此。其人身高约只六尺,面容清瘦,目光坚毅,若非是身着僧服,倒更像个山野樵夫。走出山林,快到平东府城,虽然云游四方会多寻奇山异水,增广见闻,平日行旅不仗法力,方能砥砺修行,无尘却也不排斥红尘行走。已过午时,日头颇高,他寻到一小

  • 喜欢你胜过小甜饼之我不叫红月(8)

    采选秀男就是一件十足的荒唐事。皇帝让下面选了一百多个俊秀男儿上来,民间都在八卦,猜测最后谁会被皇帝青睐。却未料到,皇帝一口气看中了五十多个。不过,不是选上来当娈童养,而是给他们发了任务,用各自所长,去各地州府一展才华。外头纷纷感慨这位皇帝可真是看不透的人物。以为他会死在女人肚皮上,会是昏君,让大燕衰

  • 我可以为你平凡或者完美第10章在线阅读

    孟意蝶已经习惯了每天下班后回到留有热饭的家里。快二十天,那位看起来不靠谱的家政愣没做过重样的菜。三百多平的大房子打理得极为整洁。两只猫也被喂养得很健康。她边吃晚饭边对着电脑快进看监控:家政之前几乎回回都带上孩子来,本来她担心小朋友会不会在家胡闹,结果看了监控就安心了:毛豆很懂事,大部分时候就坐在临时

  • 跳级去追你大刘村

    “是,明白!”三人被王瞎子气势所染,不由心中生出一股豪气,扯着嗓子大喊道。王瞎子又拍了拍秦戈的肩膀,与其略显沉重的说道:“刘少华的危险程度应该不必我多说了吧,在他没有伤天害理的事儿之前,抓住他,如不不行直接将他给我杀了!”秦戈看着双眼通红,满是血丝的王瞎子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了!胖子三

  • 黄衣之王第八章

    美人儿一挑眉,心道终于想起来问自己名字了。“我是东吾君师。”“噢,东吾君师啊。好拗口,我可以叫你小东吗?”小猴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小东……这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土到掉渣的名字!侍童侍女都不叫这个名字吧!不过……东吾君师开口道:“可以啊。但是作为交换,我要叫你小花,这样可以吗?”东吾君师觉得小花这个名字比

  • 十三那些事儿情侣装

    五行山下的鸡鸣第一声的时候,萧元元从噩梦中惊醒了。此时天色微亮,透过窗户的洁白的月光照到她脸上,满额晶莹的汗水。刚刚在梦里,一头比黑怪还黑还大的野兽追着她狂奔,那嘶吼声叫得她现在醒过来还心悸冒冷汗。昨日在裁缝店的场景又浮现了,她想到她那“夜老弟”意识到自己女娃的身份被拆穿后的恼羞成怒的模样,裹着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