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死神:千年归来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1 12:25:26 作者:摸仙女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死神:千年归来
死神:千年归来
作者:摸仙女王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千年前,罗宇穿越尸魂界,成为初代五番队队长,与山本重国平起平坐,却在战争中被友哈巴赫偷袭,双方同归于尽。一千年后,罗宇重生,带着全部经验的他,将在尸魂界重新谱写传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秦天趁着秦展失神的时候,夺回了猛虎诀,全身劲力迸发,一把推开了秦展,吹着口哨走了出去。

“你.......”

秦展望着秦天离去的背影,气氛的说不出来话语,眼神可怕至极,秦天你一个废物竟然敢羞辱于我,很好,除非你一直呆在秦府,否则,我要你死。

殊不知此时人群中,有人露出诡异的笑容,看到秦展的模样匆匆离去,绕开层层楼庭来到一座奢华的院落之中,敲了敲紧闭的房门。

“公子事情已经办妥了,秦天果然羞辱了秦展一番,秦展心胸狭窄一定会找人对付秦天,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开门的是一位少年,眼冒精光,神采飞扬,一场华服富贵至极,此刻嘴角溢出丝丝的鲜血,气息有点不畅,好似刚经过一场大战一般,虚弱无比,即便如此行走之间龙行虎步,带有风雷之声,灵者之力显露无疑。

秦源刚刚吞服了几株灵药,梳理了一番全身的筋脉,全身的伤势舒展了几分,缓缓的呼出一口浊气道:“秦岳死了,在这秦府之内谁人不知他是我的一条狗,谁人不给我几分薄面,如今这条狗却死了,死之前还曾经去找过秦天,不管跟他有没有关系,他都必须死。家族大比因为凝元丹的缘故推迟了三个月,我不希望这三个月内有任何变数知道吗?”

“明白,小的这就去做掉秦天。”

敲门人想了一下,眼中寒芒一闪,杀气四溢,恭敬的说了一句,便打算下去安排,不过却是被秦源叫住了。

“愚蠢,我的意思是去买通一个杀手跟在秦天的后面,等秦展的人动手之后在出手。秦天是废物不错,他爷爷可是族长,就算在不在意秦天也会为他讨一个公道,一旦秦天一死,最先遭殃的是谁呢?”

秦源阴冷的望着面前的人,如一条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您是说嫁祸给秦展?”

敲门人浑身发颤,汗毛乍起,惊恐道。

“没错,嫁祸给秦展倒是次要,最主要的是秦展的哥哥秦陆,你认为族长会让一个杀他孙子的人当选族长吗?这样对于我竞选族长之位就可以十拿九稳,没有任何的万一了,懂了吗?”

秦源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对于能够听懂自己意思的手下秦源总是十分重视的,否则挑拨秦展与秦天之间关系的事情也不会派他去办。

“我明白了,这是一箭三雕啊。高,实在是高。公子不愧是公子,智计无双,天下无敌,想那秦陆也不过是一阶莽夫罢了,怎能跟公子媲美,这族长之位必定为公子所夺。”

关门声响起,院子中再次恢复了平静,秦源望着天空中的夜色,秦天不管你是不是得到奇遇一朝崛起,还是一直隐忍,在这强者之路上你终究不过是冢中枯骨,都只是我踏上强者之路的垫脚石而已。这次我倒要看看你是真的废物还是装的,眼中寒光一闪,一拳轰出,庭中大树轰然倒塌,荡起一片烟尘。

秦天选择好灵技之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小院,而是直接出了秦府,找准一个方向,去药铺买了一些治疗伤势的灵药,便朝着天兽山脉

而去。

天兽山脉横穿整个山河郡,内有十万大山,辽阔无边,更有无数天才地宝,以及凶残的灵兽,乃是冒险者的乐园,天色还早,来来往往的冒险者充斥着整个洛雨城,秦天行走在其中并不显得突出,不过那一身秦家嫡系的衣服却是引得众人回顾连连,忌惮万分。

出了城之后,看了看天色,秦天加快了步伐,不过片刻,秦天已经到达了天兽山脉的外围,这里,开始有一些低阶的灵兽活动,不时传出一声声惨叫声。

机缘与危险并存,特别是天兽山脉这等凶地,更是菲比寻常,有时候死在这里的并非都是灵兽所杀,更多的则是自己的队友或者其他的劫掠者动的手。

杀人夺宝,如吃饭喝水一般。

短短的几个时辰,秦天碰到的就不下三起,不过那些人看到秦天身上的衣服却是没有动手,收拾好东西就转身离去,看的秦天冷汗练练,对这个世界也多了一分了解。

越往里面走,人便月少,不时有灵者境界的高手经过,一般寻常灵者境界的修士哪敢进来,都是组成一个个小小团队共同行动,如秦天这般的独行侠很少,不时有一些团队过来邀请秦天,却是被秦天婉拒了。

值得一提的是,秦天虽然是灵者境界的高手,但是论及实战,却不过是个菜鸟。

因此,时刻保持着清醒和警惕,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手中劲气蕴藉,一旦遇到危险便是雷霆一击。

天兽山脉虽然凶名在外,但毕竟这里只是外围,向着深处而去,一路上秦天并没有遇到太高级的灵兽,偶尔遇到几只灵者境界的灵兽,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倒也是有惊无险生存了下来。

天色渐晚,日暮迟迟,夜晚的天兽山脉才是最为恐怖的时候,密林幽幽,深不可测,黑暗让人的视力受到极大的限制,带来无尽的恐怖。

秦天回忆起关于天兽山脉的注意禁忌,全力加速起来,他要在还未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找到落脚的地方,如此前行了十数里路,斩杀了数十头灵士八九阶的灵兽,除了获得了二百三十点杀戮点,还取下一些值钱的部位,继续前行。

忽然,前方传来一丝灯火,秦天顿住脚步,小心的潜行过去,灵气聚耳,听力瞬息扩大了数十倍,遍布开来。

“有打斗声!”

灵者境界的高手与灵士最大的不同之处,除了力贯千钧,还可以灵走全身,以灵气游走全身,短时间增强一个部位的能力,俗称放大。

灵士修士修力,灵者修气,只有达到灵者才称得上修行之人,所以在恒古之前,是没有灵者这个等级的,直到近古灵气衰微才有了这个称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穿成大圣的金手指后生不由己

    “呜……呜……看在这些年我们家待你不薄的情份上,你就答应了吧!”惜月看着眼前的宋夫人,倚靠在桌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她苦苦哀求着,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面对宋夫人的哭求左右为难。其实惜月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命运何去何从向来都是不由自己,自己就像一叶浮萍,注定一生飘摇不定。原本想着能伺候他们家二小姐一辈子,

  • 暴君他又黑化了(穿书)在线阅读第6章

    *有死亡情节描写,慎入————————————!梳理一下埃及三章的时间线是这样的:上午10点,到达未知沙漠。11点,走出沙漠,到达城市阿亚特。从阿亚特到开罗,地图测距是40公里左右,女主坐车大概要两个小时,所以13点到达开罗。教训完混混大概14点。16点跟随少女找到恩雅的房子。17点到18点之间见到

  • 万界之一拳熊孩子第8章在线阅读

    陈影梧等人走进了通道口,一会儿...“【桃花岛】?”“哇!这就是【桃花岛】吗?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啊?”叶倩问父亲叶碧。“哎……怎么讲呢?”叶碧挠挠头说。“快看,桃花花落下来了”叶倩高高兴兴的,非常喜欢现在的场景。“过来,我似乎找到了…(笑)”陈影梧道到。叶碧父女走了过来,在他们面前的事一颗大大的桃花树

  • 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在线阅读第一章

    落地大飘窗上倒影着夜幕下五彩斑斓的碎光,偶尔一闪而过的亮白车灯,半点没有惊扰到房间内的动静。莹白的吊顶欧根纱时而晃动激烈,时而缓缓轻飘,在模糊的视线里漾起层层叠浪。微醺,迷醉……还有令人晕眩沉坠的烫意。她的手摩挲在对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散落的墨发微湿,空气里恍惚间萦绕着野茉莉清淡的香气。眼前人鸦黑蝶

  • 古代悠闲生活日常第7章在线阅读

    周五的午后。艳阳的金发铺洒在每一寸土壤之上,泛着莹莹光芒。这样的夏末午后总是会给人平添一份别样的舒适感。当然,得是不忙的时候才有机会偷那么盏茶的悠闲。单易吃完午饭难得休息片刻,便去医院便利店买了杯咖啡,搁亭子里休息纳凉。此时所在的位置是医院里最为偏僻清净之地,坐落在ICU大楼背后的路之尽头处。是以,

  • 王妃要改嫁第5章在线阅读

    “你怎么了,这是哭还是笑啊!”张韶涵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弟弟。只见他右手拿着鱿鱼丝,脸色看着像是痛苦,又像是在呵呵地笑着,表情是怎么看,怎么难看,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手,手抽筋!”“那脸上怎么这么多汗啊!手抽筋!哦...”女子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玩味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似笑非笑。“你才17啊!要节制啊

  •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午后,在感业寺的一个厢房之中,洛湄披散着浓黑长发,身穿灰色迦裟,坐在一张旧木桌前,静静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写到此处,洛湄暂时停笔,把毛笔搁到砚台上。她望向窗外枫红松绿的树林,忽然想

  • 大明之最强驸马系统在线阅读第5章

    岑思遥完全没有想到小姐姐会这么凶地骂她,感觉小姐姐停下了脚步,那背着她的手臂也有点松的迹象,岑思遥不由抓紧了她的肩膀,“我、我混账?好,我是混账。”唔,小姐姐,你不会要把我从台阶上丢下去吧?岑思遥微冒冷汗,赶紧继续解释,“但,其实我那也不叫做恋爱。最短半天,最长一周,比较常见的是两三天,只要对方想和

  • 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在线阅读第五章

    距离魔渊不远便是星露城,这是魔界一座枢纽大城,吃喝玩乐比别的地方多很多,又离戚枫山的魔宫比较近,闲来无事王尽雪就会过来走走。星露城中有一处极乐坊,是魔界最大的销金窟,来往此处的人不仅仅有魔修妖修,还有那些自诩正道人士的修者。极乐坊修葺精致,雕梁画柱,一楼中央的露台上四面落下暧_昧红纱,遮住里面跳舞的

  • 制霸星河李公子

    门刚刚关上,两人就抱在了一起。徐景昌如今十七,还没有通房,郑氏担心丫头坏了儿子的精气,也怕念珠不好想,安排在儿子身边伺候的都是小厮。徐景昌是个男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会儿哪里能克制的住?正在两人打算宽衣解带温存一番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徐景昌是习武之人,第一时间就听到了这声响,赶忙拉过被子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