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枫临玄天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3:14:33 作者:夜诺朦空 来源:纵横中文网
枫临玄天
枫临玄天
作者:夜诺朦空来源:纵横中文网
请看一介凡人枫凌,如何运筹帷幄,坐看风云起

信天命并没有跟镜水解释他那一日的话,镜水几番追问,他都不说。

离开清风观的时候,镜水拽着信天命的衣袖,咬牙开口:“虽然师父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可若是你真的死了,没准我会给你烧纸。”

信天命呆愣在那里许久,似乎缓了好一会儿,才苦笑一声,“人死如灯灭,有没有祭奠都是一样的,你烧了纸钱给师父,师父未必花的上。况且,你也不必如此幸灾乐祸,为师一时半刻儿还死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镜水听到他自己说死不了的时候,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原来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不希望他死的。

可是镜水想一想,或许信天命随口胡诌也不一定,她哪有那么容易死,据说,她的皇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信天命就是这副年轻的样子,如今活到了她都长这么大了,他还是这副样子。

一个老妖怪,容颜不老,着实让人觉得可怕。

信天命的神秘之处,也就在于此,甚至江湖上还传言,信天命是吃了什么长生不老的药物,所以很多人都想见上信天命一面。

只可惜,齐国的国师大人,可不是随时想见就能见到的。

就连齐国皇帝,想要见他,都得提前半个月派人去寻。

镜水除了要带上随身的物品之外,信天命还允许她带上一个人,那就是刚来清风观的花脉脉。

花脉脉一听说可以跟镜水还有信天命一起走,高兴的不得了。

然而,信天命却是一脸严肃的对花脉脉说道:“宫廷内院不比别处,里面杀机四伏,你要处处小心,不要惹祸,也不能给镜水添麻烦。你是空大夫的徒弟,医术高超,你跟在镜水身边,要好好照顾她。”

花脉脉虽然听得一知半解,可却高兴的点了点头,“我被师叔赶下了江息谷,反正也无处可去,我是一定要跟着镜水姐姐的,可是道长,你也会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吗?”

信天命像是沉吟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会吧,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直陪着镜水。”

花脉脉愣了一下,眸色中的失落一闪而过。

她随后便换上了一副面孔,拍了拍手,欢喜道:“只要道长一直陪着我们就可以。”

即便是,他眼里心里,都是镜水……

花脉脉这样想着。

--

正值冬季,清风观门口的那颗无患子树光秃秃的,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积雪。

镜水临走之前,还上前拍了拍那颗老树。

尤记得,她小时候,还经常在这棵树下乘凉。

清风观的一草一木,皆是镜水的记忆,她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还回头多看了几眼。

信天命的声音听着总觉得阴阳怪气的,“莫不是舍不得?”

镜水嘴角微微抽动,“没什么舍不得的,走吧,我巴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

信天命带着镜水回齐国京都的时候,乘坐的是驴车。

当时镜水还好顿抱怨了一番,说信天命真是抠门,连一辆好一点的马车都找不到。

偏偏信天命的这头驴,可不比旁的驴,这头驴日行千里,比马还快。

夕阳未晚,晚霞漫天的时候,镜水已经到了皇宫门口。

花脉脉下了驴车之后,便出声感慨道:“镜水姐姐,你家好大啊!”

信天命敲了敲花脉脉的头,一脸郑重的叮嘱道:“以后在人前,要叫镜水公主,还有,这里是皇宫,你不懂规矩可以慢慢学,但是不能乱说话。”

花脉脉茫然的点了点头,看着远处呜呜泱泱的一群人,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

莫说是她,就连镜水都有些无措。

镜水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裙,看了一眼远处的那群女人,一个个皆身着华服,雍容华贵。

而她呢,身穿一袭黑色道袍,外面披了个黑色狐皮大氅,头上绾的还是道观里姑子的发髪,与这巍峨华贵的皇宫比起来,她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信天命在她的身后轻声说了句,“直起腰来,大方的往前走,该如何对你的父皇母后行礼,为师自小就教过你,不要紧张,你是齐国最尊贵的公主,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镜水深吸了一口气,没来由的多了一分底气!

她大步走在信天命与花脉脉的前面,昂首挺胸,不死风范。

这一次,齐国皇帝北门一诺倒是十分郑重,为了迎接这个女儿,命后宫所有娘娘,皇子公主皆前来迎接,场面很大。

镜水缓缓走近,看着那个身穿龙袍的男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心跳声不由得加速。

然而,即便是紧张到手抖,镜水还是大方的行礼问安,言行举止,没有半分错处。

皇帝身后的大公主北门华婉眼瞧着这一幕,倒是冷哼了一声,德妃虽然面上是笑着,可这笑意总是不达眼底,看起来阴森森的。

倒是向来端庄持重的皇后,眼圈红红的,虽是笑着,却恨不能冲上去抱抱自己的女儿。

北门一诺倒是亲热的扶起了镜水,然而一开口,话却是对着信天命说的,“国师舟车劳顿,朕已准备了宴席,快请吧。”

信天命淡笑了一声,冲着北门一诺微微额首,“皇上,公主自小出宫为国祈福,如今功德圆满,皇上可还记得,微臣当年在镜水公主出生之时,留下来的预言?”

那个预言,一直是北门一诺心里的一根刺,如今信天命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北门一诺不知是何意,只得干笑一声,开口问道:“朕记得,难道是国师觉得,那预言如今有了什么变数?”

信天命抬头看了一眼绚烂的晚霞,面带神秘的开口:“天女回朝,此等晚霞,是大吉之兆!”

北门一诺一怔,片刻儿,大喜过望,“国师此话当真?”

信天命点头:“信天命从不说妄言。”

这话一出,大公主和德妃娘娘的脸色都变了。

就连皇后娘娘,亦是惊诧万分。

德妃看了一眼自己身边亭亭玉立的女儿,生怕因为北门镜水的回归,让大公主失了宠爱,忙出声问道:“难道国师当年预言镜水公主会给齐国带来灾祸,都不作数了吗?”

皇后握紧了手中的手帕,狠狠的瞪了德妃一眼。

然而德妃毫不畏惧,冷冷的对上了皇后的眼神。

信天命嘴角微动,反问了一句,“本国师何曾说过镜水公主会给齐国带来祸患?这种谣言,德妃娘娘可莫不能乱说。”

大公主亦有些着急,信天命一开口,便针对她的母妃,她自然不能落了下风,“镜水妹妹一出生,宫里宫外便怪事不断,国师大人莫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北门一诺微微蹙眉,回头怒斥道:“闭嘴,懂不懂规矩,居然敢顶撞国师?”

北门一诺向来宠爱北门华婉,如此急言令色,让大公主面色涨红,委屈不已,她含泪欲滴,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人心疼。

信天命摆了摆手,“皇上不必训斥大公主,我不会同孩子一般计较。当年本国师的预言其中一句,便是若要解其祸,务必遣东来。而这个祸字,针对的是镜水公主自身的安危,可并不是齐国的安危。至于宫中的怪力现象,不过上天怜悯天女罢了。今日正好皇上与诸位娘娘都在,本国师便好好解一解当年的预言,也要再提示诸位一遍,镜水公主,是齐国的天女,是齐国繁盛的象征,齐国有天女,定可保齐国万年丰顺。”

北门一诺向来将信天命奉为神邸一样的存在,他说的话,北门一诺向来深信不疑。

有了信天命的这些话,北门一诺再转过头看向镜水的时候,眼神中多了一分慈爱,他拍了拍北门镜水的肩膀,像是在看一件珍贵的宝物,“朕的好女儿,苦了你了。”

北门镜水虽然没避开他的亲近,但是总觉得很别扭。

镜水已经十五岁了,人情世故多少也懂一些,短短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的父皇便有如此多的表情变化,让她有些胆寒。

与她的亲爹比,她的师父信天命虽然做了丧尽人良的事情,但是信天命一直以来,倒是真的对她和善。

想到这里,镜水晃了晃脑袋,她不会原谅信天命的,一辈子都不会!

入宴席之前,北门一诺拽着镜水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这身衣裳,便冲着皇后吩咐道:“皇后带着镜水回万寿宫换件衣裳再入席吧!”

皇后正要应声,镜水便道:“谢父皇,不过镜水穿这身衣服习惯了,若是因为入席便要换衣服,总是显得刻意,既然这么多年,儿臣是为齐国出宫祈福的,穿上这身衣服见人,才符合身份,不是吗?”

北门一诺被镜水这番话说的哑口无言,这个女儿虽然看起来文弱,可却是个有主意的。

大公主听到这话,不由得抿嘴笑出声,“镜水妹妹有所不知,今日可不是家宴,文武群臣都会来。况且,就连大楚的昭亲王楚离镜都会亲自来,妹妹穿成这样实在不合适。”

德妃娘娘亦是捂着手帕笑了一声,忙道:“皇后虽然给公主准备了衣裳,不过不知公主的身量,怕是穿不上,我们华婉倒是跟镜水身量差不多,要不然,就穿华婉的旧衣吧?人家大楚的使臣远道而来,总不能丢了体面。”

北门镜水知道这个德妃和大公主都不是善茬,况且,她堂堂公主,居然要穿庶姐的旧衣,她如何会肯?

北门镜水冷冷的转过头盯着德妃,出声反驳,“连国师和父皇都说,镜水是为齐国出宫祈福的,镜水虽身穿道袍,看起来清减,可却是与师父每日朝拜三清的正经服饰,尊神在上,怎么会失了体面?德妃娘娘,莫不是强词夺理了些?”

她年纪虽小,说起话来却是句句不肯吃亏,德妃白了一张面容,有些委屈的看向了皇上,似有求救之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琉璃劫第1章在线阅读

    A市机场外的酒店包厢里,坐在芩羡对面的男人在接电话,让她有了稍微放松一下的空隙,能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梳理从她下飞机到现在为止,短短十分钟之内发生了什么巨变。几年前恢复穿书者记忆狼狈逃出国外时,芩羡没想过,因为家里破产所以无奈回国的她,会在下飞机的第一时间就跟这个人重逢。阎玉,这个书中世界的男主角,芩

  • [鬼灭之刃]花朝奈之刃第四章在线阅读

    名满京城的梅姑娘被新科状元郑卿郑大人八抬大轿请进了少师府,做了府中的女管事。霎时,又一段关于郑卿的风流韵事传得满城风雨。上朝时,面对扬皇的质问,恭邑答:“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臣未颁‘求贤令’而得贤管事,何乐而不为?”下朝时面对太子的揶揄,百官的调笑,恭邑笑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换得一句“人不风

  • 大秦之活久见之第五章(5)

    第二天,卫俞和零壹到达练习室时,梁山刚刚热身结束。今天卫俞并不打算离开,而是想要看看零壹的训练情况,说实话昨天梁山的状态确实引起了卫俞的好奇心。梁山拿出自己不久前刚刚为情歌小王子萧天洛新专辑所作的编舞录像。至于为什么选这首歌,当然是因为舞蹈的版权在自己的手里,而且和萧天洛也是老熟人了,价格什么的都好

  • (柯南同人)黑色2在线阅读第十章

    李静一拍大腿,“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嫁进陆家!”当初她费了多少心思才把顾菀青的母亲踩在脚下,现在也不会让顾菀青再欺负了婉如!“胡闹!”顾建林重重一拍桌子,“这事怪谁?如果不是婉如做了那种蠢事,我用得着走这步棋?没把女儿教好,还有脸哭?”“好啊,你现在嫌我老了,想把我扫地出门是不是?我是没教好女儿,

  • 甄嬛之玄凌换人做在线阅读第八节

    他们先去看了那具尸体。接待人员在开门前就提醒,“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但白布掀开后,陆寻真的反应倒没有之前那么大。她皱眉看着尸体腹部那块被撕出来的大口子,半天没说话。“有什么想法吗?”宋逸云问。陆寻真仍未出声。宋逸云走上前去,注意到她的手有些发颤,知道她是强忍着情绪,他的声音就放得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妹控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一)

    早上第一节是语文课,魏承天和语文老师一个从前门,一个从后门,伴随着轻盈悦耳的上课铃声一起走进教室。上课时,老师正读到教室后面时不时传来咀嚼食物的声音,高萱和回头瞧见魏承天一边翻着课本一边吃着三明治,吃得吧唧吧唧响。他嫌恶地恨了魏承天一眼,这种扰乱课堂纪律的坏学生,是他最不齿的呃!对方接到他的眼神,恬

  • 妖尊历险记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谢宁是第二天早上才从昏迷中醒来,看护他的林文觉一看人醒了,立马眼泪汪汪的凑上去,叽里呱啦叫着‘谢哥’。听到动静的护士叫来医生,在一番检查过后,医生面色古怪道:“病人恢复的很好,接下来一段时间,伤口别碰到水,少吃辛辣食品,应该很好就能好了。”只是恢复的未免太好了?医生心里嘀咕了两声,如果不是上

  • 精灵宝可梦之智第2章在线阅读

    众所周知,凌舟集团是一家庞大的跨国企业,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一对英籍华裔夫妻创办,以子女的名字命名企业。作为成功的家族企业,凌舟的产业蒸蒸日上,直至今日发展成涉及房地产、航空、文化等领域的商业帝国。而凌舟集团的所有家族,平日极为低调,以至于除了内部员工,人们对于家族信息和成员都一无所

  • 手谈之秋(棋魂同人)第2章在线阅读

    最终,不二接受了“周公子”这个称呼,并且告诉晓星尘自己是从海外来的,迷了路,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或许是在修仙界里有些不大不小的名声,所以对于不二知道自己和宋岚的事,晓星尘也并不觉得十分意外,跟不二问起了接下来的打算。其实不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想回到现实世界,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去,趁着晓星尘不注

  • 灵魂入侵之宠爱

    娴贵妃到底没有在满月宴上为侄子求情。估摸着皇上的气也消了,几日后,她指挥厨子做了一碗白果薏米汤,亲自端了去养心殿。晌午刚过一会,乾隆在长春宫用过午膳后回了养心殿批折子,怀里还揣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永琮津津有味地吃着手指头,眨眼看着碧蓝的天空。皇阿玛稳稳地抱着他,微风拂过,带着暖意,正是春日里最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