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神途觉醒潜龙出渊

2021/6/11 12:19:21 作者:大彩头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途觉醒
神途觉醒
作者:大彩头来源:纵横中文网
末世突变,神话基因觉醒

鬼山,神武大陆著名的十大山峰之一。地处东北,位于大陆最北边。

山上树木繁茂,遮天蔽日,一眼望不到尽头。孤峰兀立,高可百尺,伸手可摘星辰。云雾缭绕,仿若仙境。山壁陡峭,纵横交错,若非不熟悉的人,或者探险家误入此处,绝难走出去。

因为,它有着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视角。

鬼山之所以出名,不是这里的景色有多么迷人,恰恰相反,这里人迹罕至,实乃苦寒之地。方圆数百里,几乎看不见生物存活的迹象。可就是这么个被世人遗忘的角落,偏偏曾经诞生一个,全大陆最顶级最辉煌门派一一暗夜门!

这个古老而又神秘的门派,门下清一色的刺客。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游走在各大世家豪族,专注于刺杀并以此唯乐。但凡被暗夜门的刺客盯住,无一人能幸免于难。

暗夜门的肆无忌惮,令人闻风丧胆!暗夜门的有恃无恐,令人惴惴不安!

古话说得好:

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暗夜门的乖张行事,终为自己招来祸端。

神武大陆各大势力,忍无可忍,终于在一殿二教的唆使下,联合行动,开始对刺客们下达必杀令,展开围追堵截。

刺客行踪飘忽不定,住所自然也十分隐蔽。众修士历时四年零六个月,费劲千辛万苦才摸清楚,暗夜门的所在地——也就是被后人称之为鬼山的地方。

讲到这里,或许会有人提出疑问,为什么会叫的如此怪异?那是因为,这里作为暗夜门的巢穴,汇聚着全天下最最优秀的天才刺客,强大刺客。

这些人依托山峦叠嶂的天然屏障,身影如同鬼魅,虚无缥缈,令人难以察觉,这才会有人,形象地给起了个生动的名字。

大批修士不远万里,凝集此地,封锁路线,阻止下山,以待决战。

独特的地理位置,因地制宜的环境,十分适合培养刺客。败就败在,鬼山山体陡峭,难以翻越,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如今被众修士一围困,成了瓮中捉鳖,惨遭团灭。

一代豪门,就此没落。大陆除名,令人唏嘘。

可以说:成也鬼山,败也鬼山。

这场旷世大战,整整激战一百零九天才得以告终。暗夜门刺客们在全天下的修士围攻下,还能坚持近五年的光景,可见,当时的暗夜门是何等强大。

据后世记载,双方每天都有大批高手殒落,死伤更是不计其数。哪怕好好的一座高山,也未能幸免于难,硬是被众多大神通者打到崩塌,惨遭无妄之灾。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斗,年轻的修士想要了解当时的详情,只有查找残缺不全的大陆异闻录,才能略窥一二,或是通过当年参与其中的老一辈修士口述。不过随着老人们相继殒落,知道真相的人越来越少,盛极一时的暗夜门随着时间的推移,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山毕竟是山,即使倒下,仍需要让人仰望。破败不堪的山峰,处处都有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那场空前绝后地惨烈。

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转头空。鬼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山河破碎风飘絮,白发渔樵苍穹下。古今多少事,欲语泪先流。

苍松劲柏,绿水长流,植被顽强地坚挺着。一个看似天然形成的石洞,不时从中传出低沉的说话声。

小路子,这就是咱们山门的历史。如今你已全部了解,还想成为一名刺客么。

我......

不着急,慢慢想。

洞内一老一小,面对面而坐。少年低垂着头,看不清长相。话到嘴边,被老者一打岔,又咽了回去。

老者身穿一件普通的粗布麻衣,两只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一头蓬乱的白发,无风自舞。枯瘦的手抚一绺雪白的胡须,饱经风霜的脸上,闪烁着慈祥的关爱。他不想少年误入歧途,这才出言喝止。

你可要考虑清楚在回答,这条路不仅是修士最难走的路,而且还是一条不归路。

一旦踏入其中,再无抽身可能。

你要明白,刺客藏头露尾的行径,令人不齿。所犯下的滔天罪孽,更是人人喊杀。这些,你都能接受么?

为师知道,你向往刺客的无拘无束,快意恩仇。可你想过没有,无论多么强大的修士,只要提及刺客,都会发自内心的恐惧。

这种恐惧,即是对生命无法自由支配的无助,又有对生死不能掌握手中的彷徨。

人们提起刺客,总想除之而后快。他们绝不会手软,甚至还会抱团取暖,同仇敌忾。如果你真的选择这条路,便是所有修士的眼中钉,肉中刺,共同的死敌。

曾有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刺客一日不绝,恐惧便永远充斥人间!

你还要想清楚,刺客的一生,注定在血腥的杀戮与被追杀中度过,不死不休。这种局面,无法可解。

亲情爱情友情,统统都是奢望!

你只能独来独往,孑然一身。我行我素,终身孤寂。还不容出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身殒道消,受人唾弃,一般人万难承受,你还想成为刺客吗?

师傅,我想好了,我要当一名刺客!

少年猛地抬起头,让人禁不住道句:好个英俊俏后生。

一双鹰眼射寒星,两道弯眉浑如墨。瞳孔暗紫,深邃神秘。身长六尺,相貌堂堂。棱角分明地五官,宛如按照黄金比例,分割的恰到好处。唯一令人感到遗憾,少年太瘦了,简直弱不禁风。

再想想,你还小,现在还不懂得,这意味着什么。为师允许你重新选择一次,老者似乎早就知道少年的抉择,老脸无动于衷。

不,师傅,我是认真的。不管在重选几次,我都会选择刺客!少年眯起眼睛,斩钉截铁地说道。那双犀利的鹰眼,仿佛一对寒刀,瞬间爆射出两道精光,将昏暗的洞穴,照的异常明亮。完全不似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目光。

告诉我,你的理由。老者声音愈加低沉,抚摸着胡须的手,为之一顿,就连心爱的胡须,拽下几根都未察觉。

我要成为全大陆最优秀的刺客,我要成为一名让人夜不能寐的至强刺客。我要带领暗夜门重新走向辉煌,我要给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刺客们一条出路。

我要让全世界的修士,再听到——戮-——髓——行——三个字,发自内心的颤栗!少年说道最后,几乎喊破了音。

噗通,他跪倒地上,羸弱的身体满是倔强,稚嫩的童声,充满坚定。

好!好!好!

老者接连道了三声好,饱经风霜的老脸,如同盛开的菊花。他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欣慰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一把将他扶起。

小路子,既然你有此决心,为师怎能不倾囊相授。希望有一天,你不会后悔今日做出的决定,而埋怨为师。若不是身上干枯焦黄的油渍出卖了老者,定会叫人误以为,是哪位世外高人定居在此。

冬练三九,多少个日夜打熬体魄。夏练三伏,多少个日夜汗流浃背。

付出终有回报,戮髓行每天进步神速,惊得老者暗暗咋舌,连呼妖孽。他一生教导过无数弟子,其中不乏天才。可从没有一个如少年这般,修为一日千里,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这天老者叫住了和往常一样,准备破晓前修炼的戮髓行。

小路子,今天歇歇,为师有话对你说。

好,戮髓行闻言答应一声,随后返回屋中,翻出茶具,从煮水到洗茶再到煮茶,动作一气呵成,成熟老练。为老者斟满一杯香茗,躬身而立,等待着师父的教诲。

这几年每次都是这样,每当他修炼进入误区,师傅都会以这种方式指出。他以为这次也一样,却不料,老者非但没提修炼上的事,反而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小路子,你上山几年了。老者品了一口香茗,闭目沉吟片刻,这才问道。

五年整,戮髓行不假思索道。

今年有十五没?

戮髓行疑惑地看了眼老者,心中想不明白,师傅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奇怪。不过,他还是如实回答:再过三个月,便十五岁了。

嗯,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你都从一个孩童,长成大小伙子了。老者感慨颇深,良久才接着说道:这五年你的努力,为师都看在眼里。说实话,你的毅力,就连为师都钦佩不已。

更难能可贵,你天赋过人,却不骄不躁,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逐步提升修为,这点很好,为师很放心。说到这,老者脸上露出一幅老怀甚慰地表情,看着弟子满眼骄傲。

小路子,下山吧。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在教给你的了。如今你贵为武士,是时候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留在山门只会毁掉你。

戮髓行听到这,心凉半截。他没想到,师傅大清早叫住他就为了说这些。眼泪一下子,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他伏在老者腿上失声痛哭。

孩子去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那里才真正属于你。去打响你的名号。实现你的梦想,让神武大陆,因你而喝彩!老者抚摸着少年的头发,心情同样很不好受。

噗通,戮髓行挣扎着站起来,又重重地跪在老者面前。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他鼓起勇气,声音颤抖着说道:师父,您是要赶弟子走吗?是不是弟子哪里做的不对,惹您生气了,我愿意改。弟子自认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学会,求师父不要赶弟子走,我想继续留在您身边学习。

起来说话,少年倔强地跪在地上,不肯起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师父收回成命。

哎,老者心中徒然一叹,他又何尝愿意放走,这位孝顺懂礼的徒弟。朝夕相处数年,感情早已情如父子。孩子离开了,自己又得重新适应,这无边的孤寂。可他不能这么自私,为了一己私欲,耽误这位注定闪耀全大陆的天才少年。

老者只得狠下心,我教导了你五年,培养了你五年,不是为了让你给我养老送终。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你给我站起来。暗夜门的未来还在你身上,你就这么报答我?老者越说火气越大,怒声骂道:滚,别再让我看见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滚,滚得越远越好,我就当没收过你这个徒弟。算我瞎了眼,竟然会将暗夜门的未来交给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老者说完,腾地起身,大步流星地往外走,不再看少年一眼。

师父,师父,戮髓行大声疾呼,刚想去追,可长时间跪着,双腿早已麻木不堪,那里能说站就站得起来。他不死心,双膝跪地往前蹭,力气使得过猛,地上蹭出两道显眼的血痕,可当他费力气追出屋外,哪还有老者的身影。

少年委顿在地上,一时间悲从心来,失声痛哭,哭声悸动,传播很远。良久,戮髓行止住悲伤,对着老者刚才的座椅,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师傅,保重!

我发誓,终有一天,戮髓行伸出三根手指,也不管老者能不能看见,郑重地宣誓道:我一定会率领暗夜门重返巅峰!

少年走了,泪流满面,一步三回头。不长的山路走走停停,一个时辰竟才走完三分之一。可惜,不管他是多么不情愿,多么不想离开熟悉的地方,终究还是会走到尽头。

小路子,别怪为师心狠。为师不这么做,你又怎会离开。你欠缺的只有经验,而这恰恰为师无法教给你。

雏鹰不经历一次次的摔倒,怎能飞向蓝天。不经历无数次失败的坎坷,怎么成为霸主。

只有经历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你才能锐变成真正的强者。守着我这个糟老头子,岂不是,明珠蒙尘,虚度光阴。

你天生武魂强大,感知非凡,你简直就是天生的刺客。坚韧,顽强,冷静,执着,你具备一切成为最优秀的刺客全部品质。

你的舞台是神武大陆,去把他征服。暗夜门沉寂太久太久了,世人都忘记的差不多了,是时候把他点亮了。为师相信你一定能把暗夜门的荣光,重新带回到这个世界。

山峰的最高处,站着一位老人,如同一座雕像,一动不动。目光远眺,不知在看什么,久久不愿离开。几滴浑浊的老泪顺着老者的老脸滚滚滴落,落下山谷……

正是:“猛虎终要下山,潜龙必将出渊。”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唯一人民币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有些小朋友年龄小,也非常有个性。有次放学,有个小姑娘,父母有事没有及时来接,在活动室由保育员老师照看。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长陆续接走,最后就剩下她和保育员老师两个人。小朋友想妈妈,就开始哭。声音特别大,我们在楼上的办公室都能听见,以为出了什么事,便过来询问。她的带班中教也一个劲儿的安慰她,给她玩具,还有

  • 都市之我是大BOSS之这……(9)

    既然有了新手机,时浮由立马下了他最近的新宠吃鸡手游试试性能。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说:“晚上吃麻辣小龙虾吧!”步侦否决:“不行,你现在不能吃那么辣的。”时浮由瞪大眼睛,抬起头,控诉的看着他:“你昨天买的都是辣的!”步侦拧眉,道:“昨天是我没考虑周全。”时浮由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往沙发上一窝就开始摆弄手机。

  • 论女配如何万人迷在线阅读第七章

    荣易紧紧盯着那只黑色金毛。听到它叫,汗毛都竖起来。荣易能够确认,这只黑色金毛就是刚刚他路过巷口时,看到那犹如小牛犊大小的那只。它居然还能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已是如同‘妖类’的技能,这实在是让荣易想不害怕都难!汪~~汪汪!那黑色金毛继续晃着尾巴,继续向荣易叫唤。它停留在荣易面前五米左右远,似乎是能感觉

  • 都市之超级红包之第五章(5)

    “你不去吃晚饭吗?”赵墨筠弯腰捡起扫把的时候,听到身后柳鹤熙问。篮球场周围的人已经散了。“不了,我还有事,待会儿随便买点东西。”赵墨筠边说边回头看了眼柳鹤熙一眼,没再多说什么,拖着扫把上楼回教室。*这会儿正是饭点,除了食堂就属于学校小卖部人最多。何诚嘴里咬着一根烤肠,外套兜里一边揣着面包一边揣着一瓶

  • 巨人觉醒第四章

    霞落山现在游人如织,办事处就在景区里面。如果我有介绍信或者我可以飞,我就不用自掏腰包排长队买门票。景区外挂着一个牌子,说2月15日开始景区整修,从2月14日起就不接待游客。2月15号开始的任务,我师姐昨天2月2号就奔赴现场,这种积极性让我忍不住想给我师姐颁发一面劳模锦旗,仔细想想我师姐也不觉得这是劳

  • 阿拉德的使徒NPC在线阅读第6节

    管弦和乐繁声下了天桥,在前方的一个岔路口分开,乐繁声在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他伸出一只手朝管弦挥了挥,“我这边走,拜拜。”“乐老板,拜拜。”管弦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把耳机重新戴上。他呼出一口气,嘴角的笑容忽然就垮了下来,像是白色的冰川落入深海中,沉潜下去,再也寻觅不到痕迹。乐繁声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

  • 我渣过的男人都飞升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来是想请张迎春劝说一下,哪里知道俩人居然认识,马胜利皱了眉头,把灯打开,把地上的缸子捡了起来,“我去给你们倒水。”见到了熟悉的人,王娟情绪异常激动,蹲在地上抱着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张迎春走过去蹲下,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拍着她的背,眼泪滴在了地上。王娟不知道哭了多久,抬起头,双手死死握着张迎春的手,

  • 娱乐之我是大明星在线阅读第1节

    三月初,乍暖还寒。付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这次又赔了多少?”“六…”“六百?”“六千万。”“哎呦我操。”在听到黎特助报的数字以后,付展鹏把头埋进了手掌里。自从他当了首富以后,就很少爆粗口了。丢份。“董事长,你别难过,做生意嘛,难免有赔有赚。”黎特助见他这样,便开口安慰道。“那谁家搁得住这么赔。”付展

  • 忘忧难忘故人归第九章在线阅读

    修小蛋隔着蛋壳挣动了几下,蛋身也没能成功翻滚起来。倒是把顾晓吓了一跳。顾晓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蛋,把它放在了沙滩上面沙子因为蛋壳,不停地在里面滚动,而显露出了不断挣扎的痕迹。顾晓看着在他面前不断滚动的蛋,心中充满了好奇和和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眼前就要有一个小生命破壳而出了,这种新奇的体验是他从未有过

  • 只手遮天初见(3)

    周五的公交车永远是那么拥挤,江远扶着行李箱看着远处被堵着慢慢悠悠开过来的24路车,也不知道是哪位喊了一声:“唉,看,车来了。”好嘛,这话一说出口,公交车站苦苦等候的学生立刻锁定那辆小小的公交车,下一秒,原本围在一堆的人已经整整齐齐排成了一条长龙。江远低头看了看表,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走。一旁坐在行李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