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北炙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55:52 作者:北炙 来源:纵横中文网
北炙
北炙
作者:北炙来源: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真元界的六块大陆只存其四?龙鼎山的阴山是何存在?龙鼎有什么秘密?与尘寸宗对抗的是什么势力?为什么栗晨,是被选中之人?敬请关注《北炙》,解答十万个为什么!

看完日记,我自是唏嘘不已,不过出于好奇,还是向暗格中看去,果然发现其中还放着一个扁平的盒子,于是小心翼翼地将盒盖打开,不出意外地看见了半幅古画。

我连忙伸出手去,打算拿起那副古画好好看看,不料就在这时,用来照明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

我喘了一口粗气,遂向手机看去,这才发现,由于翻看祖父日记的时间太长,手机的电量已经不足,故而弹出了一条充电提示。

想到周围一片漆黑,我也不想多做逗留,便连忙拿上祖父的日记和装有古画的盒子,迅速离开了密室。

重新回到书房,我又将书柜的暗门再次关上,这才离开了祖宅。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的脑中不断地回想着祖父日记中的内容。

王若水一直以来都在寻找一个名为“玄种”的长生不老之方,虽然不知道这个神秘事物是否存在,但是她既然以国家考察队的名义集结了祖父那些盗墓之人,想必其背后定有一些切合实际的依据,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那副古画很有可能就跟“玄种”有着一定关连。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只要破解了那副古画中的线索,说不定就有可能发现一个不为人知的隐幽之地,这对于长久以来没有生意可做的我来说,那可是重新开张的良机。

这般想着,我不禁兴奋起来,于是脚下一踩油门,更加快速地向家中驶去。

回到家后,已是下午。

我随便吃了点饭,便迫不及待地将古画从盒子中拿出,开始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这幅古画年代久远,质地以帛为底,呈现细、密、薄、柔之状,其上绘有生动形象的景物,图案虽不精美,但很逼真。

细看之下,画中内容分为上下两个部分。

上部乃是一片人间天地,包含云霄、飞禽、山岳、树木、楼台、人物、花草、昆虫之景,更有异兽出没其中。

下部则是一个水底世界,容纳虾、蟹、鱼、龟、草、沙、石、穴之象,另有蛟人畅游其间。

整幅画面,可谓天水相连、阴阳贯通、现实与神话杂糅、凡间与幻境共存,着实令人心生感慨,不由赞叹古人知行之妙。

感叹之余,我开始琢磨起这副古画中的秘密,并且随之想到了很多用来在书信中隐藏信息的加密手段。

比如用隐形涂料留下的图案或者文字,需要用水或者特殊光线处理之后,才能使肉眼看见其本来面目。

又或者是用拆分图文之法混淆视线,只有通过对折的方式才能令书画上的图文重叠,以此得到新的成像。

还有就是微描手艺,能在图中不显眼的地方留下提示,需要用放大镜才能看见那些信息。

可是当我想起祖父在日记中所写的内容时,我又不禁开始连连摇头。

因为当年王若水仅是打开这幅古画端详了片刻,并未借助其他措施,便洞悉了其中的端倪,所以我能想到的这些加密手段也就全被排除了。

如此一来,我也仅用双眼盯着这幅古画看,脑中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就这样整整过了一个下午,直到我已看得头晕眼花,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只得暂停休息。

我揉了揉疲倦的双眼,不禁叹了口气,心想祖父曾经殚精竭虑也未能理解这幅古画的奥妙所在,我又怎么可能在一时半刻间便发现其中的线索,看来想要破解其中的秘密,还需要一些缘分才行。

这般想着,我突然感到一阵饿意传来,这才想到自己已经一天都没好好吃饭了,加上此事心情郁闷,实在需要好好缓解一下,于是便出门找了家小饭馆,好好地吃了顿饱饭、喝了点小酒,直到酒足饭饱方才打道回府。

一进家门,我便感到酒的后劲开始涌上了头,于是摸到卧室,打算上床休息。

就在这时,不知是心中有所惦记,还是无意而为,我醉眼朦胧地瞥了一眼被放在书桌上的古画。

不料就在这一瞥之下,我突然发现,在一片模糊的视野中,古画上的所有图案均被过滤得无影无踪,能看见的,仅剩下了一个浓墨重彩、蜿蜒绵长的线条,然而正是这个线条,竟然令我觉得十分熟悉,怎么说呢,就像一个英文大写字母V连着一个小写字母w。

我在脑中回想了片刻,不禁心中一震,这个线条,岂不正是长江在地图上的形状吗?

想到这里,我顿时清醒起来,连忙拿起古画再次辨识,这才发现其中乾坤,不禁越看越激动,原来,它竟是一张指向彭泽水底沙坝洞窟的藏宝图!

发现这一结果,我顿时兴奋得不能自已,当即便想尽快动身出发,于是连忙走进存放着各种探险工具的仓库,开始准备起出发的行囊来。

说起探险工具,那可真是种类繁多,不过我在每次外出探险时,除了会带上一些必备物品之外,还要装备两件防身武器:一副戴在左臂的金护手,一把横于腰后的开山刀。

准备好工具之后,我又拿出一枚祖父遗留下来的蝉虫吊坠,此物寸许多长、乌黑透亮、坚硬无比、玲珑剔透,听祖父说,这是其师父在临终时赠予他的护身之物,传说是在东汉末年,由曹操命人用一块上古天外飞石中的精华打造而成,至于为何要雕成蝉虫模样,那是因为蝉虫从幼虫到成虫,中间都要经历一个结蛹蜕变的过程,当它成蛹之时,仿佛死了一般,之后它又咬破蛹壳飞身而出,仿佛经过了轮回转世又重新活了过来,古时,人们就把蝉虫当做了一种可以超度亡魂之物,所以对于经常出入墓穴和亡魂打交道的探险之人来说,蝉虫便有了护身功效。

一切准备就绪,我便拿起手机,分别给四个搭档发了一条同样的短信:“明天早上八点,全员携带装备,来我家中会合,准备外出行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道玄行之第三章

    “啊,不会吧,我就洗了个手回来怎么人满了。”一道清越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有人在嘟嘟囔囔。杨筱筱回头,猝不甚防居然是叶楼,心房的小鹿又忍不住蹦蹦跳跳起来。叶楼也看到了前面的姑娘转过头,是个长歌女子,肤如凝脂,柳眉弯弯,秋波流转。叶楼恍惚了一下,藏剑也不是没有女孩子,但是师姐们都是英姿飒爽,巾帼须眉。叶楼

  • 帝京[重生]有鬼

    二楼的环境和一楼想比少了些许复杂的气息,多了一些舒适自然的感觉,一上楼梯就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大的客厅,客厅之中的投影仪还在工作,墙上投影出水果忍者的画面。一共有六个房间,沐林跟着面前小黑小白来到了位于二楼最左侧的一个房间。“老板,这就是你的房间了!”小黑将房门打开,转过身看向沐林。“恩,谢谢。”沐林

  • 恶魔王爷的吻痕:替身王妃在线阅读第五章

    后面经祝溪解释,元霁月才知道他们是下午去洞府找她的时候发现没人在,所以才在到处找她,等晚上找到她的时候就看见她一个人在默默地哭。“我没哭!”说到这里元霁月还是忍不住反驳一句。“好好好,没哭。”算了,她以后还是不要解释最好,元霁月无语望天。在这之后元霁月就劝说祝溪和元宿不要每天去看她了,两人经过住她软

  • 穿越之千军万马在线阅读第三章

    到了纳妾那一日,李府宾客络绎不绝,觥筹交错,热闹非常。京城最近也没有什么新鲜事,就连总要挑事的伯阳侯也有日子没闹腾了。大家闲来无事,百无聊赖,便聊起了李家纳妾之事。清风楼上,众人你一嘴我一嘴的开始聊上了。一书生打扮的年轻人率先开口:“哎,这李府,纳个妾而已,怎么这么大动静,请了一群豪门勋贵过去,也不

  • 影帝竹马他病得不轻在线阅读第9章

    罗文杰还在心里哀叹的想着,想着父母知道了他的死亡消息后会有多么的伤心。但这铁石熊却是不如他所愿,那铁石熊就在它刚刚挡住罗文杰的路时就再次向罗文杰发动了攻击。看着这铁石熊即将扑到的庞大躯体,罗文杰心里是满是悲哀,虽然感觉自己今天是难逃一死了,但他还是不甘心坐以待毙。就在那铁石熊再次扑向自己的时候,凭着

  • 重生影后:帝少,别惹我第五章

    从那时直到他们高中毕业,向浩刚总是会经常的找到赵晓明,他们这种关系持续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向浩刚去了他父母公司的总部实习,而赵晓明在高考后的第十三天得知了父母车祸去世的这个消息。赵晓明的父母,因为生前太过贪婪,受到周围人不少白眼,哪怕和他关系比较亲近在巴结他们的人也是。现在赵晓明的父母出了事故,

  • 嗜甜微醺转型方案

    工人们陆续离开会场,唐文哲叫住了安保部杜国兴主任、邱卓栋和汪明霞一起乘电梯,邀请他们去自己办公室坐一会。3人围坐在唐文哲办公室小圆桌旁,唐文哲从饮水机里帮大家倒了杯水,坐下说道:“今天群众上访这事,你们3位领导怎么看啊?”杜国兴主任说道:“今天通信电缆厂员工这种做法是有欠缺的,有问题可以好好谈,采取

  • [西游]穿成大圣的金手指后生不由己

    “呜……呜……看在这些年我们家待你不薄的情份上,你就答应了吧!”惜月看着眼前的宋夫人,倚靠在桌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她苦苦哀求着,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面对宋夫人的哭求左右为难。其实惜月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命运何去何从向来都是不由自己,自己就像一叶浮萍,注定一生飘摇不定。原本想着能伺候他们家二小姐一辈子,

  • 暴君他又黑化了(穿书)在线阅读第6章

    *有死亡情节描写,慎入————————————!梳理一下埃及三章的时间线是这样的:上午10点,到达未知沙漠。11点,走出沙漠,到达城市阿亚特。从阿亚特到开罗,地图测距是40公里左右,女主坐车大概要两个小时,所以13点到达开罗。教训完混混大概14点。16点跟随少女找到恩雅的房子。17点到18点之间见到

  • 万界之一拳熊孩子第8章在线阅读

    陈影梧等人走进了通道口,一会儿...“【桃花岛】?”“哇!这就是【桃花岛】吗?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啊?”叶倩问父亲叶碧。“哎……怎么讲呢?”叶碧挠挠头说。“快看,桃花花落下来了”叶倩高高兴兴的,非常喜欢现在的场景。“过来,我似乎找到了…(笑)”陈影梧道到。叶碧父女走了过来,在他们面前的事一颗大大的桃花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