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越变身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1 10:43:19 作者:天空中的凤 来源:纵横中文网
穿越变身
穿越变身
作者:天空中的凤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次车祸穿越搞笑变身巧灵二十一世纪女青年该如何在这以武为尊的大陆打出一片属于自已的新天地

私塾是从来不许学生带玩具进场的,和先生已经就类似问题打过好多贪玩学生的手板,此刻,他却从容地让蒲子轩接过玩具。

蒲子轩也明白,祝元亮这样的穷孩子,从来就买不起什么像样的玩具,这把弹弓是他自制的,当初两人去打燕子窝的时候,祝元亮得意地展示过他的杰作,却舍不得让蒲子轩多玩上一会儿。

此刻,蒲子轩把弹弓握在手里,心生百感,被祝元亮趁势拉入私塾。

蒲卫海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缓缓起身,踏上马车而去。走出不远,又折回来,把蒲子轩叫到私塾门口。

蒲子轩欣喜若狂,以为父亲不走了,谁知,父亲只是从脖子上取下一根项链,戴在他的脖子上道:“这是我们蒲家的祖传之物,以后,你洗澡、睡觉都要戴着它,关键的时候,它或许可以救你的命。”

这根项链着实奇怪,吊坠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一块墨绿色的琥珀,嵌在里面的也并非什么奇珍异宝,而是一小撮毛笔的笔毛。

交待完毕,父亲再次上车离去,蒲子轩忍不住又是一阵大哭,喊道:“爹爹……爹爹……”

蒲卫海这次终归没有回头,只是抛下一句:“轩儿,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那一次是真正的诀别,父亲留给蒲子轩的回忆终止于渐行渐远的马蹄声,那段马蹄声如此凄凉,七年来,一直在他的心头回响。

父亲曾经给了他全部的爱,突然之间,“爹”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幢空荡荡的大房子和用不完的钱财。

那之后的七年,时光对蒲子轩而言,时而过得飞快,时而又过得平缓,家中生意早已停止,但他仍然能时不时地收到爹托人带回来的包裹,里面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用品,却没有只言片语的信件,甚至连邮寄地址也是空白。

爹,你究竟去了哪?

蒲子轩只能在梦境中见到父亲,梦中孩提时的他,站在院子中,和父亲一起望着天上的星空,丫声丫气地问:“爹爹,我娘到底去了哪里啊?”

父亲道:“娘在你两岁的时候,就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有多远?走路要走多少天?”

“呵呵,那地方走路到不了。”

“那骑马呢?”

“骑马也到不了。”

“那么坐火车呢?”蒲子轩虽然没见过真正的火车,但是父亲说过,在他出生前几年,世上已经生产出了一种叫做“火车”的坐骑,它又重又长,却跑得比的卢马还快。

父亲便抱住他,慈祥应道:“火车也到不了哦,娘在哪里,爹爹也不知道,或许她正在天上的哪颗星星上,守护着咱们。”

多年以后,父亲才告诉蒲子轩:“娘死于一场争斗。”

蒲子轩常常在这样忧伤的梦境中醒来,望着孤单的房间,泪流满面,却又无能为力。

另一方面,蒲子轩看着和先生一天天地老去,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在蒲子轩十六七岁之际,他已经咳喘得很厉害,却依旧拖着老态龙钟的身躯,给学生声情并茂地讲好每一堂课。

就在蒲子轩年满十八岁不久,和先生像是终于完成了蒲卫海的托付,竟然一病不起,当年年底,他没能熬过那个寒冬,驾鹤西去。

听和先生的老伴儿讲,和先生原本是对中国充满信心的,可是咸丰六年,也即西元一八五六年,以英国佬为首的洋人再次把清廷打得一败涂地,云南又爆发了大规模的回民起义,他们居住的省份,摇身一变成为了杜文秀创建的“回教国”,和先生便对中国的前途充满了失望,竟然以吸食阿片的方式来麻痹自己,身体也就一日不如一日。

蒲子轩无法想像,那个在课堂上谈古论今,一门正气狠批阿片误国误民的老先生,躺在床上抽大烟的形象会是何等悲凉。但蒲子轩对他仍怀有敬意,因为先生在弥留之际,嘴里念道的是两个字“变革……变革……”

和先生终究是意识到了那些陈书旧经的迂腐,这让蒲子轩欣慰,但他永远无从得知和先生口中的“变革”是什么样子了。皇帝老儿、太平天国、回教国,乃至那些洋人,都声称要改变,要给国人建立一个更加完美的国家,谁知道和先生心目中的完美国家是何等模样呢?

蒲子轩给和先生送去了一个豪华的花圈,落上了蒲子轩和蒲卫海的名字。

这一页总算是翻过去了,随后的一年来,父亲依旧杳无音讯,失去了和先生的教诲,蒲子轩变得更加自我而随性。他对父亲的感情,已经由原来的思念变成了埋怨,甚至带着点憎恨。

那个消失的男人,既然你不愿意露面,既然你觉得钱可以给我解决一切难题,那么,就让我好好享受这别人梦寐以求的浮生若梦吧。

同时,他也庆幸父亲及时终止了经营兵器的家业,否则,这两年多来,云南各地成了清军和回民起义军你争我夺的战场,蒲家若仍守着那么大的兵器库,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亏得父亲及时解套,他才可以过上闲云野鹤的好日子。

“我有用不完的钱,我有绝对的时间和自由,国家、民族、社会、家庭,都他奶奶的给我靠边站吧!这玉龙雪山下的丽江小城随时会成为战场,财富随时会重新洗牌,我若不在尚且富足的时候及时行乐,如何对得起与生俱来的这么大一笔财富?”

蒲子轩心血来潮,给父亲留下的豪宅挂了一块牌匾,写上“开心府”三个字,努力向世人宣布他的活法:“我睡的床是进口的小叶紫檀打造,我的床单棉被都是江南顶级的丝绸制品,我的枕头则是蓝田玉,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生活吗?”

青楼、酒楼、赌场,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他像个王爷一样,时不时为了一些及时的行乐一掷千金,享受着人们一口一个“蒲公子”围着转。

“大清皇帝、洪天王、杜大元帅,他们的日子也不外如是吧?当然,我也有一个底线,绝对不会去触碰,那就是我深深痛恨的阿片。”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西元一八六三年,石敢当在壮烈牺牲后不久,蒲子轩十九岁时,遇到了那只命中注定会相遇的狐狸,从此命运对他有了别的安排。

是的,狐狸。此事,还得从一场戏曲说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刀剑天下在线阅读第2章

    杨亮出生的年代,正是集体经济盛行的时期。所有的一切都是集体的,包括土地、粮食、牛羊牲畜。人人都是集体的一分子,人人都参与集体的劳动,人人都享受集体劳动的成果。那时,家家户户都在村的集体食堂里开饭,不允许私人在家里开小灶。刚开始村里的食堂还办得红红火火,大伙湖吃海喝,杀猪宰牛,吃得油光水滑,肚满肠肥,

  • 都市战神无双之好侄子,好弟弟(9)

    这时一个小孩向着西竹蹒跚微笑走来。“表哥,表哥,你在干啥呀。”一个小孩蛋子一脸疑问的说道。“没啥,哎,你是?”“哟,竹兄这脑子不会坏了吧。”另外一个文质彬彬的小孩说道。“表哥,你不是脑子真的坏了吧,我是你表弟姜维,姜伯约,这位是狄兄,狄仁杰。”“哦哦,原来是我的好侄子和我的好弟弟呀。”西竹一脸调侃的

  • 剑三+猎人 瓜娃子爬开!在线阅读第10节

    谢予的脸在短短几秒钟之内憋得通红,他猛地甩开了陈钊的手,气急败坏似得回了一句“谁要抱着你衣服睡”,然后一路头也不回的跑了。他从警局跑出来,一头扎进了冬日的冷风里,被冷风吹得脸都冻麻了,一路直接跑回了陈钊的家。他回家的时候正撞上收破烂的大爷经过,谢予顺嘴把大爷叫住,领着大爷进门来捣腾陈钊家里堆着的垃圾

  • 无限之吞天尾兽在线阅读第十章

    翟潇闻坐在这镶金嵌玉的软轿马车上,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自从前些天落水醒了就觉得别扭,整个人像是被塞进去似的,脑子里的东西…好像是这个样儿又好像不是这个样儿,但又说不上哪不对劲儿…虽然这待遇确实是好。“少爷,到时辰了,咱该回去了。”翟潇闻这才回过神来,朝着周围挤眉弄眼的姑娘飞去一吻,便潇洒的准备打道回府

  • 洪荒:天道之子很强很神经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现代社会做仓鼠时,李锦余跟着饲主一起看小说看得津津有味;但是饲主看小说不会一直带着它,所以这篇小说的剧情他看得断断续续。在他看的剧情里,前期确实有这么一段。边关军饷告急,士兵们几乎在啃草皮、穿锈甲抵御外敌入侵;京城里以皇帝为代表的百官和贵族却在醉生梦死、歌舞升平。年轻气盛的霍采瑜热血上涌,在荻花节

  • 大英雄世界在线阅读气愤

    弯眸默看这一幕,见林炎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一直到绯衣醒来才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唔!怎么这么多人”绯衣问道。我刚要开口,唐胥就抢着回答道:“抱歉是我不好,我一时失手,不小心用篮球砸伤了你。”然后一脸期待地等着绯衣的原谅,看到这,我和林炎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成了电灯泡了!我和林炎都看出了他

  • 洪荒封神之鸿钧弃徒该来的还是回来

    那个幻影朝唐基克刺去。唐基克一直在盯着老虎机,突然看见这个黑色的家伙,他想都没想就向右翻滚一下,当时若是反应慢了0.1秒,不死也要掉块肉!叶华在幻影转过身来,才发现这个幻影就是鬼影,相比外面的鬼影而言,他弱多了,他只有2级。2级又咋,2级丧尸就不强了吗?更何况,楼下猎杀时,他们清楚的看到鬼影可以已一

  • 向往的生活之真人游戏俱乐部在线阅读第四节

    到了学校,秦明开始做实验,带着护目镜,穿着白大褂,带着胶皮手套。眼睛一动不动,紧张的盯着实验物,手里的镊子也被捏的越来越紧。啊!秦明心里尖叫了一声,实验成功了!“实验了45次,终于成功了。”这时,方小满也到了学校,一看到方蕊,就问:“方蕊,昨天发生了什么?””昨天呀!晚上我把他们都送走了。你就躺在沙

  • 网游之名动天下第七章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正如慕小宝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敢于凝视着迟琛,喊出一声矫揉造作的——“迟琛哥哥~”迟琛:???他要往下走的步子僵硬在了原地。迟琛站在楼梯上,有些惊疑不定。迟琛什么?什么哥哥?他看向了慕小宝,看到她那张充满了欺骗性的脸蛋上露出的纯白无辜的笑容。迟琛回忆

  • 霸唐之第三章

    小四第一次见小二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乞丐。随陌县是一个又小又破落的的县城。大户人家都没几户,所以城中的乞丐就显得有些过多。而城门外的一处破落了许久的观音庙就是小二的家。临至黄昏,小四回来的时候,见到平时睡的草垛上窝着一个人。他急忙上前,“哎哎,你谁啊,这我地盘儿,你给我起来。”说着就去拉窝在草垛上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