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大唐之最强暴君之病了

2021/6/11 12:55:12 作者:染指大帅比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最强暴君
大唐之最强暴君
作者:染指大帅比来源:飞卢小说网
千古一帝李世民?不好意思,既然朕来了,那就没你什么事了!灭突厥,平吐蕃,亡高丽,屠扶桑,天下美女,尽归我手!订个小目标,朕,不只是要一统天下,还要……踏!碎!凌!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马车里,林墨道:“大爷,赔的钱还没给李管家。”

林琅本还在庆幸逃了一劫,结果林墨又是好的不提,净提坏的,现在林琅算是懂了凌云子的痛。

林琅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林墨,道:“你管?”

林墨身上一激灵,马上坐远了,道:“大爷您就当我没说吧。”

林琅道:“呵呵,我还想先生当我今天没来呢,可能吗?!”

林墨见林琅这般咬牙切齿,马上道:“哎呦,这马车好像走得不稳,我出去看看啊。”也不等林琅开口,自己先推开了车门,出去了。

林琅见林墨出去了,也就不死撑了,整个人瘫在座椅上,道:“今天怎么是你跟我出来?林研呢?”

林墨在马车外面刚坐好,就听见他家大爷在嫌弃他,朝车夫尴尬的笑了一下,回话道:“林研本来是要来的,临出门前被林管家叫去做事了,所以是我跟着出来。”

林墨在外面等了许久,也没听见林琅再问,便专心和贾家的车夫唠起嗑来了。

林琅在车里瘫了一会儿,只觉得没趣,又重新坐好了,开始打量起了车内。林琅越看越觉得无趣,又因为太久没闹腾了,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干脆掀开车帘,看起来外面的景色来。

正好这凌府与贾府皆是属于京城二等住宅区,所隔不远,不过却没什么人烟,林琅只能看着一座又一座的富宅,回忆当年在姑苏时先生教给自己的家族关系,还有此次进京他爹教他的各大家族的朝堂势力。

这么一打发时间,倒也不觉得无趣,没想几家,就回到了荣国公府。

到了门前,这憋了一下午的雨,终究还是下了起来,贾府门房道:“这么大的雨,还好您回来了,不然怕是得淋湿了!”

另一个门房拿了把伞递给了林墨,道:“林大爷若不嫌弃,暂且用用这把伞吧!”

林琅嘴角含笑道:“我自是不嫌弃的,不过这伞给了我,那你待会儿怎么回去?”

那门房道:“不碍事的,他们几人也有伞,我和他们一道回去就是了。林大爷快些进去吧,这雨瞧着是越下越大了。”

林琅不再推脱,只道:“那便多谢了,我回头派人把这伞给你送回来。”

门房道:“不碍事的,您要是记得便随便寻个时间,我都是在这的。若是不记得了,也就罢了,左右不过是把伞而已。”

林琅见那门房不似假意,便点了点头,和林墨一道回了内院。

原来贾母是给林琅安排在了西边的院子里,那边似梨香院一般另开了一扇小门,直通大街。出入到还是方便,若是论清净富贵,倒是比不上梨香院的,不过有一点倒是比梨香院好,那就是大!

林琅觉得富贵与否到还在其次,关键是这回带的人多,院子要是不大,林琅会觉得难受╯﹏╰。一波人都在一个院子里窝着,林琅是断断忍不了的,现下倒是还行。

虽然内外院距离较长,但是林琅走的都是长廊,就是有几步没有檐遮,饶是如此,等林琅回了自己的院子里,还是湿了一身。

正巧黛玉出去找姊妹们玩乐去了,故而没叫她看见林琅这般狼狈的模样。

“诶呦!大爷,快些回屋换了这身吧,奴婢去让人给你烧洗澡水去。”合欢见林琅淋湿了一声,慌忙打发林琅去换衣服。

“啊欠!”合欢话还没说完林琅就打了一个喷嚏,合乐,合如赶忙把林琅拉回了房间,打发林琅换了衣服。

合佳又端来了姜汤,伺候林琅喝了,林琅道:“也给林墨拿一碗,他估计淋着的比我多。”

合乐道:“大爷还是管管自己吧,林墨身子骨好着呢。这乌云都盖了半天,您还往外跑!这病刚好,又淋了雨,我看您待会儿吃药可别皱眉。”

合佳瞧林琅脸色微白,道:“合乐,去催催水,大爷,您就别担心林墨了,姜汤我已经让人端去了。您就快些喝了姜汤,再泡个澡,然后在床上捂会儿,啊?”

合乐知道合佳不想她再刺林琅几句,便跺了跺脚,转身跑了,去了小厨房催水。

林琅素日都是纵着合乐的,这会子合乐到了小厨房,瞧着林家带来的两个二等丫鬟在与那贾府的粗使婆子说笑,怒火中烧,道:“好你个小蹄子!这才几天,便浪上天了不成!大爷淋了雨,你们两个不说快些烧水,倒是聊起来天,一个个都反了不成!”

合乐在一等丫鬟里是年岁最小的,素日里每个姐姐都是让着她的,二等的又不敢和她吵,且合乐素日待人都是直来直去的,也不曾闹出什么事来。

二等丫鬟向来想得到林琅的赏识,等合佳几个大了,放出去之后自己可以顶上,不料一个年岁比自己小的合乐居然能在一等的行列,她们两人本就不喜合乐,且今日又有贾府的人在,故而觉着没面子。

这么想着,其中一个穿着翠绿色衣裙的丫鬟开了口:“我们不过闲话两句罢了,水不是一直在烧呢吗!合乐妹妹怕是在哪受了气,到找我们发起火来了!”

合乐刚想发作,合如便赶到了。

原是合佳见合乐跑出去,怕合乐憋不住火,随地炸开了,丢的还是林家的脸,故而示意合如出去看看。

果然不出合佳所料,合乐当真是个炮仗,还是自燃的那种,这才几下功夫,都快打起来了。

合如道:“不快些烧水,在这干嘛?”

那两人自知理亏,又见合如过来了,便不与合乐相争,加快了手脚。合乐本还想开口,却是被合如止住了。

合乐也不是那般不听劝的,且她向来最怕合如,故而也不再开口了。

等水烧好,合乐上前拿了干净的布,铺在了木桶上,合如让粗使婆子抬起了木桶,又叫那两个丫鬟在两边扯着布,自己和合乐扯着另外两边,就这么送到了林琅的房里。

等她们弄好后便退了出去,林琅自己在桶里泡了一刻钟,只觉得头有些昏,林琅也不在意,猜想是热水泡得闷了些。穿好了衣服,便叫了人进来收拾,林琅自己却是撑不住,去床上躺着了。

林琅躺在床上,却是没有睡着,合佳见林琅并未睡着,就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

合欢问道:“怎么样?有发热吗?”

合佳道:“有些烫。”

林琅睁开眼,道:“不碍事的,你们都退下吧。不然我睡不着。”

合欢说道:“那晚饭还吃吗?”

林琅道:“不了。”

合佳与合欢对视一眼,然后就退出去了,两人相携离开了林琅的房间数米才开始说话。

合欢问道:“咱们要不要去通知老太太?”

合佳道:“这是自然,大爷现下看似只有点发热,但是我怕今晚会变严重。”合欢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就一起去了贾母处,此时雨也小了,估摸着待会儿就会停了。

两人在门外等着别人通传,自己也收拾了一下发梢,衣角。

过了会儿,那丫鬟出来,点了点头。合佳轻声道了句谢,合欢又给了那丫鬟一两赏银,两人便进去了。

“奴婢合佳,合欢,拜见老太太。”

贾母道:“嗯,起来吧。你们来是为了什么事?”

合佳,合欢起了身,合佳道:“回老太太的话,大爷适才回来,淋了些雨,有些发热。故而奴婢来求老太太请个大夫,来与我们家大爷看看。”

贾母道:“严不严重?鸳鸯,去拿帖子,速请鲍太医来。”

合欢道:“多谢老太太,现下不甚严重,只是担心半夜发热,故而想请大夫来看看。”

贾母点点头,道:“嗯。你们两,倒是忠心的。”

合佳谦虚道:“我们做奴婢的,自是想着主子好,这么点事,怎么能算是忠心?”

合欢也道:“老太太恕罪,我们还要回去伺候大爷,不能在这儿了。”

贾母道:“很是,你们就回去吧。要是琅儿想吃什么,想玩儿什么,你们尽管过来找我拿,可不许推脱。”

两人应了一声,便退出去了。

等两人回了院子,那雨才算是停了。只见合乐的气还是不顺,拉着合如一个劲儿的说道,见着合佳合欢两人回来了,又问:“你们这是去哪了?难不成也学咱们爷淋雨不成?”

合欢道:“合乐这张嘴,就是这么不饶人,偏生你们还这么惯着。”

合佳摇摇头道:“大爷有些发热,怕今晚会更严重,故而我们就去老太太那,求了个太医回来给大爷看看。”

合乐道:“原是这样,你们还是去换了湿衣服吧,不然你们也该病了。”

合如笑道:“阿弥陀佛,还好你们回来了,合乐这张嘴就没停过,快把我吵死了。赶紧把她带走吧!”

合欢笑了笑,拉走了合乐,道:“来来来,合乐,咱们去换身衣服!”

合乐急道:“我又没湿,换什么!合如姐姐,你嫌我烦是不是!”

合佳笑了一声,也快走了几步,拉住了合乐道:“这不就湿了么?走吧,我们去换身衣服。”

合如看她们走了,也松了口气,笑着转身去林琅门前守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才见一位老婆子步履匆匆的带着一名太医前来。合佳等人早已守在门前,见太医来了,便轻声推开了门,请太医进去,看了林琅。

太医把脉时那婆子也在旁边,合佳心想‘这多半是老太太的心腹,赖老婆子吧?’

林琅从她们靠近床的时候就醒了,只是懒得动弹,随她们折腾去了。

合欢将太医请至桌前,又听那太医问道:“公子可是受过寒?”

合欢轻声道:“是受过。”

那太医点了点头,提笔开了方子,合佳此时也过来了,看了看太医开的药方,不由点了点头,吩咐人熬药去了。合欢则是候在一旁,听了医嘱,又拿了银子答谢,那太医自是推脱了一二,便还是收了的。

合佳又拿了银子,暗暗递给了那婆子,道:“姐姐可不许推脱,这是我们家大爷的一番心意。”那婆子见有五两,也是直接收了,半分也不推辞。

合乐这才送了太医与那婆子离开,然后转身回去了。

合佳端来了热水,用毛巾敷着,隔一会儿便换一个,合欢见合佳在这儿,便去厨房看着她们熬药,谁知,合乐在这儿替合佳看着。于是合欢便让人煮点白粥,等待会儿林琅喝了药,再吃点白粥,便可打发林琅去睡了。

屋内。

林琅问道:“玉儿回来了没?”

合佳道:“还没呢,怕是要在老太太那吃过饭再回来。”

林琅嗯了一声,道:“我听合欢又是赏这个,又是赏那个的,银子就跟流水一样的使出去了,心好痛啊。”

合如道:“这不是大爷您说的吗?贾家的奴才就是势利眼,来了这儿,没用银子开路,还不知他们要在背后编排什么呢!”

林琅道:“唉~我原先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他们真是这样,这两天,咱们的人没出去吧?”

合佳道:“没呢,除了平常跟着姑娘和大爷的,再没有出去的了。”

林琅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合佳与合如也没了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世战皇在线阅读第4节

    马副导眉心收紧,这女人还真是不知道分寸啊,祁宸现在来了,她还这么找事。让人下跪,她以为她是谁啊?许诺也是无语,看了眼只无动于衷似乎也是一副看戏模样的祁宸,又有些委屈,咬咬牙,“我没弄伤你,我为什么要给你道歉?”“不是你推我我会摔倒吗,你要是不道歉,我告到你倾家荡产。我是个模特,靠腿吃饭,你知道我的腿

  • 我在港黑开动物园在线阅读第6节

    翌日按照早在法国就调转过来的生物钟醒来,揉了揉眼睛,起床洗漱,整理自己,镜中的人不复当初的幼稚,三年前在法国花了两个月时间配制新的药剂,为了打开法国上流的销售市场,她改头换面在各个宴会周旋,十五岁的少年,获得不少好感,即使想要对她怎样,却也只能想想而已……扯了扯唇角,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进了厨房,动

  • 娱乐时代在线阅读第10章

    三人报完到,又一起去吃了顿午饭,最后林余天把星宝儿和她的行李送到女生校舍附近,然后便和塔塔鲁一起去了他们的校舍。塔吉学院的校舍是这里传统的一、二、四制,根据个人住宿费的多少而自我选择。不过将三种住宿制以三角形的方式相近分布怎么看也不安好心,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学生哪哪谁谁是富人,哪哪谁谁谁穷人,从而

  • 开局小混混怒造金融帝国你以为我贱吗?

    昼夜颠倒,这让林叙的精神头很不好。昨晚跟几个粉丝开黑到凌晨四点多,林叙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打了个哈欠,林叙晃荡进卫生间乱七八糟洗漱了下。等凉水泼到了脸色,林叙才清醒了一些。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头发凌乱,因为缺少睡眠,眼袋跟黑眼圈都很重。林叙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反正,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父母在他读大

  • [综]人生导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聂星,你没事了么!看你昏迷不醒,担心死我了!”杜一乐惊喜的看着聂星,左摸右摸,仿佛在确认聂星的身体是否真的无恙了。“那不能摸!”眼看着杜一乐都快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了,聂星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嘿嘿!”看着聂星真的没事了,杜一乐就剩下傻笑了。“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啊!”聂星有些恨铁

  • 我的苦逼道士生涯之天园拍卖会(3)

    到了,前面就是天园了,李雨我告诉你,能来参加天园拍卖会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你可千万不要惹事,虽然我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看重你。如果你惹到不如我们方家的还好说,惹到连我们方家也得罪不起的人,那么估计爷爷也不会护着你的,李雨冷哼一声,这就不用你关心了。就算我惹到事也不会连累你们方家,再说我只是你爷爷邀请来一

  • 肆说在线阅读第7节

    李青清在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便轻启红唇道:“本宫问你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当中谁还没有姬妾?没有的请向前一步。”随着李青清的话音刚落就有三位各具风姿的公子向前方迈了一步。这三位分别为大将军赵丰田之子赵靖云,兵部尚书徐文翰之子徐子颜,靖远侯林渊之子林白逸。李青清看到赵靖云和徐子颜的第一反应是他们怎么也来了

  • 家有儿女之最强刘星之醒转

    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一切都沉寂着,只有无尽的黑暗无始无终的狂欢着,时间也好似停滞了,或许,就这样和着黑暗一起沉寂下去就很好……或许过去一直不停的游荡是一种错觉,或许根本就没有过去罢,也或许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醒醒,菡儿……”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飘飘忽忽而来。这突然出现的女人的声音,像是一声

  • 斗龙战士之心中的黑暗在线阅读第八章

    伊尔莱家族门外夏莱的男侍凯加一脸震惊的看着前面,浑身都散发着冷气的夏莱。夏莱少爷…竟然…被夏瑛小姐赶出了伊尔莱的族门…这种事情从没发生过…想都不敢想…那个除了蛮狠骄奢、欺A霸O,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夏瑛小姐…不是一直都被夏莱少爷随便捏/弄在手里的吗…夏莱少爷可是伊尔莱家族百年来最有天赋的Alpha!怎么

  • 抵抗首席总裁第七章在线阅读

    周云自从和李小方成为好朋友,两人就成了课间一起上厕所的搭档,女生之间的友谊真是奇怪,有时候明明不内急,不需要上厕所,也手挽着手一块去。她们有时候从厕所出来,就去操场找个没人的角落说说悄悄话,这会李小方指着班里一个有点胖的女生,正朝她们这个方向跑过来,边指边给周云一个不可描述的眼神。周云刚开始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