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空中飞人之第四章

2021/6/11 11:10:04 作者:我本苍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空中飞人
空中飞人
作者:我本苍白来源:晋江文学城
范无双和陆北是陆家最为耻辱的存在,那个时候,范无双才二十岁,而陆北只有十八岁。十年之后,陆北订婚,排场极大,整个布桑的名门望族都到场庆贺。那一天,范无双从手术台上下来,满眼血丝。她三十岁,已经老得不得了。总有很多时候,我再也无法拥有你。相聚相守,相爱相恨。布桑城系列文,已完结:我的专栏,寂寞如血求人包养:

索罗定换好了衣服费劲地梳了头发,实在没找到干净的鞋子,擦吧擦吧觉得还凑合了,就出屋。

不过白晓月没在院子里了,狸花猫还在榻上打盹呢。

索罗定走出院子,就看到刚才的大槐树下边,白晓月正在给那只漂亮的白色细犬梳毛。

所谓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索罗定既然没得逃,就只好尽量跟这丫头配合。

顺着走廊走到槐树边,站在刚才进来时白晓月站的位置,就听到那丫头正跟狗说话呢,“定定,晚上吃排骨?”

索罗定掏了掏耳朵,“这狗叫什么?”

白晓月显然被他吓了一跳,蹦起来,回头瞪着他,“你走路怎么不发出声音?!”

索罗定也叫她吓了一跳,“要发出什么声音?”

白晓月拍了拍衣摆,正色,“走吧。”说着,带索罗定去书房。

“那狗叫什么?”索罗定跟着白晓月往屋里走。

“……叫,俊俊!”白晓月一脸认真,“俊俊!”

“你刚才好像在叫丁丁……”索罗定心说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什么啊,就叫俊俊。“白晓月耳朵通红,快速进屋。

索罗定也没在意,就觉得反正书读得多的姑娘大多神神叨叨的。

“坐下。”白晓月指了指手边一张矮几。

索罗定走过去看了看还不到自己膝盖的矮几,“这怎么坐啊,腿都没地儿搁。”

“跪着坐咯。”

“那不成。”索罗定板起脸,“男儿膝下有黄金。”

白晓月扁扁嘴,“那就盘腿坐,你爱怎么坐怎么坐,那么挑剔呐?!”

索罗定只好坐下,腿蜷起来,不舒服!伸直了,也不舒服!最后摆弄半天,终于是跟坐大帐里的虎皮椅似的,一脚蜷着一脚躬着,似乎舒服了点。

白晓月拿戒尺“啪啪啪”敲了三下桌面,那意思——你好了没?!

索罗定皮笑肉不笑地对她点头,算是坐好了。

“这是你的文房四宝,以后上课都要带着,这里是我的书房,以后你每天呢,白天我们大家一起到那头的学堂上大课,我就坐你后头。下午你上这儿来,我教你一个时辰的礼仪,再一个时辰的其他课程。”

“要两个时辰?”索罗定似乎觉得时间长,撇嘴跟买菜似的讨价还价,“短点呗。”

白晓月拿戒尺敲了他一下,“夫子话还没说完呢,不准回嘴!”

索罗定扁扁嘴,拿起毛笔看了看,又打开砚台看了看,最后拿起块墨闻了闻。

白晓月伸手拿过墨,又往砚台里舀了一小银勺的水,边磨墨边说,“今日我帮你磨一回,以后每次上课前,都要自己磨好墨!”

索罗定一双眼睛跟着白晓月的手一圈圈打转,就觉得头晕眼花,他灵机一动,“要不然你别给我砚台了,给我个罐子,装满水把整条墨都融里头,省得我每天那么费劲……”

话没说完,就见白晓月瞪了他一眼,“磨墨是修身养性的!”

“喝酒也可以……”

白晓月作势又要去拿戒尺,索罗定只好乖乖闭嘴,托着下巴等她磨墨。

这时候,走廊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走来的人似乎很小心,不过索罗定功夫好,听得清楚,伸手搔头的时候往后瞟了一眼,就发现后窗户的地方,有人鬼鬼祟祟经过。

索罗定也没往心里去,见白晓月歪着头一直磨墨,就问,“还没磨完呢?绣花啊?”

白晓月微微一愣,才发现墨磨过头了,就又舀了点水进去,再磨两下。

索罗定撅起嘴将毛笔架在嘴上,夹在鼻子下边的位置,阴阳怪气问她,“走神啊……想什么呢?心上人?”

白晓月瞟了他一眼,“要你多事,赶紧写!”

索罗定拿着笔,跟拿着宝剑似的挺豪气,“写什么?”

“嗯……”白晓月想了想,“你随便写点什么吧。”

索罗定眉间拧了个疙瘩,“随便……”

纠结了大概有半盏茶的功夫,索罗定灵机一动,“画画成不成啊?”

“行呀!”白晓月还挺开心,“你会画画?花鸟还是鱼虫,山水或者美人儿?”

“画美人儿吧。”索罗定一乐,“这个我在行。”

白晓月愣了愣,随即貌似就有些闷闷的,道,“那你画咯。”

“画谁呢……”索罗定想了想,最后看身边白晓月,“不如画你?”

白晓月耳根子又红了红,“我又不是美人。”

“哇……大小姐你用不用那么谦虚啊,你不是美人满大街不都是猪扒?”索罗定挽起袖子,唰唰开始画,还叮嘱白晓月,“你别动啊,动了画得不像!”

“哦……”白晓月真的坐在一旁抓着墨不动了,嘴角微微翘着,还不忘嘱咐,“你不准画太难看!”

“保管你说像。”索罗定手上忙活。

白晓月就坐在一旁等,没多久,索罗定将画笔一丢,“画好了。”

白晓月想看,不过又不敢看,心说这大老粗能画出个什么来,别画出个猪头或者乌龟来,惹自己生气。

“看啊。”索罗定拿起画纸吹了吹,“蛮像的。”

白晓月先小心地瞄了一眼……一眼看过去,她倒是愣了,惊讶地看了索罗定一眼。

索罗定似乎对这一眼很满意,笑问,“不错吧?”

白晓月拿起画纸,虽然只是水墨的简笔画,也没什么笔锋没什么画派,但是没想到索罗定画画真是蛮有天分的,画得很像很好看。

“还行?”索罗定两手插在袖子里抱着胳膊问她,边暗赞白晓月这丫头正经挺好看,大眼睛长睫毛,鼻梁也挺,就是稍微有点小孩子气,而且书卷气太重,木头木脑的,没什么风韵。

“嗯……还行。”白晓月点点头,“孺子可教。”

“那就算通过了?”索罗定站起来,边捶腿,“腿都麻了,好家伙这坐一下午非长膘不可。”

“你把你那些好家伙啊、老子啊、大爷啊什么的口头禅都改掉。”白晓月认真道。

“好好……”索罗定想着凡事顺着这丫头答应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完,就要出门。

“等等。”

索罗定保持笑容,回头,“夫子,还有啥吩咐?”

白晓月将画纸放在桌上,“你写个名字啊!”

索罗定眨眨眼。

“落款总得有吧,要写上某年某月,某个时辰在哪儿画的,画的是什么。”白晓月戳戳画纸空白的地方。

“这么小一张纸哪儿写的下那么多。”索罗定犯懒。

白晓月挑了挑眉头,那意思——我看你写不写。

索罗定无奈,觉得被个小丫头制住了真是没面子,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冤孽!

无声地叹了口气,索罗定抓起笔,唰唰唰三排字写下来,就把白晓月写呆了。

索罗定见白晓月目瞪口呆的样,乐了,“怎样,爷的狂草如何?”

白晓月沉默良久抬起头,抓起戒尺一把拍过去,“十个字错了八个,你个笨蛋,字还写那么难看,你赔我的画像!”

索罗定转身就跑,他会轻功的么,一下子跑没影了。

白晓月抓着画纸追到院子里,左右一看,哪里还有索罗定的身影,只好郁闷地转身回房,边收拾东西边嘴里碎碎念,“笨死了。”

正收拾呢,就听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晓月回头,看到唐星治站在门口。

“六皇子。”晓月起身。

“都说了不在宫里就叫我星治。”唐星治走进书房,笑问,“怎么气得脸都白了?听说你教索罗定礼仪呢。”

白晓月提起来就一肚子气,摇头,“别提了,朽木不可雕!”

唐星治微微一笑,就见晓月将那张画小心地折了起来,收好夹进一旁自己正在看的诗集里头。

“我约了皇姐和嫣儿去游湖,你去不去?皇姐新买的一张古琴音色可好了。”唐星治说。

“嗯,不去了,一会儿我哥找我还有事呢。”晓月笑了笑,跑去一旁收拾书架上的书,顺便挑出几本画册来,都是上好的名家画册,那个笨蛋索罗定还挺有天分的,让他看看。

“那我走了,你别太累啊。”唐星治温柔交代。

“嗯。”晓月点点头答应,对他笑了一个,回头继续找画册。

唐星治又看了一眼画册,不动声色地走了。

晓月拿了画册,想了想,跑去索罗定的院子看了看,人没在,就将画册放在了他桌上。

白晓月一走,唐星治从屋后的走廊里闪了出来,进屋,抽走了那张夹在诗集里的画像,离开。

……

晓月回来后,见屋子门开着,还以为索罗定回来了,进屋看了看,没人,就又闷闷地出来,到槐树下坐着,继续给细犬梳毛,“定定,那个家伙那么笨,大哥肯定不让他入白家门。”

细犬身形优雅,轻轻地甩了甩头,仰起脸用鼻尖蹭白晓月的胳膊。

晓月捧着它的脸揉了揉,“他好像一点都不记得我了,亏我还记得他。”

定定歪过头,瞧着白晓月。

晓月叹了口气,又吸气,搓搓细犬极漂亮的脖颈,“不过总算也有些优点,哦?”

……

索罗定跑出书院,觉得外边的天都蓝一点,找了家酒楼进去,还特地挑了二楼一个背风的座位坐下。要了壶酒,索罗定边喝酒边摇头——这日子没发过了,整天写字画画闷都闷死了。

这边厢正喝酒,就听身后有人问他,“第一天上课就逃学,不要紧啊?”

索罗定一惊,回头,就见是程子谦。

“你小子不会功夫怎么走路也一点儿声都没有,属鬼的?”索罗定接着喝酒。

程子谦将手里最畅销的自谦手稿发放给伙计,伙计拿下去分派,整个酒楼立刻热闹了起来,传阅的、手抄的不计其数。

索罗定看了一眼,就纳闷,“你今天又写什么了,他们那么激动?”

“今天写的是六皇子苦追白晓月的段子。”程子谦往嘴里丢了两颗花生米,嘎嘣嘎嘣嚼着。

索罗定记得唐星治什么样,也算一表人才,挺有礼貌的,皇亲国戚根正苗红,年岁貌似也跟白晓月差不多少,就回了一句,“挺配的啊。”

“可惜白晓月看不上六皇子。”程子谦神秘兮兮,“据我的调查呢,白晓月心中早就有人了。”

索罗定喝着茶,“有心上人了?那敢情好,赶紧嫁人啊,在书院干什么?”

“呐,给你透露第一手绝密资料。”程子谦凑到索罗定耳边八卦,“我有一次跟晓风书院的厨娘聊天的时候,探听到了个秘密!”

索罗定一脸嫌弃地看他,“你连厨娘都不放过啊?”

“去!”程子谦一瞪眼——八卦呢!专心点!

索罗定望了望天,不过对白晓月的梦中情人倒是有些好奇,为了他连最有可能日后继承皇位的唐星治都不要了?

“厨娘说,白晓月小时候有一次游湖,掉河里了……”

“得。”索罗定一摆手拦住他,“铁定是有个英俊不凡的绝世美男跳下湖把她救上来了,然后名字都没留下就走人了,于是这姑娘就春心荡漾,指天发誓非他不嫁是不是啊?”

程子谦惊得一哆嗦,“你怎么知道?该不会那人就是你?”

索罗定哭笑不得,“你也跟她一样疯啊?这种事戏文里每天都在演啦。那姑娘是被水呛糊涂了吧,那会儿就算救他的是个猪头她也说人家帅……阿嚏。”

索罗定不知为何打了个喷嚏,赶紧揉鼻子,“奇怪,两年半没打喷嚏了。”

程子谦皱着鼻子在那条八卦上画了个朱砂圈,“这条有待考证!”

……

喝了酒又吃了碗面,索罗定溜达着回书院,想着白晓月估计气也消了。

刚走到院子门口,就见一旁的花丛里有什么东西,他瞟了一眼,白色的一堆,伸手去捡起来一看,惊讶——是一堆扯得粉碎的纸片,不过上边那狗刨一样的字他可认得,不就是他大爷的手笔?

“不是吧……”索罗定拿着那把碎片进院子,心说这姑娘脾气也忒大了,至于那么生气么,不就是字写错了,别把画也扯了啊,不说画得挺好看的么。

进了院子,就见那只不知道是叫俊俊还是叫丁丁的细犬站在槐树下,盯着屋子里看。

索罗定走到屋门口,就见白晓月翻箱倒柜不知道找什么呢,神情沮丧还有些着急。

想了想,索罗定觉得这姑娘神神叨叨的目前心情貌似也不好还是不要惹她。

刚一转身,就听到白晓月喊了一声,“你回来啦?”

索罗定赶忙挤出一个笑脸,回头,“是啊……”

白晓月走出来,“你有没有看到……”

说着,晓月突然不说话了,盯着索罗定手里那堆纸片看。

索罗定低头看了看,“那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晓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惊得索罗定往后撤了一步,这丫头怎么眼泪汪汪的……受什么刺激了?

晓月伸手抹了把眼睛,进屋,关门。

索罗定看着两扇“嘭”一声关住的大门,呆站着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姑娘是不是吃什么脏东西了?

虽然一头雾水,不过本着好男不和女斗女人不可理喻的基本原则,索罗定转身准备回房间洗洗睡了。

刚走到院子中间,就听后头房门开的声音。

索罗定一回头,好家伙,赶紧闪边……砚台和毛笔飞了出来,“啪嚓”一声砸到索罗定脚边。索罗定和细犬一起看了看砚台,又抬头看白晓月,就看到大门再一次“嘭”一声关上,一人一狗愣了良久,眨眨眼——神情动作高度统一。

良久,索罗定蹲下捡起砚台和笔,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摸了摸细犬的脑袋,他转身出门,刚到门口,就听到一些声音。

索罗定转头望,只见不远处的九曲桥上站着几个男生,看衣服应该是书院的长衫没错,做工考究,淡灰色银色暗纹。

三个男的其中一个是唐星治,还有一个貌似是胡开,另一个是个书生,什么名字索罗定叫不上来。

三人正笑呢,还朝他这边看。

见他望过来,唐星治挑了挑嘴角,略带挑衅地对他一扬眉,得意洋洋带着两人走了。

那两人边走还边回头看他,那眼神像是警告他——识时务者为俊杰。

索罗定一手拿着砚台和笔,一手拿着手里撕烂的画纸,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准备怎么应对?”

索罗定一惊,身后,程子谦冒了出来,跟从地里长出来的似的。

索罗定朝他看了一会儿,开口,“哪里有纸啊?”

……

傍晚的时候,白晓月连饭都没吃,坐在屋子里生闷气,这时候,就听到门口有“叮叮咚咚”的银钟声响。

晓月也不理会,不过那钟一直不停地响,她觉得烦了,跑出去打开门……一看,院子里什么人都没有。

不过白晓月站在屋门口定住了,就见对着大门的院墙上,贴了老大老大一张画像,画的是自己的全身像,还是彩色的,很精致。

画像旁边写着老难看的几个字,倒是没写错——白晓月,大美人。

落款更有趣——画了一排认错的小人儿,神情和索罗定很像,还吐着舌头。

白晓月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就不自觉翘起来了,赶忙伸手按住,咳嗽一声,淡定地走向前。轻轻揭下画像,折起来收屋里去了,这次有小心放好。随后,晓月换了身花裙子,甩着袖子出去吃饭,心情好,肚子饿!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B站之全能up主在线阅读第7节

    红锦虽然嘴毒还傲娇,但相处下来,薛无双发现他还挺可爱的。年龄超过500岁的血雀精,但按照他们妖怪的年龄观换算一下,红锦还是处于幼儿阶段。虽有法力傍身,但也只能是用来对付不如自己的走地精。所以,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他才会跟在洛长天身边以求庇佑。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洛长天曾经救过他姐姐的命,留在洛长天

  • 独占江山在线阅读第5节

    妻子回家后,我们聊了聊新工作的事,之后她问我:“你刚才回家,爸那边怎么样?”“还不错,还聊了聊我爷爷的事,拿了本爷爷笔记回来,想看看写没写啥好玩的事。”妻子一听也来了兴趣,我把笔记给她找出来,跟她开玩笑说:“你看看这个!开始我给想歪了,哈哈。”我乐呵呵的指给她看《变阴体》这三个字。妻子接过来仔细看了

  • 一本正经撩太医在线阅读第九章

    才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听问有一个叫做组合的组织跑到横滨想要抢地盘。中原中也匆匆往横滨港口黑手党赶,半路收到消息说芥川龙之介把太宰治抓回来了。???不可能吧!对于芥川龙之介,他还算了解,毕竟这孩子当初加入港黑一年左右,引导他加入港黑的太宰治就叛逃了,后期就由太宰治叛逃前的搭档中原中也教导。然而由于中原

  • (无限恐怖)程心诚意之灯红酒绿不思蜀,满心欢喜约爬山

    人声乐声与歌声,啤酒白酒与红酒,杯盏盘碟相交错,难忘今宵满溢情。放眼四周,满目都是推杯换盏、激情荡漾的场景。大家正兴致勃勃、方兴未艾,然而我却开始心猿意马,难以平静,酒意也淡了许多。返回座位后,我总会时不时瞥向那个可爱的女生,她坐回原位后,披上了一花格羊毛披肩,和同行的朋友继续侃侃而谈起来。我不由得

  • 千南声在线阅读第3章

    今天,折原临也就要去现世做手术了。只有乱和长谷部跟着,其他人不允许随行。“呐,阿路基,难道说只有他们四个配知道您的过去吗?”加州清光皱着眉问。这其实也是他深思熟虑出来的问法,对于他们家阿路基,有些时候直球才是最好的办法。“不,那些过去,已经不重要了。”“那为什么……”清光不明所以。“正是因为不重要,

  • 红楼之林家表妹第二章

    周日那天晚自习,负责他们院军训的几个教官突然出现,将所有新生都集合去了操场。大家都很兴奋,心里知道八成是要玩一个晚上。果不其然,男女两个阵营相对而坐,听着各自的教官鼓舞士气,大意是待会拉歌不要输了气势,才艺竞演要拿出看家本领,叫对面的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说着说着她们这边的陈教官自己笑了场,本来就

  • 开局被美女总裁逼婚第7章在线阅读

    “大哥,呃不...大姐,姐,你有个这般强的师傅,爹娘知道吗?”一路回城,这中年大佬,挥手聚云,众人端坐于上;云上还剩下不少墨燐卫,都是身受重伤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有些惨烈,之前那李星的一击,对他们来说太强太突然,根本难以防御;剩下还活着的墨燐卫,一部分则负责寻找那些已经跑出去追击黑衣人的同伴,剩下的捡

  • BUT!闯入者手册在线阅读第7节

    晚上,白起在家洗完澡了正在用毛巾擦着头发呢,他坐在沙发上。这时他突然想起今天下午顾安对他说的话。然后他打开了手机,从背包里找出那个学校发的电话卡也注册了校园网。他有听顾安的话,在他把校园网刚打开的时候,他就把校园网设置成陌生人勿扰模式。一点开校园网,表白墙就瞬间从手机页面跳了出来。看着自动跳出来的手

  • 总裁再追一次他的全职太太在线阅读第4章

    沈君芫一家才回来,太夫人冯氏早有吩咐,头几日都不用小辈们去寿安堂请安,萧氏却不愿被人说道,只顺着太夫人休息了三日,就惦记着差自己身边的管事媳妇季嬷嬷去寿安堂给太夫人告个罪,言老祖宗宽宥让小辈们休息了几日,小辈们也不能轻狂还应该到老祖宗跟前尽尽孝心才是。说白了一句话,老祖宗该给您请安了吧?季嬷嬷听了萧

  • 一品姑爷第3章在线阅读

    灶房的油烟熏黑了墙壁,苏慕歌看了一眼再次觉得家中需要翻修。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赚钱,好好在家里练练手。让宁素宣去地窖里取些白菜,苏慕歌开始凭借记忆做美食。家徒四壁,只能用地里种的菜做些简单的吃食。她舀了一些棒子面,将宁素宣准备好的毛葱揉进面里,做成葱香饼。又将土灶上的大黑锅刷了刷,倒了些菜籽油,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