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贞观国祚在线阅读嚣张的学霸

2021/6/11 12:34:59 作者:因卿不定 来源:17K小说网
贞观国祚
贞观国祚
作者:因卿不定来源:17K小说网
告诉朕三省六部你想去哪?我想单独成立一个衙门。哦?什么衙门?大唐计划与发展改革委员会!

第二章嚣张的学霸

原逍本想着新来的小丫头要么是怯生生畏畏缩缩,要么是对他的态度不满以不屑还不屑,谁知道一抬头被一个甜笑闪瞎了眼,把他的气都给噎了半截儿回去。

原逍还没想好要对着这张带着点孩子气的灿烂笑脸要作何反应呢,班主任压着语文早自习结束的铃声就冲了进来,大声吩咐道:“赶紧的,把语文书收起来,把你们摸底考的数学卷子拿出来!抓紧时间!赶紧赶紧!”

声若洪钟,真真看不出来年近六旬,连个课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留出来,要知道这可是马上要来两节数学课连堂啊!没人敢举手报告说要去上厕所啊!

好在班上同学都知道班主任这毛病,周一早早到校,早自习之前已经解决问题并少喝水,此刻纷纷唉声叹气拿出了摸底考试的数学试卷。

可姗姗来迟的林夏遥没参加摸底考,自然也就没卷子。她扭头看向同桌原逍,他还一副专心致志打算开始与吉米多维奇神交的模样,也没有要拿卷子出来的征兆。

林夏遥弯起大眼睛,小声又礼貌地问道:“班长大人,介意把您的试卷给我看一下吗?光听老师讲题我听不懂。”

一副乖巧老实好学生怯生生的模样。

不知是“班长大人”四个字顺的毛,还是“我听不懂”四个字顺的毛,反正一脸不友好的原逍莫名气又顺了,掀开桌盖,横七竖八的一堆教材上,躺着厚厚一本透明文件夹,里面九科试卷分门别类,整整齐齐码在其中。

原逍没说话,动作粗暴地抽出数学卷子扔了过去,扑头盖脸地洒了林夏遥一身。可是同桌小女生也没生气,好声好气地接住那翻起来好多页的试卷整理好,又笑盈盈地低声补了一句:“谢谢,不介意的话,能把九门课的试卷都借给我吗?”

原逍一脸不耐烦,但也没说什么,正准备顺手把那九门功课加起来一大摞的试卷文件夹都扔给新同桌,突然手一顿。他是按照语数外理化生政史地的顺序排列的,刚刚把数学试卷抽出来给林夏遥,翻开的左边的透明塑料膜下,就是语文试卷的最后一页。

原逍的目光落在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作文纸上,他咣当一声又合上了桌盖,没好气地说道:“你P事儿怎么这么多?”

林夏遥也没有探过头来看他桌肚里面的内容,此刻抱着原逍的数学试卷,对他阴晴不定的情绪着实有点摸不着头脑。

她想起私下里班主任给她介绍时一脸慈爱提到的:“原逍是个不善表达专心学习的好孩子,就是有点儿情绪化。”前半句暂时没什么体会,后半句倒是心有戚戚焉了。而且林夏遥觉得吧,班主任的美化滤镜啊,真是有点重了。

不给就不给吧,林夏遥也没什么异议,低下脑袋先翻看起数学试卷来,顺着题目一题一题仔细看,还对应着翻手边的高一数学书的目录。

原逍扫了两眼她认真听讲仔细翻教材的模样,便觉得自己刚开始那刻意针对的样子,有点没意思。看起来不过就是个老老实实乖乖巧巧的优等生而已,真的没意思。

就这种连高一的内容隔了个暑假就要吭哧吭哧翻教材复习,一题一题听老师讲解卷子的水平,特么值得班主任刚开学就私下里喊他去办公室谈话,告诉他常胜将军亦难保终生不逢一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让第一成为自己的负担?考第二并不是耻辱?

原逍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继续做自己的数学分析去了。他觉得高老师有点小题大做。常驻第一的他从来不觉得这是负担这是维持的压力,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曲士不可语于道。凡人们不懂他,总拿自己的心理状态揣测他,啧。

但是出于对这位老太太数学教学水平的尊重,原逍也就忍了。

对同桌丰富的内心活动一无所知的林夏遥,此刻却是真的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在对着教材,耳朵里听着老师的讲解,一题一题看卷子。

其实题她都会做,这些对她而言,称之为复习都勉强,但她还是看得细。你喊个大一学生回头做高中数学题,你要说人完全不会做,那不至于,人也是高考过来人了。但你要说大一学生做高考试卷能做得赢高三考生?

呵呵。那可未必。

高考又不是直接测了智商就拿去排名出分数线的,更多的是知识、技巧,和熟练度的融合而已,甚至能包含体力、心理承受能力,以及一个人持之以恒的能力。

再说了,哪怕测智商,林夏遥也不虚,但她从不托大。

仿照高考的150分卷面,还是颇有些题量的,林夏遥手中的卷子连上答题卡,足足有七八页。

原逍也不负班主任亲自介绍并留给她做同桌的学霸之名,既然卷面分是150分,他的数学当然就考了150分,所以这两节讲卷子的数学课,对他而言当然是无所谓的,班主任也不管他做什么,不打扰别的同学就好。

其实林夏遥这么认真地看卷子,不仅仅是看题,包括出题人的风格、偏重的知识点、题量的分布、答卷人的水平,都可从这七八页答卷里,窥知一二。

而这套卷子里,原逍的个人烙印却也十足。

他考试时大约手头那支水性笔快写完了,他倒是随性,居然还换了个颜色,从纯黑色换成了深蓝色的用。这个切换是在最后一题发生的。写了不到一半,某一行开始字迹有些断断续续,那一行前半段明显字迹就开始不耐烦到飞起,然后半截他就换成了深蓝色的笔续写。

问题是,这张卷子除了最后一题的前半截,全都是深蓝色的答题。

所以,原逍他上手就是从最后一题做起的,应该整体就是倒着做的,因为很明显越写越不耐烦,字迹里都透着情绪。

选择题答得是干干净净,字母在题目前面的括号里张扬的飞起,既没有在题干上划重点勾要素,也没有先划去两个错误答案用排除法的痕迹。

只有倒数第二题有些突兀,题干某一处被他圈了起来,然后在题干附近写了个数,还加了三个愤怒的感叹号在后面!!!不过括号里他还是规规矩矩地答了个正确答案A。

林夏遥扫了一眼就知道为什么了,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她能明白,原逍的意思是:“我知道老师你想考什么,但是你思虑不周全,这题其实有两解!虽然我选了A,但是你也要懂你漏了一解!”

最后那道大题答的,也很有个人特色。林夏遥翻回最后一页用力摁住,又贴近仔细看了看痕迹,对照着手边的高中数学书目录哗啦啦地翻了下,忍不住又笑了。

再翻回第一张试卷,最左上方,也有原逍改用铅笔浅浅的痕迹:63min/120min。

他还给自己计时呢,挺好玩儿的一人,挺有水平的一套卷子。

林夏遥看出来了,这套卷子应该是本校老师出的,正好涵盖了他们实验高中的整个教学进程,并不是直接拿了一套市面上出售的高一试卷来测的。知识点分布合理由浅至深,说是开学摸底考,实际上,是对过往所有知识点的梳理和总结。

所以整整两节课加上课间不休息,台上的高老师也还没讲完这一套卷子。

因为这两节连堂数学课,与其说是讲卷子,更重要的目的是复习课,所以不漏题不跳题,整体联系知识点串讲了一遍,温故而知新,整套卷子从前往后,难度节节攀升,让学生做起题来,从收心至警醒,倒是没有在难度分布上刻意刁难。

比如把超级难题放在最前面,放在小题里,打击学生做题的顺畅度和自信心云云。

这在原逍的卷子上就很明显的体现出来了。因为是很常规的从易到难,最后一题最难的设置,而原逍是倒着做题的,所以他越做越简单,也就越做越不耐烦了,字迹发飘。

是个对简单题没什么耐心的男生,不过倒是没有影响他的正确率。

临到下课,高老师还缺了最后一题没讲,便在台上道:“最后一题你们下午自习课等我来讲。想提前自己研究的同学,也可以去借原逍的卷子,让他给你们讲讲,好几种做法呢。”

原逍好像已经习惯了,还沉浸在他的数分里不可自拔,连老师提到他,都没有抬头来个眼神的交流。

但这丝毫不影响高老师仍旧用那慈爱的目光在他头顶转了一圈,才收拾教案出去了。

班主任一走,班上就和复苏的冬眠巢穴一样,小动物们纷纷窸窸窣窣地闹腾了起来。

原逍前桌的男生回过头来,咋咋呼呼地嚷嚷着:“原逍!卷子呢卷子呢!我第一个啊!我先借的!”

这男生长得挺可爱的一正太,扭过身来发现原逍根本埋头做题不理他,又看到原逍的数学卷子在林夏遥手里,便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右腮隐隐还有半个酒窝,招呼道:“转学妹你好啊!原逍的数学卷子先借我看看呗?”

一句转学妹你好啊!声调抑扬顿挫婉转如唱戏,不过他明亮的眼神里倒没什么猥琐之意,只是带着些调侃与笑意而已。

可惜没有妹子欣赏不说,反而招来了他同桌副班长唐果用数学书在他头顶的一记暴击。

这男生嗷嗷地抱着头就嚎上了,可怜巴巴地瞅了唐果一眼。唐果敲他那下真没少使劲,高高马尾扬起,此刻还冲那卷子微抬下巴,那意思让他继续借卷子去。

唐果和原逍一直不对付,但她也是个对学习非常有上进心的人,最后一题真是琢磨了挺久,这种几何题,卡在那里做不出来简直挠得心里痒痒,她等不及下午再听老师讲了。

然而这次数学只有原逍是150分,老师临走前又说了最后一题让大家去看原逍的卷子,唐果也没办法呀。至于让原逍讲题?呵呵,那是班主任对原逍的美化滤镜谢谢。他愿意借卷子而不冷嘲热讽就不错了。

这次重新深刻地意会到领导精神的正太同桌,决定收敛行为照章办事,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用一种沉稳低调的嗓音开口了:“林夏遥同学你好,我叫任海珣,也是副班长。那个啥,原逍的数学卷子先借我们……呃……”

任海珣看到唐果瞪过来的眼神了,知道唐果怕原逍嘲笑,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赶紧改口道:“先借我看看呗?”

林夏遥微笑着看这两个副班长互动,觉得他们好像很亲密。其实借卷子不是什么大事儿,但问题是卷子的主人并不是她,所以林夏遥侧头去看了看原逍。

嗯,他停在这一题上少说也有小半个小时了,好看的眉头拧得死紧,似乎是卡住了。

林夏遥微一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一声,还是直接替他把卷子借出去。数分的题做到一半还卡壳,被打搅估计神烦。

然而任海珣可没那么多想法也没那么体贴,直接伸手往原逍的数分习题集上晃了晃,嚷道:“原逍,卷子借我呗?”

本来就被教室里吵起来的声音和前桌这两活宝的动静闹得心烦的原逍炸了,长腿一伸,咣当一声猛踹了任海珣的凳子一下,然后暴躁地把手里的那页草稿纸撕了团成一团,朝任海珣扔了过去。

这一小块区域就静了静。

被踹得差点从凳子上滑下去的任海珣却好像脾气挺好似的,还弯腰去捡地上那团草稿纸,嘴里嘀嘀咕咕地道:“哎呀,借个卷子而已嘛,不要乱丢东西呀。砸到花花草草就不好啦大班长。”

看到任海珣被原逍欺负,刚刚还往任海珣头上砸课本的唐果就不高兴了,也要和原逍对着炸起毛来。但是唐果刚打算站起来,却被任海珣弯着腰捡纸团时,偷偷在底下拽了一下她的袖口。

想到任海珣的为难之处,唐果忍了又忍,算是又坐下了,但胸口起伏,明显气还不顺。

第一天报到的新来人员林夏遥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想了想,直接从桌面上悄悄地静静地把原逍的卷子平移了过去,还给了他本人。他的卷子他做主,可别迁怒,行了吧。

结果却又有个没摸准时机的小姑娘撞上了枪口。

那是从教室另一边绕过来的一个女生,她看上去就文弱又乖巧,肤色苍白到都有些透光,也是开口找原逍借数学卷子,顺便想请他讲一讲最后一题的思路和几种做法。

这么一个女生轻轻柔柔地开口请求,真的是很难让人拒绝的吧,何况还发脾气?

然而原逍扬眉,毫不客气地扫了她一眼:“方静姝,连班级前二十名你都进不去了,还研究什么最后一题?”

顿了一顿,他翘起来晃悠的凳子咣当又砸到了地上,唇角那点讥诮都不屑于收敛,还补了一刀:“你不如自请撤了学习委员吧。你想带领大家学习如何退步吗?”

原逍平平淡淡两句话下来,方静姝的眼角,就被他逼出了泪痕,我见犹怜,风吹欲倒。

“这人果然是情绪化啊,明明是自己做不出数分的题心情暴躁,结果却对同学无差别扫射攻击啊!”林夏遥心中暗暗感叹道。

看到方静姝被原逍气哭了,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唐果终于忍不下这口气了,她勇猛地跳了起来,整个人都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cp酷炫狂霸拽原始的需求

    剔骨尖刀锐利无比,顺畅地刺破了狼王的心脏,我当下抽出尖刀跳将开来,防备着它临死的反扑。眼看着狼王在地上扑腾几下,当即就断了气,绿油油的眼睛充满不甘。任它生前有多神俊,却终究敌不过这寸长钢刀。狼王一死,群狼没了首领顿时乱了,倒并没有不自量力的狼趁机扑杀我,毕竟狼王都死在了我的手上。见他们依旧围困着我,

  • 我的九世病娇女友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清晨,阳光洒在三个少女身上,叶浅冰蓝色的灵力轻柔地将三个人包裹住,三个人儿都美极了,被金灿灿的阳光和灵力围绕好像不似人间烟火的仙女,叶浅握着流萤的手和柳烟趴在床边,流萤微微动了动手指,叶浅立马惊醒过来,动作太大,吵醒了柳烟,叶浅含着歉意看了一眼柳烟,柳烟摇摇头,指了指小厨房,便走出去了。叶浅轻

  • B站之全能up主在线阅读第7节

    红锦虽然嘴毒还傲娇,但相处下来,薛无双发现他还挺可爱的。年龄超过500岁的血雀精,但按照他们妖怪的年龄观换算一下,红锦还是处于幼儿阶段。虽有法力傍身,但也只能是用来对付不如自己的走地精。所以,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他才会跟在洛长天身边以求庇佑。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洛长天曾经救过他姐姐的命,留在洛长天

  • 独占江山在线阅读第5节

    妻子回家后,我们聊了聊新工作的事,之后她问我:“你刚才回家,爸那边怎么样?”“还不错,还聊了聊我爷爷的事,拿了本爷爷笔记回来,想看看写没写啥好玩的事。”妻子一听也来了兴趣,我把笔记给她找出来,跟她开玩笑说:“你看看这个!开始我给想歪了,哈哈。”我乐呵呵的指给她看《变阴体》这三个字。妻子接过来仔细看了

  • 一本正经撩太医在线阅读第九章

    才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听问有一个叫做组合的组织跑到横滨想要抢地盘。中原中也匆匆往横滨港口黑手党赶,半路收到消息说芥川龙之介把太宰治抓回来了。???不可能吧!对于芥川龙之介,他还算了解,毕竟这孩子当初加入港黑一年左右,引导他加入港黑的太宰治就叛逃了,后期就由太宰治叛逃前的搭档中原中也教导。然而由于中原

  • (无限恐怖)程心诚意之灯红酒绿不思蜀,满心欢喜约爬山

    人声乐声与歌声,啤酒白酒与红酒,杯盏盘碟相交错,难忘今宵满溢情。放眼四周,满目都是推杯换盏、激情荡漾的场景。大家正兴致勃勃、方兴未艾,然而我却开始心猿意马,难以平静,酒意也淡了许多。返回座位后,我总会时不时瞥向那个可爱的女生,她坐回原位后,披上了一花格羊毛披肩,和同行的朋友继续侃侃而谈起来。我不由得

  • 千南声在线阅读第3章

    今天,折原临也就要去现世做手术了。只有乱和长谷部跟着,其他人不允许随行。“呐,阿路基,难道说只有他们四个配知道您的过去吗?”加州清光皱着眉问。这其实也是他深思熟虑出来的问法,对于他们家阿路基,有些时候直球才是最好的办法。“不,那些过去,已经不重要了。”“那为什么……”清光不明所以。“正是因为不重要,

  • 红楼之林家表妹第二章

    周日那天晚自习,负责他们院军训的几个教官突然出现,将所有新生都集合去了操场。大家都很兴奋,心里知道八成是要玩一个晚上。果不其然,男女两个阵营相对而坐,听着各自的教官鼓舞士气,大意是待会拉歌不要输了气势,才艺竞演要拿出看家本领,叫对面的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说着说着她们这边的陈教官自己笑了场,本来就

  • 开局被美女总裁逼婚第7章在线阅读

    “大哥,呃不...大姐,姐,你有个这般强的师傅,爹娘知道吗?”一路回城,这中年大佬,挥手聚云,众人端坐于上;云上还剩下不少墨燐卫,都是身受重伤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有些惨烈,之前那李星的一击,对他们来说太强太突然,根本难以防御;剩下还活着的墨燐卫,一部分则负责寻找那些已经跑出去追击黑衣人的同伴,剩下的捡

  • BUT!闯入者手册在线阅读第7节

    晚上,白起在家洗完澡了正在用毛巾擦着头发呢,他坐在沙发上。这时他突然想起今天下午顾安对他说的话。然后他打开了手机,从背包里找出那个学校发的电话卡也注册了校园网。他有听顾安的话,在他把校园网刚打开的时候,他就把校园网设置成陌生人勿扰模式。一点开校园网,表白墙就瞬间从手机页面跳了出来。看着自动跳出来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