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最强修仙高手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12:21:42 作者:其与 来源:纵横中文网
都市之最强修仙高手
都市之最强修仙高手
作者:其与来源:纵横中文网
魔君重生,定要让那些瞧不起他的,后悔不已,欺负他的,痛不欲生!

夜幕退却,旭日初升。

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跟往常不太一样,今天是云阳宗开山之日,也是一年一度招收新弟子的日子。

虽然太阳刚刚升起,可是云阳宗山门前已经排起了四道长队,每一队都有上百人。

队伍的前端,有四个高台。每个高台之上,都有三名身穿白色鎏金练功服,袖口绣着一朵火云的青年人。

这些都是云阳宗的弟子。

一朵火云,代表他们是云阳宗外门弟子,每个人都气息强悍,有着锻体境后三重的修为。

“盛名之下无需士!”

站在队伍中间的萧阳不由感叹道,锻体境后三重在白晋城中算是一方高手,可是在云阳宗只不过是一名外门弟子。

窥一斑而知全豹,可以想象出云阳宗是多么强盛。

“看呀,这不是疯子萧阳吗?”

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呼道。

“对呀对呀,他果然来了……”

不少人跟着附和道。

萧阳面色平静,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议论。

队伍行进的很快,测试似乎非常简单。

没有通过的人,脸色悲伤,露出失望之色。

通过的人则面露狂喜,走向高台之后。

很快,轮到了萧阳。

萧阳走上高台。

高台上一名云阳宗弟子示意萧阳坐下。

“姓名?”

“萧阳。”

“年龄?”

“十六。”

“修为?”

“锻体境六重。”

“咦?六重了,不错。”当听到萧阳自报修为之后,那名弟子忽然有点诧异道。

十六岁,锻体境六重,很不错了。

“手伸上去。”

那名弟子递出一个无色玉石。

萧阳照做,手刚升上去,玉石开始变色。

“青墨色……乙下……”

那名弟子语气一变,问道:“你最近是否服用过什么丹药?”

“前段时间服用过一枚洗髓丹。”萧阳没有隐瞒。

在萧阳习武的时候,萧樱雪就跟他说过这个事。所以当时萧樱雪并不奇怪萧阳的实力突然提升那么快,她一直以为是洗髓丹的功效。

“洗髓丹吗?怪不得。天赋乙等,勉强合格,拿上你的铭牌,到后面等候吧。”

那名弟子吩咐了一句便不再理会萧阳。

萧阳接过铭牌,脸色一喜,知道自己算是被录取了。倒也识趣,默默走下高台。

此时高台后面已经站了不少青年,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站在这里的,意味着通过了测试,算是成功拜入云阳宗。

随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

两个时辰之后,测试结束。

“看你们一个个懒散的样子,先把队伍排好。”突然一声大喝犹如打雷一般震的少年们脑袋发昏。

萧阳面色一凝,好强的修为。

少年们连忙自觉排好队,静若寒蝉。

“我叫柯震山,添为云阳宗外门长老。首选恭喜诸位通过考核,正式成为云阳宗一份子。但你们别高兴太早,你们当中只有二十三人可以直接进入外门修炼,成为外门弟子。

他们分别是张英龙、苗晓生,李复……许华,你们等下跟随魏寒执事直接进入外门。

其余人跟随毕凡平执事入杂役院,为杂役弟子。不过你们也不用抱怨,他们能直接成为外门弟子,是因为他们有着甲等资质。

你们资质不行,这是天定。原本宗门只招收甲等资质之人,但宗门念你们修炼不易,特开方便之门,允许你们在山上修炼。只要你们刻苦,三年内进入锻体六重,也可升为外门弟子。”

负责这次招新的外门长老柯震山大声介绍道。

那些被点名的人一脸的兴奋,连忙出列跟在魏寒身后,其余人则一脸的沮丧,垂头丧气跟在了毕凡平的后面。

萧阳没有动,因为刚刚二十三人名单中没有他,但他的修为确实已经达到了锻体境六重,按照柯震山的意思,他应该是外门弟子才对。

“柯长老请留步!”

萧阳突然大声叫道。

柯震山脚步一慢,扭过头看了眼萧阳,问道:“何事?”

萧阳被他看了一眼,顿时感觉像是被一头猛兽盯住,全身寒毛陡然乍起。

这是一个恐怖的强者!

“禀告柯长老,弟子的修为已经锻体境六重,理应成为外门弟子,望长老明鉴。”萧阳硬着头皮沉声道。

“哦?”

柯震山挑了挑眉。

“禀告长老,此人名为萧阳,修为确实锻体境六重,但其资质悟性不高,只有乙下,并且是由于服用洗髓丹才令修为突然增至六重,弟子原想让他进入杂役院中磨炼,却不想惊扰了长老,实在是无心之失。”魏寒惶恐道。

“礼不可废,规不可改。即是六重,那便入外门修炼。”柯震山淡淡道。

“谨遵长老之命!”

魏寒连忙低头领命。

待柯震山离去,魏寒脸色不善盯着萧阳,淡漠道:“将你的铭牌给我。”

萧阳将之前木质铭牌给了魏寒。

魏寒又重新给了一块铁质铭牌递给萧阳。

萧阳接过收好,他知道这是外门弟子的身份铭牌。

之后,魏寒带着众人一路上山。

云阳宗外门建立在赤云山半山腰上。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

进了外门之后,魏寒带着众人一路向东,赶往外门内务殿。

一路上,萧阳不像其他人克制自己不敢乱瞧,他一路东张西望、左瞧右看的,发现外门占地极大,建筑极多,弟子间形色匆匆,灵气也比山脚充沛很多。

魏寒一行人来到内务殿门口时,已有一人等候多时,他叫王平,是内务殿执事之一。

“魏师兄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吧。”王平陪着笑脸道。

“这批新人素质很好,切不可随意打发,需要多多磨练才好。”

魏寒点了点头,提了一句。然后离开,只是在临行前看了一眼萧阳,眼中流露不善

萧阳也不甘示弱,瞪了回去。都是锻体境,怕你不成?

王平微微一愣,心中明悟,看来是这个新来的弟子得罪了魏寒。

刚刚魏寒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新人弟子需要多磨练才能成才,王平知道该怎么做了。

“诸位新来的师弟们你们好,我叫王平,内务殿的执事之一,这次由我接待各位师弟。”王平笑着介绍道。

“师弟们,请随我来。”

王平微笑着带着众人朝内务殿里面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上天之都在线阅读第9章

    德昭终于如愿以偿,登上渔光岛的白沙滩。林大队长不让来,她当着陆司令的面又扳回一局,容易么?这得多聪明的人才能想到的招儿啊,想想怪骄傲的!革命道阻且长,留久一点,待到76年运动结束,或者弄个别的身份去别处发光发热,还需努力啊……同永兴相比,渔光就像个安静的少年,在千沙西南忠诚地守望着祖国。她的到来引燃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八章

    “我们劝了他很久,但他似乎并不想离婚,也不想跟你分开。”“我很抱歉,生出了斐雀这样的人。这么些年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他性格有缺陷,毫无道德感、同情心,就像一台冷漠的机器,是天生的利己主义,所以他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是爱你的。但爱一个人不应该是欺骗......所以莱莱,做个了断吧。”

  • 冰刀上的荣光第4章在线阅读

    没有过去和未来易若雪毫不犹豫的上了台。她按照掌柜的示意,将手掌放在了玄机求的上方。等了片刻,没有任何反应。酒楼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着什么。易若雪又换了一只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围观的人群有里有人小声说,是不是假的。掌柜顿时有些尴尬,他嘴巴里念叨着,不会呀。然后自己将手掌放在了玄机球上。瞬间玄机求射

  • 总是在攻略男配在线阅读第2章

    二雅士原本是富家子弟,但由于经济危机,他的家也渐渐被败光。在学生时代遇上了林,自己的生活有了目标,但天**玩,也与林渐行渐远。与林分别了7年,这7年里,雅士并没有忘掉林,盼望着与林相遇,并与林结婚。林在大学,许多人追求着她,她一心想着学习,不为所动。在宿舍里与室友畅谈:“这么多人追求你,你为什么没有

  • 唯一人民币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有些小朋友年龄小,也非常有个性。有次放学,有个小姑娘,父母有事没有及时来接,在活动室由保育员老师照看。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长陆续接走,最后就剩下她和保育员老师两个人。小朋友想妈妈,就开始哭。声音特别大,我们在楼上的办公室都能听见,以为出了什么事,便过来询问。她的带班中教也一个劲儿的安慰她,给她玩具,还有

  • 都市之我是大BOSS之这……(9)

    既然有了新手机,时浮由立马下了他最近的新宠吃鸡手游试试性能。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说:“晚上吃麻辣小龙虾吧!”步侦否决:“不行,你现在不能吃那么辣的。”时浮由瞪大眼睛,抬起头,控诉的看着他:“你昨天买的都是辣的!”步侦拧眉,道:“昨天是我没考虑周全。”时浮由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往沙发上一窝就开始摆弄手机。

  • 论女配如何万人迷在线阅读第七章

    荣易紧紧盯着那只黑色金毛。听到它叫,汗毛都竖起来。荣易能够确认,这只黑色金毛就是刚刚他路过巷口时,看到那犹如小牛犊大小的那只。它居然还能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已是如同‘妖类’的技能,这实在是让荣易想不害怕都难!汪~~汪汪!那黑色金毛继续晃着尾巴,继续向荣易叫唤。它停留在荣易面前五米左右远,似乎是能感觉

  • 都市之超级红包之第五章(5)

    “你不去吃晚饭吗?”赵墨筠弯腰捡起扫把的时候,听到身后柳鹤熙问。篮球场周围的人已经散了。“不了,我还有事,待会儿随便买点东西。”赵墨筠边说边回头看了眼柳鹤熙一眼,没再多说什么,拖着扫把上楼回教室。*这会儿正是饭点,除了食堂就属于学校小卖部人最多。何诚嘴里咬着一根烤肠,外套兜里一边揣着面包一边揣着一瓶

  • 巨人觉醒第四章

    霞落山现在游人如织,办事处就在景区里面。如果我有介绍信或者我可以飞,我就不用自掏腰包排长队买门票。景区外挂着一个牌子,说2月15日开始景区整修,从2月14日起就不接待游客。2月15号开始的任务,我师姐昨天2月2号就奔赴现场,这种积极性让我忍不住想给我师姐颁发一面劳模锦旗,仔细想想我师姐也不觉得这是劳

  • 阿拉德的使徒NPC在线阅读第6节

    管弦和乐繁声下了天桥,在前方的一个岔路口分开,乐繁声在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他伸出一只手朝管弦挥了挥,“我这边走,拜拜。”“乐老板,拜拜。”管弦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把耳机重新戴上。他呼出一口气,嘴角的笑容忽然就垮了下来,像是白色的冰川落入深海中,沉潜下去,再也寻觅不到痕迹。乐繁声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