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世界脱轨了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29:33 作者:冥王魇煞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世界脱轨了
世界脱轨了
作者:冥王魇煞来源:飞卢小说网
心,是我心里一个三角形的东西。我没有做坏事,它便静静不动;如果我干了坏事,它便转动起来,每个角都把我刺痛;如果我一直干坏事,每一个角都磨平了,也就不觉得痛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何家的气氛空前绝后的低落,何天赐的手机跌落在沙发上,他不想,也不敢拿起手机。

颜颜,他的女儿,他的亲生女儿,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老天爷何其的残忍!他们白养了别人的女儿十七年,自己的亲身女儿却一直受苦受难,如今更是……

他对不起女儿,更对不起他的夫人司云琳,当年要不是他,他的女儿也不会被司云珠带走,更不会李代桃僵地将别人的孩子抱回来养育了十七年……

“老爷,老爷……”管家兴奋地叫了几声何天赐,却见他一直哀伤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是颜颜回来了吗?”司云琳最先反映过来。必竟,她还不知道关于司倾颜掉进天桥下面的事情。

“夫人大喜啊,是夜少送表小姐回来的!还……”管家激动的难以言表。

“颜颜回来了?”司云琳惊喜若狂的向外奔去。

司云琳的举动,惊动了忧伤的何天赐,他茫然地跟着司云琳向门口而去。

“颜颜,你回来了?”司云琳喜出望外地看着,犹如圣洁的仙子般的司倾颜,在夜羽珺的陪同下,两人一步步走向她,她感觉一阵恍惚。

“夜少?”司云琳大吃一惊。颜颜怎么与夜少在一起?最关键的是,颜颜的衣服?

“伯母好!”夜羽珺慵懒地向司云琳打招呼,右手揽着萧洛宸的纤腰,占有欲极强。

这时,何天赐忧心忡忡地跟了过来,见到活生生的司倾颜,激动的不能自己。

“何伯父好!”夜羽珺将萧洛宸挡在身后,泰然自若地看着何天赐。

何天赐被夜羽珺这一声伯父,给刺激的醍醐灌顶,猛地看向司倾颜身边气宇轩昂的男子,不怒自威道:“多谢夜少送颜颜回家,这个情我何天赐今后会还!”

“伯父说笑了,颜颜是我女朋友,送她回家天经地义,今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夜羽珺无视何天赐对他抵触的心里,霸道地宣誓自己的权益。

萧洛宸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非常好奇,何家夫妻两人,为什么看起来非常的憔悴?

“女朋友?夜少开玩笑的吧!我们家颜颜才回国几天?怎么会是您的女朋友呢?”何天赐狐疑地看着夜羽珺,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伯父还不知道吧!我和颜颜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如今已经私定终身!”夜羽珺信誓旦旦地对何天赐说道。柔情脉脉地看着萧洛宸。

萧洛宸默默地在心中呕吐,睁眼说瞎话的贱人,谁和你一见钟情,谁要和你私定终身?

要不是碍于他的淫威,萧洛宸早就几个巴掌呼出去了。她怎么感觉,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倒霉。先是楚穆隐那个狡诈多变的骗子,再是夜羽珺这个霸道不可一世的恶魔。

“我先回去睡觉了!”萧洛宸挣脱开夜羽珺的桎梏,闷闷不乐地向楼上走去。

“我陪着颜颜,你们聊啊!”司云琳借机追上萧洛宸,不想参与男人之间的争斗。

要她说,夜少和她家颜颜还真是绝配,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可是看出来了,今晚上两人穿的可是情侣装呢!

“姨母,让你们担心了!”萧洛宸等到司云琳追上自己,眼含笑意。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司倾颜,她也是这个家里的一员,他们为她操心受累,她会记在心里,她一定好好守护这个家,今后对何君若好一点。

难得的见到萧洛宸的笑容,司云琳惊呆了半晌。随后,拉着萧洛宸的手,喜笑颜开地问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不要生何君若的气,今后家里会派车接送她上学。

“姨母,不用那么麻烦的,我会和表姐好好相处的!”萧洛宸受宠若惊地说道。她来到何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接近何君若吗!要是今后与何君若闹翻,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吗?

“颜颜,委屈你了!”司云琳心情复杂地望着萧洛宸。这个才是她的亲生女儿啊!如今这样,到底怪得了谁呢!

“颜颜,和姨母说说,你和夜少是怎么回事?”司云琳收拾好心情,和颜悦色的看着萧洛宸。

萧洛宸蹙眉:“姨母说的夜少是夜羽珺吧!”

“是啊,夜少可是鼎鼎有名的夜氏集团的少主,在我们这些人的眼中,他就是神坻般的存在!”司云琳说起夜羽珺整个人兴致盎然。

“我和他……”萧洛宸沉默不语!

她和夜羽珺的关系,简直就是水火不容,他就是她的克星,威胁她的时候气势凌人,嘲笑她的时候义正言辞,在他的心中,她就是一个任由他摆布的外来者。

“颜颜啊,夜少都承认你是她朋友了,可不兴三心二意啊!那排着队等着夜少青睐的女子,都可以绕地球转一圈了!”司云琳见萧洛宸眉头紧锁,急忙道。

像夜羽珺这样的身份,不是随便哪个女孩子都能被他看上的,她家的颜颜因祸得福,前途不可估量啊!

“姨母,难道你没听说过吗?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说不定明天他就把我抛弃了呢!”萧洛宸可不是危言耸听,她有自知知明。

如果哪天她惹怒了夜羽珺,等待她的一定是阿鼻地狱,她不想因为夜羽珺的关系,让何家陷入危难之中。

司云琳听萧洛宸这么一说,前思后想,觉得是这么 回事!夜羽珺现在对她家颜颜好,也午只是一时新鲜!新鲜过后呢?

幸好颜颜心志够坚,没被夜少给迷惑住,不然哪天被甩了,受伤的一定会是颜颜。

“好孩子,你明白就好!姨母只希望你过的开心,至于男朋友什么的,要找一个对你全心全意的人。我们不求他大富大贵,只要有上进心,真心对你好就行!”司云琳慈爱地看着萧洛宸,语重心长地说道。

萧洛宸没想到,见过了夜羽珺这种大少后,司云琳还能说出这种话,真是出忽她的意料之外。她感觉司云琳对她的关爱,似乎超出了姨母对侄女的范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阁在线阅读修塔楼灭八旗的计策?

    袁崇焕?魏忠贤推荐袁崇焕?朱由校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他可是记得,袁崇焕是御史侯恂一手提拔的,应该明面上属于东林党才对。御史侯恂可是东林党的大将,此刻已经被魏公公赶回老家养老去了。魏忠贤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推荐东林党的袁崇焕?(注:其实研究明史的人都知道,袁崇焕是阉党地下党,所以才能在魏公公掌权

  • 我的平淡青春在线阅读召唤眼鸟!

    楚澜家里楼下的一个烧烤摊,楚澜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浏览着系统的各种的信息。楚澜也是知道了各种不知道的东西。而田伯光,他算是古代人,到了现代,什么都没见过。不过好歹在楚澜的吩咐下,他努力的压下心头对周围一切东西的好奇,努力的吃着手中的串。在他眼里,街头一个电线杆子都能让他研究上半天。而楚澜为了不让田伯

  • 海贼之栗色诺语第七章在线阅读

    太子义奇怪的看着猴子,原因是因为猴子自己饿了还是顺手带来的?不过想归想,还是要感谢猴子,要不是有猴子,他早就横死这个陌生的地方了。猴子没有理会太子义的感激,而是眼睛盯着那只镌刻雷电的箱子,神情极为不自然。它一阵“吱吱”的叫唤,左手指着箱子里的梨,右手指着一个方向,太子义猜测:估计梨是从猴子所指的方向

  • 乔小姐,皮一下很开心?[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一夜,徐可给建宁公主看了宝贝。徐可和建宁公主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超友谊的事情。或许是建宁公主年龄不到,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也或许是徐可仅存的一丝良知,没让她对年幼的建宁公主下手。只不过,徐可终究没忍住邪恶的思想,教建宁公主用两个特殊的部位,玩了两个好玩的小游戏。玩过这两个游戏后,徐可和建宁公主的关

  • 一啸冲云霄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都无法用科学解释,存在着许多未知的谜,或许你了解的,仅仅只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黑色的天空划过一道靓丽的金色流星吸引了许多的人们驻足观看,纷纷拍照记录下这一刻的美丽,不过美的事物一般都转瞬即逝,也只定格在那刹那之间,待它消失殆尽之后,人们又回到原来的状态,若不是脑海中的记忆和手

  • 斗龙战士之青春之挑战声乐系,求收藏(3)

    最近学校要举办迎新表演,而身为声乐系出名的音乐天才,佟丽雅自然被选为代表声乐系压轴表演!只不过这次老师选的歌曲是男女合唱,那么除了佟丽雅就还得再选一名男同学和佟丽雅一起表演!为了能和女神一起演唱的机会,此时练歌房里正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呢!男生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歌用来讨好佟丽雅。她还没走进,男生们就

  • 元天记在线阅读被一个人包围了【跪求收藏鲜花评价】

    马栏山,黑风寨。聚义厅中,一片欢声笑语。马栏山的一众马匪此时正在此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好不潇洒。虎皮大椅之上,一名黑脸络腮胡只有一只眼大汉手拿一只大羊腿,吃得是满嘴流油,看着下方的那一众兄弟们,他更是乐得哈哈大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马栏山一带最大的马匪头目,黑风寨大当家,人称黑旋风的李奎安。“大

  • 末世地球重启之海边的婚礼

    二人走出了商场,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门口,姬雪瑶止住了脚步,姬子轩看着这座被铁丝网圈起来的废弃大楼,心中一百个问号,这时,姬雪瑶向前走了几步,打开大门左侧的小门,迈步走了进去“发什么呆呢,还不赶紧进来!”看着姬子轩在那发愣姬雪瑶喊道“哦,来了!”姬子轩答应了一声,也迈步走了进去,这一进去,姬子轩才发

  • 血色黑骑在线阅读请假条

    嘿嘿,我露出了个诚恳的卑微的微笑。今下午玩的有点嗨,全忘了这事了!戏耍使人堕落。唉,人不能懒惰啊!连今天的任务都没完成。抱歉了,作者在此鞠躬。望支持!谢谢!

  • 梦寐以求在线阅读第二章

    淡青烟,人两双;断桥边,意难留;彼岸花,艳混沌;奈何,奈何,今生无缘又来渡;生死相随,怎有往昔?人都说,世间有三大苦难,三大欢喜。其间我一共经历了两个,一是我到了这忘川河,却望不见奈何桥上原本该等我的那个人。二是我这一生从没什么可以说的上是轰轰烈烈的,唯一最美好的事情便是爱上了那个可望不可及的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