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绝地从神仙服归来之第三章(3)

2021/6/11 5:14:07 作者:墨家橘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绝地从神仙服归来
绝地从神仙服归来
作者:墨家橘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误买了一个外挂号,苏浩被抓到了绝地求生的神仙服之中。在这里,每个玩家都是神仙,自瞄锁头那都是家常便饭。在这里,更加恐怖智能机器人疯狂屠戮一切开挂玩家。在神仙服中磨炼半年后出来的苏浩回归之时,杀职业选手如同屠*。“这里的人都这么菜吗?还是神仙服有意思!”苏浩这样说道。(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惊了,这个狗东西为什么会在他的空间里?!

看着洛子轩那张熟悉的,令人又爱又恨的俊脸,林菀下意识地开始怒火上涌。

但是很快,他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林菀又惊又疑的目光中,他之前在修真界里日天日地的死对头洛子轩吸了吸鼻子,随后换了一个坐姿,转而用自己修长的双臂抱住了自己蜷起来的膝盖,整个人坐在地上看起来莫名的……可怜和委屈?

不不不他在想什么,洛子轩那个性格又冷又硬的大傻.逼怎么可能会可怜呢?!!

狠狠地甩了甩头,林菀试图将脑海中的那些不正常的想法狠狠甩去。

尽管心中十分的厌恶,但是忍不住地,他的目光仍是不受控制地往洛子轩的脸蛋上瞄去。

唔,不得不说,虽然人是个大傻.逼,但是他死对头的这张脸,可真好看啊……

啧,这俊俏的脸蛋,这高挺的鼻梁,这剑眉星目,这沉郁中还带着楚楚可怜的小眼神……

唉,太可惜了,这张脸,长在别人身上多好啊……

看着远处洛子轩的那张俊脸,林菀那颗身为颜狗的心不受控制地疯狂跳动了起来,心中的激情疯狂燃烧。

然后很理智地,他心中那疯狂燃烧的激情火苗就被隐隐作痛的肋骨给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彻。

醒醒,别做梦了,他只想和你切磋,然后你还打不过他。

回想了一下两人之间差距悬殊的武力值,林菀叹了口气,默默地怂了。

但是还没等那口气叹完,林菀就猛然间意识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不对,这可是他的私人空间啊,洛子轩那个狗东西是怎么闯进来的?!

随后,在意识到了这是自己的私人空间后,林菀紧跟着反应过来了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

对啊,这是他的私人空间,是他的主场,他进来的又是渡劫期的神识,不存在肉.体的拖累。既然是这样的话,他还怕洛子轩干嘛?!

思及至此,林菀冷笑一声,瞬间就不虚了。

心神一转,林菀将自己瞬移到了洛子轩的身前。

!!!

洛子轩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林菀吓了一跳,整个人都瞬间戒备了起来。

随后视线上移,在洛子轩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语气已经和缓了下来。

“你好,请问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林菀:???

这是,失忆了?!

呵,骗鬼呢?就是真的骗鬼,鬼也不会相信好吗!

看着眼前的死对头向来板着的那张臭脸难得地出现了几分柔弱与惶恐,林菀冷漠地想到。

呦,可以,演技不错,还挺能装的。

正要开口嘲讽之际,林菀看着正不自觉地一脸信任地看向他的洛子轩,整个人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心中突然酸爽感爆棚。

昔日追着他锤的死对头现如今在他眼前落魄什么的,真的很爽啊好吗!

伸手揉了揉眼前洛子轩的狗头,看着昔日死对头那尽力镇定,但眼神深处仍透露着一丝可怜与迷茫的双眼,林菀心中内心突然涌现出来了一股强烈的犯罪念头。

呵呵,装失忆是吧?我让你再给我装!

勾了勾嘴角,林菀对着洛子轩邪声说道,

“怎么,欠了我十个亿,现在想要装失忆赖账了?”

“我给你说,少动点歪心思,钱没还完之前,别想走啊。”

“十……十亿?!”

看着因为吃惊而微微瞪大了双眼的洛子轩,林菀迅速反应过来了自己刚才话里的不对劲地方,并迅速地对此做出了更正。

“没错,十亿块上……啊不,极品灵石!对,极品灵石!”

林菀装作一副恶霸的样子,勾了一下洛子轩线条分明的下巴,努力坏笑着说道,

“还不完的话,你就别想走了!”

“真的吗……”

以为洛子轩不相信他说的鬼话,林菀正准备在继续忽悠几句,却看见他死对头捏着他T恤的下摆,对着他一脸信任,可怜巴巴地说道,

“我帮你干活还灵石,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现在没有了记忆,除了名字之外,就只记得你了。”

这话都信……

为什么他死对头看起来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难不成,洛子轩这是真失忆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

发现眼前的死对头似乎倒了大霉,林菀的心情十分的愉悦。

让洛子轩这个狗东西以前那么欺负他,呵,怎么着,现在遭报应了吧?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该!

幸灾乐祸了一会儿,林菀收回自己四处发散的思绪,看着正眼巴巴地看着他的洛子轩,眉头一皱,发现了洛子轩刚才话里的未尽之意。

不对啊,失忆之后竟然只记得他了,这得是多大的仇恨支撑,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林菀心中猛地一惊。洛子轩这个狗东西,原来心里对他的仇恨值这么大的吗!

不过也不对,既然还记得他,那为什么死对头会这么听他的话?这个洛子轩,不会是在耍他玩吧……

凭借着自己优秀的脑回路,林菀在短短的几秒钟内飞速地开展了一场头脑风暴,并迅速地得出来了一个自认为极其靠谱的结论——

洛子轩的身上,肯定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运用自己机智的小脑瓜将眼前的情景分析了个透彻,林菀眯了眯眼睛,看向洛子轩的眼神中满是怀疑。

“你还记得我?那你说说,你还记得我什么?”

闻言,洛子轩仰头看着林菀,冲着他露出了一个帅气无比的笑容。

他看着林菀,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记得,你是对我来说无比重要的存在。”

重要到,在看到眼前之人的下一秒,原本失去记忆,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而心慌不已,胡乱跳动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重要到,只要看着林菀,整个世界都好像瞬间明亮了起来。

重要到,尽管在林菀话音落地之后的下一秒,洛子轩就下意识地知道林菀在骗他,他还是心甘情愿地入了林菀的圈套。

他们两个之前的关系,一定很好吧?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道侣吗?刚刚他说的那些话,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特有的情.趣吗?

看着林菀精致的五官,看着那双勾人夺魄的桃花眼,看着那如樱花般粉嫩的薄唇,洛子轩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一颗心中都盈满了温柔与喜意。

他以前的眼光真好,他的这个道侣,真的是太好看了!

虽然失去了记忆,什么都记不得了,但是这份感情仿佛铭刻在了骨髓之中,脑海的深处,在看见林菀的第一眼,就悄然复苏。

他真的,好喜欢他……

而与此同时,听到了洛子轩的“强势表白”,林菀冷冷一笑,心中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都没有了。

呵,可不是无比重要的存在吗……

他可是洛子轩那个狗东西锲而不舍地追着锤了一百多年的死对头,按洛子轩那个奇葩的脑回路来说,确实应该没有什么人能比他还要重要了。

看着洛子轩闪亮亮望过来的眼睛,林菀长出了一口恶气,心中凶巴巴地想到,

既然你自己失忆记叉了,那可就怨不得我了。在你记忆恢复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我留在这当苦力吧!

这就是你之前锤我的报应!

既然决定要做一个坏蛋,那当然就要贯彻到底喽。

思及至此,林菀冷冷一笑,掐了一把死对头俊俏的脸蛋,语气凶狠刻薄地仿佛旧时代的那些欺压长工的地主老财。

“听清楚了没有,好好干活知道了吗!我给你说,要是让我逮住你干活不认真,哼哼……”

凶巴巴地呲了呲自己的小白牙,虽然还没有想好怎么支使昔日的死对头,但是不妨碍林菀先吓吓他。

“不好好干活到时候就扣你的工钱!哦,不对,你没有工钱……那就,那就增加你的欠款!不好好干活,到时候你就给我.干一辈子的苦力吧!”

好……好可爱,他的道侣,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实在是太犯规了!!

看着眼前奶凶奶凶的林菀,洛子轩的少男心疯狂跳动。

“好。”嘴角微勾,洛子轩沉声说道。

给自家道侣干一辈子的苦力什么的,那不都是好男人该做的事情吗?

再说了,他的道侣细皮嫩肉娇滴滴的,就应该被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才是。那种粗活累活,当然是要由他来干的。

害羞地红了耳根,洛子轩有些羞涩地想到,这可是他自己的道侣,他不疼谁疼呢?

眨了眨眼睛,洛子轩看着一脸“凶相”的林菀,冷硬的面庞上泛起了一丝微笑。

“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干活的。”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嗯,这就对了。”

见状,林菀以为自己“凶狠”的恐吓生效了。

看着眼前的死对头那副“勤劳诚恳,朴素能干”的憨厚样子,不由得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伸手将空间仓库中的躺椅给挪过来,林菀往躺椅上一趟,白皙的小下巴一抬,气势汹汹地冲着洛子轩说道,“捶腿!”

呵,没人疼又怎样?

躺在躺椅上享受着洛子轩的服务,从来没被人疼过的林菀冷冷地勾了勾嘴角,在心中霸气地想到。

没人心疼他,那他就自己心疼自己。

就算到时候死对头恢复记忆了要跑,大不了他再花资源找一个别的帅哥哥进来当苦力。

他空间里的天材地宝、符咒丹药那么多,还愁找不来人吗?

人呐,果然还是要靠自己。

此时此刻,天真的林菀并没有反应过来,坐拥修真界众多宝物资源的他,身上的地球货币却近乎于零。

换句话来说,抛开他身上的修真资源不谈,此时的林菀别说找帅哥哥了,连他自己,都养不活。

…………

就在空间里的林菀美滋滋地享受人生的时候,校园里,巡逻的保安看见了被英语老师罚站在教室门外的林菀,顿时就停下了巡逻的脚步。

保安大叔关切的眼神在林菀苍白消瘦的脸颊,泛白起皮的唇瓣以及闭合着的双眼上扫视了一圈,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了。

脚步一顿,保安大叔向着神魂还在空间里浪得肆意的林菀走了过去。

“娃儿,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中暑了?走走走,我陪你去医务室看看去!”

“啊?”

感受到有人接近,慌忙将自己的神魂从空间中抽离出来的林菀闻言有些迷茫。

他目前的身体素质是真的弱。刚刚林菀的神魂在空间里还没有感觉,现在他的神魂回归之后,一阵又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就铺天盖地的向他涌了过来。

仅仅只是晒了一会儿而已,没想到他的身体会有什么大的反应……

看着眼前保安大叔关切的眼神,林菀下意识地就想要开口拒绝。

“不用了,谢谢,我没事……”

话还没有说完,一股更加强烈的眩晕感就如同汹涌的浪潮般猛地将他击中。

在林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眼前的场景开始了飞速变换,从操场变为了蓝天,接着,又变成了保安大叔那张关切责怪的脸。

“你看看你这个娃儿,中暑了还犟什么呢!走,我带你去医务室。再怎么注重学习,身体还是最重要的,我给你说……”

不由分说地,保安大叔一边念叨着一边将林菀扶上了巡逻车,随后开着那辆小车直奔医务室而去。

而巡逻车上,林菀还仰躺在那里兀自愣怔着,有些恍惚地怀疑着人生。

他林菀,身为修真界唯二渡劫飞升的大神级人物,竟然在重生回来的第一天,被那小小的中暑给放倒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论女配如何万人迷在线阅读第七章

    荣易紧紧盯着那只黑色金毛。听到它叫,汗毛都竖起来。荣易能够确认,这只黑色金毛就是刚刚他路过巷口时,看到那犹如小牛犊大小的那只。它居然还能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已是如同‘妖类’的技能,这实在是让荣易想不害怕都难!汪~~汪汪!那黑色金毛继续晃着尾巴,继续向荣易叫唤。它停留在荣易面前五米左右远,似乎是能感觉

  • 都市之超级红包之第五章(5)

    “你不去吃晚饭吗?”赵墨筠弯腰捡起扫把的时候,听到身后柳鹤熙问。篮球场周围的人已经散了。“不了,我还有事,待会儿随便买点东西。”赵墨筠边说边回头看了眼柳鹤熙一眼,没再多说什么,拖着扫把上楼回教室。*这会儿正是饭点,除了食堂就属于学校小卖部人最多。何诚嘴里咬着一根烤肠,外套兜里一边揣着面包一边揣着一瓶

  • 巨人觉醒第四章

    霞落山现在游人如织,办事处就在景区里面。如果我有介绍信或者我可以飞,我就不用自掏腰包排长队买门票。景区外挂着一个牌子,说2月15日开始景区整修,从2月14日起就不接待游客。2月15号开始的任务,我师姐昨天2月2号就奔赴现场,这种积极性让我忍不住想给我师姐颁发一面劳模锦旗,仔细想想我师姐也不觉得这是劳

  • 阿拉德的使徒NPC在线阅读第6节

    管弦和乐繁声下了天桥,在前方的一个岔路口分开,乐繁声在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他伸出一只手朝管弦挥了挥,“我这边走,拜拜。”“乐老板,拜拜。”管弦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把耳机重新戴上。他呼出一口气,嘴角的笑容忽然就垮了下来,像是白色的冰川落入深海中,沉潜下去,再也寻觅不到痕迹。乐繁声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

  • 我渣过的男人都飞升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来是想请张迎春劝说一下,哪里知道俩人居然认识,马胜利皱了眉头,把灯打开,把地上的缸子捡了起来,“我去给你们倒水。”见到了熟悉的人,王娟情绪异常激动,蹲在地上抱着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张迎春走过去蹲下,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拍着她的背,眼泪滴在了地上。王娟不知道哭了多久,抬起头,双手死死握着张迎春的手,

  • 娱乐之我是大明星在线阅读第1节

    三月初,乍暖还寒。付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这次又赔了多少?”“六…”“六百?”“六千万。”“哎呦我操。”在听到黎特助报的数字以后,付展鹏把头埋进了手掌里。自从他当了首富以后,就很少爆粗口了。丢份。“董事长,你别难过,做生意嘛,难免有赔有赚。”黎特助见他这样,便开口安慰道。“那谁家搁得住这么赔。”付展

  • 忘忧难忘故人归第九章在线阅读

    修小蛋隔着蛋壳挣动了几下,蛋身也没能成功翻滚起来。倒是把顾晓吓了一跳。顾晓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中的蛋,把它放在了沙滩上面沙子因为蛋壳,不停地在里面滚动,而显露出了不断挣扎的痕迹。顾晓看着在他面前不断滚动的蛋,心中充满了好奇和和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眼前就要有一个小生命破壳而出了,这种新奇的体验是他从未有过

  • 只手遮天初见(3)

    周五的公交车永远是那么拥挤,江远扶着行李箱看着远处被堵着慢慢悠悠开过来的24路车,也不知道是哪位喊了一声:“唉,看,车来了。”好嘛,这话一说出口,公交车站苦苦等候的学生立刻锁定那辆小小的公交车,下一秒,原本围在一堆的人已经整整齐齐排成了一条长龙。江远低头看了看表,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走。一旁坐在行李箱上

  • 江封余火对丑眠[娱乐圈]在线阅读第3章

    这一晚,李玥失眠了,那个吵着闹着赖着要和自己睡的弟弟,一个劲的打着呼噜,听的头疼的火冒金星,恨不得抽他两巴掌,但看着他流口水的小样,无忧无虑的真香甜,什么怒气都没了。这些年,一直是二哥哥宠着自己,百依百顺,除了睡觉,基本上腻在一起,都没分过,若不是爹爹执意让自己进京,祖母也觉得她长大了,该要去面对她

  • 都市枭雄在线阅读第一章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陈瑞回到家中,直接倒在了沙发上。“这个主管可实在太不是个人了,什么活都让我一个人干,这是想把我累死吗?”陈瑞大声的抱怨着。今天一天自己跑上跑下的,屁股都没有落在椅子上过,虽然他知道这是主管故意的,可是也毫无办法。毕竟还是要生活的,也就只能忍气吞声了。陈瑞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又从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