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三国]谋士求生指南在线阅读晋江独发

2021/6/11 5:23:25 作者:如是青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国]谋士求生指南
[三国]谋士求生指南
作者:如是青山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于昏乱之世,沧海横流之中,看我如何澄清天下!混吃等死的某小演员穿到了东汉末年成为一名世家公子,谋士预备役。荀忻:要想不OOC,首先得掌握此人的人设。但是……这位大佬的人设也太多了吧!荀彧:你以前是这样这样……其他人:你以前还会这些这些……荀忻:我太难了!去世的爷爷和老爹全是名士,三个堂哥都是政治家,大侄子是军事家,大堂哥是著名史学家,叔叔是著名学者兼教育家……生活在一群大佬之中,荀忻表示:我真的太难了!荀忻兢兢业业维持着不断出现的人设,却惊讶地发现他的人设越来越多了!直到有一天,他收拾东西掉出

3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作者乌云冉冉

很快莫语汐点的菜端了上来,上菜的小哥看到桌上还没动的冬阴功汤又看看即将被端上来那份,有些迟疑。

莫语汐这才意识到自己点了和顾梦东一样的菜。

看到对面的顾梦东似乎笑了一下,她心里不是滋味。

其实莫语汐以前并不爱喝这种汤,但是现在几天不喝就会惦记这味道。这转变完全是拜顾梦东所赐。

还记得顾梦东那年刚刚大学毕业,拿了第一笔工资就带着她去学校附近最贵的餐厅吃饭。那是一家泰国餐厅。当时莫语汐笑说那泰国人的冬阴功汤就像是洗衣粉炖大虾,可没想到顾梦东却酷爱那“洗衣粉”的味道。而且他这人有点霸道,只有他一个人喜欢不行,还强迫着莫语汐也一起喜欢。莫语汐抵死不从,他干脆含着一口汤直直地吻了下去。

温热的液体在莫语汐的惊愕中缓缓渡进了她的口中。而当他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眉目带笑地看着她时,她却捂着嘴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她不是气他胡闹,只是因为那是她的初吻,她却因为没做好准备,一时大脑空白,就让它那样过去了。

他笑着问,“好喝吗?”

她呆呆地回答,“没尝出什么味儿。”

“这样啊……”顾梦东略微思索了一下,勾唇一笑,“那就再尝一尝。”

说着他一手揽过她结结实实地吻了过来。

这个吻缠绵悱恻荡气回肠,以至于日后的数月里,莫语汐每每想起都不由得脸红心跳。

她以为那就是爱情的全部,以至于这段感情走到穷途末路时,她依旧不敢相信。

顾梦东喝了口酒说,“我听说你们欧普达的人都回去了,怎么就留下你一个?”

莫语汐低头吃饭,“这是我的事,没义务向你报备吧?”

顾梦东笑了,“不愿意说,没关系,其实我也是客套地问问。不过如果你是为了铭泰的项目留下的,劝你趁早回去吧。”

莫语汐抬起眼来,“还没开战,你凭什么笃定是我输?”

顾梦东凑近她,压低声音说,“我能让你送我一单,就能让你再送我一单。”

他咄咄逼人地直视她的双眼,而她的目光也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样无法挪开。他离她那么近,她都有点担心他会听到她的心跳声。

桌上顾梦东的手机突然响了,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顾梦东看了眼来电显示却没有接通,直接挂掉。

莫语汐见他这举动,冷笑道,“是又欠了哪家姑娘的情债还不上了吧?”

顾梦东拿起餐巾擦擦嘴,学着莫语汐的口吻说,“这是我的事,没义务向你报备吧?”

莫语汐一时语塞,尴尬地愣在那里。

顾梦东笑了笑,抬手招来服务员埋单。

服务员知道两人是拼桌,但见两人似乎认识,不确定地问他,“是一起结吗?”

他答得干脆,“各结各的。”

顾梦东总算走了,可莫语汐却再也吃不下一口。她看到他走出很远才拿出手机支在耳边,应该是回复刚才那个来电。

其实她只是无意中的一瞥,就瞥到来电人的名字中有个“琴”字。看来他并不是不愿意接那通电话,只是当着她这个“外人”的面,“不方便”接而已。

时光有时候真可怕,你不察觉,它却已将当年的“亲密无间”变成了如今的“两不相干”。

因为铭泰的总经理目前在国外度假,铭泰采购项目的关键人物就只有主管该项目的李副总了。搞定他,基本上就搞定了这单生意。

可是李副总一直没有同意见莫语汐,她只能拿出刚做销售时的那股韧劲,亲自跑去铭泰守着。然而连续三天,对方始终没有露面。

第四天莫语汐再出现的时候,就连李副总的秘书都看不下去了。她好心提醒莫语汐,“这会儿李总办公室里正有人呢。”

莫语汐微微凝眉,“是公司里的人吗?”

秘书摇摇头,“不知道。”

莫语汐的心里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难道是他?

正在这时,李总办公室的门被拉开,里面先出来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他身高约一米八左右,长得很精神。莫语汐在照片上看过,这就是李副总。

她连忙迎上去,“李总您好,我是欧普达的莫语汐,可否耽误您几分钟?”

李副总抬头打量了莫语汐一眼,“欧普达?你有预约吗?”

莫语汐尴尬地笑了笑,“我约了很多次,可是您总是没时间。”

“既然如此,那还是先请跟我的秘书预约吧。”

“我只占用您几分钟时间……”

莫语汐话还没说完,就听李副总身后一人说,“这么巧?”

莫语汐这才看到顾梦东,她觉得额角的神经突突跳了几下,原来这一上午在李副总办公室的人真是他。他们谈了这么久,难道已经达成了协议?

李副总问顾梦东,“梦东,你认识?”

“谈不上,只是我们跟欧普达总免不了碰面。”

虽然莫语汐早就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好话,但乍一听他这么说,她的心里还是莫名的有些失望。

李副总回头看莫语汐,犹豫了一下说,“你是为了这次软件采购项目来的吧?这样吧,你把产品介绍留下,我看过之后会让秘书联系你。”

莫语汐感激地点点头,“那麻烦您了。”

把事情交代给了秘书,李副总再没有理会莫语汐。而顾梦东却在临走时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他笑得颇有深意,却也让她从头冷到脚底。

不得不承认,无论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沧海桑田,当当年那个亲密无间的人陡然变身成路人出现在你面前时,任谁都无法忽略心里那块斑驳的缺口。何况那是顾梦东,是她爱了整个青春的人。

莫语汐等了几天,铭泰那边依然没有回信。然而时间紧迫,她只能曲线救国——用两张话剧票搞定了李副总的秘书,套出了李副总每天早上都会去游泳的消息。

这天莫语汐早早来到游泳馆,早上馆内的人很少,她一眼就看到正在泳池边热身的李副总。

她戴上眼镜走过去,在他旁边一条泳道的跳台上热身。李副总似乎没有认出她,看了她一眼,便扎入了水中朝着对岸游去。

莫语汐在他游走之后也一个漂亮的跳水,一下子划出去很远,很快就超过了他。当他抵达对岸时,她早已坐在了跳台上。

李副总自诩是游泳健将,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轻轻松松超过了。这一次他多看了莫语汐几眼,这么一看就觉得这女孩子有点眼熟。但他也没多想,又扎向了泳池。

结果还是跟上次一样,莫语汐像是有瞬移功能似的,又早早地到了对岸。

莫语汐状似无意地摘下泳镜,李副总迟疑地问,“莫小姐?”

莫语汐像是才认出他,“李总?都没认出是您。”

李副总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眼里带着笑意,“你游的不错啊!”

莫语汐笑了,“跟您比还有差距。”

或许是因为离开了办公室,李副总对莫语汐的态度亲近了不少。俩人又比试着游了几个来回,倒是胜负各半。

上岸休息时,李副总终于想起了被他遗忘的产品介绍,“我这两天也没抽出时间来看你们公司的产品介绍。如果你方便的话,可否明天来公司给我讲解一下。”

莫语汐等的就是这句,立刻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李副总听过莫语汐的介绍后,便让她回去好好准备投标。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然而高兴之余心底又闪过一丝不安。只是那种感觉转瞬即逝,让她来不及捕捉。

从铭泰出来时,莫语汐与顾梦东狭路相逢。

看到她,顾梦东勾唇一笑,“动作很快,看来我低估你了。”

莫语汐难得的好心情,“三日不见就该刮目相看了。”

顾梦东走在她面前,脸上依旧挂着让人揣摩不透的笑,“我劝你还是放弃李副总,另辟蹊径吧。”

莫语汐扬眉,“你怕了?”

顾梦东敛了神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乎是在思索,也似乎是在犹豫。半响他说,“或许是吧。”

这样谨慎的顾梦东,倒是让莫语汐有些不适应。

她怔了怔,冷笑道,“想不到顾总还有这么谦虚的时候,不过早该如此了——有的时候人太自信反而会输得很惨。”

莫语汐走后,顾梦东在心里问自己,如果不是怕她来搅局,那他究竟是在怕什么?

顾梦东抬头,看向李副总办公室的方向。或许他只是怕她天真过了头。

见到李副总,顾梦东开门见山,“听说您决定让欧普达来插一杠子?”

李副总摆了摆手,“你别急,我正要跟你商量。”

顾梦东笑了,“您确定是商量吗?”

李副总面露难色,“梦东啊,我们既然已经是朋友了,我就跟你说说我的难处。前天我跟傅总通了个电话,听他那口气,这么大的项目如果不搞个投标恐怕说不过去,看来之前是我考虑不周啊!”

顾梦东早就猜到李副总见色起意想变卦,但也不直接点破,“那您的意思是?”

“现在看来这个项目只给你们一家恐怕是不行了,但你放心,你仍然是大份额。”

顾梦东挑眉,“那我想知道另外那部分您打算给谁?”

李副总看着顾梦东,悠悠地说,“你不觉得那个莫语汐有点意思吗?”

这话的意思不言而喻,顾梦东的笑意更深,可是眼神却冷了下来,“可我看她不像是个解风情的人。”

李副总冷笑道,“如果她懂事,我就给他们欧普达分杯羹,如果她不懂事,铭泰的项目他们永远别想碰!”

顾梦东的拳头渐渐握紧又慢慢松开,他整了整西装站起身来,语气强硬了许多,“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提醒您一下,我们之前那签过协议还是有法律效力的,这单的90%至少是威尔森的,其余那10%就看您心情了。”

李副总没少从这单生意中获利,即便他对顾梦东此刻的态度有些不爽,但还是明白,他有资本这样“提醒”他。

可是想到莫语汐,他有些为难,如果她真的遂了他的意,那10%的份额,她一定不会满意。

这事可不太好办,但他也没有多想。就在顾梦东走后,他立刻打给了莫语汐约她吃饭,美其名曰“洽谈合作细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南声在线阅读第3章

    今天,折原临也就要去现世做手术了。只有乱和长谷部跟着,其他人不允许随行。“呐,阿路基,难道说只有他们四个配知道您的过去吗?”加州清光皱着眉问。这其实也是他深思熟虑出来的问法,对于他们家阿路基,有些时候直球才是最好的办法。“不,那些过去,已经不重要了。”“那为什么……”清光不明所以。“正是因为不重要,

  • 红楼之林家表妹第二章

    周日那天晚自习,负责他们院军训的几个教官突然出现,将所有新生都集合去了操场。大家都很兴奋,心里知道八成是要玩一个晚上。果不其然,男女两个阵营相对而坐,听着各自的教官鼓舞士气,大意是待会拉歌不要输了气势,才艺竞演要拿出看家本领,叫对面的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说着说着她们这边的陈教官自己笑了场,本来就

  • 开局被美女总裁逼婚第7章在线阅读

    “大哥,呃不...大姐,姐,你有个这般强的师傅,爹娘知道吗?”一路回城,这中年大佬,挥手聚云,众人端坐于上;云上还剩下不少墨燐卫,都是身受重伤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有些惨烈,之前那李星的一击,对他们来说太强太突然,根本难以防御;剩下还活着的墨燐卫,一部分则负责寻找那些已经跑出去追击黑衣人的同伴,剩下的捡

  • BUT!闯入者手册在线阅读第7节

    晚上,白起在家洗完澡了正在用毛巾擦着头发呢,他坐在沙发上。这时他突然想起今天下午顾安对他说的话。然后他打开了手机,从背包里找出那个学校发的电话卡也注册了校园网。他有听顾安的话,在他把校园网刚打开的时候,他就把校园网设置成陌生人勿扰模式。一点开校园网,表白墙就瞬间从手机页面跳了出来。看着自动跳出来的手

  • 总裁再追一次他的全职太太在线阅读第4章

    沈君芫一家才回来,太夫人冯氏早有吩咐,头几日都不用小辈们去寿安堂请安,萧氏却不愿被人说道,只顺着太夫人休息了三日,就惦记着差自己身边的管事媳妇季嬷嬷去寿安堂给太夫人告个罪,言老祖宗宽宥让小辈们休息了几日,小辈们也不能轻狂还应该到老祖宗跟前尽尽孝心才是。说白了一句话,老祖宗该给您请安了吧?季嬷嬷听了萧

  • 一品姑爷第3章在线阅读

    灶房的油烟熏黑了墙壁,苏慕歌看了一眼再次觉得家中需要翻修。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赚钱,好好在家里练练手。让宁素宣去地窖里取些白菜,苏慕歌开始凭借记忆做美食。家徒四壁,只能用地里种的菜做些简单的吃食。她舀了一些棒子面,将宁素宣准备好的毛葱揉进面里,做成葱香饼。又将土灶上的大黑锅刷了刷,倒了些菜籽油,这才

  • 山听第8章在线阅读

    陈离也不好多说什么,换上干净的衣服,带着酒跪在李华的坟前,低声说着“我回来了,你是守山人的榜样!”说着倒了一杯酒放在墓碑上!陈离又一次喝的酩酊大醉,靠在墓碑上,醉眼迷离!“你不信命,为什么要从它!反抗啊!”虽然就接触了很短的时间,那个热心憨厚,执着的李华,在陈离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影子,他永远忘不了,为

  • 宠物小精灵之捕虫少年第8章在线阅读

    春天过去,夏天来的时候,我刚从考场出来,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细细碎碎的洒下来。过了假期就是重新分重点班的时候,有些高二文理分班从重点班出来的同学产生的空位可以让平行班成绩好的同学补上,这次机会我当然也不会放过。结果出来的那天,喜忧参半。小雨淅沥,放榜的红帖贴在高三组团的一楼,我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重点

  • 隐婚总裁惹不起在线阅读第六节

    6.明明是下午三四点的光景,热度却丝毫不见减退,叶雏身上起了一层薄汗,贴在手臂上的额头烫的像是发烧。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将要融化在这日光之中,却又觉得消逝于这璀璨之中也不是不行,于是他蹲在阳光下没有动。不知过了多久下课铃声响起,但由于这边楼梯紧挨领导办公室,所以来这边走动的学生几乎没有,这会儿连个老师

  • 雁的历程在线阅读第3章

    “好。我这就派人去看看。”苏灿点头,然后招了招手:“爹!师爷。我想去干死那个赵无极!”“什么?少爷,那可是皇爷啊!”师爷顿时吓了一跳。就连苏灿的父亲也是连连点头,第一次觉得儿子好像有那么一些不靠谱。苏灿缓缓摇头:“谁说我要动皇爷?我是要杀死赵无极!”夏石砚也是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补充介绍道:“没错,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