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火影之神州大宗师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1 4:12:12 作者:liangzuoson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之神州大宗师
火影之神州大宗师
作者:liangzuoson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流,各个篇章情节各自独立,从第一章看都可以。他从主神世界归来,身怀无数神州绝学!火影中,他碾压一切忍术!超神学院,他的各种神技,让众女神目不暇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以毒攻毒。”荻锦看出花绝心思,喜笑颜开的径自回答。

好个以毒攻毒,怎么不见她往自己身上做些什么装饰?

“其实,”花绝摇摇头,“我不用这般装扮,在夜宫穿梭,也足够吓倒几人了。”就她那种落地无声的飘,大白日都经常让人有撞鬼的感觉,莫说是黑夜里在宫苑里穿梭了。

决定不让外人见到花绝这小女孩子一般的样貌打扮,荻锦主动动手把自己好容易编出的那些小辫子依次解开,解的手忙脚乱,还注意不扯痛花绝,“你要知道,”她边解着边说,“我们这可不是要去吓人,”拿梳子小心的给花绝顺顺头发,“而是去吓鬼……”

自己先吓住。

刚刚解开众多辫子的花绝发柔顺依然,却添加上微细的波浪,层叠如水镜表面的细纹,陪衬的那张小脸越发的不真实。

若鬼都是这般美艳,那她到是不用……

怎么办,荻锦改变主意了,好不想让花绝被人看见啊!就算大半夜像她这样不睡,发神经一样四处窜的人几乎绝无仅有,也还是,不想让她出门见人!

“不走吗?”头发被梳顺,花绝等了半晌,却不见荻锦再有动作,扬扬眉,抬头问。

眼前蒙过来黑压压一个人型。

花绝正好被荻锦熊抱个正着。

一时没有防备的花绝被直接扑倒在地,脑袋“锵”一声,清脆的敲击在地面。

荻锦急忙拉人起来,搂入怀中,揉着她的后脑。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花绝,你还好吧。”

“当然。”花绝伏在荻锦肩膀,幽幽然开口,“不好。”

这个身体,有触觉,却对痛楚反应不敏感,与刚从水镜里被拽出来时已经大相径庭。

可是,就算不会觉得痛,也不许她这样折腾!

没面子!

“你若是不想出门,我就回去睡。”冷淡的扯开荻锦的手,就要起身。

有人快她一步。

荻锦立刻爬身起来,殷勤的拉花绝起身,拍打着她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当然出去,当然出去,走,我们这就走。”直截了当的牵起花绝的手,蹭着墙角就往外走。

花绝挣了一下,没挣开,忍由荻锦牵着她。一并也不告诉荻锦,这种湿气极重,人气却极少的夜晚,一个遮掩住两个人的简单结界,好歹她还是做的出来的。

也罢。若是不让荻锦把花样用遍过程尝尽,怕是无法尽她的兴,如她的愿。那样,荻锦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今天出来捉个鬼明天就有妖要斩,后日就是除魔。

无意识的,手指慢慢曲起,在荻锦握住她的手的同时,也轻轻的回握着荻锦的手。

平常夜晚的皇宫虽不至灯火通明,却比宫外亮了许多,可是,即便比宫外亮堂许多,它还是很暗的!

尤其是夏季半冷不热的晚风呼噜噜吹过去,带起繁茂的草木树叶合唱,穿过假山垒石呼啸,夜鸟都被惊的扑腾翅膀。

荻锦握紧了花绝的手,哆哆嗦嗦的保证:“花,啊绝,我不会放手的,你,不要害怕哦。”

花绝当然不害怕,手被人握的紧紧,又见平日老虎一样悍的荻锦露了的真面目原来是只猫儿,心情大好,唇角弯弯,毫无自觉的一直笑着。

荻锦却不知道,正警惕的左顾右盼。

安静的宫苑,只有风及其附属的声音,再就是荻锦自己不安稳的呼吸声,和衣袂摩擦声。

眼前什么“嗖”的晃过。登时不见,说时迟,那时快,荻锦勇猛的一抖手臂,花绝整个人再次带入怀。

搂紧,搂的死紧。

可是搂着花绝,却整个人窝在花绝胸前的为候王储抖的几乎惊天地泣鬼神,希奇的是,咬着牙居然一点声音都没出。

花绝微微一怔,眯起眼睛,想起几年前自己也曾被一样的力道迅雷不及掩耳的猛扯出来,她到底还是傲气,为候的帝姬一如既往的高贵。

思量前因后果,花绝得出不确定,却很接近的答案,试探着问:“帝姬,你,怕鬼?”

“不会,啊。”

回答的太快,声音太响亮,掩饰过于明显,颤抖过于专业。

这一切,只说明,为候长帝姬,现任王储,天不怕地不怕,娇纵跋扈的无所归其有,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人物,却单单,怕那个缥缈的,对她这等王气十足的人没有任何杀伤力的,鬼。

怕死了。

“刚刚,”花绝轻淡的声音就算是真心实意的解释,听来也像是在淡淡的嘲弄,“是猫。”

怀里的抖动立刻就停止,不带余韵。

然后荻锦慢慢自花绝胸前抬起头来。

“猫?”她问。

“猫。”花绝点头。

“呵呵,”傻兮兮的笑开,人立刻站直,站的笔挺,卓然不群,“就是嘛,我就知道没有什么鬼,不怕啊,花绝有我呢。”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拍拍花绝的后背,好象花绝真的被吓到了,然后荻锦在安慰一样。

似笑非笑,花绝扬一下眉,警告意味十足。

荻锦赶忙松开怀抱,但依旧拉着花绝的手,一点放松都没有。

任由荻锦拉着自己冲锋陷阵状向前,却在垂柳环绕的宫苑拐角处,突然变了脸色。正好荻锦专心看前方,没有注意到。

优雅的唇形细微的动着,吟唱出人类无法听到的歌。

荻锦还在瞎转,好运的没有一次让她遇到巡逻的侍卫。

花绝的脸却板起,不仔细看,看不出她的眉微微的拧着。

她刚刚的吟唱什么都没有网到,可那种感觉,分明是魂魄一只,就算现在的自己没有以往的绝对力量,却不至连这样的小小魂魄都擒捕不着。

“帝姬。”花绝软着声音轻唤荻锦。

荻锦立刻停住脚步,转身看花绝,“累了吗?”自己现在是越夜越精神,不知道嗜睡的花绝是不是喜欢夜半狂奔来补足运动量。

刚要摇头,却察觉紧跟其后的力量,改为微微颔首。

荻锦体贴的拉花绝坐下在苑中灯明的巨石上,就是绝对不松开手。

知道自己汗湿的手已经把温度感染上那只无论春夏秋冬温度不变的手,暗喜,咧咧唇,凑身过去,在恍惚的灯光中,瞄准那唇。

花绝转头,唇没触到唇,与耳擦身。

荻锦扼腕。

正要出声抱怨花绝的不解风情,却被一只柔夷掩去不满。

花绝主动伏身过去,唇在荻锦耳边喃喃,与四周温度相同的气息却让荻锦骨头都软去。

可花绝说的话,却让荻锦立刻抖擞,再无酥软。

“有人跟在我们身后,你要让人看现场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世寻在线阅读黑衣青年

    灵力者,就是指那些生来便能感知到天地灵力,并能以自身吸收、储存和使用天地灵力之人。灵力者并不普遍,光是能够感知或者引动天地灵力的准灵力者,就已经十分少见,几乎是千人甚至数千人中,才有可能出现一位。而要成为真正的灵力者,则必须能够引动天地灵力进入体内,并将之储存于体内化为自身灵力,只不过想要达到这一步

  • 『亚人+弹丸』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们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九章三十六重炼宝灵剑金林老祖道“竟是入劫钟声。不想此番大劫竟是无声无息,也不知谁人应劫。哎!钟声十二响,当是一千二百载后开劫无疑”殿上顿时一静,诸真俱是心下感叹,这剩下的年月里只求功行增进,不然如何度过这劫难。寒离见殿上气氛沉重,本不是他不在意这尘世劫难,只怕是自己修为,即便到了那时也只是棋子一流

  • 血纹戒之都市修真之金丹邪修

    众人强压心神,等待冥老祖的先手。在冥老祖身旁的则是元阳宗另外一位金丹修士:霍炎,人称炎阳圣手。是元阳宗唯一的三阶上品炼丹师,一手元阳宗正统传承的九炎圣火已炼至炉火纯青,威力不俗。炎阳圣手处于金丹四层,但因其火焰神通在同阶少有敌手。然而比之冥老祖的地阳冥火,却要稍弱一筹。虽不如九炎圣火一般对于炼丹大有

  • 每天都在攻略主角[快穿病弱]第7章在线阅读

    “啊~”金晓凡大叫一声。正准备上前支援的众人被这么一叫给叫懵了,丧尸也愣在了原地。。。空气瞬间凝固起来。。。“这还没打呢,你叫个屁啊!吓老子一跳。”金羽飞越过金晓凡,瞬间绕到其中一只丧尸背后拦腰抱住丧尸。“我只是想叫。。。给自己鼓一下气而已。”金晓凡也没想到这么一叫影响这么大。孙黎拍了拍金晓凡的肩膀

  • 都市之皇帝聊天群制裁!自食恶果

    只见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摘下来后直接塞到了嘴里,然后他他的面部迅速膨胀起来。“咕噜…咕噜噜!”麦当用力的将灌输到嘴里的气压给压缩到身体里,面容很是痛苦。“麦当!”“喂,小子,你这是疯了吗?”古夜和咕咚这时候都是有些担心,毕竟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摘下空气接收器那是会死掉的!“哇唔哇唔…”麦当嘴巴涌动,同时右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在线阅读第二章

    莫凡盯着身后的树林,神情有些紧张。至从半月之前被赶到了这里,时常都会被一些大家伙骚扰。不过却从来没发生过任何战斗,因此对于林中有响动,他大多都不去在乎。只要那些东西不攻击自己,他也落得自在,懒得去管它。可是刚刚那一阵阵的响动,与往日里有些不同。身子移动,莫凡嗖一声消失在原地,抓着一根树枝追了下去。借

  • 游戏王黑暗卡重生雾隐

    **************************“这里是哪?我不是死了吗?”茫然地睁开眼睛,黄宇峰想到。四周灰茫茫的一片,仿佛世间万物都在这大雾之中。“好大的雾……”黄宇峰暗暗咋舌,然后他动了一下,然后发现身子早已僵硬无比。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躺着思考着:“明明那辆卡车撞向了我,但是我却是没死。

  • 奥特曼列传叶欣被虐

    不知道哪个天才说的,在学校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但叶欣觉得是最好过的,这不,感觉就像一眨眼就到周末了叶欣因为远赴他乡读书,回家不方便。周末两天时间,来回都不止两天了。出了名的书呆叶欣本想去到教学楼埋头苦看的,没想到教学楼是锁住的,再一看实训楼,低音炮外加同学的狼叫声,刹是热闹啊!两天时间,看不了书,叶欣

  • 火影之诅咒之手在线阅读第六节

    章芸站在床前,委屈巴巴地低着头,双手纠结地抓着衣角,两根指头不停地打着转,就像一个......啊不,她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很小声地说:“哥哥对不起......”说着,还偷偷抬起眼睛看看他,然后又很快看向地面。望见她这副模样,张高远也就不忍心怪她,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事的......”陈勇军道

  • 火影之岩浆果实在线阅读意外落水

    李梦娇说完要走,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何晴扯住衣袖,两人互瞪着对方僵持不下。“这是什么?”何晴把李梦娇的手高高举起,对着过往的路人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偷衣服的小偷抓住了,就是她……”王贵平面露难色,很明显方才何晴一闹,他对女孩所说的话也泛起嘀咕。只听得他好言好语相劝道:“小何,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