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权弑三界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6:50:58 作者:月痕下的记忆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权弑三界
权弑三界
作者:月痕下的记忆来源:飞卢小说网
身为黄帝的后人,却同时拥有着蚩尤的力量。一个剑士,却因为传承的原因成为了大陆最强魔导师。他的母亲是神界最强统治者天帝,而他的父亲则是冥界最强统治者冥王。六界分为神,冥,魔,鬼,妖,人六界。自古以来六界战争不断,而他的命运则是六界战争的终结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怎么了?”

“……没事,项链不小心掉进去了。”

原本站在原地的人开始慢慢朝这边走,钟虞听着脚步声有点着急,但是脸上却没表现出半点异样。

温泉水并不是完全清澈透明,她低着头仔细往水里看,手也在水下搜寻。

现在的样子当然不能让时嘉白看见,否则怎么解释?之前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只是也不知道项链是不是有意跟她作对,她伸手摸了半天都摸不着。

脚步声越发近了。

她把头埋得更低了些,手上的动作不免有些急躁。

“没找到?”

钟虞干笑,“快了。”

转眼间,男人已经走到侧后方,眼看着就要走到自己面前时,她终于摸到沉底的项链,然后飞快地一把攥进手里!

“……找到了。”她平复着有些急促的心跳,抬起脸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幸好,就差一点。

男人淡淡瞥一眼她将项链攥得极紧的右手,“很重要?”

“算是吧。”钟虞点点头。

“下次提前摘,自己收好。”

她抬眸笑起来,“原来还有下次?我还以为时先生要解雇我了。”

“等画完成合约就会终止,这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那么,等我不再是你的模特了,是不是就能做点别的?”钟虞明目张胆地试探。

可惜他没有半点回答的意思。

钟虞撇撇嘴,后仰靠在池边,使劲攥了攥手心的项链对系统道,“真的没有别的方法吗,不直接接触项链也不会被发现的?”

万一下次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怎么办?

“没有。”顿了顿,系统接着说,“主人,我提醒过你,不要摘下项链。”

“那你说我能怎么办?他现在可是我老板,我还能反抗吗?”

“那么,取下项链之后,一切后果自负。”

“听你这语气,到底谁是主人?”她随口嘀咕,不知道系统为什么坚持这个称呼,明明他更像是冷淡的上司。

安静片刻,耳畔忽然响起低喃似的一句:

“那我该怎么做呢,”他说得缓慢,“主人?”

耳边陡然泛起战/栗,钟虞一怔,甚至猛地下意识往身侧看了看。

什么也没有。

……刚才那一瞬间,她还以为系统又出现了。

知道系统是戏弄自己,她有点恼,“什么都不需要你做,反正你这个系统也帮不上什么忙。”

说完转头看向时嘉白,“可以开始了吗?”

男人颔首,坐在画板前。钟虞见状手搭在岸边,熟练地摆出对方要求的角度与姿势。

泡在温泉里比坐在空荡冷冰的画室里舒服多了,而且她过半个小时就上岸休息,喝着水在四周逛逛,其实还算惬意。再加上就算断断续续也不能泡太久,所以收工也很早。

她裹着浴袍笑嘻嘻走过去,光着的双足小巧白皙,指甲透着粉,脚腕处踝骨伶仃,石板路上留下两排交错的湿漉漉脚印,“时先生,介不介意让我看看你的作品?”

男人握着画笔的手攥紧,“……随意。”

钟虞绕到他身后。

各种或明或暗的瑰丽色彩充斥在画面中。树木、草丛、乱石、温泉,还有一个女人。但画并不精细,只看得出画中的女人侧着头,一条长蛇从她后背蜿蜒而上,将蛇头伏在左肩。

面部却留了白。没有五官,当然也没有面部表情。

但好像正因为留白,也给了看画的人无尽遐想的空间。画中人到底会是怎样的表情?惊恐?讶然?胆怯?

——所以,这就是时嘉白钟意大众脸模特的原因?

钟虞忽然发现他好像尤其青睐自己的左肩——例如那晚他作画时涂上颜料的位置、昨晚泳池落下的那个吻,还有今天这幅画突出的重点。

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让系统去掉了左肩上那块丑陋的疤痕?得知要攻略这位大画家时,她还为这个从现实世界里带来的印记而苦恼,担心会影响自己那场面试。

现在看来,这次许愿的机会用的不亏。

钟虞回过神,没多问画的事,“时先生不回去吗?”

“你先走吧。”

她还想说什么,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备注是“孟知”。

钟虞一时没记起来,忙问系统,“这是谁?”

无人回应。

她有点诧异,低头晃了晃吊坠,“坏了?”

“是‘你’父亲的学生,时越公司的那份工作也是他牵线搭桥。”冷不防地,那道嗓音凉凉地响起。

怕孟知等不及把电话挂了,钟虞也就没追问他为什么一开始不说话。她赶快点了点屏幕接起来,“……喂?孟大哥?”

“小虞,有没有打扰到你?”那边传来的声音非常温和。

“没有,孟大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给你画的那幅画吗?”

钟虞顺着他的话瞎编,“当然记得,怎么了?”

“……前几天我参加一个义卖,本来让朋友帮忙把另一副画转交给组织方的,但是他不小心把我当初给你画的那一幅交过去了。”孟知声音里带了歉意,“抱歉,我已经去联系了主办方,暂时还没得到回复。虽然肯定会努力把画拿回来,但你也该有知情权。”

正听孟知说着话,远远的,钟虞忽然看见两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影走进庭院里半封闭的回廊,其中一个人有些眼熟。

她停下步子没再往前走,笑了笑对电话里的人回道:“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只要最后能拿回来就好。”

好奇心作祟,她也没了继续聊下去的心思,结束通话后换了条路走,也跟着进了回廊。

走到拐角,隐隐有交谈声传来。

“这件事……”

钟虞放轻脚步,紧贴着墙。那两人的说话声不大,她听的断断续续,有点吃力。

“冉宁弄这么一出倒是有好戏看……那小子本来不准备公开,现在被爆出来倒也能烦他一阵子。”

“烦一阵子有什么用……”

“……他一门心思只想画画,能懂什么公司经营的事……你这个做叔叔的代劳简直是理所应当。”

叔叔?!

钟虞一怔。

“是啊,时家家大业大,可不能毁在他手里……”

说话声变得更小,她有些听不清,正想再往前迈一步,身后却猛地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接着手臂也被往后一拉,钟虞没站稳,直直跌进对方怀里。

正惊魂未定,却突然闻到淡淡的颜料气味。

……时嘉白?

她拍了拍对方的手示意自己不会出声,片刻后捂着她嘴的手一松。

“那我们接下来……”

那两人从回廊另一侧离开,说话声彻底听不见了。

“这两个人你认识?”钟虞转过身,先一步打破寂静。

这一转身才发现他们挨得极近,她的手腕还碰到了时嘉白的手臂。钟虞笑着一眨眼,不怀好意地用指尖在他松散袖口下的手腕上轻轻一划。

下一秒,她手腕就被对方紧紧扣住。

“开个玩笑,时先生别这么紧张。”她指尖轻点他手腕,然后如愿以偿地缩回手,退一步倚在墙上。

男人没回答,重新抬眼看向那两人离开的方向。钟虞偏头去打量他脸上的神色,有点意外。

他眉眼里带着冷意与讥讽,跟她见过的样子截然不同,仿佛是两个人。

这种反差却让钟虞隐隐兴奋。

人难以否认的劣根性作祟,总觉得难测的、复杂的东西才最迷人。

然而时嘉白却不给她仔细欣赏的机会,转眼便收回目光,越过她径直往前走。

钟虞跟在后面,漫不经心地打量他背着画板时衬衣被压出的褶皱,没话找话,“时先生走路总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吗?昨晚在泳池也是。”

“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男人没回答她的话,话锋陡然一转。

是陈述句,并不是疑问句。

她一愣,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两人上了两级台阶从侧门走进别墅一楼的客厅,沙发上郑柯和两个男人相对而坐,看上去正热络地寒暄。

听见动静,背对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起身转过来温和地笑了笑,“回来了?”

这男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年纪,高大俊朗又风度翩翩。听声音就是刚才谈话那两个人中的一个。

这个人钟虞不仅认识,还算得上熟悉。

——她的顶头上司,时越。

时越话音刚落,她余光瞥见身侧的时嘉白放下画板,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二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八章

    “我们劝了他很久,但他似乎并不想离婚,也不想跟你分开。”“我很抱歉,生出了斐雀这样的人。这么些年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他性格有缺陷,毫无道德感、同情心,就像一台冷漠的机器,是天生的利己主义,所以他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是爱你的。但爱一个人不应该是欺骗......所以莱莱,做个了断吧。”

  • 冰刀上的荣光第4章在线阅读

    没有过去和未来易若雪毫不犹豫的上了台。她按照掌柜的示意,将手掌放在了玄机求的上方。等了片刻,没有任何反应。酒楼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着什么。易若雪又换了一只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围观的人群有里有人小声说,是不是假的。掌柜顿时有些尴尬,他嘴巴里念叨着,不会呀。然后自己将手掌放在了玄机球上。瞬间玄机求射

  • 总是在攻略男配在线阅读第2章

    二雅士原本是富家子弟,但由于经济危机,他的家也渐渐被败光。在学生时代遇上了林,自己的生活有了目标,但天**玩,也与林渐行渐远。与林分别了7年,这7年里,雅士并没有忘掉林,盼望着与林相遇,并与林结婚。林在大学,许多人追求着她,她一心想着学习,不为所动。在宿舍里与室友畅谈:“这么多人追求你,你为什么没有

  • 唯一人民币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有些小朋友年龄小,也非常有个性。有次放学,有个小姑娘,父母有事没有及时来接,在活动室由保育员老师照看。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长陆续接走,最后就剩下她和保育员老师两个人。小朋友想妈妈,就开始哭。声音特别大,我们在楼上的办公室都能听见,以为出了什么事,便过来询问。她的带班中教也一个劲儿的安慰她,给她玩具,还有

  • 都市之我是大BOSS之这……(9)

    既然有了新手机,时浮由立马下了他最近的新宠吃鸡手游试试性能。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说:“晚上吃麻辣小龙虾吧!”步侦否决:“不行,你现在不能吃那么辣的。”时浮由瞪大眼睛,抬起头,控诉的看着他:“你昨天买的都是辣的!”步侦拧眉,道:“昨天是我没考虑周全。”时浮由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往沙发上一窝就开始摆弄手机。

  • 论女配如何万人迷在线阅读第七章

    荣易紧紧盯着那只黑色金毛。听到它叫,汗毛都竖起来。荣易能够确认,这只黑色金毛就是刚刚他路过巷口时,看到那犹如小牛犊大小的那只。它居然还能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已是如同‘妖类’的技能,这实在是让荣易想不害怕都难!汪~~汪汪!那黑色金毛继续晃着尾巴,继续向荣易叫唤。它停留在荣易面前五米左右远,似乎是能感觉

  • 都市之超级红包之第五章(5)

    “你不去吃晚饭吗?”赵墨筠弯腰捡起扫把的时候,听到身后柳鹤熙问。篮球场周围的人已经散了。“不了,我还有事,待会儿随便买点东西。”赵墨筠边说边回头看了眼柳鹤熙一眼,没再多说什么,拖着扫把上楼回教室。*这会儿正是饭点,除了食堂就属于学校小卖部人最多。何诚嘴里咬着一根烤肠,外套兜里一边揣着面包一边揣着一瓶

  • 巨人觉醒第四章

    霞落山现在游人如织,办事处就在景区里面。如果我有介绍信或者我可以飞,我就不用自掏腰包排长队买门票。景区外挂着一个牌子,说2月15日开始景区整修,从2月14日起就不接待游客。2月15号开始的任务,我师姐昨天2月2号就奔赴现场,这种积极性让我忍不住想给我师姐颁发一面劳模锦旗,仔细想想我师姐也不觉得这是劳

  • 阿拉德的使徒NPC在线阅读第6节

    管弦和乐繁声下了天桥,在前方的一个岔路口分开,乐繁声在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他伸出一只手朝管弦挥了挥,“我这边走,拜拜。”“乐老板,拜拜。”管弦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把耳机重新戴上。他呼出一口气,嘴角的笑容忽然就垮了下来,像是白色的冰川落入深海中,沉潜下去,再也寻觅不到痕迹。乐繁声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

  • 我渣过的男人都飞升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来是想请张迎春劝说一下,哪里知道俩人居然认识,马胜利皱了眉头,把灯打开,把地上的缸子捡了起来,“我去给你们倒水。”见到了熟悉的人,王娟情绪异常激动,蹲在地上抱着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张迎春走过去蹲下,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拍着她的背,眼泪滴在了地上。王娟不知道哭了多久,抬起头,双手死死握着张迎春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