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系统荒野直播第5章在线阅读

2021/6/11 7:43:10 作者:金都汇 来源:17K小说网
系统荒野直播
系统荒野直播
作者:金都汇来源:17K小说网
我曾行走在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的冰冷山脊上;也曾穿越在死亡沙漠:撒啦哈大沙漠的无人区中;我曾从万米的高空,极限跳伞定点进入燕子洞;也曾潜入百米深的百慕大三角深海,与海底鲨鱼搏斗!我叫陈旭,华夏人,世界最牛逼的荒野主播,你们可以叫我旭爷,现在,我正在美洲,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中进行直播,大家可以看到

载向慕数到第五十六片叶子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整个将她包裹住,她愣了一下,抬起头。

那人站在背光处,瞧不清具体的面容,但他身材好高大啊,把灼热的日光全部给挡住了,一丝丝儿都没泄过来。

载向慕歪歪头,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拄唇思考,突然,眼睛一亮,伸出手揪住裙纱,小腿并拢,把最后一块瘫在烈日下的裙摆收进来,而后,抿起嘴,笑了。

这样全身上下都不会变烫啦。

“嗤”前方传来一声轻笑。

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纯粹的笑。

耳朵动了动,载向慕小心翼翼拢住裙纱。

眼前突然伸过来一只手,修长圆润,指甲白净,关键是,看起来有点熟悉,脑袋微动,载向慕悄悄抬起头。

仍旧看不清楚那人的脸,不过看他熟悉的身型及手掌,约莫是个见过的人。

载向慕迟疑地伸出手,放在他掌心,旋即,被他拉了起来。

身子一轻,一侧裙摆飞扬,恍若天女散花,缓缓飘起,又散落。

另一侧裙摆却还被小手揪着,人猛然被拉起来,裙摆同时被提起,露出一小截纤细挺直的小腿。她“唔”一声,抽回手,按住脑袋上顶着的粉白色手帕,帕子刚刚差点被掀飞呢。

齐王双手背到身后,眼看着她扒住帕子,往头顶推了推,又推了推,原本还算端正的帕子瞬时变得歪七扭八。

观望了会,他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帕子两端,稳稳打量一眼,而后,手指微动,转动帕子,使两个角角耷拉下来,其中一个角角正好贴在额心,整体一看,就好像在额心贴了一瓣粉白色的花钿。

帕子娇嫩,少女的脸却更加娇嫩。

载向慕松开裙纱,抬手捂向脑袋,摸到软软的料子,乌溜溜的眼底泛着水光,少倾,欢喜的情绪一点点弥散开来。

齐王满意地收回手,转过身,率先迈步,“走吧,小花姑。”

————

兰燕怒不可揭地冲回小院,脚重重踩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嘭”,推开屋门,木门撞击到旁边的墙壁,“咔嚓”一声,木门剧烈摇晃,险些直接散架。

这声巨大的声响惊醒了屋中正在吃茯苓糕的载向慕。

她身子一颤,抬起头,眼神清澈呆滞,手指和嘴角沾了一些茯苓糕的碎粒。

兰燕出现在屋门口,看到端坐在屋中,正在悠闲啃吃茯苓糕的载向慕,心头火瞬时高涨,三两步冲过去,“刷”地,猛然将桌上那盘茯苓糕扫落到地。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不是让你在石墩那儿等着吗?”

她双目充血,嗓音尖锐,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从守门婆子那里吃了个亏,她怒气冲冲回到石墩儿,却发现原本以为脸蛋被晒伤的载向慕早已不在原地,不见了踪影,天知道她当时有多着急愤怒,又是担忧她撞见别人,向别人捅破她的行踪,又是愤怒她竟然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

直至回到小院,看到她安安稳稳坐在桌边,甚至不知从哪儿弄来一盘茯苓糕,优哉游哉地吃着,心头火再也憋不住。

连带着刚刚在守门婆子那里受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她闭上眼睛,尖声吼道:“我为什么要伺候你这个傻子啊啊啊啊!!”

“哦?你想伺候谁?”声音平淡清润,恍若坠玉。

兰燕却好似被一桶凉水自头顶浇灌而下,转瞬,就将她从里到外都浇了个通透,她脸庞僵住,一点一点扭头,就见两道熟悉的身影缓缓从内室走出来。

为首的男子漫不经心在载向慕旁边坐下,抬起手,撑住下巴,懒懒地看过来,其眉眼清淡,面上并无厉色,悠闲地好似正在跟人聊天。

然则,兰燕脸上却一点点失去血色,腿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到地上,陡然回过神,瑟瑟发抖跟男子行礼。

“参,参见王爷。”

齐王望着她,眸底是纯粹的好奇,“你还没回答本王,你想去伺候谁?”

“奴婢,奴婢……”冷汗铺了满脸,兰燕吞咽口唾沫,脑袋一片空白,“奴婢想去伺候,伺候……”

她结结巴巴,半晌说不出一个音。

脸上却吓得鼻涕都流出来了。

齐王嫌恶地扭过脸,挑眉,问身旁的明清,“你说,她想去伺候谁?”

明清冰冷地瞥了地上女人一眼,板着脸回答:“奴才不知。”

“不过,”话音一顿,“只要查清楚她刚刚去了哪里就知道了。”

居然将主子一个人扔在花园,还是在大太阳底下,结合这个丫鬟刚刚的表现,完全可以推出,她是故意将载姑娘安置在太阳底下。

齐王低下眼,从身上抽出手帕,递给旁边一脸不舍望着地上碎成渣的茯苓糕的载向慕,示意她将手指擦擦。

同时淡淡“嗯”一声,“去吧。”

明清领命,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长衫扫过趴在地上的兰燕,她身子猛地一颤,惊惧害怕的情绪疯狂在脑内涌动,上下牙齿剧烈哆嗦,蓦的,因太过惊惧,眼白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悠悠醒转,她发现自己还趴在地上,王爷没有将她拖下去。

可是紧接着,她就宁愿刚刚王爷已经将她拖下去,直接在睡梦中处死,这样还能少受点折磨。

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今日她刚听过。

“咕咚”一声,她颤颤巍巍转过头,一个梳着脑后髻,髻上簪有一根银梳,面色蜡黄,眼角挤了一堆褶皱的婆子映入眼帘,不是那位守门婆子还是谁。

此时她再没有之前见时的面色刻薄,高高在上,她匍匐在地上,用比她更卑贱胆颤的姿势,哆哆嗦嗦跟上首男子请安。

“老奴,参,参见王爷。”

明清厉声问她:“你可见过旁边的女子?”

守门婆子飞快瞥了兰燕一眼,麻溜回答:“见,见过,她今日找到老奴,贿赂老奴一根银簪子,想让老奴帮她逃出王府,还跟老奴打听,平王府在哪里,不,不过,老奴并没有答应,老奴忠心于王府,岂会做出这等吃里扒外的事。”

不等明清继续追问,她已经一流串说了出来,当然最后还不忘一表忠心。

但实际上,她所说有真有假,前半部分为真,后面那个,效忠王府自然就为假,她只是看不上那根单薄的银簪子罢了。

兰燕神色惨白,怔怔的,已然麻木。

明清拧眉,厌恶地剜了她一眼,顿了顿,转身跟齐王交代,“回主子,奴才审问完毕。”

齐王似笑非笑,脸上仍是没有动怒,也没有同明清一般的同仇敌忾。

“哦?原来是想伺候二弟,也罢,你既然无心留在王府,本王送你回二弟身边有何不可。”

兰燕愣愣地抬起头,面上有些愣怔,随即,变为不敢置信和狂喜:“真的?”

“自然是真的,”齐王漫不经心放下手,长袖挥动,轻飘飘的,吐出的语句也轻飘飘,“拖出去,五十大板,完后,扔到平王府门口。”

唇角一抹温柔的笑,“本王成全你。”

兰燕回过神,神色陡然癫狂,奋力挣扎起来,“不,王爷,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您饶过奴婢这一回吧。”

她不要被打五十大板,打完五十大板,即便不死,下半身也得被打成软泥,她还记得,她刚入宫是小宫女的时候,嬷嬷为立规矩,就曾在她们跟前活生生打死过一个小太监,同样是五十大板,她眼睁睁看着小太监一开始还能扯着嗓子哀嚎,到后来声音越来越虚弱,直至最后,连一丝气都没了,下半身瘫了一地的血。

似乎回到了从前,而即将行刑的小太监变成了她,兰燕猛地一个激灵,控制不住浑身哆嗦,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王爷,奴婢真的知错了啊!”

外面不知何时走进来两个人高马大的嬷嬷,拽住她就要往外拖。

“不!不!”兰燕惊惧万分,双手双脚剧烈挣扎,突然,眼睛瞥到稳坐在上方,好奇地看着这边的载向慕,眼神蓦然亮起,她伸出手,伸向载向慕的方向。

“小姐,救救奴婢,看在奴婢伺候过您的份上,求求您,救救奴婢。”

“等等。”

嬷嬷拖拽的动作一下停住,兰燕恍惚了下,惊喜地望向说话的人,王爷,王爷打算放她一命吗?

齐王手指拭过唇边,没看她,懒洋洋地吩咐:“刚刚哪只手扫下的茯苓糕,一并跺了。”

眼睛猛然瞪大,兰燕惨叫一声,还想继续求饶,然而嬷嬷不知从哪拿出一团粗布,塞住她的嘴,麻溜拖走了。

走出老远,依稀还能听到挣扎和呜咽的声音。

载向慕有点被吓到,害怕地缩了缩身子。

手背突然一阵冰凉,她吓得一个颤抖,转头看向冰凉的主人。

齐王将两根手指贴在她手背,眯着眼摩擦感受了下,嗓音散漫,“你之前说,本王晚上睡觉最好备个汤婆子,依本王看,不必准备了,眼前这个‘汤婆子’就正好。”

明清愣住,低头看向神情呆呆,眼底懵懂的载向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还珠)罂粟紫薇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你跟外面那些坏人是一伙的吗?”稚嫩声音的主人听了女子轻佻的言语,立即充满戒备地问道。女子再次勾起嘴角露出微笑,似是让对方感到害怕而开心。“呵!放心,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而且我已经帮你把他们解决了,他们不会再来抓你了。”“是真的么?真是太好了!他们是坏蛋,不仅破坏了我的家,还要抓我!”稚嫩声音

  • 沧海云流之鸣人的房间

    【今天五更,第一次写书,给点支持,求收藏,求打赏,求鲜花,求各种,谢谢观众佬爷!!】“啊,对了,博人传里就有博人和佐良娜,好像博人是鸣人和雏田的儿子,佐良娜是佐助和小樱的女儿。而玲娜,就是鸣人和雏田的孙子?”张凡突然恍然大悟的叫了起来。“诶,你对我们家族倒是很了解啊,但是博人传是什么?是我父亲的传记

  • 网游:禁咒牧师在线阅读回忆

    逐厄还在门口等着,左右无人敢驱。言穆阔步走出来,翻身上马。快绿阁的牌子与他的视线几乎齐平,晃得他心烦意乱,干脆便闭上眼睛,任凭逐厄时疾时徐,颠颠颤颤,在锦城里自由穿梭。晚风拂在他的面上,好像带着金盏花的香气,方才,他不止尝出了那是花茶,更尝出了那花是金盏花,他说只是看楼下的花开得繁盛,怕辜负了花期才

  • 耀世九阳俏丫鬟风流灵巧 痴公子怒发冲冠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杨正悠悠回屋,与尚盈一战,消耗了他太多心智,此时的他,四肢酸麻,便是走上几步也甚为吃力。“六品灵徒的实力真不是盖的!”轻轻叹了口气,杨正明白,自己在强者的路上才不过刚刚起步。经此一战,他获益匪浅,与六品高手对决,不仅学到了宝贵的临敌经验,于自己武技亦加深许多认识。破浪斩威猛刚烈,

  • 玄幻:后世第八章

    清欢刚打开家门就看见叶芸在自己家,惊讶道:“姑姑?你怎么来了?”说着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在玄关,换上拖鞋。“我明天要去S市出差了,今天晚上来看看你。”叶芸不漏痕迹的看了一眼清欢买的东西,见都是吃的、用的,这才把提着的心放下。“你出差要去几天?”清欢把这一大袋东西提到厨房,分门别类的塞到冰箱里。叶芸见状也

  • 三界开创者之第七章

    谢春秋诚心觉着上朝不是人干的事,深感做一个闲人的好处,却没想到,三日之后,再次被皇上宣召入宫中。她心中很是惴惴。到了勤政殿,除却皇上,还另立着两个人,一是安国公,一是兰璟。且看三人神色各不相同,皇上还是板着一张脸,不过看起来眉宇间神色有些沉重,安国公么,安国公竟双眼红红,似乎刚刚哭过,谢春秋实在想不

  • [主柯南黑篮]入目微光第五章

    “礼裙?”“对。”许艺衫端着茶杯的手指甲染了一层淡淡的墨青色蔻丹,很古典的颜色,点缀白色的米花。此刻抚摸身上这件桃粉色旗袍更是别有风韵。“不好意思许小姐,我可能不太擅长做正式场合下的晚礼服,毕竟我见识有限。”“你也没见过纪sir.的手绘画稿,却能跟他……灵魂共鸣。”许艺衫略带开玩笑的口吻。陈东缘与她

  • 鬼神是也试探

    油盐不进!晏回脸上笑意盈盈,心里却有点咬牙切齿的对舒旸下了四字评定:“也谈不上失望,毕竟高处不胜寒啊,不说这些了,吃饭吧。”晏回举箸示意,舒旸迟疑不决。晏回见此光景,便亲自给舒旸布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便随意夹了些,下回你提前说,我叫厨子做。”舒旸一面听着晏回叨叨,一面瞧着自己碗里的佳肴越堆越高

  • 开局签到蚂蚁异灵震动三界

    地上的十殿阎王已无再战之力,地上躺着哀嚎一片的阴差,我朝着寒冰宫殿飞去,越来越近,心中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清晰,我感觉到她的悲伤,她在哭泣。【3G书城】很快我来到了宫殿前面,离阶梯还有一米之隔,然而我内心居然产生了一丝不该有的慌乱,前行的脚步也慢了下来,我害怕宫殿里面的人不是昔日的她,害怕宫殿里面已经是

  • 灵气复苏:我的眼睛变异了田螺

    这天下午,周明雨三人邀上林莹去溪里摸田螺。她提着一个小矮桶,穿着拖鞋和旧牛仔短裤,还戴了草帽,蹦蹦跳跳走在前面,叽叽喳喳像小雀鸟一样兴致勃勃地规划下午的行程,像樱桃小丸子似的。“先去山上看有没有笋,笋你知道长什么样吧?矮矮肥肥的,尖尖的,用来炒猪肉最好吃,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没有也不要紧,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