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惜春是个佛修[红楼]之公子醒了(1)

2021/6/11 6:30:10 作者:秋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惜春是个佛修[红楼]
惜春是个佛修[红楼]
作者:秋凌来源:晋江文学城
惜春是穿来的,还是个佛修,阿弥陀佛!是佛修少女,不是佛系少女!谁敢欺负她,直接揍一顿就是。至于那些姐妹们,人善被人欺,都狠一点吧。不在乎崩人设,就怕被欺负。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贾迎春:妹妹说的极是!此文:1、SC,男主当然只能有女主一个人啦,身心干净~2、日更,日更,日更哦~3、2018年10月24日开V,凌晨零点更新,当天万字更新作者专栏:完结文:黛玉是个小仙女[红楼]完结文:掌门养不起镇山神兽了完结文:迎春是个小福女[红楼]新文存稿求预收:李纨是个寡妇[红楼]新文存稿求预收:湘云是个网红

“公子醒啦!公子醒过来啦~

一阵急促的呼喊声伴随着疾驰的脚步,回荡在整个安府之内。

安家,是安玛城三大家族之一,亦是整座城市的统治者和创建者,维护着城市的规章秩序和安全,备受城民敬仰拥护,声望极高。

议事厅内,一张方形长桌占据正中,城主安如山正襟危坐在上沿,四位家族长老则分别坐在两旁。

眉头紧锁,安如山面色沉重的盯着面前的名单,默不作声。

“城主,今年的剑士选拔参赛名单都在这儿了,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盖章吧!”

“嗯……”

凝重的吭了一声,气息从鼻腔中粗重的呼出:“容我再看看吧!”

气氛深沉孤寂,四位长老互相对望了一眼,对于安如山的这番表现,心中其实早已知晓缘由,眼神交错片刻,信息飞快的穿梭于眸子之间。

最后还是大族长将身子向前凑了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城主,所有的报名人信息都汇总在这里了,后天就是上交名单的最后一天了,你……”

“不是还没到后天嘛!”

没等大长老把话说完,安如山猛地一抬头,怒目双眼,茶杯被其紧紧的攥在手中已经现出丝丝裂纹,一声呵斥将大长老后面的话给顶了回去,引得后者欲言又止,只得作罢。

议事厅外,一阵嘈杂打乱了屋内的严肃气氛。

“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这里正在议事吗?”二长老眉头一拧,轻挑了两撇小胡子,对身后的侍卫挥了挥手道。

应声允诺,侍卫丝毫不敢怠慢,二长老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胡子轻挑就是他心情不快的前兆。

而此时,这份潜藏的怒意则多半是因安如山而起。

只一会儿,侍卫便匆匆的跑了回来,神色慌张却又杂夹着几分欣喜,连声道:“禀报城主,公子醒过来了!”

眉头猛地一挑,闪动的眸子里泛着光亮,如电击般蹭的站起身来,双手重重的拍打在桌面上,震的杯中的的茶水微微颤动。

“今天就到这里吧!所有事情明日再议~”长臂对着众长老们挥了挥,安如山便迫不及待的走出了议事厅。

看着这般急吼吼的背影,四位长老神情凝重,个个面色难堪。

“哼!谁还不知道,他迟迟不肯盖章,是为了那个药罐子!”二长老重重的对着桌子砸下一拳,震的茶水四溅,两撇小胡子更是竖立了起来:“真不明白,他对那个废物到底还抱着什么希望!”

“毕竟,这是最后一年了嘛!”大长老端起茶杯来抿了抿,吐出一口晦气道:“剑士选拔每三年举办一次,年龄不得超过十八岁,那个药罐子,今年正好已经十八岁了,看来他是想最后搏一搏啊!”

“搏一搏?”

一个不屑的腔调响起,四长老嘴角轻扬,挑事的哼了声道:“就那个药罐子,我看啊如若真的参加选拔,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祖宗庇佑了。”

……

装饰古朴典雅的房间里,身型瘦弱的少年疲乏的靠坐在床上,拧着眉头,充满疑惑的眸子怔怔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少年名叫安宁,是安如山的独子,自幼体质虚弱,常年都需要依靠着汤药维持,很大部分族人暗地里戏虐的称“药罐子”。

但此刻的少年心中,有一个仅有他一人知道的秘密: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安宁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在那里,他是世界安全防卫局特种作战小组的精英特工,在执行一次夺取恐怖分子研发的新型病毒M-21S原液的任务时,在毫无出路的情境下迫不得已喝掉了病毒原液,随即跳进了大海中。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种离奇经过,他也无法解释。

但在周围人欣喜的目光和这个身体中的原始记忆,他还是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他穿越了!

“安宁哥哥,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我都急死了!”

一个俏皮的声影扑通一下子钻进了安宁的怀中,娇小的双臂紧紧的抱着他的胸膛。

柔顺的秀发,被均等的分开扎成了两条大大的马尾,着实可爱。

安宁从身体的记忆中得知,这个依偎在怀中的丫头是自己的表妹,名叫安冉,也是唯一的一个不带任何鄙夷眼光,和自己相处的儿时玩伴。

或许是因为被这些原始记忆感染的缘故,安宁内心之中颇有几分为这个安府公子到不平的愤愤情怀涌现。

从这些记忆中,他知道了这位安公子,虽体质虚弱,但却有一颗倔强的心,总是一个人偷偷的练习,为了能给他的父亲争光,让人不再用那般鄙夷的眼光看待自己。

但终究天不遂人愿,本就弱不禁风的身子,在一天天的练习中,变得愈加不堪,最终导致身心憔悴郁郁而终。

心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一股暖流,暗自念叨:“兄弟,既然借了你的身子,你未走完的路就由我来替你去走吧!”

手臂轻轻的拍打着安冉的肩膀,柔声道:“冉冉乖,不哭了!”

少女的柔嫩内心,愈是这般温柔相待,就愈是显得情不能所以,原本还只是在眼眶中打着转的泪水这一刻再也安耐不住,夺眶而出。

安宁温暖的抚摸着少女手感顺滑的小脑袋,眼光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圈,随即嘴角微微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轻哼了一声。

房间内除了安冉,便只有几个下人恭敬的站在一旁而已,似乎他这安家大少爷的死活在同族人看来,并不是多么天大的事情。

门外,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缓缓逼近,随着脚步的愈加清晰,一个身形魁梧,神态威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房门外。

当他看见端坐在床上的安宁时,瞬间大喜过望,嘴唇兴奋的打着颤。大步上前,厚重的双手确是极其温柔的捧起安宁的脑袋,左边看看右边瞅瞅,犀利刚毅的眸子中竟也有一抹晶莹的闪光。

“宁儿,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这些日子可把我给急坏了,你说你好好的干什么要偷偷练剑呢?剑术这条路行不通,我们就做其他事情嘛!你说你要真有个什么不测,我可怎么和你那去世的母亲交代啊!”

安如山激动的声泪俱下,老泪纵横,这个平日里威严四座的安玛城城主,在此刻也终究抵不住内心的波澜。

自幼便是孤儿的安宁,从小就羡慕那些有爸妈疼爱的生活,此番在这般温情的画面下,自然也备受感染。

眼角有一丝湿润,轻声道:“父亲,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言语间,在安宁的体内,也正悄无声息的进行着一些微妙的动作,一小簇冰蓝色的流体,顺着血管,钻进了柔嫩的心室,与血液发生着激烈的碰撞和交融。

看似稀少的流体,却有着难以想象的韧性和粘稠度,最终霸占了左心房的出口,使得每一缕流出的血液都会被附着上滴滴点点的冰蓝色液体,当血液完成一圈体循环之后,再流回右心房的时候,竟全部都已经被同化成了耀眼的冰蓝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女解语在线阅读第四节

    竹杖芒鞋,麈尾棕笠,补衲随缘,灰衣负笈。佛门中人,行道一脉,法号无尘,云游至此。其人身高约只六尺,面容清瘦,目光坚毅,若非是身着僧服,倒更像个山野樵夫。走出山林,快到平东府城,虽然云游四方会多寻奇山异水,增广见闻,平日行旅不仗法力,方能砥砺修行,无尘却也不排斥红尘行走。已过午时,日头颇高,他寻到一小

  • 喜欢你胜过小甜饼之我不叫红月(8)

    采选秀男就是一件十足的荒唐事。皇帝让下面选了一百多个俊秀男儿上来,民间都在八卦,猜测最后谁会被皇帝青睐。却未料到,皇帝一口气看中了五十多个。不过,不是选上来当娈童养,而是给他们发了任务,用各自所长,去各地州府一展才华。外头纷纷感慨这位皇帝可真是看不透的人物。以为他会死在女人肚皮上,会是昏君,让大燕衰

  • 我可以为你平凡或者完美第10章在线阅读

    孟意蝶已经习惯了每天下班后回到留有热饭的家里。快二十天,那位看起来不靠谱的家政愣没做过重样的菜。三百多平的大房子打理得极为整洁。两只猫也被喂养得很健康。她边吃晚饭边对着电脑快进看监控:家政之前几乎回回都带上孩子来,本来她担心小朋友会不会在家胡闹,结果看了监控就安心了:毛豆很懂事,大部分时候就坐在临时

  • 跳级去追你大刘村

    “是,明白!”三人被王瞎子气势所染,不由心中生出一股豪气,扯着嗓子大喊道。王瞎子又拍了拍秦戈的肩膀,与其略显沉重的说道:“刘少华的危险程度应该不必我多说了吧,在他没有伤天害理的事儿之前,抓住他,如不不行直接将他给我杀了!”秦戈看着双眼通红,满是血丝的王瞎子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了!胖子三

  • 黄衣之王第八章

    美人儿一挑眉,心道终于想起来问自己名字了。“我是东吾君师。”“噢,东吾君师啊。好拗口,我可以叫你小东吗?”小猴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小东……这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土到掉渣的名字!侍童侍女都不叫这个名字吧!不过……东吾君师开口道:“可以啊。但是作为交换,我要叫你小花,这样可以吗?”东吾君师觉得小花这个名字比

  • 十三那些事儿情侣装

    五行山下的鸡鸣第一声的时候,萧元元从噩梦中惊醒了。此时天色微亮,透过窗户的洁白的月光照到她脸上,满额晶莹的汗水。刚刚在梦里,一头比黑怪还黑还大的野兽追着她狂奔,那嘶吼声叫得她现在醒过来还心悸冒冷汗。昨日在裁缝店的场景又浮现了,她想到她那“夜老弟”意识到自己女娃的身份被拆穿后的恼羞成怒的模样,裹着暖暖

  • 无爱不伤在线阅读第5节

    陆澜波再见到那位女士是她从骨三科转到肿瘤一科的那天。“王敏,34岁,盆骨左侧有一个7*7的肉瘤。”张副主任说:“本来是因为骨折住院的,没想到拍ct时发现了盆骨左侧的占位,这种情况现在连手术也做不了。”低分化肉瘤,陆澜波看着病理报告心想,怪不得那天见她那样无神。临下班,陆澜波路过病房,忽然看见一个熟悉

  • 诶我猫呢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风萧萧然,吹落了一树“梨花”,白梅的香气悠悠然飘进血红的围墙,却遮不住浓重的血气。“姐姐,你看啊,你的白梅又开了,可这次,你的身边再没有人了。”杜嫣然低头拂过凤朝云的脸颊,嫌弃的擦擦手,复把手帕丢在她脸上,呵呵笑道:“姐姐,你听呀,外面的钟声好大,妹妹还不曾听过这般声响呢,姐姐你猜,这是谁啊

  • [综漫]血槽为零在线阅读第7章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去图书馆!”德拉科不满的说“我们可以去黒湖,去庭院。”“所以呀,我应该去拉文克劳,分院帽也这么说。”“可你还是来斯莱特林了。”“因为你在斯莱特林呀。”德拉科听到这句话心情好了不少。“噢,为什么哪里都能遇到波特三人组!”德拉科厌恶地看着冲她们招手的赫敏。“上午好,小叶!”赫敏

  • 火*******下在线阅读第五节

    诚明通知警员出警捉拿陈敏,半小时后成功捉拿陈敏。审讯室,陈敏依然是那副女强人的样子,诚明拿出通话录音和他给韦杰提供毒品的证据摆在他的面前。她笑着看着诚明不知道是笑她自己,还是笑其他什么,诚明却从她的笑中看出了一丝释然和轻松。陈敏说“是我小看你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查出来了。”诚明“看来你也够诚实,也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