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择天记)山有木兮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1 7:04:49 作者:洺萧x 来源:晋江文学城
(择天记)山有木兮
(择天记)山有木兮
作者:洺萧x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秋山君,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你我之间,恩断义绝PS:被南客的眼泪感动了,南客放下了所有,只求秋山君的一个回眸,可惜他还是为了徐有容抛弃了南客,还是在婚礼上。剧情略有改编,请见谅。

猎场内,越往里走林子里的杀意愈来愈浓,党参一行人握紧了刀剑。一阵微风吹了过来,沙沙作响的枯草声让人更加紧张,今日的太阳也比平日刺眼多了,但众人只感到身后寒意顿生。

一声雷喝下,一个人连人带马倒在地上,那护卫大声喊道:“啊!”党参回头看到一把飞斧将那人退一下砍去,更可怕的是还深深砍进了马腹。

在护卫哭喊声中,一个人从林中走出,党参一眼就认出来了典平,他想杀自己?哼哼,这么多武士,他也太高估自己了!

典平从腰间拿出飞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一声熊啸崩天裂地:“休走!”两名护卫连人带马又倒在地上,党参细看加自己只剩五人,不禁感叹昔日在众人面前嘲其虚名可真是对典平之大辱!典平拔出腰间佩刀,熊目怪睁的喝道:“战甲碍事,待我去甲,与尔等鼠辈一战!”

几匹战马早已掀翻了护卫,还好党参的西域龙骑不惧雷声,乃是马中之王。党参见典平乃是正真万人敌,下马拔刀蓄力而待道:“尔等退下,看我擒他!”

护卫们搭弓待发,唯恐党参出事,但也知道党参性子上来了,今日必要争个输赢,故不敢插手。典平身高八尺有余,不仅虎背熊腰而且久经沙场,党参自然有些胆怯,但恨那狂徒竟然如此无礼!

典平把双手一插,立在一块巨石旁冷冷道:“黄口小儿,本将军威风八面镇乾坤,岂容你羞辱!”党参用刀指着典平,双目怒睁答:“贼匹夫,我自世代王侯,你却是个什么人物,不要走,待我斩你!”

典平正要回话,枯丛里跳出只吊睛白额虎。好家伙,那虎虽不如水牛一般高,就算不加上尾巴却是大的惊人,一双吊睛仿佛要迸射出火来。后有诗证:

泰山大王乘风来,他人哪敢视其目。

唯有关内真豪杰,方持剑戟欲呈威。

细观金鬃铁丝身,躯似银牭威百兽。

不食六畜擒愚罴,人称四海独此灵。

那虎铁爪飞拍,两个护卫一下被打出七八米,口吐鲜血两腿一蹬,大叫一声:“天爷!”可怜了家里还有妻小父母满心欢喜待回家,却在这荒寂处埋了骨。

其余两个护卫哪里见过如此怪兽,两腿发软,手里的兵器早已丢在地上。那虎把头摇一摇,一双吊睛眼毒的让铁骨汉子见了也掉眼泪。

典平不禁赞道:“好家伙,只道我猎尽北海也未曾见过如此白额大虫。”那虎听到有人言语,狠狠瞥了典平一眼。典平暗自思量,若要斩这怪兽,手里无拉九石之弓的气力焉敢上手,气力是一道,勇略更是要强与他人。

那虎张开大口,但见那金牙血口直唬的面前一个护卫晕了头,那虎一口下去,一个护卫就断了脖颈。典平转过头窥视了眼身后,再看看白面上沾满血红的大虎,咽了咽口水对党参说:“今个逃了不算好汉!”

党参擦了擦头上沁出的冷汗,握紧了腰刀道:“这畜牲杀了我这么多护卫,我焉能放过它。”两人虽口里这么说,但没一个人敢妄上。那虎旁还立了个护卫,见同伴皆死,壮了胆子举刀要砍,却未曾料到被那虎一尾扫断了脖颈,两眼翻白倒在了地上。

好家伙,那虎必然闻到自家孩儿的味道,发个狠劲,后腿蹬在一具尸体上,做个下山的势样。党参见那虎对着自己,却伸直了腰,做个龙出海的势样,只这一下也让那虎打了个疑。

典平见那虎对自己却无敌意,细一想便知必是李慧那笑面虎的把戏。平日里别看李慧爱做老好人,这厮却是个狠杀才,底下的军士也常说京师出两虎,乱须吊睛平将军,玉面儒和唯慧虎。

好好好,你这笑面虎不早告我,定是怕我来日领功时抢你风头,待我出去再寻你是非!好虎王,身似雷霆,爪似滚石砸阡陌。党参心里此时却不惧了,来去跑不了了,却与这虎一战又如何。

那虎掠过一个虚影,钢尾扫过来惊了党参好一下,不待党参反应就转身一跃而来。党参也是敏健,把手里钢刀一横,直直让那虎一扭躯体伏在一边瞪着党参直发抖。

典平见了,心里不禁觉得党参是个真英雄,正想上去帮忙,但又想到皇帝的口谕。正在左右为难下,就见李慧骑一匹白蹄乌面驹,手里拿着一虎色银杆鞭,真个是英姿飒爽好将军。

李慧下了马,对着典平喊道:“你这杀才,陛下就忧心你好义,莫要耽搁大事,快快回来!”典平把手里宝刀一扔,知道李慧必是奉了皇帝的令。自己万不敢背了主人,看了眼正举刀横眉的党参,重重叹了口气,转头上马朝场外去。

党参已知道今日这局皇帝设了有些时日了,好啊,自己忠心一片,确换了个皇帝算计一场!党参心里气不过,那虎见他走了神,一阵雷霆扑,党参躲不过,手里的刀已经被打丢。

一阵风扑面,党参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下昏死过去,天楚的天边被狂风打破平静,云乱的毫无章法。一个新的时代在虎啸声中开始,一个旧的时代在狂风打破云梯时结束,就像是梦一样,方士们在那一年异口同声的传道:“九婴亡,朱雀舞,邪火灭,凤涅槃!”

安帝此时已在自己的西行宫歇了,安帝立志当个仁君,这些事他避一避也好。却不想老太师王鹤追着自己来了西行宫,王鹤自梁普,是三朝老臣了。安帝向来尊敬他,不止是因为王鹤是自个老师,更因为自己登基也是他擎天保驾,为此瘸了一条腿。

安帝把身子微微一欠,笑了笑说:“老师今年都已古稀之年,今年都七十七了吧。”王鹤把胡子一抚,一双眸子里闪着一股子火花,轻轻一低头拜了拜笑道:“我这身子骨活个七十有什么,皇上寿过八十才是个大幸事啊!”安帝伸出两个指头动了动,望了望金原盛道:“给太师上座。”金原盛早就准备好了,把一尊铺貂毛玉檀木椅拿上去,亲自扶王鹤坐了下去。

这样的恩宠也只有王鹤有了,当今太子也没有这样的恩宠,太子每回来受训,大多时候都是跪着的,而安帝每回来,不是骂就是冷笑着听太子上奏。王鹤虽然年迈,但还是领太子太保一职,还是朝廷的老左相,此次来必定是为了他的本主一族费氏而来。

王鹤久经宦海,早就嗅出了安帝的杀意,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三族,是因为他心里一直是拥护安帝的。安帝提起一支兔毫龙纹笔,摸了摸两鬓缓缓写了下去,两个字显在王鹤眼里,细看正是“默雅”两个字。

王鹤不禁想到自己在安帝年少时告诉他:“为人最为可贵处乃是默,为君默则威深德重方默,为臣默则机警干练者方可为也,默则雅之,万事皆可解之。”是啊,自己默言一生,为人不多言,言则惊人也,看来皇帝已经猜明白了。

王鹤自然不愿死心,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也不顾安帝说什么就抽泣道:“求皇上不看老臣情面,也请看在费梓礼和长公主大婚不久啊!老臣有私心,费氏老家主对我有恩,公主更是我看大的,求皇上也看在费氏一族十几年来无一丝反心的份上绕过他们吧。”安帝把毛笔一扔,威不可犯的面上多了一丝无奈,他把纸拿起来怒喝道:“王梁普,朕今年四十二了!登基有十四年了,朕那一日亲自上过朝,太子也是个没用的,只知道靠三族的力,前个还和朕说燕辕的女儿和他情投意合!好啊,朕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朕有这么个畜牲儿子,朕一向尊你如亚父,你是识时务的,先帝爷走的时候你擎天保驾好不威风,杀逆贼,剐淫妇,骂群小!你看看你现在,当年英雄气概何在,难道是古稀之年了,就该迷糊了!啊,朕的亚父啊!”

王鹤把头一低,眼泪不知怎么就落了下来,正了正银冠道:“老臣戎马一生,先是保先帝爷稳坐江山,再是保皇上扫平群小,不是臣倚老卖老,臣只求陛下放过费梓礼就好。”安帝把手里的纸一揉,狠劲扔进火盆子里,抬头又想了想说:“老师说的也对,衫儿终究是我的女儿,也给后人留一个仁名吧。”随后又看了看房内挂着的两个大字“仁爱”!用指甲敲了敲桌子,王鹤知道安帝敲桌子是自小的习惯,这表明他还有话说,只不过还没想好。

安帝望着王鹤,眼里蓄了些许泪花,良久他说:“老师起身吧,衫儿最像朕小时候,都是没娘的苦命孩子,朕自小让老师管教她,朕也是看在眼里啊!怎么不心疼啊,怎么不难受啊!”王鹤起身擦着眼泪,扶着桌角缓缓的站了起来,金原盛长了个心眼急忙去扶他。

安帝把毛笔拿起来,金原盛看他要写字,连忙换了张干净的纸,站在一边小心的侍候着。安帝心下已经不再急躁了,慢慢的写了个“志”字,轻轻一笑道:“这天下是要变的,朕要苦就苦一辈子,而朕的志向是不会变的。”皇帝顿了一下,嗓子不舒服似的干咳两声,金原盛知道皇帝说交心话时,若不是心腹就算是奴才也不能在的。

金原盛把脸一拉,对底下的奴仆说:“都不要命了。”一众奴才纷纷跪安窜了下去,安帝把壁上的“仁爱”二字拿下道:“朕要做仁君,就要独断专行,不然仁又从何而来。”

王鹤低下头,他是不敢忤逆皇帝了,他从安帝幼时就知道,将来这天下将多一位万事集于一身之专主。霸道也好,狠戾也罢,天下安稳就好,自己无悔!

西行宫里的将军们在今天看到了皇帝的威严,三位元老将军因为密保三族,已经装备下葬了,天楚的天要变了,要变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幻)在升级的日子里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到底是谁???”当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金晨还是非常惊讶的,但是有很多疑问就是因为这个声音而起,因此,金晨同样用意念回复,只是,这次的语气变得稍微强烈了些。“你居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是吗?”女音在说最后一字的时候,气息吐得特别长。“莫非......你是何小婷?”金晨脑中金光一闪,忽然想

  • 擒王叛与忠

    巢玉歆略不可闻地一声叹息后淡淡地说,“伯父想当个人间神仙,逍遥快活不问俗事,当然无心管理家族务事,便交给我来管。”她顿了顿再说,“如果你十年前不离家出走,现在的巢家族长只会是你。”巢猛微微一笑,“我即使留在家里,那个族长也轮不到我。因为有你在。你比我强。现在你已是玉心境了吧。”大营门口单掌托马,展示

  • 四方繁星在线阅读天罚成立

    几百只铁甲虫振翅的画面,以前赵一名想都不敢想。可此时就出现在了他面前。虫群如密密麻麻黑点,汹涌地来回冲撞着,从栖息状态被惊醒的它们,变得更加愤怒。铁甲虫上下左右胡乱地飞舞着,利齿不断咬合着,十分暴躁。“完蛋了。”大龙哥绝望地说道,浑身的力气似乎被抽走了一般,呆立在原地。跑?怎么跑,就凭借人类的跑步速

  • 网王之父亲大人是冰山之坑下去!(4)

    黎子衿在之前的公司里,从来都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她个性要强,从毕业起就想靠自己赢得事业上的巅峰。结果怀揣着一腔热血与梦想做了两年的工作,就是被面前这个趾高气昂的女人的一两句话摧毁了。对于这件事黎子衿一直挺介怀,这个叫徐曼的女人踩死了她的宠物龟又害她失业,她绝对不能忍。徐曼当然体会不到黎子衿的愤怒,她

  • 我!异界之王哥斯拉在线阅读第三章

    最后……还是答应了……好味奈美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是太软了,要不然,也不会被这个家伙哀求几句,就这样轻易地答应了下来……“你是魔鬼吗……”大食有希含着两泡眼泪,看着好味奈美,就好像一个魔鬼一样。她的计划很完美地实现了没有错,但是……她们之间多年的姐妹之情,竟然抵不过金钱的腐蚀,奈美她虽然答应

  • 沈门娇之第三章

    我凝神去望那仙子模样,总觉眼熟的紧,可一时想不起来,倒是她头顶那根锁灵簪,不正是八千年前我输给斗姆元君那根?小白龙这厢望了半晌,也不上前,默默将那仙子目送回九重天,便又去独自饮酒,桂花酿喝完,又讨来瑶池琼酿。这般百无聊赖的日子过了小半年,我渐渐开始习惯,仿佛真的成为葡萄藤上一缕绰约烟气,可世事总变化

  • 雪温第十章在线阅读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唐明就心知不好,暗骂了一句这女人也太神经了!要不要稍稍得罪一下,你追到剧组里来砍人啊?哦,没拿刀,不能叫砍人,顶多叫……骂人!唐明略一寻思,便很快想好了应对之策,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哟?唐老板?你来剧组是专门看我表演,并且点评我演技的么?”“我点评尼玛……”唐千颜这几个字硬是噎在喉

  • 超神学院之闪闪果实第六章

    被当做童养媳的莫骄在跟常神医完成了一笔交易后,钟仪箫才慢慢出来,一见到小孩那张漂亮的脸上的单纯(?),他就觉得自己好禽兽。向常神医道过谢,随后要拉莫骄回房时,常神医将他拦下。“不劳烦钟少侠了,我与这孩子谈话一番,发觉他原来是我朋友家的侄子,我先替朋友谢过钟少侠,这孩子还是交给我吧。”钟仪箫:“……”

  • 老房子的春天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顾奶奶便领着顾以南去村里找到租了自家田地种庄稼的村民,约定等过几日稻子收割后,便将地还回来。顾家一共四亩水田,八亩旱地,十二亩土地足够顾以南霍霍了,等打开销路之后再租地多种一些。确认村民会在近期归还土地后,顾以南便直接从网上采购了大量种子和农具,几天后的傍晚,顾以南就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让她

  • 学长,早惹在线阅读第三章

    娱乐圈花瓶03在LME社长宝田罗利举办的聚会上,影视行业相关的大咖随处可见,端着高脚杯的俊男美女们游走其中。正宗来此后,跟宝田社长打了招呼,便随意找了个角落开始翻手机,完全没有交际的想法。倒是有不少美人想要前来邀请正宗共舞一曲,却又不敢上前。有着一副好皮囊、年轻多金、前途无量的正宗,自然非常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