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别再摸我翅膀啦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6/11 14:09:56 作者:盈风而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再摸我翅膀啦
别再摸我翅膀啦
作者:盈风而袖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想摸我的尾巴吗》求收藏,文案在下方↓本文文案:作为一个神秘的宇宙生物,江画发现,自己只不过睡了一觉,整个世界都变了个样,就连自己的身体,也不见了。他们一族,以感情为食,在太久没有获取感情时,会陷入沉睡,直到即将耗尽所有能量。睡太久导致身体都没有的江画,瞄上了一位看起来很好吃的男人。为了接近男人,江画沉思许久,根据时下热点,用自己剩余的能量做了一款养崽(恋爱)软件,盘踞在了男人手机中。可谁知道……那个男人是个霸总,而众所周知,霸总会忙工作、忙恋爱,忙解决家庭纠纷,可就是不会忙着玩手机!江画:

第六章

新的一天。

“同学们!加油!还有三圈!前方就是光明,前方就是理想!前方就是你的荣耀!我在终点等你!为了理想!为了新的一天!加油!!”

去尼玛的荣耀。

一中专属于住宿生的荣耀——跑操。

早晨六点半,一秒不差的,所有住宿生都被震耳欲聋的校歌震醒,宿管老师一扇扇门敲过去,限定所有人十分钟之内洗漱穿衣,赶羊群似的把住宿生们强行集中在操场上。

一位头发浓密的男老师站在操场高处的中央台上,手握话筒,激情鼓舞,字句有力,距离成为超级巨星只差了一个聚光灯。

“我们热血!我们沸腾!我们为了未来努力拼搏!伟大的事业要靠力气!要靠速度!还有敏捷的身体!加油!让跑操锻炼你的性格意志,冲啊!同学们!”

鼓舞之余,吴强还会提醒一下纪律。

“女生三圈,男生五圈,排好队!很好,就照这个队形!身体不舒服的女生在外围走!其他人跟上!”

底下的人崩溃,破口吐槽。

“锻炼个锤子!让人好好睡觉行不行!”

“草,五圈!要命啊!”

“好困啊!学校太过分了!”

一中教务处主任,吴强,人称“江城剪刀手”。

见到吴主任,女生们也不管丑不丑,下意识的会把刘海全都夹了起来。

这位吴主任,每周一都拎着一把剪刀站在校门口,发型不合格的,刘海超过眉毛太多的,鬓角太长太厚的,披头散发的,不给理由,直接一刀剪,时不时还会在班会课抽查班级,突击检查,杀他个出其不意,无数女生的头发因此惨遭荼毒。

不仅如此,他还多才多艺,管发型,查校服,还顺便负责了校内的元旦晚会。

不得不说吴主任也是厉害,人到中年,年轻活力不减,头发依旧浓密……

吴强无视了底下学生们不甘的呐喊,校歌继续播放,热血沸腾的校歌声中,吴主任激情更甚。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一日之计在于晨!跑操锻炼身体,恢复精神,是你们的财富!是你们的宝藏!让我们通过运动来学习,轻装前进!不计较付出,锻炼意志!不到终点,誓不罢休!”

一群没睡醒的学子们在操场上跑起来,顶着俩黑眼圈,面色苍白,手脚无力,四肢虚浮,又穿着同样的校服,活像一群被驱赶的丧尸。

顾扬在队伍偏后方,几乎是闭着眼睛跑的,没管周围有哪些人,听到一群女生忽然咋咋呼呼的叫了几声,才半眯起眼睛往身边看,薛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身边,笑笑:“一会想吃什么?”

这人不好好穿衣服,校服拉链只拉了一半,袖子也被撸了起来,跑起来的时候,套在校服里面的卫衣的帽子上下抖动,额前碎发被吹乱,一边跑还能一边对他笑。

一大早就那么有精神。

二逼。

顾扬看了他一眼:“?”

薛白笑吟吟的说:“不说的话就跟我一样了?”

顾扬没明白薛白要干什么操作:“?”

“我去了,一会别去食堂啊,在教室等我!”薛白说完,趁着吴强激情澎湃,没空注意底下的人,薛白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穿过人群,跑到了操场的墙边,和等在那边会和的张凌击了个掌,娴熟的翻墙溜出去了。

住宿生因为被逼跑操,早早的就到了班级,累成条狗,个个垂头丧气的趴在桌上。

跑操制度一开始就有,沈奇正对于一大早进来看到的这副颓废的样子习以为常,一来,一人丢了个小蛋糕,以示来自班长的安抚:“哟,又跑操啊!”

方余身为劳委,却长了一身肌肉,二话不说撕开包装,一口一个塞进嘴里:“可不是,强哥太有精气神了!”

“我要哭了,寒假我一整个月都没动过,我不行了,我要废了。”

“哎……我这细胳膊细腿的……”

班里没几个寄宿生,小蛋糕一个个发过去,转眼就轮到了顾扬,沈奇正伸长手,恨不得脚尖和指尖能离两米远,战战兢兢的把小蛋糕放在顾扬和薛白的桌上,问道:“扬哥早啊,薛哥呢?”

顾扬颔首,淡淡的说:“不知道。”

“……”

今天的气温本来就低,天气预报还报一会可能会下雪,顾扬这一讲话,更冷了。

沈奇正忙不迭的跑了,决心还是把这个难度巨大的社交任务交还给社交达人薛白。

薛白回来时,早自习还没开始,他拎了两袋早餐,跨坐在椅子上,扶着椅背,骑木马似的咯噔咯噔在顾扬面前晃了几下。

“……”顾扬,“幼稚。”

薛白说:“喏,早餐帮你买好了,和我的一样,豆浆油条烧卖,不知道你喝不喝甜的,一杯加了糖一杯没加,你自己选啊。”

大早上的,薛白依然聒噪:“窗边的朋友,麻烦开下窗子,开条缝就好了,透透气,班长又发小蛋糕啦!感天动地同学情,谢谢啊!”

薛白又转向顾扬,咬了一口烧麦:“同桌,你看到今天和我我一起翻墙的那个人了吗,哈哈哈哈,我兄弟,今天翘早操正好撞见他们班主任,什么也没买就被抓回去了,这会还在操场补圈数哈哈哈哈。”

薛白自顾自的笑得开心,顾扬“嗯”了一声,在墙底下等的那人有点眼熟,好像见过,但太远了,没看清,不确定。

顾扬干脆不想了,点开手机,刚才放后面冲了会电,这会还能支撑一下。他没加薛白的微信,想着QQ钱包应该也差不多,直接点进转账界面,问:“多少钱?”

薛白愣了下:“啊?”

顾扬重复了一遍:“这些东西多少钱?”

薛白没想过要钱,又疑惑的“啊”了一声:“没多少啊?”

看样子是不会收了,顾扬不多推辞,也不想欠薛白什么,说:“那明天我请你。”

“……”薛白眨眨眼,茫然的点头,“也行吧?”

吃完早饭,早自习开始了。

早自习就英语和语文,一三五读语文,二四读英语。也不知道办公室是不是被林峰带动了风气,廖喜的教学方式也一下子变得十分硬核,一大早的就发了几篇阅读题。

班里哀嚎一片。

英语阅读,语文作文,数学大题,高中三大精神折磨。

“给大家几篇阅读题找一下语感,做完的自己去背单词,薛白,你过来一下,做另一份。”

薛白的成绩不是人能考出来的,廖喜也没把薛白当人看,其他人做的是普通英语试卷,给薛白的直接就是一份托福雅思模拟题。

顾扬没一会就做完了阅读题,拿到讲台上交了,然后翻开单词表快速将这学期的全都过了一遍。

薛白的那份有点难度,多花了点时间,交上去和廖喜探讨了一会答案,下来,又贱兮兮的对顾扬笑了笑:“同桌,你刚刚有看到我那份试卷吗?怎么样,哥六不六?”

顾扬头也没抬,专心默背:“六。”

平常的一天,八节课,晚自习,熄灯。

一天下来,薛白没提过昨晚发生的事,只是在晚自习快要下课的时候,顺手把顾扬的手机拿到后面去充了会电。

顾扬不介意被人知道他害怕黑,但是他不想被提及原因。

插好插头回来,薛白对顾扬说:“以后也要记得给手机充电啊,没什么用,但起码想我的时候可以找我。”

顾扬:“……”

谁会想你。

第二天,顾扬翘了跑操,翘跑操的方式很简单,翻墙。

只要能翻过操场那道墙,并且不被发现,就能翘。只是那墙太高,上面还有尖刺,能翻出去的人特别少。

顾扬翻墙的姿势比薛白还熟练,一气呵成,跟跨自家后院似的,一看就是练过的。

顾扬直接带了一碗锅边回来,放在薛白桌上。

锅边里加了十成十的料,香味四溢,吃包子的同学瞬间觉得嘴里的肉馅了然无味。

顾扬说:“没找到你那家包子店。”

薛白啧啧赞叹:“太香了吧。你吃了吗,同桌?要不要一起?”

顾扬点了点手机,打开刷题软件,打算刷一会卷子:“吃了。”

“也是锅边?”

“嗯。”

薛白想象了一下顾扬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吃东西,周围没一个人敢靠近的情形,没忍住笑了,咯咯的趴在顾扬的肩膀上自个乐得不行。

顾扬嫌弃把薛白的脑袋推开,瞪了一眼:“烦不烦?”

薛白憋笑:“行,我去旁边吃会,一会回来。”

薛白跟角落那位同学换了位置,借他的桌子吃了会锅边,那位同学坐在顾扬身边,如芒在背,腰杆挺得笔直。

顾寒虽然长得特别帅,但身上自带一股寒气和杀气,尤其面无表情的时候,不用讲话,甚至连动也不用,感觉瞬间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从薛白的角度,正好看到那边的顾扬弯腰捡笔,椅子不小心动了一下,撞到旁边的椅子,那位同学吓得浑身猛的一颤,战战兢兢的转过头去看薛白,眼里露出求助的神情。

薛白没忍住笑出了声,又不敢笑得太放肆,将脑袋埋进胳膊肘里,闷笑不已。

巡课老师过来查看,闻到一股浓厚的海鲜味,走进教室来,气沉丹田,刚想吼一句是谁在吃味道这么重的早饭,第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到坐在角落低头闷笑的薛白。

巡课老师:“……”

“走了?就这么走了?”方余趁着没人注意,往嘴里偷偷塞了一口小饼干,小声道,“卧槽,我也想像薛哥这样光明正大的搞事情。”

汪洋洋收作业,正好路过方余的位置,抢了一片,又分给自己同桌一片:“请问你是成绩和薛哥一样,还是长得和薛哥一样帅?”

汪洋洋曾无数次想要把薛白拉入自己的动漫社团里,但也被拒绝了无数次,理由都特别欠揍:哥太帅了,怕出角色太有神韵,你们自卑。

方余想了想,可怜巴巴的问:“和薛哥一样乐观向上,行吗?”

下午最后一节是班会课,廖喜交代了这学期一系列事情。

廖喜放出了两个大炮。

第一个:“过两三周左右学校会你们进行军训。”

底下的人“哦”了好几声,尾音拖得特别长,此起彼伏,极为悲壮。

江城属于夏天特别热,会热到中暑的地方,所以军训基本放在春冬交接的时候,这届高二因为一点原因还没有训过,准备这次和高一的一起军训。

“高二军训会耽误时间的,老师!”

“对啊,我们还要考试呢。”

“下学期就是高三了,学校一点也不考虑我们……”

抱怨还没说几句,廖喜又放出了第二枚大炮。

廖喜说:“军训一共五天,大家要安排好学习和休息的时间,军训结束后的周一,我们要月考,六科都考。”

“啊——!!!”

不知道是不是别的班级也刚好讲到了这个消息,好几个班哀嚎声遍地,穿透窗子缠在了一起。

风萧萧兮易水寒……

廖喜:“学校安排的,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到时候给大家卷面上都加五分,让大家回家好过点!”

游离于这阵悲嚎的只有薛白和顾扬两个人。顾扬在看书,薛白凑到他的旁边,悄声说:“同桌,你看,我们一人带一天早饭也不是个事。”

顾扬:“?”

薛白:“明天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附近有家特别好吃的粥店。”

顾扬:“不要。”

讲台上的廖喜又扯到了其他方面的事情:“今天有老师向我反应我们班有人吃味道重的早饭。”

廖喜没说是谁,但眼睛直直的看着薛白,薛白连忙端正坐姿,双手合十,用嘴型说了三遍“我错了下次不会了”,认错态度极为良好。

成绩好,不娇纵,不搞事,知错就改。

别人家的孩子。

廖喜说了一句“下不为例”,就揭过了这件事。

讲台上,廖喜在说军训的注意事项,薛白用胳膊肘顶了顶顾扬。

顾扬侧身避开,看向薛白:“?”

薛白飞快的眨下一边的眼睛,期冀的说:“一起吧,同桌。”

顾扬没说话,薛白不停的骚扰他,面上不理就QQ,顾扬手机调的是震动模式,消息一条接着一条的来,手机在抽屉里“嗡嗡”的震个不停。

“吵死了。”顾扬将手机一关,正好对上薛白的眸子,他在笑,眼眸弯弯的,又纯又亮。

拒绝的话不知怎么的咽在了喉咙里,好半晌,顾扬才挤出几个字:“随你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逆天妖师之第八章(8)

    两位穿越了千年时光的创始人就这样留在了霍格沃兹。大家每天除了上课和去草坪上撒欢,又多了几件事可做,比如去图书馆围观认真读书的戈德里克,再比如去厨房烤好吃的小饼干送给萨拉查。“……为什么我总能收到小饼干?”萨拉查很不能理解。而且为什么大家都致力于烤葡萄味小饼干和草莓味小饼干,没有人尝试着送他一点青蛙味

  • (还珠)罂粟紫薇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你跟外面那些坏人是一伙的吗?”稚嫩声音的主人听了女子轻佻的言语,立即充满戒备地问道。女子再次勾起嘴角露出微笑,似是让对方感到害怕而开心。“呵!放心,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而且我已经帮你把他们解决了,他们不会再来抓你了。”“是真的么?真是太好了!他们是坏蛋,不仅破坏了我的家,还要抓我!”稚嫩声音

  • 沧海云流之鸣人的房间

    【今天五更,第一次写书,给点支持,求收藏,求打赏,求鲜花,求各种,谢谢观众佬爷!!】“啊,对了,博人传里就有博人和佐良娜,好像博人是鸣人和雏田的儿子,佐良娜是佐助和小樱的女儿。而玲娜,就是鸣人和雏田的孙子?”张凡突然恍然大悟的叫了起来。“诶,你对我们家族倒是很了解啊,但是博人传是什么?是我父亲的传记

  • 网游:禁咒牧师在线阅读回忆

    逐厄还在门口等着,左右无人敢驱。言穆阔步走出来,翻身上马。快绿阁的牌子与他的视线几乎齐平,晃得他心烦意乱,干脆便闭上眼睛,任凭逐厄时疾时徐,颠颠颤颤,在锦城里自由穿梭。晚风拂在他的面上,好像带着金盏花的香气,方才,他不止尝出了那是花茶,更尝出了那花是金盏花,他说只是看楼下的花开得繁盛,怕辜负了花期才

  • 耀世九阳俏丫鬟风流灵巧 痴公子怒发冲冠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杨正悠悠回屋,与尚盈一战,消耗了他太多心智,此时的他,四肢酸麻,便是走上几步也甚为吃力。“六品灵徒的实力真不是盖的!”轻轻叹了口气,杨正明白,自己在强者的路上才不过刚刚起步。经此一战,他获益匪浅,与六品高手对决,不仅学到了宝贵的临敌经验,于自己武技亦加深许多认识。破浪斩威猛刚烈,

  • 玄幻:后世第八章

    清欢刚打开家门就看见叶芸在自己家,惊讶道:“姑姑?你怎么来了?”说着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在玄关,换上拖鞋。“我明天要去S市出差了,今天晚上来看看你。”叶芸不漏痕迹的看了一眼清欢买的东西,见都是吃的、用的,这才把提着的心放下。“你出差要去几天?”清欢把这一大袋东西提到厨房,分门别类的塞到冰箱里。叶芸见状也

  • 三界开创者之第七章

    谢春秋诚心觉着上朝不是人干的事,深感做一个闲人的好处,却没想到,三日之后,再次被皇上宣召入宫中。她心中很是惴惴。到了勤政殿,除却皇上,还另立着两个人,一是安国公,一是兰璟。且看三人神色各不相同,皇上还是板着一张脸,不过看起来眉宇间神色有些沉重,安国公么,安国公竟双眼红红,似乎刚刚哭过,谢春秋实在想不

  • [主柯南黑篮]入目微光第五章

    “礼裙?”“对。”许艺衫端着茶杯的手指甲染了一层淡淡的墨青色蔻丹,很古典的颜色,点缀白色的米花。此刻抚摸身上这件桃粉色旗袍更是别有风韵。“不好意思许小姐,我可能不太擅长做正式场合下的晚礼服,毕竟我见识有限。”“你也没见过纪sir.的手绘画稿,却能跟他……灵魂共鸣。”许艺衫略带开玩笑的口吻。陈东缘与她

  • 鬼神是也试探

    油盐不进!晏回脸上笑意盈盈,心里却有点咬牙切齿的对舒旸下了四字评定:“也谈不上失望,毕竟高处不胜寒啊,不说这些了,吃饭吧。”晏回举箸示意,舒旸迟疑不决。晏回见此光景,便亲自给舒旸布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便随意夹了些,下回你提前说,我叫厨子做。”舒旸一面听着晏回叨叨,一面瞧着自己碗里的佳肴越堆越高

  • 开局签到蚂蚁异灵震动三界

    地上的十殿阎王已无再战之力,地上躺着哀嚎一片的阴差,我朝着寒冰宫殿飞去,越来越近,心中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清晰,我感觉到她的悲伤,她在哭泣。【3G书城】很快我来到了宫殿前面,离阶梯还有一米之隔,然而我内心居然产生了一丝不该有的慌乱,前行的脚步也慢了下来,我害怕宫殿里面的人不是昔日的她,害怕宫殿里面已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