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失吻玫瑰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1 15:07:19 作者:氏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失吻玫瑰
失吻玫瑰
作者:氏树来源:晋江文学城
求收呀。全文已完结。苏听南暗恋一个人。论家世,论身姿,她都觉得自己能与之匹配。于是她求哥哥去找他,却几次相见他都冷言冷语。于是,有一天她专门去找他,终于鼓起勇气跟他讲话:“你好,我……”谁知男人俊秀的脸颊面色不改,半抬桃花眼,慵懒且嚣张:“你谁?”苏听南:?之前不是见过面吗?谁都知道顾家小公子为人嚣张,自幼受独宠,玩世不恭。他做事一向做的绝和狠,面对苏听南也是如此。只是后来,顾羡后来被打脸。先是看着小姑娘含泪的双眸,漫不经心的发誓绝对不会喜欢她。后来:真香!没想到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栽在一个女人身上

当主人公完全基于幻想时,作者可以天马行空,任意创作,只要把握住应有的度,别让人物脱离设定、跳出剧情就行。

可当主角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活人时,作者下笔时就得慎重了,因为稍有不慎,人物便会违背本人性格,人设崩塌。

好比原创小说与同人小说。

穆锐此时就觉得,自己的原创小说已在祁瑞的影响下变成了同人。

“这两者间有什么差别?”容梁不明白。

“原创可以纯粹的以故事为中心,可同人或多或少得从人物出发。”穆锐起身拿过纸笔,在纸上画了一条横线:“简而言之,我原本的小说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而祁瑞是推动整个故事的推动者……”

容梁插话道:“俗称工具人?”

“这么说也没错。”穆锐被逗得一笑,表情放松稍许:“可现在不同,现在的祁瑞是故事的焦点,所有故事需要以他为中心,朝外延伸。”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横线下画了一个圆代指祁瑞,并在圆周围延伸画出多条直线。

两个图形放在一起浅显明了,容梁隐约明白了一点,可思绪上还是蒙着一层薄雾,看不透彻。他问:“这不是一个意思么?小说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缺一不可,即使是以人物为中心,也需要好的剧情点缀。”

穆锐没有反驳这个观点,只是反问:“那这些剧情的作用是什么?”

容梁眼睛一亮,立即明白穆锐的意思:“烘托人物!”

“对。”

穆锐说话时垂头看了眼手中的白纸。与容梁交谈之际,他闲来无事,居然在圆形下方多填了几笔,而这简单的几笔,直接让圆溜溜的“祁瑞”变成了修长的火柴人。

他看着自己画的简笔画笑了笑,顺手在火柴人头顶又加了几根竖起来的头发。

“两种写法主要差异集中在偏向上。以剧情为重心的小说,读者的目光大多不会集中于主角身上,所以作者有时会为了剧情弱化甚至牺牲主角的性格。”

“所以有的小说中的主角像个背景布。”容梁一点就通,他举一反三道:“怪不得,每次看你的小说,看着看着我就忘了还有个主角在。”

“……不吐槽我要死?”

“嘿嘿,也没有一直这样。你主角帅气的时候还是很帅的,只是这种时候太少了,大多还存在于中后期。”

穆锐猝不及防被好友连番吐槽,只觉自己身中数箭,他虚弱地为自己辩解:“厚积薄发懂么?我的主角都是成长型的,前期的低调都是为了成就最后那秒的帅气。”

“你回忆下,是不是过了很久后依旧能回忆起我主角当时的英姿?”

容梁被穆锐一提醒,发现还真是这样。穆锐小说中的主角虽然没有多少存在感,却深入人心,后期回忆时,总能想起他做的几件事或说过的几句话。

只不过……

“你那些主角最后都好惨……”

既然想起此事,容梁就有话说了,“你这次不会也这样对待小祁瑞吧?!”

穆锐将头别向另一边,没吭声。

这一态度已经很能代表问题了。

“我不准!”容梁见穆锐不搭理自己,快步走到他身旁,对着他耳朵吼道:“不准虐我儿子听见没?!”

“行了行了,不虐……”

穆锐被容梁吵得头痛,余光落在手边的纸上,提笔接上火柴人伸得笔直的手,将其画了圈,插在腰上。

不过一会儿,一个双手叉腰,头顶呆毛的小人就跃于纸上。

穆锐伸手戳了戳小人的身子,心里委屈:“哎,小家伙,你说说,哪是我虐你了?”

.

穆锐写文这么多年,有过弃文的冲动,有过卡文的时候,可这却是第一次被自己的主角逼得写不下去。

都说对作者最高的奉承,就是他写得东西跃然纸上,让读者相信故事真实存在,穆锐也一直以此为目标。这次与祁瑞的相遇算是天降馅饼,能亲自与自己的主角相见,怕是多少作者梦寐以求的事。

但这次相遇对穆锐来说却是故事的终结。

他有想过根据祁瑞的性格延续剧情,可惜货不对板,祁瑞的性格与他整个故事不搭,硬套上去,先不说冥冥之中的力量是否同意,首先穆锐便写不下去。

他过不了逻辑这关。

祁瑞现有的性格同小说后续剧情冲突。

唯一调节的办法只有根据祁瑞的性格修改剧情,但这是穆锐的薄弱项。

就如容梁后来所问的那样:“就不能剧情和人物两手抓么?既把人物写得有趣,又把剧情写得生动合理。”

这当然可以,位于榜上多少佳作皆是这样。但不是所有文都能位于金榜,也不是所有作者都有这样的掌控力。写作是日积月累的过程,而穆锐此时就处于埋头写长项的打地基阶段。

再说,穆锐有些舍不得这本已准备许久的故事。

穆锐得承认,他性子是有些执拗。但同时,作为网文作者的专业素质他还是有的,他明白当前的负面情绪和自我纠结必须维持在应有的度里,他必须得尽快消化掉这一切,尽早地做下决定。

是挑战自我,根据祁瑞的性格修改剧情,还是换掉主角,另起一本?

穆锐打开小说后台,看着毫无变化的后台,心想:“再等等吧。”

他想再见一见祁瑞。

然而天不遂人愿,前两天稳定的梦境自这晚起,突起波折。梦中场景还是那熟悉的大厦,祁瑞却不知所踪,穆锐找遍所有能找的地方,皆没能找到对方。

连着好几天都这样,穆锐不禁担心起祁瑞来。

梦境太短,在短暂的梦中找不到原因,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现实世界。

在又一次与祁瑞错过后,穆锐打开稿子,在段落后面添上已组织很久的剧情:在星探的保证和祁瑞的争取下,祁瑞的父母总算松口,答应陪同祁瑞去演艺公司试一试。

怀着私心,穆锐在这一段剧情中刻意加了一段关于演艺公司的设定:【祁瑞所去的演艺公司位于城市正中,规模正规,有完善的培训机制。自它成立以来,公司捧出多名巨星并饱受业内好评。】

待最后一个句号落下,穆锐没有急着离开,他目光紧盯屏幕,等着接下来的变化。

一秒……

二秒……

三秒……

文档没动,好似认可了这段剧情。

确定这点,穆锐如释重负地卸下一口气。

能做的他已经都做了,之后的一切只能交给命运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晚,穆锐总算见到了祁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钱神豪在线阅读第1章

    深冬飘雪,尽管天气寒冷积雪又深,丞相府里到处张灯结彩,丫鬟小厮都是端着各种器盘行色匆匆,因为过两日便是他们丞相府大爷纳妾的日子。听说大爷对这即将入门的雪夫人极尽宠爱,尽管是妾,可是按娶妻的标准纳进来。那雪夫人说起来也只是个青楼女子,为着这事,大爷跟老夫人还起过争执。也是,纳个青楼女子就罢了,还这么大

  • 仲声者第5章在线阅读

    21两人刚想回去,身后就有人喊:“宁折”宁折愣了一下,并不想回头。严辞回头,看着他,“兄弟怎么走哪都能碰见你?”宁折拉了一下他的衣服,让他不要再说了,看着同样穿着校服的男生道:“老师找你啊?”苏钰看着他们两人举手投足间都是亲近,不自觉的皱眉,他跟宁折是邻居又怎么会不清楚宁折多么令人难以接近,他与人时

  • 神偷娇妻:冷面将军求放过加油

    金澈只好说:“小白鸽哪是喜欢毛绒玩具,他喜欢的是情侣挂件……”白辰辰恼怒的站起来,从自己的包里翻出和赵璇子同款的那只鸭子,扔给她:“你丢在我车里的,还给你。”众队友嘘声一片。金澈闷笑:“你居然随身带着?”白辰辰让他们弄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戴上耳机与世隔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收拾行李时,把那只可恨的鸭子

  • 万道诀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个夜晚佷寂静,屋外只有雨滴哒的声音。风微微吹过了窗纱,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刘远的心,从来没有这么乱过,从来没有过。他抬眼望向窗外,眼中流露着遐想,想着城里那美好的一切。城里的空气没有山村里的那些混杂着动物粪便的味道,很清新。城里的人每个人衣着靓丽,不像村里的人每日衣服上沾着尘土,永远都是灰头土脸的

  • 武帝弑天在线阅读第6章

    楼渡将地上散落的衣物碎片尽数拾起,上面有着深浅不一的黑色痕迹。不仅是这些,在地面砖的缝隙间,墙壁上,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痕迹。血。楼渡起身,无意间朝南柯看了眼。只见一只通体墨色的黑猫自远处一跃而来,幽绿色的双瞳深深凝视着电脑屏幕前的人。图像一晃,无数窗口弹跳出来,代码一串接着一串,霸占满屏。楼渡脸色瞬

  • 漫威:最强自由侠在线阅读第七节

    一下午茹宝就和娘待在一起,看她飞针走线缝补衣服。不得不感叹古代女子在持家这一块真的没话说,比如娘,不仅会做衣裳,针脚也密实整齐,不像自己,以前只会缝破几道口子,针脚还粗的不行。待到傍晚,家家户户都冒起炊烟,李氏也要开始准备晚饭了,把丈夫上午买的肉给做了。先捞起从中午就开始泡发的笋干,洗干净切成条,笋

  • 到底是弟弟还是审神者在线阅读第3节

    天气很不错。初春的清晨,七点左右时天边已经初绽金光,打在人身上,带着一种独属于春天的懒洋洋气息。酒店附近的街道上还很安静,间歇只有一些散步的行人和背着书包脚步匆匆的中学生。纪明月醒很早。舒妙还在酒店睡得酣畅,她被酒店的保洁服务吵醒后就没了睡意,干脆独自一人出了酒店,打算给爸妈还有纪淮挑一点礼物带回去

  • 仙门白月光第六章在线阅读

    “???”莫说刺客了,就连这刑讯室内的其他人皆是一脸茫然的看着钱宴植。这样公开说自己是刺客同伙,也太刺激了。段易看着钱宴植的背影,瞬间屏住呼吸,预备等着刺客招认以后,立马冲上去拿下钱宴植。刺客的脸颊略微抖动,只是略微张嘴,殷红的血便涌出了口,看了钱宴植半晌:“你不是来审我的么,怎么又成了同伙?”钱宴

  • [多罗罗/刀乱]兄长大人是木偶第四章在线阅读

    王一刀没想到风陵学院的办事效率这么高,文考、武考、批阅、发榜一气呵成,仅用了短短一天,而别的学院要完成这些工作,至少要半个月,有的甚至一个月。这当然与报考风陵学院的人少有关,其他学院男女报考的比例大约是六四,只有风陵学院这些年来,只有女子报考。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风陵学院与其他学院最不同的一点

  • 驭元至尊高老庄

    ……悟空飞到天上,火眼金睛四处张望,终于发现鹰愁涧下散发着的妖气,这妖气十分浑厚,看样子偷马之人是个硬茬。孙悟空掏出耳中的金箍棒,嘴中念念有词,只见缝衣针般大小的金箍棒陡然间变幻起来,变成了一根十丈长的大柱,朝着水中一捅,开始翻滚起来,水面逐渐混浊,水中宫殿之内的傲烈战立不稳,化作七丈长的白龙,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