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最强战锋在线阅读宴饮之日

2021/6/11 3:39:40 作者:东门吹牛 来源:3G小说网
最强战锋
最强战锋
作者:东门吹牛来源:3G小说网
叶枫,曾经站在巅峰,让世界颤抖的男人。阴谋,让他重生在了同名同姓的窝囊废身上。且看,叶枫如何从一个窝囊废,重回巅峰。只要我叶枫不死,就会让世界哭泣。

“快点快点,磨磨叽叽的!”南朝皇宫西南角一处偏门,尚食局的几个小太监指挥着一众工人快速往宫里搬东西。

“这箱子也太沉了!我们还是头一次搬这么沉的东西,这里边儿究竟是何物啊?”

“吃食呗。要我说,皇上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大摆宴席,那不是更加劳民伤财?还不是为难我们这些做下人的。”

……

“闭嘴! 搬你们的东西!做事就做事,哪来那么多废话!主子无论如何都是主子,岂是你们能随意编排的?再敢胡言乱语,仔细你们的脑袋!”管事的太监很快注意到几个人的议论,上前喝止道。

小太监们带着这队人马摇摇晃晃地往尚食局的方向走,随时紧盯他们的动作,没人看得出,他们一直着重盯着那几个被人嫌弃过于沉重的箱子。

接近殿中省时,其中一个小头目吩咐他们继续往前走,自己离开了队伍,朝一个角落跑去。

“小的见过柳大人。”

柳元初看着向殿中省移动的队伍,袖子里的手攥得死紧。他深吸一口气,对小太监点点头,道:“做得好。”

“大人们吩咐的事,小的自然要做好。”小太监答,“柳大人,我家大人吩咐小的给您带话,这东西一进来,可就没有尚食局什么事了。还有那些个往事,也一笔勾销。”

柳元初心里暗笑,但也知道要给他个定心丸:“那是自然。”

“我家大人还说,这天色虽差,但也开始转晴了,大人心系天下,位高权重,如若行差踏错,必将万劫不复。”

言罢,小太监再次行了个礼,往殿中省去了。

柳元初在原地怔愣片刻,半晌,迎着阳光笑笑,转身离开。

.

祈华殿内。

华霖沐浴过后,换上了南朝举办大典时的盛装。

即便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略有些不适。

永靖帝这幅皮囊同他原来差不到哪去,只是,也许因为久居深宫,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皙,每次照镜子,华霖恍惚都会觉得自己被晃了眼。

除此之外,最让他想要拒绝的,是眉心一颗红痣。

到也不是说难看,就是和预想中的永靖帝相差太多,心理落差过大,一时难以接受。

而且这张脸配上现在这套南朝特色华服,未免也太……艳了些。

不过这颗小痣,不论大小颜色抑或位置,放在这张脸上,都让华霖觉得挑不出一点错,合情合理,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看着镜子里这张脸,华霖心里吐槽,谁又能想到,遗臭万年的暴君永靖帝,还是个绝世美男子。

历史真有趣。

“主子,林蒙将军求见。”一个小太监突然进来禀报。

华霖一愣,挥手叫来福喜。

福喜会意,快速上前动手给皇帝陛下挽髻。

只是还没完全弄好,本应等在外面的林蒙已经进来,站在华霖后方,行礼道:“陛下。”

华霖透过镜子看他,点了点头:“将军有什么事吗?”

“陛下,”林蒙道,“今日之事变数极大,太过凶险,臣恳请陛下允臣留在宫中。臣……不放心。”

闻言一怔,华霖感觉他说这话有点怪怪的,默然片刻,他道:“宫中有赵统领,将军放心便是。只是宫外就劳将军多多费心了。”

华霖说完就不再看他,摆明了拒绝交流。

祈华殿日常点着安神静心的熏香,华霖偶尔还是觉着头疼,御医给他开了安神补气的药,每天喝着。

所以这殿里时常弥漫着一抹淡淡的药香。

华霖刻意没有去看林蒙,料想他也该走了,谁知等了许久,林蒙并没有离开,他看着镜子里的华霖,突然道,“以默,你还在怨我。”

头上福喜的手突然一抖,扯得华霖头皮骤然一紧,“嘶”地倒吸一口气。

华霖还没反应过来,福喜已经先请罪:“奴才手拙,主子息怒……”

低叹一声,华霖:“朕何时发怒了?你先下去吧。”

福喜慌忙谢罪,颤抖着离开了。

随手拨弄下挽到一半的头发,松散的发髻彻底散开。华霖揉了揉被拽痛的头皮,开口道:“林蒙,你逾矩了。”

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林蒙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以默”是永靖帝花蔺的乳名,他的生母给起的。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他母亲一生独爱诗文,本家并不富贵的她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给自己的孩子,这是她能给的最好的祝愿。

也许他们儿时互相以此称谓,但如今,花蔺已是南朝的皇帝,无论如何,林蒙突然说起这个名字,都是不对且不该的。

谁知林蒙却好像突然铁了心要大不敬一般,不顾华霖的提醒,继续道:“以默,当年周皇后一事,我随祖父南下扬州,回京后……一切已成定局,无论你是否信我,此事,与我无关。”

周皇后……华霖心里一震,周皇后正是永靖帝的生母。生前由于母家地位一般,位分不高,周皇后,是她死后被追封的。

这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牵扯到了上一辈的恩怨,华霖又觉得头疼,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抬眼看了看林蒙:“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将军不必挂怀。”

“以默,对你,我从来问心无愧。”林蒙道,“臣告退。”

“……”华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都什么烂事。

.

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突然向平民百姓们宣布自己错了,还要请他们到这辈子都进不去一次的皇宫吃饭!

京城的百姓们起先是惊喜惊奇,后又开始怀疑,在他们奔走相告,互相取证,最后终于确定了这事的真实性后,他们才彻底激动了。男子们聊天时开始吹嘘自己知道的皇宫内部的豪华威武,美娇娘们则纷纷拿出自己最好看的一身衣服,互相比着谁穿得好看。

就在宴饮当日,京城一家少数还开门接客的客栈,老板一家四口早就穿戴整齐,准备随着大部队前往皇宫赴皇上的宴了。此时他家掌柜的正站在柜台后方,拨弄着案上的算盘,满脸愁容。

今日皇宫开放给他们这些寻常百姓,难得能去一次,他们一家人都激动非常,本来从昨日便不打算接待客人了,谁知就在他们准备打烊时,突然来了一队人马,数量不少,为首二人中有一人黑布遮面,掌柜的没瞧清楚,但还有一个白面书生,看着面善得很,也很好说话,关键是愿意给三倍的银子,还承诺只住一晚,掌柜的左思右想,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更何况看在银子的份上……

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磋磨,现在还未离开!皇上说了,宫城巳时开放,现下辰时已过六刻,那些个客人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若是耽误了我去皇宫,你们赔得起吗!掌柜的气地啪啪拍两下算盘,抬眼往上房的方向瞅了几眼,下定决心,上去催人!他还记得那头目所在的房间!

楼上,掌柜的不知道,昨晚那大队人马,其实开门鼓刚响,便悄悄地离开了客栈。

如今房中只俞两人,赫然就是那两个头目。白面书生还是那幅笑容满面的模样,黑布遮面者也已拿下了黑布。

“刘枫,此次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不假,但仍要谨慎行事,切勿鲁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应和看着面前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比自己还小三岁,未及弱冠,便独自扛起这等大旗。应和有些心软,但他们都是可怜人,况且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没有后退的理由,也没有放弃的余地。

“名帖均已备好,不会有人为难。”应和不放心地嘱咐,“外面有我,你们万事小心。”

“嗯。”被称作“刘枫”的男子复又拿起黑布绑在脸上,有着同他清冷的面容一样冷淡的声音。如若不是相熟的人,怕是还会以为他对自己心存不满。

掌柜的在门外踱了好几个来回,满脸横肉抖了三抖,终于下定决心,眼睛一闭,心一横,抬手就要敲门——

结果门没敲到,手还被人治住,那黑布遮脸的人站在门内,只露一双漆黑的眼睛。被那眼睛一扫,掌柜的忍不住后退半步,心里在哭,糟糕,记错了!怎么来了这个倒霉鬼的房间!

.

与此同时,前朝,盛大的宫宴,刚刚开幕。

荆芥随着人流进了皇宫,也许是看他面色不善不好相与,看守的侍卫在搜身之后,还检查了他的名帖。

皇宫很大,走了许久,荆芥才来到一个巨大的广场。他四处扫了一眼,巍峨的宫殿,璀璨辉煌,线条笔直的道路,平整宽阔。

看着周围百姓艳羡的眼神,荆芥心底一片冰冷,他不向往这里,他知道,这是一座吃人的坟墓,无非更豪华一些罢了。

午时三刻,宫门关闭,来得晚的便不能进了。

皇帝陛下也没有让众人久等,在众多宫人侍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广场的高台之上。

出乎华霖意料的,场中竟然立刻安静了下来,他恍惚间想到,之前听他讲课的那些低年级学生也这么乖就好了。

现在日头开始大了,华霖这一身实在太厚,他要热死了。

他现在由衷地敬佩古人,都是真汉子。

荆芥随着大家一起跪拜,远远的,皇帝站在高台之上,被阳光掩映着的身躯,哪怕穿着繁复累赘的华服,都优雅非常。

没有人敢直视高高在上的帝王,荆芥匆忙之中扫了一眼,看不清他的面目。他心想,这就是害我父母双亡的暴君吗?

华霖看着下面跪成一片的人,心里有点压力。他转头对福喜示意,福喜立刻高声喊道:“平身——”

“赐座——”

待众人坐好,华霖清了清嗓子,开口背起之前草拟的稿子。最后,他嗓子都吼得冒烟了,长长的演讲终于结束,轻舒一口气,他道:“朕,今日所为,只为向天下证明,朕心已决,大南必兴!”

说完,他看着底下仰视他的百姓,又喊了一句:“大南必兴!”

“大南必兴——!”

“大南必兴——!”

“大南必兴——!”

……

喊声响彻整座广场,华霖勾了勾嘴角,感觉效果还是挺不错的。

荆芥在人群中听着这口号,冷眼旁观。

半晌,待众人话音落下,福喜出来替华霖宣布,皇帝陛下身体抱恙,需要静养,中途便会离开。

人群短暂骚乱一瞬间,有宫女侍人开始布菜,还有舞姬乐师进场表演,很快他们的注意力便被卷走。

宴至中途,皇帝陛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现场,普通百姓还沉浸在美食美景之中,而另一部分时刻关注皇帝陛下动向的人,在他离开不久,便也开始了动作。

“站住!干什么去?宴饮途中,不得离开此地!”

“军爷,行行好,我尿急,实在忍不了了……”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好几处,围守在广场上的侍卫纷纷露出鄙夷的神色:“快去快回!不得乱跑!”

“是,是,小的很快就回,很快就回……”

“呸,什么狗东西!花钱养你们这些废物……”一转身,那人嘴里就骂骂咧咧地,快速离开了这里。

华霖乘着龙辇,晃晃悠悠地往明华殿走。

明华殿,是南朝宫城之中最为特殊的一座。因为它乃前朝所留。

明华殿面积很大,位置偏僻,位于宫中东北一角。是南朝高祖皇帝夺权成功后,特意留下来用以警醒后嗣,不得踏前朝后尘。

前朝尚黑,明华殿内空旷非常,六十六根需二人合抱的柱子散布殿中,让这间大殿有种沉闷的庄严感。

也因此,明华殿,一向是宫中最荒凉,最不受欢迎的宫殿。

只是此时,在热闹的宴饮之日,明华殿周围,外人看不到的地方,风平浪静之下,酝酿着一场即将到来的风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千金要逆袭做同桌

    第一次月考突然就要来了,新学期的内容好像不是很容易,或者说,月温温很多地方听不懂,也听不进去。月温温心里发慌,越到考试越慌张,老师们都说这很正常,学生们适应不了,这是适应期。其实有时候越这样讲你需要适应,本来不需要适应的人也开始觉得自己需要了。英语课的时候,李女士正在黑板上写句型,底下安安静静的,同

  • 为开拓者崛起而奋斗天堂水晶-求收藏

    风火悄悄的离开人们的视线,用一棵不算高大的树遮挡住身形。然后快速的攀爬,跨过一座山头,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如果他刚才的动作被人看到,就又会少不了一阵惊呼,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翻过一座山,风火静静的感受着能量的波动,刚才的那只野猫,并没有逃离太远,能量波动很清晰。顺着它

  • [娱乐圈]十二月的骗子在线阅读第7节

    华灯初上,街上人群拥挤,大街小巷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沿街的各种小贩都在竭力的推荐自家的产品,期待今天能有一个好的收获。“长荷,今儿什么日子啊?街上这么热闹?”苏依然不解道。“小姐,今儿个是咱们超宇国一年一次的花灯节啊!您以前可是最喜欢过这种节日的。”长荷一脸激动的说。苏依然正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就

  • 六零年代当大佬阴差阳错等于命中注定?

    W君他怎么也在这?如果这是我的错觉,可我还看到了我们的高中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好哥们唐乐,那个小胖子专心的看着台上的小品表演,我时不时偷偷回头看他们,当我再度回头确认时,正好对上唐乐的目光,他一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但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W君,向我招了招手,我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立马转过头,接下来的节目咋

  • 悠闲热血的异界酱油生活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确实是叶枫,不知道两位是奉谁的命令来的,不过我提醒两位一句,可不要给别人当炮灰了。”叶枫淡定的说道,心里却在想着自己才刚刚回国,竟然就被华夏异灵局的人盯上了,看样子自己八年前做的那件事,确实影响很大啊。“我们?炮灰?我看你今年也就不到二十岁,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险恶吧。”矮个男子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

  • 迷情绝恋你就是下一个麻花疼 “求收藏”

    “怎么又考试,上个月不是才考过吗?”“没办法,谁让我们是高三的呢,还有半年就踏入“战场”了。”“。。。。。。”无不例外,所有同学都在发牢骚,除了那些学霸们,当然还有李毅。李毅可没那么埋怨,相反还有一些小期待,现在他已经开始进入了幻想之中。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就放学了,因为还有晚自习,李毅没有回去

  • 重生之花瓶在线阅读第二节

    病房里,贺美人看到蔚丞的那一刻眼睛就红了。蔚丞特别害怕贺女士哭,她从十二岁爸妈去世以后就跟着外婆。她爸妈一个是军人,一个是警察,不同的职业,同样的尊重,同样的时间点去世。她从小就很缺爱,爸妈常年在外执行任务,她一直渴望得到他们的赞赏,也想让他们关注自己。可他们好像一直感受不到,她需要他们。她一路的成

  • 前任今天凉了没在线阅读第6节

    说一下本书的加更规则。首先每天四更保底(8000-9000字)在这个基础上每一千鲜花加一更。每五百评价票加一更。每五人打赏加一更(100点也算)每10张月票加一更。作者菌有一点点存稿,手速也还可以,如果想要更快看到后续的剧情,投鲜花和评价票是一个不错的方法。鲜花和评价票每天都会有免费的,对你们来说无

  • 深海亡鱼之换你所有家产

    看着朱重八瑟瑟发抖的样子,刘林呵呵一笑。他将朱重八拉到自己的身后,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张家。毕竟,有着黄金甲的庇佑,他还真的不信,有人能够伤害到自己一根毫毛。当刘林进入张家的时候,果不其然,刘林便看到无数的刀光剑影落在自己的身上。刘林很是镇定,他将身上的砍刀,轻轻挪开。随后,他对着那群愣住的人,淡淡说道

  • 本少不惧内!之我死了(1)

    “砰——”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黑色的轿车在我面前被燃烧的火焰撕扯变形,呲呲的释放出物体烧焦的味道。耳朵里一阵嗡嗡的乱鸣,眼前像被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塑料膜,模糊不清。隐约看到的是一团巨大的火苗在跳动,一个黑色的人影背着火苗朝这边走了过来,我试了试动自己的手,使不上任何力气。人影在我身旁站定,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