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玄幻都市之铠甲勇士降临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1 21:41:27 作者:海飞丝洗发液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玄幻都市之铠甲勇士降临
玄幻都市之铠甲勇士降临
作者:海飞丝洗发液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行穿越了……还是穿了又穿那种他曾在玄幻大陆,跨越等级击杀大帝!也曾在超神学院与天使游戏又是在狐妖里面感受爱情之源也在斗破里面帮助萧.炎打脸!总之……这些都是基本骚操作,还有更骚的!欢迎加入玄幻都市之铠甲勇士,聊号码:**这是一本比较燃的文(后期)ps:作者君有大纲,不会tj,请大家放心,求点击收藏!(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观音菩萨所在之处,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对孙悟空来说,来回不过就是半天的事,然而到现在为止,却已经有一天一夜时间。杨戬自然不担心孙悟空的安危,他只是觉得自己实在应该让逆天鹰跟着去,也许就不至于耽误这么长时间了。

午饭后,杨婵服侍杨戬喝了药,便把家里的琐事交给了刘彦昌,留下来陪杨戬下棋。杨戬其实不能久坐,但杨婵如此提议,根本不是贪玩,无非是怕他一个人会寂寞,便想出些玩的东西来。自然,杨婵知道他的为难,早在藤椅上铺了软垫,好让他觉得不舒服便躺一躺。

沉香从外面回来,也差不多是午时了。刘家村虽然小,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和欲望,东家长西家短的,总会有些琐事要处理。在外面,他是代替三圣母的威严的天神,但回到了家中,他便一扫倦色,到溪边去帮刘彦昌清洗碗筷。

山水明澈,溪流潺潺,这条溪流的源头是西边一个不高的瀑布,再往前是什么,他却不知道了。瀑布附近山壁陡峭湿滑,如果他还有法力,还能飞越过去一探究竟,而今却只能止步于此。

看着水中的这个身穿曲裾袍的少年,刘彦昌第一次发现,他其实已经不能算作少年了。杨戬回来之前,沉香远不似如今这般沉默,平日里话多得很,所以在他眼里,沉香似乎还是当年那个顽皮孩童。而现在,他终于发现沉香已经变了,他变得沉稳,在应对孙悟空时甚至要比他更加懂得随机应变。这孩子总算是长大了,刘彦昌想,他会变得比自己更加出色,会变成自己所希望的那个样子。

沉香在溪边蹲下,接过刘彦昌手里的活,仔仔细细地刷着。偶然看到水中刘彦昌的倒影,他忍俊不禁地打趣道:“爹,我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刘彦昌一阵尴尬,别开脸道:“说什么傻话?爹就是想问你,新房间还习惯么?”

所谓的新房间,乃是杨婵担心杨戬不喜欢刘彦昌和沉香,所以让他们搬到其他距离落英庭较远的房间中去了。沉香在原先的房间住了三十年,现在突然让他搬,他却没有半句怨言,这也正是刘彦昌有此一问的原因。

沉香闻言,淡淡地笑道:“不碍事的,爹。前天还有些失眠,不过昨天已经好多了。”他低着头,无意识一般说着,刷碗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大,“要说不习惯,也该是杨戬……舅舅更不习惯吧。我不明白,他怎么能一个人在那种地方活了三十年?那个地方,比华山底下更阴冷几倍……”他忽而看向刘彦昌,“爹,我知道你和娘在担心什么。我不恨他了,三十年了,再大的仇恨都可以冲淡,何况……我知道他一定很不容易。当年的事,我想了很多,其实杨……舅舅他身为司法天神,并没有错。”

“……沉香,”刘彦昌抓住沉香的手,“好了,你这几天没睡好,回去休息吧。”

“爹……”沉香怔了一下,只能苦笑。他确实是有些精神恍惚了,一时间脑海中居然全都是杨戬当年高立云端的模样。更不明所以的是,他甚至不想叫杨戬一声“舅舅”,尽管自己已经不再怪他,更察觉了自己的诸多不足。

刘彦昌看他呆呆的样子,叹道:“怎么了?不如你去看看你娘吧,她和你舅舅在下棋呢。”

“……好。”沉香应了一声,又迟疑了好一阵,才往落英庭走去,远远就看到了坐在亭中的杨戬。把他从囚牢中接出来的那几天,沉香的确是感觉他已经今非昔比了,但不知怎么的,沉香现在看见他,却已经没有了那种悲哀的感觉。

走近了一些,便看见杨婵正双手护着一颗棋子,竟是在和杨戬耍赖:“这是我的车,你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杨戬无奈道:“原本你不动你的兵,我便吃不到车,但如今既已吃了,又怎能反悔?”

杨婵道:“那不动兵不就好了?”说罢便将兵后退一步放回原处,“我知道,你一定要说‘用兵之道,有进无退’,对吧?我不管,我就要退。”

三千年了,这妹妹的棋品就没见好过。杨戬淡淡笑了,不和她多计较,便随意走了一步。谁知杨婵的马头一偏,便把杨戬的炮吃了。

“娘……”沉香忍不住插嘴道,“马好像不是这么走法的吧?”

见是沉香,杨婵笑得有些尴尬:“沉香也来了?就是玩玩而已,不必太较真了。”

杨戬也唯有苦笑,看着她的马的走法,说不定下一步就能直接吃掉自己的将,便把象往下拉了一个田字位,蹩了马腿。杨婵就算再怎么耍赖,也该知道这样是绝对前进不了的,便又想起别的办法来。

沉香在旁看着,时而看看棋盘,时而又瞧瞧杨戬,片刻,终于忍不住挪到杨婵身边,低声耳语道:“娘,我也想学……”说着又看一眼杨戬。母子连心,杨婵自然心领神会,这的确是个让甥舅俩化干戈为玉帛的好机会:“那便让你舅舅教你,他可是棋术大师。”

沉香一边听,一边观察着杨戬的反应。杨戬依然恬淡如玉,只是眉宇间染了一点疲色,但沉香知道,他一定是听见了的,而且没有反对,那么就是默认了。沉香忙上前两步,整理衣襟,掸净灰尘,下跪道:“舅舅,请收我为徒!”

若要说为下棋而拜师,这礼未免太过庄重,几乎可算是五体投地的大礼了。杨婵看着,却不奇怪,她知道这并不仅仅是拜师这么简单,更多的是在为三十年前华山下那一斧子,在向杨戬赔罪。

只因为无论如何,外甥怀着要杀舅舅的心思,甚至用斧头砍伤舅舅,这是绝对的滔天大罪。何况他的舅舅当年只不过是在其位谋其政而已。

沉香性格含蓄而且容易害羞,所以杨戬来了这么几天,他都没有来当面向他道歉。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他便要将自己的歉意全部传达出来。

“舅舅……”沉香的头埋得很低,声音有些发闷,“对不起,舅舅!当年沉香有诸多懵懂之处,若不是舅舅提点担待,否则沉香一定活不到今天!”

这孩子实在是太聪明……太聪明了。杨戬凝视他很久很久,那双古井一般深沉的眼中,竟然掠过了一丝苦涩与悲哀。半晌,他轻叹一声,道:“起来。”

沉香抬起头,见杨戬将棋子收回,开始重新摆棋。这是接受,更是原谅。他忙站到杨戬与杨婵之间,小心翼翼看着棋局的摆法。杨戬的手极漂亮,很难想象竟然是握了三千年兵器的手。沉香回想起以前在真君神殿所见的杨戬的笔迹,那样的刚劲挺拔又隽秀清灵,倒是像煞了杨戬自己。

杨婵见沉香呆呆站在旁边,觉得奇怪:“站着做什么?坐吧。”

确实,他忙了一个上午,已经非常疲惫,但也许是因为以前杨戬高坐明堂、率兵操戈的模样给他印象太深,如今在杨戬面前,他简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此刻听杨婵这么问了,他唯有摇头,示意不累。

不过他也没有站得太久。这象棋左右只是教了片刻,杨婵忧心杨戬身体,便将他扶回房里去休息了。沉香站在原地呆呆看着杨戬离去,双腿的酸痛开始一点点侵袭上来。

杨婵安顿杨戬躺下,又倒水来递给杨戬,岂料他喝了两口便咳起来。杨婵忙用手背覆上杨戬额前,好在并无发热,只是一点咳嗽而已。她松了口气,想来方才虽然亭中有些微风,但日光灿烂,绝不至于就此病倒,自己委实是关心则乱。她放下茶杯,叮嘱了杨戬几句,又说再过几日那四方游走的神医扁鹊便会来为他诊治。

扁鹊成仙之后,一直闲云野鹤,踏遍凡间河山几多,挽救了无数凡人的性命。但这千芒针,却是非施术之人不能解,饶是扁鹊,亦只有束手无策。

随后杨婵便离去,留他在房里休息。待她与沉香走远,杨戬便推开被子,忍耐着关节里不间断的火辣辣的刺痛,慢慢走到书架旁,从抽屉中取出一本奏折来。

那曾是凡间京城土地呈给玉帝的机密奏折,上面清楚地指明,王母娘娘已经投胎至辽王夫人腹中,并且与当时尚且年幼的太子有指腹为婚之约。

而今,当年的太子已经继位,如果不出意外,王母娘娘将是现在的国母。

土地呈上这本奏折,乃是出于张百忍的命令。而在奏折的最后,则有张百忍的朱笔批复:仍在乎?

她,王母娘娘,还在吗?张百忍所要问的其实是,她为什么还活着?

不管是人还是神,欲望永远无法克制。就算是玉皇大帝张百忍也一样。他想要架空王母的权力,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王母是天地阴气的主宰,自古阴阳相合方为天道,而且王母娘娘向来慈祥公正,天地间无有不臣服者。

所以张百忍知道,他永远无法真正架空王母,但是他却可以让她再也回不了天庭。可叹张百忍百密一疏,这本奏折还是被杨戬安插在玉帝身边的婢女霖瑜偷了回来,再由逆天鹰保管至今。而杨戬知道此事之后,便一直让人盯着皇宫,谨防有变。一方面杨戬动用的是梅山七圣这等武将,另一方面张百忍却不好大张旗鼓,于是整整三十年,仍然没有分出胜负,王母娘娘的转世李媛容依然好好地活着。

然而此事却不能再拖,杨戬明白,张百忍更明白。凡人的阳寿能有多久,等李媛容一死,王母娘娘就会回归天庭,这对刚刚大权独揽的张百忍来说,无疑将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二爷!”墙壁中忽然现出一个高大精壮的人形,嗓音沙哑,须发满面,正是梅山六友中的大哥康安裕。现出原形的那一瞬,他扑通一声跪下,伏在了地上:“二爷,我可算是又看见你了!三十年了,我们兄弟日日都牵挂着你……”

杨戬将那奏折放回原处,想要扶起康安裕,却是刚一俯身便腿脚虚软。他用手支撑着桌面站稳身体,叹了一声:“起来吧。张百忍并未如何为难我,不过是……”

“不过什么?玉帝可是用什么手段威胁于你?”

杨戬阖了眼微微摇头:“没有。我没有任何把柄落在他手上,你们不必为我担心了。王母娘娘……现在如何了?”

康安裕扶杨戬坐下,给他添了一碗茶:“王母娘娘一切安好,如今已是当朝国母,为人谦善,凡人都很敬重她。不过玉帝近来下手越来越频繁,我们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竟然能让梅山六友疲于应对,看来张百忍确实是被逼急了。杨戬按了按康安裕厚实的肩膀,道:“这些年辛苦你们了。一个月后我便来京助你,想玉帝手下的虾兵蟹将也不敢在我面前恣意妄为。”

来来去去,其实王母的余生所剩不过三四十载,如今他和玉帝却是要为她能否顺利老死归天拼得你死我活。

“娘娘的阳寿,你查过没有?”

康安裕道:“查过,阳寿六十又七,寿终正寝。”

杨戬点了点头,又沉吟片刻:“回头让老四拟一份奏折呈给张百忍,就说你们发现了娘娘的转世,且近来有许多不明来历的鬼怪前来行刺王母。我就不信,张百忍还能假作不知。”

康安裕应下,又与杨戬寒暄了几句便又赶回去了。房里只剩下杨戬一个人,他终于再也坐不住,伏在桌上歇了片刻,只觉头脑昏沉,几乎困倦得睁不开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阁在线阅读修塔楼灭八旗的计策?

    袁崇焕?魏忠贤推荐袁崇焕?朱由校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他可是记得,袁崇焕是御史侯恂一手提拔的,应该明面上属于东林党才对。御史侯恂可是东林党的大将,此刻已经被魏公公赶回老家养老去了。魏忠贤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推荐东林党的袁崇焕?(注:其实研究明史的人都知道,袁崇焕是阉党地下党,所以才能在魏公公掌权

  • 我的平淡青春在线阅读召唤眼鸟!

    楚澜家里楼下的一个烧烤摊,楚澜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浏览着系统的各种的信息。楚澜也是知道了各种不知道的东西。而田伯光,他算是古代人,到了现代,什么都没见过。不过好歹在楚澜的吩咐下,他努力的压下心头对周围一切东西的好奇,努力的吃着手中的串。在他眼里,街头一个电线杆子都能让他研究上半天。而楚澜为了不让田伯

  • 海贼之栗色诺语第七章在线阅读

    太子义奇怪的看着猴子,原因是因为猴子自己饿了还是顺手带来的?不过想归想,还是要感谢猴子,要不是有猴子,他早就横死这个陌生的地方了。猴子没有理会太子义的感激,而是眼睛盯着那只镌刻雷电的箱子,神情极为不自然。它一阵“吱吱”的叫唤,左手指着箱子里的梨,右手指着一个方向,太子义猜测:估计梨是从猴子所指的方向

  • 乔小姐,皮一下很开心?[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一夜,徐可给建宁公主看了宝贝。徐可和建宁公主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超友谊的事情。或许是建宁公主年龄不到,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也或许是徐可仅存的一丝良知,没让她对年幼的建宁公主下手。只不过,徐可终究没忍住邪恶的思想,教建宁公主用两个特殊的部位,玩了两个好玩的小游戏。玩过这两个游戏后,徐可和建宁公主的关

  • 一啸冲云霄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都无法用科学解释,存在着许多未知的谜,或许你了解的,仅仅只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黑色的天空划过一道靓丽的金色流星吸引了许多的人们驻足观看,纷纷拍照记录下这一刻的美丽,不过美的事物一般都转瞬即逝,也只定格在那刹那之间,待它消失殆尽之后,人们又回到原来的状态,若不是脑海中的记忆和手

  • 斗龙战士之青春之挑战声乐系,求收藏(3)

    最近学校要举办迎新表演,而身为声乐系出名的音乐天才,佟丽雅自然被选为代表声乐系压轴表演!只不过这次老师选的歌曲是男女合唱,那么除了佟丽雅就还得再选一名男同学和佟丽雅一起表演!为了能和女神一起演唱的机会,此时练歌房里正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呢!男生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歌用来讨好佟丽雅。她还没走进,男生们就

  • 元天记在线阅读被一个人包围了【跪求收藏鲜花评价】

    马栏山,黑风寨。聚义厅中,一片欢声笑语。马栏山的一众马匪此时正在此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好不潇洒。虎皮大椅之上,一名黑脸络腮胡只有一只眼大汉手拿一只大羊腿,吃得是满嘴流油,看着下方的那一众兄弟们,他更是乐得哈哈大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马栏山一带最大的马匪头目,黑风寨大当家,人称黑旋风的李奎安。“大

  • 末世地球重启之海边的婚礼

    二人走出了商场,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门口,姬雪瑶止住了脚步,姬子轩看着这座被铁丝网圈起来的废弃大楼,心中一百个问号,这时,姬雪瑶向前走了几步,打开大门左侧的小门,迈步走了进去“发什么呆呢,还不赶紧进来!”看着姬子轩在那发愣姬雪瑶喊道“哦,来了!”姬子轩答应了一声,也迈步走了进去,这一进去,姬子轩才发

  • 血色黑骑在线阅读请假条

    嘿嘿,我露出了个诚恳的卑微的微笑。今下午玩的有点嗨,全忘了这事了!戏耍使人堕落。唉,人不能懒惰啊!连今天的任务都没完成。抱歉了,作者在此鞠躬。望支持!谢谢!

  • 梦寐以求在线阅读第二章

    淡青烟,人两双;断桥边,意难留;彼岸花,艳混沌;奈何,奈何,今生无缘又来渡;生死相随,怎有往昔?人都说,世间有三大苦难,三大欢喜。其间我一共经历了两个,一是我到了这忘川河,却望不见奈何桥上原本该等我的那个人。二是我这一生从没什么可以说的上是轰轰烈烈的,唯一最美好的事情便是爱上了那个可望不可及的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