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恋与制作人之evolve学家第五章

2021/6/11 22:18:15 作者:拂去拂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恋与制作人之evolve学家
恋与制作人之evolve学家
作者:拂去拂来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脑洞大如天写完自己看一看,我都信了呢主cp许墨x许攸非亲生兄妹许攸十九岁女evolve资深研究专家发表论文《evolve的模型构筑》《evolve的本质研究》《evolve的分级》《拥有无数种evolve的可能性》金手指——哥哥:许墨闺蜜:悠然许墨:“你喜欢悠然吗?和喜欢我比起来,更喜欢悠然吗?”悠然:“最近研究需要古埃及文献?那过来和我一起住,需要什么我都帮你。”有残缺的恋与制作人游戏系统,然而它只是一个吉祥物。(希望不会有人因为我的坑怀疑我的人品,坑了的那篇文是因为我脱粉了,失去了爱情)

第五章

余青有种偷了别人家的大白菜,被逮个正着的感觉,其实也不是她想的多,她离家才没多久,杨九怀从余家出来,归家去,等着收拾妥当出来少说也要二三个时辰,却出来的这般及时,显然是冲着宋志武来的。

这个杨九怀本就不简单,从小就深谋远虑,少时就知道爱惜羽毛,入仕之后在外名声极好,是个爱才的人,有那些落魄的文人或者武者,只要来求他,他都会慷慨解囊。

恐怕这也是杨九怀后世能称王的原因,一个在位者,最重要的就是识人如炬,善于用人。

其实余青早就觉得,当初虽然余家故意装作不知,把余含丹嫁了过去,但是杨九怀能同意,恐怕也是有别的原委。

至于什么…… 其实余青自己也说不清。

或许是看中了余家的家业?毕竟余家就两个女儿,以后家业就要归到族里,因为没有男子继承,但是很多没有儿子继承家业的人家都会提前把产业换做现银给女儿做陪嫁。

就比如余含丹出嫁的时候,余青粗粗算了算,起码有六万两银子的陪嫁。再加上后来陆陆续续的补贴,超过十万两银子也不算多了。

余开尤为喜欢这个女婿,给起东西来当真是不知道心疼。

杨九怀看到余青就下了马来,他后面跟着一个穿着儒衫的中年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样貌寻常,但是看人的时候有种叫人不敢直视的锋锐。

那人看了眼跟在余青身后的宋志武,悄声对着杨九怀说了什么。

余青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猜测,结果就听到杨九怀道,“周先生说的就是那个人吗?”然后看了宋志武。

余青听到周先生这三个字已经是肯定了,这个人就是后世被称为四大谋士之一的周平山,不过历史上对他评价都很负面,说他过于阴谋,阳谋不足,虽然给杨九怀立下了汗马功劳,却是不如另一位谋圣之称的顾士俊。

杨九怀走了过来,显然是回家漱洗换了一套衣裳,他平日里没有穿官袍,还是如常一般穿着团鹤纹的直裰,衬托身材颀长风流,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容,却越发显得公子如玉,风姿如兰。

他温声说道,“妹妹,如今可是还气着呢?你走后岳父岳母不知道多么担忧,岳母一直在哭,你姐姐也是一直在问你。”又道,“我也未曾想过岳母居然做出那等事情,实在是不该,叫人心痛,但到底是你的生身母亲,怀胎十月,历经生死才生下的妹妹,心里总是记挂着妹妹。”

“姐夫不是说让你就这般谅解岳母,只是你一个女子在外所有不便,妹妹又是这般颜色出众,要是被人掠了去可如何是好?”

杨九怀就是这样,无论怎么样,他总是会让你觉得心里十分的舒坦。

其实这也就是余青不敢靠近他的缘故,这才几岁?不过二十出头,却是比一个老头子还要圆滑城府。

你永远都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余青不想多浪费时间,自从出了那余家的大门,这些人已经和她毫无关系,或许以前的余青还有多有留恋,但她不是,除了因为身体共情的原因让她跟着哭了一场,倒也没有旁的情分了。

余青挪开一个步子和杨九怀保持距离,道,“杨大人,有劳您惦记了,但我也说过,出了余家的大门,我以后就不是余家的二小姐了。”

余青声音极为冷淡,目光也毫无温度,这让杨九怀心里越发的有些奇怪,就算是人的性情会变,但是不过三天的时间,却好像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一样。

眼前的这个余青…… 杨九怀的目光马上就变得锐利了起来。

余青道,“杨大人,你我既然毫无瓜葛,就请让道,我这还有事情要办。”

一时场面有些压抑,谁都没有想过,向来对杨九怀言听计从的,爱慕有加的余青会这般果敢无情。

杨九怀目光深沉的看着余青,那样子让余青颇为不自在。

几个人朝着宋志武的家去,一路上余青只觉得锋芒在背,强忍着才没有回头去看,但是余青知道,肯定是杨九怀在看她。

心里忍不住想着,还是赶紧出城吧,不然在这地界,当真是有些不自在。

宋志武早就知道了这是余家二小姐,只是就好像是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一般,之前是什么神态,现在也是什么模样,这让余青觉得心里很是舒坦,就是这样沉稳,冷静,不然也不会危难之际就可以挺身而出。

宋志武的家就在百乐访,一路上少不得遇到那些涂脂抹粉,穿着暴露招揽生意的娼妓,街道上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恶臭,是那种香味混合着腐肉的味道。

强忍着,终于到了宋家,那茅屋都称不上房子,余青觉得似乎风一吹就要塌了一般,门框上挂着陈旧的白布,随着风轻轻飘扬。

宋志武刚到家,就看到一个满脸皱纹,穿着满身补丁的佝偻老妇走了出来,她看到宋志武身后的余青立时就明白了,露出难过神色来,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外祖母,这是我以后的主人。”宋志武说的很坦诚,反而是让余青觉得有些不自在,她倒也没有想过奴役宋志武,只是想找个保镖而已。

那老妇听了,眼睛里立时就涌出泪水来,抱住宋志武哽咽道,“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宋志武却道,“娘的病拖了许久,大舅舅连房子都抵了出去,那还不是为了娘,我没用,是个没本事的,不能让娘和祖母安享晚年,又连累了舅舅一家子。”

余青安慰道,“婆婆放心,虽则卖身,但只是做些看家护院的事情。”

那老妇听了感激的不行,差一点就跪了下来,还是余青眼疾手快的拦住,这才没有受礼。

等着安排妥当,已经是快傍晚了,按道理古人很少会晚上出门,宋志武自然是古人,可是他却一声不吭。

余青心中越发喜欢这个人,觉得当真是找对人了。

她也不想晚上出门,只是怕夜长梦多,不敢耽搁罢了,为了尽快出城,又去买了一辆马车,虽然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女眷,但是因为文墨跟着,到底也没有吃亏,买的价钱也很公道。

到了城门,余青就对文墨道,“多谢了。”拿了早就包好的封红给他,里面放了一两的碎银,“我此去就不会在回来了。”

文墨一时傻了眼,之前遇到了杨九怀,但是他们少爷也没说让他回去,只好一直跟着,一开始觉得这余家二夫人又在胡闹,但是越看越是觉得有些心惊,果然到了这会儿已经是在撵人了。

“二小姐,这附近匪徒很多,专门抓这些路过的行人。”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有急事。”虽然文墨是受了杨九怀的吩咐,但是一直都认认真真的帮着他,要不是她跟着,恐怕也没能这么顺利。

文墨跳脚,道,“哎,那个姓宋的,你们家小姐这般胡闹,你也不劝着?”

宋志武正坐在车辕上,手里拿着缰绳,正是要给余青赶车,听了这话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只听我们夫人的。”

余青后来就纠正了宋志武,让他喊自己为夫人,毕竟是嫁过人的,以后还要带着孩子,只不过文墨是属于娘家人,是姐夫家的随从,所以自然是喊她小姐。

那马车扬起尘埃,消失在了路的尽头,文墨心里火急火燎的,总觉得余青这般太过大意了,又看了眼手中的封红,跺了跺脚,道,“还是赶紧去禀告少爷吧。”

那寺庙叫远山寺,倒也不远,坐在马车上半个时辰就到了。

此时天还没黑,太阳挂在了山边,还露着半个头。

崇山峻岭,道路狭隘,但因着这难得的夕阳,倒也显得格外的宁静安详。

这一路上余青没有说话,宋志武也一直沉默,他似乎就是这样,只要余青的话他就只会盲目的跟从。

曾经远山寺也声名远播过,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却是慢慢的淡然了下来,到了近年,就是连吃饱都是问题。

余青到的时候,看到原本应该是红色的墙皮都已经变得斑驳,带着衰败的迹象,这一路行来,看不见一个路人。

敲了门,好一会儿才出来一个年轻的和尚,宋志武就算没给人当过仆从,但总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倒也像模像样,靠着门,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家夫人想要给亲人点个长明灯。”

那和尚很是不耐烦,最近这边匪徒很多,别是来个歹人吧?但是看着站在后面披着孔雀羽莲蓬衣的女子,虽然那帽子遮住了大半的面容,还是能看出绝色的姿容来,更不要说压着衣袖的手白净修长,娇嫩的很,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女眷。

都说佛门是清静之地,但其实他们最是势利,看见这模样,和尚的戒心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宋志武丢了一个封红递给小和尚,“小师傅,我家夫人午歇的时候做了梦,看到过世的祖母跟她讨要香火,她一时情急,就这般急匆匆的出了门,到了这边也是晚上了,还请行个方便。”

寺庙里许久没有收到供奉,都已经快揭不开锅了,小和尚握着那颇有分量的封红舍不得还回去,稍微犹豫了下道,“施主请随我来。”

进了门,是铺着青石板的小路,顺着走就到了大殿里。

“我们家老太太在世的时候极为喜欢孩子,想着你们寺庙里有没有孩子,如果能让孩子来点灯,老太太必然会高兴的。”

余青见那和尚犹豫,看了眼宋志武,他马上按照之前在马车里的学好的话,道,“我们夫人想点一盏五百两的长明灯。”

那和尚一听这数目,眼里的惊喜就藏不住了,要知道这一年的供奉加起来也没这么多,马上道,“夫人,您稍等。”

或许是因为太过期盼,不过二刻钟的时间却是像是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余青看到那和尚领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穿着崭新的袍子,上面的折痕都是整整齐齐的,似乎是因为见客特意换的。

这孩子有对浓密的剑眉,显得十分英气。

只是如今面黄肌瘦的,下巴尖尖,显得那一双冷清的眼睛更加大了,他看人不会拐弯,会直勾勾的盯着,久了就会有种发憷的感觉。

那和尚道,“夫人,尚心从小在寺庙出家,虔诚向佛,又是孩子,就由他给您点灯,您可满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怂到底第10章在线阅读

    “好,不过路途遥远,为父也不敢保证,信件一定能送到啊”。经历这一次的事情,杨虎对朝廷也不再害怕了。什么江东猛虎,不是三两下就被我给抓了?恐怕朝廷的中兴三大名将,也就是靠着朝廷多少年来的底蕴,才崛起的吧。但是现在杨虎又怕亲信送信被其他人给拦截曝光。虽然朝廷已经日落西山,地方上的官员谁都不怕他。但是杨虎

  • 其实爱情很美进军蒙嶲诏【3】

    皮罗革对郑旭long说:“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赶紧出发。”又对两名副将说:“你们,一定要保护好郑大人的安全。记住了吗?”李大海发誓:“禀大王,末将在就有郑大人在。末将绝不会苟且偷生。”黄小虎也发誓:“大王,只要有末将在,别人休想动郑大人一根毫毛。除非他们先杀了末将。”皮罗革笑道:“嗯,不错,忠心可嘉。

  • 溺爱之祸古曼童

    买个鬼?有点不可思议!可是确实是存在的。在太国大街小巷都是!但是真假难不知道!黄埔风这么想到!黄埔风这时候在工作单位这时候黄埔风开始头疼难忍!可是黄埔风每次躺床上半个小时边好了!黄埔风也不知道怎么了!红叶又不在没办法照顾他!不过黄埔风并没有跟红叶在一起!不过两个人,不定时的会见面!这件事情当然也给红

  • 火影之强者系统第四章在线阅读

    忙活了一大早上,终于将任务做完了。廖林记起今天可是周末,今天应该去何老师家里补课。顺便把买的几块表带给他们。何老师的家离学校不远,他直接坐出租车坐到何老师家。何老师全名何倩,丈夫宁天,何老师有个女儿。叫做宁雨欣。宁雨欣也在廖林所在的城都七中读书,而且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她还是城都七中的校花,所有男

  • 囚凰:稗官千岁录在线阅读吓惨了的少年

    看着悬浮在不远处天空的叶铭,何炯对着黄镭小声说道,小家伙怕是吓惨了。黄镭看了看直到现在还紧闭双眼,那张有些稚嫩的脸庞上都有些灰白之色,显然吓着不清。于是小声着对着何炯说道:“小家伙可能有些恐高,吓得脸色都变了,在加上那手上正在低落的鲜血,你试着安抚下他,先把他弄下来再说,毕竟你刚刚提醒过他,他应该对

  • 代嫁宠妃(重生)城墙上的约定

    还有一周,沐絮就要开始拍戏了。趁着这最后的休闲时光,她陪李兰泽好好的游了下B市,也给自己好好的放了一次假。暑期的B市,又闷热,人又多,更何况是B市最瞩目的景点。戴着墨镜和太阳帽,气喘吁吁地跟在李兰泽身后的沐絮,深深觉得,脑子一抽陪她来逛B市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沐沐,跟紧我哦!”对比沐絮的精疲力尽,

  • 走出三维世界在线阅读第4节

    听完圣旨,齐静儿头脑有点晕,自己才穿越这里不过半天,再过一个月就要嫁人为妇。可她还是大好青春,还想在这多拐点帅哥,5555…………这边为自己感到悲催,而那一边…三王府(蝶舞:哈哈哈!我们的男主就要出场了,激动吗?)“三哥,你真的要娶那个齐静儿?”一个身穿蓝色华服,显得英俊潇洒。“娶,为什么不娶,不过

  • 遇见你喜欢你比拼演技

    “小小都尉,居然让我在外面等他!”“这要是换做以前,我早就把他五马分尸了!”营帐外,董卓的脸色很不好看。“岳父大人莫要动怒!”“刚才我入营帐时,这个林都尉浑身是伤”“想必他也是不想让身上的血污坏了岳父大人的兴致。”李儒在一旁安抚到。“哼......”董卓一甩袖袍负手而立。林昭受伤这事儿,确实是他害的

  • 洪荒:开局杀了广成子在线阅读第5章

    夜幕笼罩,穿过小青山,乌篷船正式驶入长生湖内。此时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正站在船头远眺湖边小镇,灯光璀璨如银河星龙,闪烁浮动,将半边天际都照亮。“看起来灯火通明的,人又多,感觉会很热闹诶!”灵羽卿不禁感叹。本就充满了对山下世界的新奇向往,亲眼见识到后就更加期待了。乌篷船渐渐靠近渡口,但这一大片的湖面上都已

  • 爱情公寓之纵横无双在线阅读第五章

    ......政教处“哼。夜亦染,你等着退学吧。”老妇女超级猥琐。看见校长把整件事情“一(添)字(油)不(加)落(醋)”的告诉校长。“。老师,你还有没有事吗?”校长有一种赶人的语气说。“没有了,校长,这件事情您一定要‘好好’处置。”。老师死皮赖脸的不想走。“嗯,如果没有事你先去忙吧。”这已经很明显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