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战神联盟之寻青涩

2021/6/11 21:27:40 作者:暗夜圣雪 来源:17K小说网
战神联盟之寻
战神联盟之寻
作者:暗夜圣雪来源:17K小说网
队长,当年你为我们挡下那一击后消失了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我们还能再次遇见你即使你已经失去了记忆不过,没关系我们会用尽全力让你记起来!

斐梨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也不是藏掖着心事的女人,见到齐雪的第一眼,这个女孩的五官让她很舒服。

精致的圆脸,笑起来很甜,两道眉毛清逸,眼睛里藏着水光,说话做事端正懂事,一个完美主义者。

齐雪跟她一样是大学生,不同的是她是走艺术,文艺路线,艺术生都是长腿瘦高的精致girl。

而斐梨天生是个偏科,她本想考语言文学专业,出来后跟父母一样做个老师,半路被她顽固的爸爸硬是塞进理科班,一路死守磕巴的课门,最后考上T大,选了个计算机专业。

显然二人不是一个频道。

偏偏一见面,双方都很满意。

齐雪家境优渥,无忧无虑,从小被人捧在手心的公主,外表甜美出众,魅力不可小嘘。

斐梨吃得苦头多,原生家庭的影响太大,父母都是老师,家教严格,而她跟她哥的童年几乎在书本里度过,乐趣少,枯燥无味。

二人确定关系交往后,斐梨也是第一次谈恋爱,谨小慎微,尽心尽力,担心哪里做不好,让小姑娘不开心。

斐梨跟她在一起,平时非常宠她,小姑娘喜欢的东西,她都会买给她。

虽然她的工资并不是很高,从不靠父母,还有个小丫头要照顾,然而谈恋爱都会开销,两人牵着手开开心心的去花店,很快便带出来一束鲜艳的玫瑰花。

阳光下的女孩鲜艳明媚,闻了闻玫瑰的香,眸子润的像一道湖水,倒映着她的影子。

“阿梨,我好幸运可以遇见你。”

“是我幸运,才会遇见你。”斐梨点了点她的鼻尖,幸福的笑出两酒窝,很容易满足。

秋末,树叶掉的所剩无几,路边笔直的针叶松高耸直上,空气中兀自萦绕着苦涩清淡的气味。

女孩都喜欢金银珠宝,喜欢高档会所餐厅,喜欢漂亮的衣服,浪漫的约会。

齐雪不太在意这些,对她而言只要是跟斐梨在一起,无论去哪里都是开心的。

斐梨觉得这段感情来之不易,渐渐地发现自己稍许力不从心,她工资不过万,还在实习阶段,二人恋爱一个月,已花掉她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可是,她依然乐此不疲。

两人去了一家西式餐厅,小提琴的音乐悦耳动听,宛若冬日的暖阳,使人心旷神怡。

斐梨跟齐雪坐在百合花堆砌的一角,这边灯光稍暗,掠影浮光打在两人身上,惬意安然。

齐雪笑起来很美,出来约会特意画了淡妆,身上的一袭水蓝色长裙,优雅得体。

她用切刀将牛排切了一片放进口中,喝了口干红细细品尝,回味道:

“这家店的牛排烤的不错,我们下次还来好吗?”

斐梨微笑,晃着手中的高脚酒杯:“你喜欢,下次再来。”

空气流淌着暖暖的爱意。

斐梨的唇瓣在玻璃流光中仿佛舔过的蜜糖,舌尖轻触拉出绵长的银丝,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这么不动声色地,落入齐雪水色的眸子里。

她松开刀叉起身,微微前顷,在斐梨抬脸的那一舜。低头,轻轻咬住她的唇,在柔软的唇上意味的舔了一圈,“你真的比酒还要酿呢。”

“……”

斐梨睫毛颤栗,唇上湿润了一片,心脏怦怦乱跳,快要炸开了般,蓦地怔住。

齐雪抿唇继续坐下吃牛排,嘴里说着:“看你这么诱人,有点忍不住。”

斐梨缓缓弯了弯唇,眼里尽是宠溺,“吃饭吧。”

这个女人真是太会撩了。

每次回家,乔烟都乖乖的坐在书桌上写作业,长发扎成一个小花苞,衬得小脸盈润如玉。

这次也一样。

“我回来了。”斐梨打开门,便听见从房内跑出来的脚步声。

两人目光对视一眼,出奇的诡异。

乔烟小奶音透着几分不满,“你回来啦,最近都好晚。”

斐梨脸颊滚烫,想做了亏心事,把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放在家里,确实心里难安。

谈恋爱固然美好,不过身边有个小朋友,都要初处处留意。

“我今天加了会儿班,你还在写作业啊。”斐梨撒谎脸红心跳的。

乔烟扯出抹笑,点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黑溜溜的眼珠子徘徊在她脸上,说:“我肚子饿了,想吃饭。”

“我现在就做饭。”斐梨张了张嘴,赶紧脱下外套,系上围裙,准备晚饭。

乔烟站在旁边看着,“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呀,所以才会这么晚。”

斐梨手上一顿,险些切到手指,干涩的笑了笑,“我去朋友家的,对方是女生,怎么会谈恋爱。”

“这样啊。”

“唉,你别瞎想,快去做作业,待会儿洗手吃饭。”

“哦。”乔烟瞬间没了兴致,恹恹的垂睫。一直以来她给斐梨的感觉太乖,笑起来萌软软的,天真纯善,以至于哪怕心里不舒服、不开心,也不会表现出来。

而对于这方面不细究的斐梨,自然无法理会这种神奇的变化。

她会想,这孩子或许长大了一点,心思难测。

乔烟背过身,随手拉上移门。

脸色逐渐变得非常难看,眼睛也在下一秒深的不见底,捏紧手指骨。

生出种被人背叛的滋味,指尖凉透,恼羞成怒的让她难以平息。

——会撒谎了。

斐梨做了几道菜,茭白炒肉片、山药青椒炒木耳、糖醋小排、还有瘦肉蛋羹。

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红绿白搭配非常漂亮,全是乔烟爱吃的素食。

桌上异常的安静,只有筷子相碰的声音。

斐梨吃了口米饭,她并不饿,刚吃完回来,为了不被小姑娘发现异样,给自己盛了小半碗米饭。

“你多吃点,最近作业很多吗。”

乔烟嗯了一声,吃着她夹的菜,面无表情的说:“明天周末,你还上班吗?”

她咬住筷子,想了想:“暂时没通知加班。”

“那明天我们在家看电视。”

斐梨看向墙上挂着的小日历,明天是冬至,过节吃饺子,可是冰箱里的饺子没了,她想了下笑说:“明天我去超市买东西,最新开的那家商场超市在做活动,回馈老客户,里面的东西都在打折,最低3折。”

“打折?”乔烟跟着斐梨生活,已经了解到很多陌生的词。对于她们普通人的生活,顶着开销的压力是很大的,尤其斐梨无时无刻都在节省钱,每个月的工资都要精打细算。

“唔,明天后天活动两天,人流量一定很多,要去得早点去,不然人山人海的不太方便。”

T市的人口很多,底层的平民占据60%,为了生活而艰苦工作。凡是有优惠大酬宾的地方,人流量都是爆满。

她最近一直在齐雪身上花心思,没怎么考虑到乔烟,顿时心之有愧,趁着休息日出去给她买几件冬天的衣服鞋子,先准备着。

“那我明天早起,陪你一起去,我可以帮你拎东西。”能跟她一起出去,乔烟心情一下子变好,脸上的阴郁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依旧是温软的甜。

“嗯,可能会很累。”

“没关系,我快上中学了,不再是小孩了。”

“……”斐梨无可奈何的落了笑。

身边有个小丫头,快乐远远大于生活压力。

吃完饭,乔烟都是第一个洗澡,斐梨刷锅洗碗,将盘子晾干水,擦了擦手准备洗澡。

从卫生间里传来乔烟软绵绵的声音,“斐梨,你在吗?”

“怎么了?”她站在门口问。

“我没有放内裤,你帮我找一条内裤送进来。”

“好,那你等等。”斐梨二话不说便进了她的房间,拉开衣柜,从下面的抽屉里,将平日洗干净叠整齐的内裤翻了出来,选了一条粉色小白兔图案的。

她走到卫生间门前,小小的拉开一个缝,将内裤递进去,眼睛看着地面,轻声说:“你接一下。”

“你送进来,天太冷了,里面没有暖气,我出了浴缸会感冒。”

“可……”

“我是女生又不是男的,你介意什么。”

这话直接堵得斐梨无话可说。

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平时乔烟不会丢三落四的忘记带衣服洗澡,斐梨现在也是头疼,介于她.性.取向,平时很少跟女生一起洗澡。

除非是很要好的朋友,从未跟谁有过身体上接触。

可是对于小乔烟,她还是犹豫了。

“快点送进来,好冷啊。”

乔烟嘟囔着。

斐梨只得硬着头皮,推开门,赶紧把门关上,免得热气跑掉。

卫生间空间格局不大,她睁开眼睛,头顶积压着氤氲的雾气,打湿她的睫毛。

乔烟坐在浴缸里,脸上跟睫毛上都挂着水珠,圆鼓鼓的莹润。

细细的看过去,她长高了不少,皮肤水嫩如蛋清,白的光滑粉润。

凸出的蝴蝶骨,纤瘦的腰枝…

斐梨蓦地心口一噔,意识到什么忙撇开头,将她的小内裤放在旁边的架子上。

“我先出去了。”

乔烟呼出口气,双颊似是被水蒸气熏的粉嫩,蔓延至耳尖。

她眼珠子悄悄转过来,黑的似墨玉,细声说:“那么远,我怎么拿,你送过来一点。”

“……”斐梨肩膀一抖,皱了下眉。

“你怎么了今天。”

“没……事。”她才想问她怎么了,只是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走路很慢,短短四步的距离,能被她走成十二步。

乔烟心里也是服气,唇角不自觉地上扬,一把接过自己的内裤。

下一秒哗的一声,从水里突然站起,水花溅在缸沿外,青涩的身体乍然展露无疑,斐梨吓了一跳,猛地瞪大眼睛,逃也似的打开门离去。

“——”

乔烟蓦然眯细了眼,气得重新坐回水里,浑身都在发抖。

身下的水已经凉了,空气中的蒸汽也在逐渐散去。

她冷着脸一丝.不.挂的,踏出浴缸,水珠子顺着背脊滚落,懒得擦拭。

手稍用力拉开门扉,冷着张冰清玉洁的小脸径自站在斐梨身后。

“你为什么要逃?”

斐梨背脊僵直,回身看她,“你想做什么,这种天气,给我穿衣服去。”

“我不穿。我想问你,为什么不敢看我。”乔烟睁着双细长的桃花眼,丝毫不畏惧的问。

“小乔烟,你别闹,感冒可不好受。”斐梨去阳台拿来一条干净的长浴巾,屈膝蹲在她面前,目光淡淡的为她擦拭身上的水珠子,接着裹住她的大半个身体。

“我给你拿睡衣。”

这样的举动,乔烟无疑更加恼火。

斐梨的性格,她还是能摸透的,心里更加笃定,斐梨有什么事瞒着她。

会是什么,难道是那个齐雪?

深夜降临。

斐梨洗完澡,身心俱惫,穿身棉麻睡衣,慵懒的躺在床上,缓缓的阖上眼睛。

脑子里浮现出乔烟那张冷漠的脸,愣是让她心尖打了个寒颤。

她喜欢女人这种事,本就是隐私,合该藏着。

而乔烟是个孩子,面对这种敏感复杂的情感,说出来她也不会懂。

等她再长大些,告诉她齐雪的存在吧。

她是个不愿将就敷衍的人,从小父母的教育思想根深蒂固,性格保守温柔,大家闺秀身居简陋,鲜少出户。

上大学才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从初中开始就被同龄的男生告白,是一件非常困扰的事情。

她没办法去喜欢男人,她有自己的生活之道,爱惜自己所拥有的的一切,更不会去声色场所来个一夜情。

不得不说,乔烟的举止真的吓到她了。

她掀开被子,从自己桌上翻出一本以前买的教育类书籍,盘着膝盖坐在床上翻阅。

到了叛逆期,该怎么正确引导学生呢。

对面的小房间亮起一盏昏黄。

清冷的空间,呼出的空气都是凉的。

乔烟攥紧指尖的笔,停在空白页上,颤抖的笔尖在纸页上划开一道凌乱的线,她的心犹如笔尖,尖锐凌厉。

她眼角斜挑,唇瓣轻抿,在私密日记里,写着:

我发现她藏着的秘密,还有那个陌生的女人,出现了。

我不能让她知道我的愤怒,我的不安;

不能再愚蠢的试探她心中的柔软。

这只会降低自己的尊严。

我要高高在上,睥睨着她的一切。

看着她,心甘情愿俯首称臣;

——跪在我面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垂钓万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Cappuccino甜腻的泡沫让我稍稍皱眉。“Cubita。”我说。“Black。”艾艾补充道。从服务员手上精致的托盘里取下Cubitacoffee时我低头轻声道谢,顺便悄悄深呼吸来压制心中难以名状的烦躁。五分钟前,我和艾艾并肩走入“路过”。艾艾冲着靠里面位置的一个背影扬了扬下巴,用我们两个刚好可以

  • 都市之魔帝驾到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坐在黑色沙滩上,诵着通往彼岸的呢喃,求问你,可愿生生世世。

  • GM的异世之旅在线阅读第三章

    今天一早,吴妈妈说道:“妈,二叔,我和一穷打算回杭州一趟。”吴奶奶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吴妈妈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得回去处理一下。”“唉,这大过年的。”吴奶奶说道:“多吃点,你和一穷什么时候出发?”“妈,今天下午。”吴邪:“爸,怎么走的这么急?需要我帮忙吗?”吴一穷笑着敲了吴邪的

  • 都市之扎心大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想什么呢!”汉子扭头朝李想呲牙一笑,顺势一把抓起李想,用力向前一甩,自己则是身子往后微斜,右脚猛踢剑身,巨大的冲力竟是发出了破空声。随后,泥土伴着雪水在空中崩裂,巨大的反弹力将小山般的身躯弹射而出,巨剑手柄伴随着剑尖的反作用力,也是倒射而出。眨眼间,汉子已是倒退出数十丈,紧接着巨剑入手,整个人就

  • 云上天之都在线阅读第9章

    德昭终于如愿以偿,登上渔光岛的白沙滩。林大队长不让来,她当着陆司令的面又扳回一局,容易么?这得多聪明的人才能想到的招儿啊,想想怪骄傲的!革命道阻且长,留久一点,待到76年运动结束,或者弄个别的身份去别处发光发热,还需努力啊……同永兴相比,渔光就像个安静的少年,在千沙西南忠诚地守望着祖国。她的到来引燃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八章

    “我们劝了他很久,但他似乎并不想离婚,也不想跟你分开。”“我很抱歉,生出了斐雀这样的人。这么些年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他性格有缺陷,毫无道德感、同情心,就像一台冷漠的机器,是天生的利己主义,所以他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是爱你的。但爱一个人不应该是欺骗......所以莱莱,做个了断吧。”

  • 冰刀上的荣光第4章在线阅读

    没有过去和未来易若雪毫不犹豫的上了台。她按照掌柜的示意,将手掌放在了玄机求的上方。等了片刻,没有任何反应。酒楼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着什么。易若雪又换了一只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围观的人群有里有人小声说,是不是假的。掌柜顿时有些尴尬,他嘴巴里念叨着,不会呀。然后自己将手掌放在了玄机球上。瞬间玄机求射

  • 总是在攻略男配在线阅读第2章

    二雅士原本是富家子弟,但由于经济危机,他的家也渐渐被败光。在学生时代遇上了林,自己的生活有了目标,但天**玩,也与林渐行渐远。与林分别了7年,这7年里,雅士并没有忘掉林,盼望着与林相遇,并与林结婚。林在大学,许多人追求着她,她一心想着学习,不为所动。在宿舍里与室友畅谈:“这么多人追求你,你为什么没有

  • 唯一人民币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有些小朋友年龄小,也非常有个性。有次放学,有个小姑娘,父母有事没有及时来接,在活动室由保育员老师照看。其他小朋友都被家长陆续接走,最后就剩下她和保育员老师两个人。小朋友想妈妈,就开始哭。声音特别大,我们在楼上的办公室都能听见,以为出了什么事,便过来询问。她的带班中教也一个劲儿的安慰她,给她玩具,还有

  • 都市之我是大BOSS之这……(9)

    既然有了新手机,时浮由立马下了他最近的新宠吃鸡手游试试性能。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说:“晚上吃麻辣小龙虾吧!”步侦否决:“不行,你现在不能吃那么辣的。”时浮由瞪大眼睛,抬起头,控诉的看着他:“你昨天买的都是辣的!”步侦拧眉,道:“昨天是我没考虑周全。”时浮由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往沙发上一窝就开始摆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