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秦时明月之倾世殇之一直分得清

2021/6/11 21:00:43 作者:春风之韵 来源:17K小说网
秦时明月之倾世殇
秦时明月之倾世殇
作者:春风之韵来源:17K小说网
尘封的记忆能否挽回?是应将它永久埋没,还是将它轻轻唤醒?我不知道命运的安排,也不懂得未来的道路终将如何,我只懂得静静地守护着,直至命运之手将它打破,化为碎片,化为埃尘,随风远去。在她美丽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一颗心?那是用读心术也读不懂的。也许有一天,她对我的感情会化作仇恨,而我却无法挽回。我一开始欺骗了她,终究会在她的内心深处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这伤痕会有多深,我不能打探,也不愿打探。我的生命终将走向何方?那个拥有冰冷的面孔与深邃的蓝色眼眸的人。多久,那些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记忆碎片,我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出了迷宫。一望无际的金黄沙丘反射着炽烈的阳光,脚下和头顶同样一片耀眼,让我恍惚中觉得自己行进在无尽的光芒中。

我的后背和头顶已经被炙烤得滚烫,只有胸口一片温凉,那是十七号的体温,宽厚的后背。我的下巴卡在他的肩窝,脸颊边紧靠着他微微汗湿的脖颈。

耳边传来声音,是女主角之书的。我迷迷糊糊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什么也没说。谁都不知道我其实已经醒了。

“哟,居然找着地图出来了?”

“闭嘴。我本也是打算好的,等在游戏机里找着了地图,做了准备,之后再带她开这个迷宫也不迟。也无所谓,反正昨晚熬了一夜也通关了,不过……出了迷宫居然还是沙漠,这是怎么回事?”

“沙漠是迷宫辅助设定,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啊别急别急,我只是很好奇,这些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明明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事,何必要别人指着鼻子骂你玩物丧志?”

“没用的。”十七号的脚步顿了一下,微微侧过脸来,我甚至能穿过发丝,一眼望进他深不见底的眸子。

“不试过怎么知道?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开窍?”

“别在那儿装得跟教导主任似的。圣人你有闲心不如去修修这个BUG,这沙漠怎么长啊?我现在只想回去冲个澡。”

“差差差差别待遇!!有本事你把面对她的好声好气用到我身上?还有,回去……你还能去哪儿?”

“我……回登陆地点。”

“假正经。成天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还得假扮成毫不知情的知心哥哥,你累不累?”

“你管得着吗。”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一年前,三年前,还有六年前——”

“我问你,你走不走。”托着我的手沉了沉。

女主角之书曾说过,我们俩心里,都有巨大的悬而未决的遗憾。即使我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也大致能用丰富的想象力与狗血的少女情怀,拼凑出一个拐弯抹角,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故事。你喜欢她,她却是另外一番表示,年少的自尊彼此交织,阴差阳错在一侧穿针引线推波助澜,最后尘埃落定,敲上“遗憾”的红章。

也许根本用不着脑补,因为,那其实就是我的故事。

我们都明白,很多时候,把话说清楚就好,何必别扭。故事里面男女主角平时小嘴叭叭叭精明的都能听见算盘声,偏偏关键时刻很多简单的事情都说不明白,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字,有时候你都想要替他们吼一句“杀人凶手是XXX”“XX真正爱的是你”“他才是孩子的爸爸”……可是他们就是不说,就是不说。

哦,他们也说话的,他们会说——“你听我解释,你一定要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很多人都向往成为电视剧里的主角,却忽略了剧本有很多,我们撞上的,也许是最最为人不齿的那一套。

“我是真的替你感到可惜,如果你想出去,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如果只是为了站在这里和你废话,那我当初还为什么要回来?”

女主角之书没有搭腔,大概也是觉察到了十七号的愤怒。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数秒,沉默的半分钟过去,它还是啪的一声在空中消失了。

我的双脚随着十七号的步伐一摇一摇,像随性不准时的钟摆。我没有告诉他我醒了,一动不动,安静地伏在他背上,目光凝聚在少年挺括的半衬衫上,呆滞地紧盯了不知道多久,直到泪眼模糊。

眼泪打在他颈窝,背着我的人肩膀微微耸动了一下,后背的肌肉僵硬起来。

“醒了?”

我左耳紧贴着他的脸,声音听起来嗡嗡地,像从收音机穿出来的,滋啦啦带着杂音。

“恩。”

“哭了?”

“不是,流口水了。”

他站住,我做好了一切被摔下来的准备,可是他站了几秒钟又开始向前走,每一步都更沉重了几分。

“真的是口水。”我说。

“口水是凉的,眼泪是热的,我一直都分得清。”

眼泪像被他的话穿针引线了一般,滴滴答答,无论如何都断绝不了。我低下头,把脸埋在他的背上。

终于呜咽出声。

*

立海大附中每一届的毕业典礼,都在二月份。升学考试还没有开始,尘埃未定,不知是哪位校长说过,世事难料,人情冷暖,那样宝贵的三年的终点站,何必让孩子们在经历了得意失意后显得沧桑。

听到这个传说时,仁王雅治阴阳怪气地笑了一声,说他怎么不知道原来立海大附中的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位浪漫的校长。

班长来收志愿表,我那份放在桌上,他微微侧过脸去偷瞄,被我眼疾手快地逮到,二话不说把手中薄薄的纸塞到班长怀里。

“怎么,还不让我看?”和我执拗的目光对视了片刻,少年悻悻地耸耸肩,“算了,反正高中也是在一个学校。”

我没有说话,把注意力放回物理笔记上。他满不在乎的声音钻进耳朵,露出小小的一截,内心深处的新垣夏知揪住那个音节,慢慢地,浮现出一丝苦笑。

万一呢?

国三那年的毕业典礼更是格外早,导致排队去礼堂之前冈本老师还用文件夹敲着讲台,扯开嗓子声嘶力竭地喊,什么高中志愿书截止到今天放学前上交,有意向的同学还可以到我这儿来改动……

人流哗啦啦地,挤着他的声音涌出教室。难得清闲一天,谁都不愿把时间花在他絮絮叨叨裹脚布一样的叮嘱上。毕竟也是从学生过来的,冈本老师也没训我们,只是在讲台上悠悠得理着表格,抬起头时身边只剩下我一个人。

他的目光像见了鬼。

然后马上变得意味深长。

“还不去排队?在这儿看什么看?”

他当我班主任三年,我做他物理课代表三年。他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你和仁王同学是不是特喜欢老师啊?否则怎么每年开学走进教室,第一眼就能看见你们俩呢?

要不是碍于他为人师表的面子,我早就把怀里那叠卷子往他脸上砸了。

我国一入学时他刚毕业,皮肤天生黑,工作没多久,年纪轻轻就做了班主任。于是也没个样子,插科打诨,无所不为。我从小就发誓这辈子一定不当课代表,能做的事情除了收作业就是发作业,毫无造诣,不干。却一直记得头一节物理课上,比黑板更黑的班主任翻着入学成绩,看了两眼就啪一声合上,说,十八号的……新垣夏知,物理成绩是满分啊,那,她就是物理课代表了。

我觉得丫肯定是故意的。仁王雅治说每天早上我扯着嗓子收作业时,那神情活像谁欠了我钱没还。我摩挲着物理笔记,没错,那个欠了我八百万两雪花银的混蛋,就是他。

现在居然还敢在这儿臭不要脸地问我是不是特喜欢他。

你脑子有病吧。我把这句话吞进磨牙声里。

分班是根据选科来的,我在意的从来不是班主任的调配,而是另外一个人。我和他同桌那么多年,名字总会紧挨着出现在公告栏里的分班表上。他们说,我俩对科目的喜好、对名次的追求,无论哪方面都如此一致,一定是铁哥们儿。

其实我想听到的,至少他爷爷的也该是个红颜知己啊!

我站在冈本边上,那时而傻笑时而发呆,时而磨刀霍霍的表情,大概能直接打包po到推特上。这位唯恐天下不乱的物理老师兼班主任,沉默而微笑着欣赏了我很久,才拍拍我的肩膀,放缓了声音提示道:

“他们都下楼了,再不去,没人帮你占位置,就只能站着毕业啦。”

我如梦初醒,醍醐灌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才从推开的教室门里冲了出去。气喘吁吁地追上班级队伍,如一滴水珠汇入大海,把自己融进哄哄闹闹的人群里时,耳边还一直回响着错身而过的那一刻,他那句轻飘飘的话。

“我刚才收到了X大附属高中的自招录取名单,恭喜你啊。”

下章预告:

游园惊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在线阅读第一章

    落地大飘窗上倒影着夜幕下五彩斑斓的碎光,偶尔一闪而过的亮白车灯,半点没有惊扰到房间内的动静。莹白的吊顶欧根纱时而晃动激烈,时而缓缓轻飘,在模糊的视线里漾起层层叠浪。微醺,迷醉……还有令人晕眩沉坠的烫意。她的手摩挲在对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散落的墨发微湿,空气里恍惚间萦绕着野茉莉清淡的香气。眼前人鸦黑蝶

  • 古代悠闲生活日常第7章在线阅读

    周五的午后。艳阳的金发铺洒在每一寸土壤之上,泛着莹莹光芒。这样的夏末午后总是会给人平添一份别样的舒适感。当然,得是不忙的时候才有机会偷那么盏茶的悠闲。单易吃完午饭难得休息片刻,便去医院便利店买了杯咖啡,搁亭子里休息纳凉。此时所在的位置是医院里最为偏僻清净之地,坐落在ICU大楼背后的路之尽头处。是以,

  • 王妃要改嫁第5章在线阅读

    “你怎么了,这是哭还是笑啊!”张韶涵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弟弟。只见他右手拿着鱿鱼丝,脸色看着像是痛苦,又像是在呵呵地笑着,表情是怎么看,怎么难看,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手,手抽筋!”“那脸上怎么这么多汗啊!手抽筋!哦...”女子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玩味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似笑非笑。“你才17啊!要节制啊

  •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午后,在感业寺的一个厢房之中,洛湄披散着浓黑长发,身穿灰色迦裟,坐在一张旧木桌前,静静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写到此处,洛湄暂时停笔,把毛笔搁到砚台上。她望向窗外枫红松绿的树林,忽然想

  • 大明之最强驸马系统在线阅读第5章

    岑思遥完全没有想到小姐姐会这么凶地骂她,感觉小姐姐停下了脚步,那背着她的手臂也有点松的迹象,岑思遥不由抓紧了她的肩膀,“我、我混账?好,我是混账。”唔,小姐姐,你不会要把我从台阶上丢下去吧?岑思遥微冒冷汗,赶紧继续解释,“但,其实我那也不叫做恋爱。最短半天,最长一周,比较常见的是两三天,只要对方想和

  • 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在线阅读第五章

    距离魔渊不远便是星露城,这是魔界一座枢纽大城,吃喝玩乐比别的地方多很多,又离戚枫山的魔宫比较近,闲来无事王尽雪就会过来走走。星露城中有一处极乐坊,是魔界最大的销金窟,来往此处的人不仅仅有魔修妖修,还有那些自诩正道人士的修者。极乐坊修葺精致,雕梁画柱,一楼中央的露台上四面落下暧_昧红纱,遮住里面跳舞的

  • 制霸星河李公子

    门刚刚关上,两人就抱在了一起。徐景昌如今十七,还没有通房,郑氏担心丫头坏了儿子的精气,也怕念珠不好想,安排在儿子身边伺候的都是小厮。徐景昌是个男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会儿哪里能克制的住?正在两人打算宽衣解带温存一番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徐景昌是习武之人,第一时间就听到了这声响,赶忙拉过被子将

  • 未面世界之云宗府招生!(9)

    需要时就大力培养,没价值的时候就一脚踢开,龙星辰也是有脾气的人,就算是自己的家族,也不能妥协。在座的都不是傻子,他们都听得出龙星辰的言外之意。当下,龙启就是询问道:“星辰,那你回龙家需要我们做什么?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二话不说,立刻为你去办!”他听得出,龙星辰回到龙家是有条件的。“对,什么条件我们都

  • 清穿之八爷有礼在线阅读出游

    京城的十月已是金秋,带着夜里露水的寒凉,是落叶纷飞的季节,亦是吃螃蟹的季节。已离京七年,馋了许久的螃蟹,趁着休沐的日子,祝寒清和程秦琦到了浣纱河畔凉亭吃螃蟹。每年的京城十月最必不可少的活动便是去到浣纱河,租一座亭子,看捕蟹人捕蟹,再吃上一盘新鲜的大闸蟹,那十月便可美满了。“嘉悦,这螃蟹还要等上许久,

  • 影帝和他的小奶狗之第七章(7)

    自打那日之后,妃暄再也没有见过飞鱼,也没有再听过那么动人的笛声,其实她很想再见他,问他到底是什么回事,这个疑问她还是去问了周景,这时周景还没有回府,倒是却来了一位美貌的姑娘在门外求见,求见的不是周景,而是她,她觉得奇怪,在这里她并不认识什么人,她见了那个美貌女子,女子的装束并不简约,妆容略微浓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