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思莲在线阅读心悦

2021/6/11 22:13:49 作者:穆幕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思莲
思莲
作者:穆幕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小穆第一篇爆笑画风的古代穿越文,涉及妖怪灵异等等,但是一点也不恐怖哦,都是搞笑的逗比,下面是文案:带着金手指穿越到已经被扭曲了的大宋,左手白虎,右手黑龙,和穿越太子凑成了古代好基友,认了男神大侠当哥哥,最最重要的是大宋第一人的王爷死心塌地爱上她了。伊思莲:突然发现自己好苏好嘚瑟啊!o(*////▽////*)0.赵璟:莲儿怎么样都是最好哒。+o(≧v≦)o~~。赵祯:本太子为什么放在这两个货的后面(ー`?ー)。展昭:因为我们是龙套╮(╯▽╰)╭。破天&沧澜:同是龙套┑( ̄Д+ ̄)┍。众龙套:

温宁安只觉得自己被抛上了柔软的龙床上,接着封骐欺身压了上来。

“怀天!你……”接下来的话被封骐用唇堵回去了。

温宁安瞪大了眼,封骐先是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唇瓣,接着舌头卷入自己口中骚刮,攻城略地。温宁安被吻得晕乎乎,嘴无力地张着被封骐辗转厮磨,只觉得空气愈来愈不足,双颊逐渐变得通红。

待封骐终于舍得结束后,温宁安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喘着气缓和那快窒息般的感觉。

这个吻并没有让封骐冷静下来。反之,看着温宁安艳红的双颊,含着水雾的双眼和宽松的外袍下若隐若现的躯体,只觉得口舌干燥,腹中邪火逐渐旺盛。刚泡了温泉的皮肤柔软通红,挑战着封骐的视觉。

见封骐伸手扯开了自己的上衣,温宁安一惊,下意识地使出内力挥开了封骐的手。

封骐蹙眉,也暗自运功一手将温宁安的双手压到了他头顶上,一手继续扯那半挂在温宁安前胸的薄薄衣衫。

温宁安内力斗不过封骐,双手依旧被封骐钳制得紧紧的,心底不由地便生出不愤。从小到大比武自己便从未胜过封骐,而这两年自己在边疆日日练习,比起封骐来说可谓是勤快多了,怎地封骐内力还是比自己高?一手便能抵御住自己的两只手,这简直太违反常理了!

封骐脸上故作轻松,实则上额角处滑下了几颗汗水。

僵持之中温宁安的外袍被扯开了。温宁安只觉得身上一凉,前胸与那诱人的茱萸便这样展露在封骐眼前。

温宁安急了,抬腿朝着封骐便是一脚。然而温宁安由于紧张,因此这个力度似乎拿捏得不太好……

碰——

封骐坐在地上,茫然看着龙床上衣衫半解同样呆愣的温宁安,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眼前的情况措手不及。

回过神来的封骐涨红了脸,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竟然被温宁安从自己的龙床上踹了下来……

封骐觉得就连温宁安胸前诱人的粉红都无法安抚自己受损的男性自尊。

“怀天,我……”

“温宁安,你好大的胆子!”

封骐木着脸,看着半跪在自己龙床上的温宁安强忍着窘迫,撑着自己九五之尊的威严。

“臣罪该万死。”温宁安低下了头,不敢上前扶起那人,又觉得自己果然是蠢,肯定将人惹恼了,一时又悔又无错。

封骐看着床上的温宁安,吭吭哧哧,憋了半天实在指望不上,只好开口佯装镇定道:“扶我起来,闪着腰了。”

……

“……”

“噗。”温宁安捂住了嘴。

封骐面无表情,毫无波澜。

温宁安将封骐付了起来后,封骐按住了温宁安让他坐在床边,接着道:“我去外头冷静冷静。”

见封骐步伐匆匆离开了寝室,温宁安再也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

直到温宁安睡下后,封骐才回房。

封骐无法理解温宁安怎么如此抗拒与自己行鱼水之欢,之前不都做过了吗?虽然那之后自己便对温宁安做了许多伤人之事……

封骐叹了口气,心道温宁安此时无法接受与自己做如此亲密之事也是人之常情,都怪自己之前犯傻了。如今与温宁安如此处在一起,循序渐进,封骐只觉得干巴巴的日子似乎明亮鲜活了起来,多了许多乐趣、兴奋与期待。

如同他们之前年幼之时在一起般开心,只是现在多了一些以前没有的暧昧罢了……

XXX

清晨天还蒙蒙亮,封骐早早便醒了。封骐身上的伤已然好全,因此休沐结束,早朝也恢复了。

温宁安从军时养成了时刻警惕的习惯,因此这阵立马被封骐更衣的窸窸窣窣声给吵醒。

见婢女给封骐换上了朝服,温宁安问道:“今日恢复早朝了?”

这两日一直与封骐在一起,内阁发下的宣召书自己反倒没收到了,想必温府得知自己一直在宫内,因此也无派人特意通知。

“是,不过今日的早朝你别去了,我给你特赦。”封骐见温宁安作势要起身,补充道:“避一避风头。”

温宁安随即明白所谓的“风头”意指何事。那日封骐如此偏袒自己,致使徐家失了一个徐仁与兵部,想必对自己绝不会善罢甘休。

封骐笑道:“我不怕徐家那些人挑事,但我不想你受委屈。”

此刻,封骐身上穿着明黄龙袍,以最好的丝绸与孔雀羽用金线编制而成,一条神色狰狞的恶龙盘踞在上头,龙头在左胸处,龙尾则摆在了袍子的裙摆。腰间与下摆还有五彩云纹点缀,看起来高贵而奢华,配上嘴边那桀骜的笑,无端便让温宁安失了神。

温宁安起身,从封骐身边的侍女取过了头冠与腰带笑道:“我来。”

封骐挑眉。

温宁安俯身替封骐细细地缠上了腰带,封骐就见温宁安头几乎靠着自己胸膛,双手环过了自己的腰间,仿佛抱着自己一般。

“……皇上!”

封骐忽然伸手紧紧地抱住了温宁安,温宁安一惊,双颊随即腾地红了。身旁的婢女全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在封骐身边服侍的都是福彻精挑细选的,个个四面玲珑懂眼色,嘴也很严,封骐倒是不担心走漏了什么消息把温宁安推上风口处。

然而平时即便只有两人,温宁安也是无比的局促,更别提是此刻了。温宁安试图挣脱,但封骐抱得很紧。

“皇上,早朝该迟到了,别闹。”

封骐低头,窝在温宁安的颈脖里蹭了蹭道:“不想上朝了,想和你一起。”

温宁安:“……”

这话听着,自己怎么如此像祸国妖民的祸水呢……

封骐继续道:“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但使龙城飞将在,从此君王不早朝。”

身旁的侍女全都脸红了。

温宁安:“……”

“怀天……你从哪儿听来的?”

封骐道:“民间的小话本啊,之前福彻给我的,说是闲暇之时可解闷娱乐,我还特意让他找了皇帝与将军的小话本呢。”

站在一旁的福彻默默低头。

“别闹了。”温宁安笑着摇了摇头,将腰带给束好,随即微微踮脚给封骐戴上了头冠。稍微整理了玉笄与珠串后,温宁安道:“好了。”

临走之前,封骐回头道:“怿心,以后天天给我更衣,可好?”

温宁安只是勾唇笑笑,封骐离开寝宫之前见到的便是身上挂着柔软、宽松白里衣的温宁安坐在床边,对自己笑得和煦的样子。

于是,今日早朝时各部大臣都万分疑惑,皇上今日看着心情似乎特别好?

站在一旁的福彻低头心道,这样,也挺好的。

XXX

温宁安今日不上朝,因此便向侍女要来了星星。

狼崽若不从小培养感情与训练,大了便不会亲近主人,甚至会反咬或袭击主人。

温宁安坐在了寝宫外的台阶上,见侍女取来的狼崽是被绑住的,便要给它松绑。见状,站在温宁安身旁的其中一个太监急忙提醒道:“温将军,这狼崽还未驯服,松绑了会袭击人的!昨日有侍女给它喂食之时便被它咬伤了。”

封骐留下服侍温宁安的下人此刻皆是心惊胆战,若是温将军受伤了,以封骐那性子,指不定他们连性命都不保!

“无妨,我会注意。”温宁安心底摇头,这些下人大约是把他当成了封骐的宠妃。但自己可是征战沙场的将军,而不是深宫中的娇弱女人,区区一只未成年的狼崽又能耐他如何?

温宁安给星星松了绑后,果不其然就见星星“嗷呜”一声,张口便朝温宁安的手背咬去。温宁安面无表情,反手在下人的惊呼中捏住了星星的后颈将之提了起来。

后颈被捏住后,星星显然不那么嚣张了,低低地“嗷呜”了几声,眼神凶狠地瞪着温宁安,但爪子显然不敢动了。

温宁安低笑,伸出食指戳了戳星星展露在自己眼前的柔软肚皮。

“和怀天一个样。”

温宁安一手提着星星,另一只手从下人那儿取来了一块香喷喷的肉在星星嘴边晃啊晃的。温宁安晃的角度很微妙,既能让肉的香味全数飘入星星鼻中,却无法让星星够到。

“嗷呜——”

星星叫得可凄惨,音量可谓是响彻云霄了。

温宁安见星星瞪大了眼饥渴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肉,张牙舞爪不停地扭动,便将肉块放在了台阶上,接着松手把星星放下来。

星星重获自由后叼住了那块肉,随即拔腿跑走了。

温宁安施展了轻功,轻轻松松越过了星星降落在它身前。星星被吓得不轻,于是调头又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星星跑得可快,就怕再次被温宁安抓住脖子。

温宁安故伎重演,不停地挡在了星星身前,一人一狼在园子里玩起了追逐游戏。这样重复了好几次后,星星终于放弃了,明白自己怎么也斗不过温宁安,于是只得不甘不愿地停了下来,蹭了蹭温宁安的脚。

反正也跑不过,倒不如讨好讨好,也许还有好吃的肉呢!万一惹怒了不仅要被抓小脖子,还可能被打!嘤!

温宁安笑着将星星抱起来坐到了台阶上。一手温柔地抚摸着星星的头,一手喂食肉块。先以威服之,再以爱顺之,棒子与枣子都有了,还怕这个不谙世事的小狼崽不从?

温宁安轻轻地顺着星星头上茂密的毛,再刮弄着其下巴。有人撸毛,又有肉吃,星星舒服得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之后还狗腿地蹭了蹭温宁安,舔了温宁安的手背。

温宁安失笑,这个小东西怎地贼贱贼贱的,一点骨气都没有,和威风凛凛的狼完全八竿子打不上啊!

正与星星亲昵着,就见下人来报:“温将军,徐妃闯进来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骚动。温宁安抬头之时,就见园子的大门处站着一个女人,女人身后跟着一大批侍从与婢女,浩浩荡荡地朝着自己走来。

温宁安蹙眉。

皇帝的寝宫,区区一个妃子说闯便闯,徐家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仗着太后与徐家在朝野的势力,这个女人倒是无所畏惧。

再者,明知封骐此刻在上着早朝不在寝宫内,这个女人挑这时候来又要做什么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三+猎人 瓜娃子爬开!在线阅读第10节

    谢予的脸在短短几秒钟之内憋得通红,他猛地甩开了陈钊的手,气急败坏似得回了一句“谁要抱着你衣服睡”,然后一路头也不回的跑了。他从警局跑出来,一头扎进了冬日的冷风里,被冷风吹得脸都冻麻了,一路直接跑回了陈钊的家。他回家的时候正撞上收破烂的大爷经过,谢予顺嘴把大爷叫住,领着大爷进门来捣腾陈钊家里堆着的垃圾

  • 无限之吞天尾兽在线阅读第十章

    翟潇闻坐在这镶金嵌玉的软轿马车上,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自从前些天落水醒了就觉得别扭,整个人像是被塞进去似的,脑子里的东西…好像是这个样儿又好像不是这个样儿,但又说不上哪不对劲儿…虽然这待遇确实是好。“少爷,到时辰了,咱该回去了。”翟潇闻这才回过神来,朝着周围挤眉弄眼的姑娘飞去一吻,便潇洒的准备打道回府

  • 洪荒:天道之子很强很神经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现代社会做仓鼠时,李锦余跟着饲主一起看小说看得津津有味;但是饲主看小说不会一直带着它,所以这篇小说的剧情他看得断断续续。在他看的剧情里,前期确实有这么一段。边关军饷告急,士兵们几乎在啃草皮、穿锈甲抵御外敌入侵;京城里以皇帝为代表的百官和贵族却在醉生梦死、歌舞升平。年轻气盛的霍采瑜热血上涌,在荻花节

  • 大英雄世界在线阅读气愤

    弯眸默看这一幕,见林炎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一直到绯衣醒来才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唔!怎么这么多人”绯衣问道。我刚要开口,唐胥就抢着回答道:“抱歉是我不好,我一时失手,不小心用篮球砸伤了你。”然后一脸期待地等着绯衣的原谅,看到这,我和林炎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成了电灯泡了!我和林炎都看出了他

  • 洪荒封神之鸿钧弃徒该来的还是回来

    那个幻影朝唐基克刺去。唐基克一直在盯着老虎机,突然看见这个黑色的家伙,他想都没想就向右翻滚一下,当时若是反应慢了0.1秒,不死也要掉块肉!叶华在幻影转过身来,才发现这个幻影就是鬼影,相比外面的鬼影而言,他弱多了,他只有2级。2级又咋,2级丧尸就不强了吗?更何况,楼下猎杀时,他们清楚的看到鬼影可以已一

  • 向往的生活之真人游戏俱乐部在线阅读第四节

    到了学校,秦明开始做实验,带着护目镜,穿着白大褂,带着胶皮手套。眼睛一动不动,紧张的盯着实验物,手里的镊子也被捏的越来越紧。啊!秦明心里尖叫了一声,实验成功了!“实验了45次,终于成功了。”这时,方小满也到了学校,一看到方蕊,就问:“方蕊,昨天发生了什么?””昨天呀!晚上我把他们都送走了。你就躺在沙

  • 网游之名动天下第七章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正如慕小宝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敢于凝视着迟琛,喊出一声矫揉造作的——“迟琛哥哥~”迟琛:???他要往下走的步子僵硬在了原地。迟琛站在楼梯上,有些惊疑不定。迟琛什么?什么哥哥?他看向了慕小宝,看到她那张充满了欺骗性的脸蛋上露出的纯白无辜的笑容。迟琛回忆

  • 霸唐之第三章

    小四第一次见小二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乞丐。随陌县是一个又小又破落的的县城。大户人家都没几户,所以城中的乞丐就显得有些过多。而城门外的一处破落了许久的观音庙就是小二的家。临至黄昏,小四回来的时候,见到平时睡的草垛上窝着一个人。他急忙上前,“哎哎,你谁啊,这我地盘儿,你给我起来。”说着就去拉窝在草垛上的少

  • 逆闯仙劫之千灵巨力

    “这……”唐郭冕很不可置信得看着吕千凡,仿佛吕千凡像一个神经病,因为突然有人对你说什么修仙,你肯定是会觉得他是骗你的。但是唐郭冕又不得不相信因为跟他讲这一荒唐事的是他最信任的兄弟吕千凡。“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你认为你哥会骗你,不信你跟着我做!”吕千凡见唐郭冕已经有了一丝动摇但是还是不相信,也有一

  • 我养师父那些年[西游]第六章在线阅读

    熟睡中的白飘飘是被一阵剧烈暴走的“怒怼”和湿漉漉的舔舐给弄醒的,她坐起身来,眼睛都没睁开。就连忙用手抹了把脸,又揉了揉自己被狠狠攻击过的胸口。迷蒙的睁开眼睛,就怼上了一张大脸。对方长了一张毛毛脸,蓝色又带着些冷漠的杏眼正在冷冷的盯着她。“铲屎的!你怎么还没清醒,本统想出去溜达了。”白飘飘:嗯?这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