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血之奠礼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12:26 作者:公子弃 来源:晋江文学城
血之奠礼
血之奠礼
作者:公子弃来源:晋江文学城
介绍帕斯卡学园奠基历程,庶民之子如何因缘际会下同元始家族贵公子拜伦订交?开罪元始家族后如何躲过一路追杀?帕斯卡学园又为何成立?如何成立?

被点名的方谷雨缩了缩肩膀,连忙往林书杨身后躲去。

林光华看了下方谷雨,对于周秀英给的这个台阶,颇为满意,不过方谷雨作为城里面来的插队干部,也不能厚此薄彼,他对着周秀英说道,“秀英婶,这方谷雨作为插队干部来咱们七垭村,可不能有丁点意外,更不能被咱们村子的人给欺负了,说出去,就该说咱们七垭村不配合国家,不配合干部!”

好大一顶帽子扣下来。

周秀英气了个倒仰牟,“好啊!这插队干部,就可以为所欲为,故意来欺负我们烈士遗孤对不对???这上面派下来的插队干部,不仅欺负烈士遗孤,还要害了人命去!这还有没有枉法啊!我告诉你林光华,今儿的你敢包庇方谷雨,我周秀英就算是泼上这条老命不要,也去县里告,县里不行,我就去市里面,市里面不行,我就去省城,我就不信了,这国家还不给我们烈士遗孤一个公道了。”

比扣帽子,她倒要看看,谁的帽子大。

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周秀英就是这不要命的,她身上无官职,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倒是林光华这大队长的职位还要不要了??

林光华的额头上满是汗意,他这大队长的位置,谁都想把他给拉下来,如今周秀英都把烈士遗孤给搬了出来,他要是在帮着方谷雨说话,那可就麻烦了。

他解释,“秀英婶,这凡事好商量,方谷雨这孩子,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做不出来害人的事情!”

周秀英淬了一口,“那就做的出来勾引别人未婚夫的事情!”,她这会算是撕破脸,别看着方谷雨是他们家老三媳妇的侄女,若是老三媳妇敢包庇侄女不管自己亲女儿,她周秀英第一个都绕不过她。

周秀英这话一说,周围的村名都鄙夷的看着方谷雨。

阿呸!还城里面的干部呢!

不知廉耻。

方谷雨面上火辣辣的,她知道这林家也不打算管她了,她站了出来,“周奶奶,确实是我照顾不周,让绵绵掉了下去!”

一个照顾不周,何尝不是提醒,她来老阮家,可是帮忙照看阮家那傻丫头的,如今傻丫头出了事情,可不就是照顾不周了。

照顾不周和故意害命,这里面的区别可大了去了。

周秀英就等着方谷雨从林家人身后出来,手里的柴火棒子可是时刻准备着的,她扬起棒子就往方谷雨身上招呼,边打边骂,“你个小.婊.子,和林家王八羔子约会,把我们家可怜的绵绵给落在了身后,若不是绵绵命大,如今我这老太婆子又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你一句照顾不周,就可以抵消吗??”

周秀英这会算是明白了,她就死咬着这方谷雨和林书杨两人不清不楚,只有这样,她揍人起来才师出有名,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清楚,而绵绵也没说,问方谷雨她肯定不会说的,不然也不会这会躲到林家,而不是回老阮家,所以她只能凭借着猜测来给自家孙女报仇。

周秀英一口一个小.婊.子,对于方谷雨来说,她还是个未婚的大姑娘,羞的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不行,她要给林芳芳顶缸,顶了缸讨好了林家,她才有机会和林书杨在一块,将来成为官夫人。

等她成为官夫人了,这阮家又算什么??

只是,周秀英下手太狠了,她做了一辈子的体力活,手劲儿可不小,方谷雨一个小姑娘,哪里受得了,到了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就往林书杨身后躲,她能求助的也只有林书杨了。

她扬起红肿的脸,楚楚可怜,“书杨,你救救我……”

她这一求救,更是坐实了她和林书杨两人之间的不清不楚。

周围人原本对于周秀英如此霸道的揍人,还有几分为林家人鸣不平的,但是一看到这方谷雨的作风,只能说句“该!”

林书杨是体验过周秀英的柴火棒子的,自然知道疼的很,他身子往旁边一撇,“谷雨,你就让周奶奶出出气吧!”

方谷雨的心一下子就沉到谷底。

对于林书杨的作风,周秀英越发看不上了,没出息的孬货,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

阿呸!这婚啊!退定了,他们老阮家的小娇娇可不能嫁给林书杨这种孬货。

周秀英在方谷雨身上揍累了,对着方谷雨啐了一口,哪成想方谷雨躲开了,一口啐到了林芳芳身上,林芳芳恶性的往旁边一跳,周秀英一个冷眼看过去,林芳芳顿时被吓的不敢吭气儿。

周秀英冷哼了一声,“老林家,没一个好东西!”,说完,神清气爽的离开了林家。

这一番闹腾下来,方谷雨被揍了个半死,却不敢出声,毕竟理亏在他们这边,经不起细究,到时候若是把林芳芳给攀扯出来,她就白被打一顿了,只是目前只能暂时待在林家。

周秀英可不知道,她在外面给孙女出气儿的时候,老阮家可闹开了锅。

闹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鸡蛋和土红糖。

周秀英一出门,在这个家里,刘爱枝可就成了老大了,老阮家的男人都在外面干活,老三两口子今儿的又去了县城,老二家的李秋菊是个半天都打不出来一个屁的人,这家里可不就成了刘爱枝的天下。

尤其是刘爱枝的大儿媳妇赵小玲又生了老阮家的金孙子阮小磊,这阮小磊今年也不过刚一岁,但是却是老阮家长孙长子。

在刘爱枝眼里,若是老阮家有皇位的话,非阮小磊莫属的。

所以,在看到阮志文拿着鸡蛋,打算烧火熬红糖鸡蛋水的时候,刘爱枝的眼睛都红了,赵小玲抱着孩子,低声道,“妈,咱们家小磊喝了好多天的米糊糊!”

家里大人吃的饭菜都是带野菜的,但是给阮小磊的吃的,却是单独的做的纯米糊糊,周秀英虽然偏心阮绵绵,但是对待家里的老阮家第四代头一个孙子,自然也是放在心尖上的。

刘爱枝一听自家儿媳妇这话,眼睛恨不得红的滴血,对啊!他们家小磊还没喝上红糖鸡蛋水呢!阮绵绵那个傻丫头片子,凭什么喝??

那死丫头将来还不是要嫁人的,和老阮家有半毛钱关系??也就那老太婆子偏心的要死,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紧着死丫头片子,关键还是个傻子。

刘爱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阮志文跟没看到一样,老老实实的把土红糖捧在手心里面,鸡蛋搁在了口袋里面,腾出一只手把灶膛里面的柴火给添满了,一把火起来,锅里面的水就烧开了,他把土红糖往里面一洒,原本清澈的水顿时变了颜色,待咕嘟嘟冒泡了以后,他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鸡蛋给打开,丢了进去。

只听见刺啦一声,那鸡蛋就凝成了白色的荷包蛋,整个厨房都弥漫着一股香气儿。

刘爱枝这会也忘记了要给她孙子阮小磊抢红糖鸡蛋水喝,她自给儿咕咚咕咚的咽口水,“志文啊!这一个鸡蛋哪里够啊!你奶把钥匙给你了,你多拿几个鸡蛋出来,咱们一块香一香!”

阮志文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慢慢把勺子扣着下面,刮着粘在锅底上面的鸡蛋,他漫不经心道,“没了!家里这最后一个鸡蛋就在这里了。”,他去拿的鸡蛋,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刘爱枝眼睛一瞪,“这不可能!咱们家可是有两只母鸡的!”,虽然不是天天下蛋,但是攒这么久,可不少了。

阮志文麻溜儿的把锅里面的红糖鸡蛋给盛了到了粗瓷碗里面,就一个鸡蛋,但是他水添的比较多,盛了一碗后,锅里面还有不少红糖水,“没了,要喝的话,把锅里面剩下的红糖水盛起来。”

刘爱枝骂骂咧咧,“你说!是不是你奶那个偏心的老太婆子,把鸡蛋私下给你们开小灶了??”

阮志文抬了抬眼皮子,瘦弱的身板挺的直直的,把粗瓷碗里面红糖鸡蛋水给紧紧的揣到了怀里面,面无表情道,“家里烟囱什么时候冒烟,大伯娘你还能不知道??”

这话可有点嘲讽了,但却是实话,只要家里烟囱一冒烟,刘爱枝可是第一个从外面冲回来的,次次都不少的那种。

刘爱枝气的跳脚,往阮志文身上扑去,“你个小崽子,快把钥匙给我,我不信只有一个鸡蛋!”

阮志文到底是年轻人,腿脚利索,他身子往旁边一侧,刘爱枝扑了一个空,却刚好磕到了灶台上,看到锅里面还剩个底的红糖水,她也不抢钥匙了,直接抄起勺子,就舀着红糖水往嘴里喂着,跟猪喝水一样,咕咚咕咚的,在安静的厨房内格外大声。

阮志文冷笑一声,抬脚就要走。

赵小玲快被自己这蠢婆婆给气死了,直接抢了钥匙就完事了,她竟然被锅里面剩下的红糖水给勾了过去,这钥匙抢到了,别说红糖水了,想吃鸡蛋都有。

怀里的小磊听到咕咚咕咚的喝水声,以为是到了饭点,他眼珠子咕噜噜转着,见半天都没人问他,哇的一声,嚎了出来,吐字不清,“吃……吃!”

赵小玲听了就来气,一巴掌拍到了包着阮小磊的被褥上面,故意道,“吃……就知道吃,饿死鬼投胎啊!”,这话也不知道是说她婆婆刘爱枝的,还是说给阮志文听的。

阮志文神色不变,脚下的步子越发快了,眼见着都走到了厨房门口,赵小玲突然拽着了阮志文的衣角,她把怀里哭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阮小磊递了出去,细声细气的说道,“志文,小磊还小,饿的哇哇叫,你就行行好,把这红糖鸡蛋水分一半给小磊好不好?”

阮志文低头撇了一眼哭的小脸通红的阮小磊,神色不为所动,“大伯和大堂哥赚的钱,还养不活一个奶娃子吗?”

“可是那钱都贴补家用了啊!”,赵小玲抱着奶娃子的身子一僵,“志文,你当真这么狠心!”

“贴没贴补家用,大嫂还是去问下大伯和大堂哥的好,别说错了话!”,阮志文淡淡道,“当初大嫂吃糖果的时候,可是当着小妹的面,可有想过小妹也想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野玫瑰 [参赛作品]之学校好玩吗

    经过一周的上学时间,易天终于知道了小学和幼儿园最大的差距——有作业!易天的第一次作业是由他的语文老师布置的,放学之前,老师只在黑板上写了俩字——作业,至于是什么,易天就不知道了,当时还小,也不知道问,于是乎,易天小小的身子背着所有的书回家了。刚回去就问他爸爸作业写哪里,因为在易天眼里,爸爸就是无所不

  • 雪山飞狐网游录仙女下凡

    华夏时间:五年七月此时距离天地灵气复苏已经五年,傍晚赵毅回到家洗漱完毕,习惯性的靠在沙发上拿出自己的国产手机,开始浏览最近的秦岭事件。据报道:“火凤凰、冰姬仙姑、黄美仙、龙帝四位天人境修士于今日正午在秦岭现身!”“啧啧啧!不愧是能造就天人的神树,这四位都惊动了。”赵毅长按住火凤凰,冰姬仙姑两人的照片

  • 网游之大侠第4章在线阅读

    林涵无聊的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拿起身旁的一本书无聊的翻看着。眨眼之间,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林涵忍痛,丢掉了手里的文学巨著,再次进入游戏。打开任务面板,发现完成度还是可怜的0%,林涵哀叹了一口气,再次冲出新手村兴冲冲的跑出新手村,来到铁公鸡的刷新领地,林涵悲哀的现,玩家好像还是没有减少的趋势。来到一只

  • 银河战神第6章在线阅读

    声音猝不及防贴着耳朵传来,在狭小的电梯轿厢里格外清晰。黎容下意识偏头,试图远离热的过分的气流。耳垂上的轻痛过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仿佛万蚁噬心的感觉,痒中带着一点点针刺般的疼痛,血管都在一跳一跳的。“是不是啊?”能听得出纪修的鼻音很重,乍一听居然有一种…在撒娇的错觉。“不,不是。”黎容一时间吓

  • 大劫道在线阅读第十节

    同时在,原本世界的共和国,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组织。陈克无奈的叹了口气,满脸苦涩的拿起勺子,艰难的开始进餐。我居然还能吃到,真正的天朝早餐?生活嘛,总是在玩弄你的同时,还不忘了,为你带来那一丝丝的光。陈克轻轻的说着。有人或许不知道陈克是谁吧,但我想它的另一个名字,你应该会知道的,就是那位。电械神皇,曾经

  • 冰心侠骨定乾坤之第五章(5)

    两人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两周,直到某天曾如归听说本来被赶跑的星盗又卷土重来了,甚至在某些边缘城镇还敢光明正大的入室抢劫。要说人族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害怕这些人。但是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即使增长了几百年寿命,即使手握强大科技的武器,他们还是会怕,因为,人只是□□凡胎,他们也会痛,再管用的补

  • 赛尔号战神传说呑星噬辰在线阅读第一章

    何遇是个大三学生,正忙着为出国留学做准备,每天都很忙很累,晚上躲被窝里看的小黄文是他目前唯一的消遣。这天晚上他在某个耽美站金榜上点开了一本标了nph的连载文,作者文笔好,剧情流畅,人设讨喜,可是,说好的h呢?那么多优质男配,还有一个死缠烂打,囚/禁和下药都干过了的反派男配,偏偏一点肉都没有?不止是何

  • 从斗罗开始的至尊帝路吴柚在被黑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吴柚愣在原地,仰头怔怔盯着面前的男人。面前的男人也直勾勾地看着她,从瞳孔深处渗出的寒光,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突然,手中一空,正在录像的手机已然落到他的手中。吴柚神魄回体,却见周道也大步阔阔地走过来:“吴...吴柚?许多言?”当即指着他,大声道:“我是来看周道比赛的,刚才肚子疼跑来找卫生间。没想到在

  • 大神帝在线阅读第九节

    莫瑶满脸疲倦的去了学校,睡眠不足加上惊吓过度,让她看起来异常憔悴,不过她在学校里向来独来独往,也没人问她怎么了。上课的时候,莫瑶实在太困了,忍不住趴桌子上睡着了。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都在认真听讲。突然,角落里传来一声惊叫,伴随着的还有桌子移动书本落地的声音。全班同学都往那个方向看去,莫瑶刚才被吓醒,

  • 把心放飞第6章在线阅读

    犀利的闪电映着周大山棱角分明的面容,尽管鬓角间已然生出许多皱纹,可那对迥然有神的虎目仍然叫人不寒而栗。他的腰脊由于年龄的缘故有些弯垂,可伟岸的身形依旧如同高山那般岿然。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庙门口,谁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东西。童怀远虽受重伤,他的鬼脑筋一点都没少,使尽全力地冲周大山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