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福祸引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2 2:38:03 作者:云淡吃泡面 来源:纵横中文网
福祸引
福祸引
作者:云淡吃泡面来源:纵横中文网
望远镜计划,人类挖穿近古界线层进入灵元纪,从此历史的巨轮就此转向,王朝陨落,乱世降临。新兴的灵修文明如何建立最终的秩序,变革中的人类是否即将经历更大的危机...

都说唐代的娼业很盛,“玳瑁宴上怀里醉,芙蓉帐内奈君何!”李白这样的文人雅士都毫无心理负担的把狎妓这样的事儿写进诗词里,且不说那些大字不识一箩筐的有钱人了。而宋代娼风比起唐朝来尚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总体上来讲宋朝是一个比较好色的朝代,且不说富商大贾流连花丛,就算平民老百姓,许多也掏几个铜子,狎妓找找乐子,而蛮牛,就好这一口。

此时汤阴城里的百花楼里红红火火,热闹非凡,一般妓院这个行当都是晚上红火,白天冷清,不过当下世道不太平,下了宵禁令,所以按捺不住的大宋嫖客们就白天来这喝花酒,找乐子,醉生梦死。

花娘一般是不接客的,四十多岁对于妓子这么个吃青春饭的职业来说已经算是两条腿都跨进棺材板了,不过也有例外,清风寨的蛮牛来了这婆娘还是会亲自上阵,赤身肉搏三百回合的。

妓子这个在一般人看来最下贱的行业也有属于自己的心酸,卖肉讨生活的人并不是像想象的那样只要张开两条腿就行,得迎合男人的心理,甘心当作玩物,还得忍受自己年老色衰之后无人问津的寂寞……

当惯妓子的人身体对某件事也有特殊的嗜好,百花楼里就养着几个年老色衰的妓子,只能靠着晚上杵玉棒槌来打发时间,花娘很满足自己年老色衰了还有人经常来“问候”自己,所以蛮牛每次来的时候她都很卖力。

“别弄了,晌午就过来弄,快三个时辰了,你不累老娘都累了,你个没见过女人的杀才货。”花娘对着身边一身胸毛的蛮牛说道。

“嘿嘿,俺可不是没见过女人,汤阴城里的美人儿俺蛮牛几乎见了个遍,大小妓院的妓子更是结识了不少,可俺蛮牛就唯独好花娘你这一口。”蛮牛淫笑着搂着花娘的满是赘肉的身段说道。

“哼,你个挨千刀的杀才货,老娘一天天的为你守身如玉,你反倒是成天出去拈花惹草,也不怕雷公爷爷劈了你家祖坟。”挣脱不了蛮牛那强有力的双膀,花娘嗔道。

“花丛里摸爬滚打个遍,老子这才发现好的就是花娘你这一口,你是老鸨子,俺是匪子,赚的都是不干不净的断子绝孙钱,真他娘的是绝配。”

“你才不干不净,花娘我赚的都是……”

根本不容花娘把话说完,不知道梅开几度的蛮牛翻身上马,再次耸动。

……

“不弄了,不弄了,打死也不弄了,蛮牛,你今儿定是有什么烦心事儿吧?”好不容易把气喘匀,花娘露出一个少有的顾家主母状问道。

“每次你在外面受气了都会来老娘这儿找回场子,身上这几条血印子估计就是外边得罪了什么人挨的揍吧,你个蛮人,就不知道小心些,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老娘看你早晚要死在你这火爆脾气上。”

“哼,一提这事儿老子就来气,神马东西,靠着投对了胎就对老子不阴不阳,拳脚相加,要不是顾忌郝瘸子在山寨的威望,老子早就把他劈成十八半儿了,还容他这么安生?”一提起上午稀里糊涂的那顿揍,蛮牛就气不打一处来。

“奥?咱蛮牛这又是得罪了哪家神仙?”花娘疑惑道。

“还不是那个狗屁大当家,仗着托生个好娘胎,今早看见俺就是一顿毒打,哼,若不是郝瘸子在一边好语相劝,老子早就把他丢到河里喂鱼了,还容他这么嚣张?”蛮牛愤愤的说道。

“大当家?那个白面书生看着弱不禁风,还敢打咱蛮牛?”花娘忽然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大当家有些好奇了,大凡新官上任,耍些指桑骂槐的手段不稀奇,不过那大当家弱不禁风的,看着文质彬彬,没成想手段却也这分凌厉。

“不知道是吃错了哪门子的药,看见俺就一顿毒打,这会儿兄弟们都笑话俺,俺蛮牛在清风寨辛辛苦苦的打拼了这么多年,一朝脸面全他娘的丢光了,这个该死的大当家。”蛮牛愤愤的骂道,脸上两条蜈蚣一样的长疤皱在一起,更增添了几分狰狞。

“这大当家新来乍到,就敢当众打你,莫不是有些凭恃?”心思缜密的花娘开口问道。

“有个屁的凭恃,老当家临死那会儿说子承父业,山寨要立自己儿子当寨主,这个前几天还在家里守些田产度日的乡巴佬就来到山寨了,要说凭恃,现在寨子里除了那郝老头恐怕没人服他了。”蛮牛愤愤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看蛮牛兄弟不如先试试这个大当家的深浅。”

“奥?你有办法?快说快说。”

“大当家打你,这叫杀鸡儆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就还他一礼,不是清风寨的暗哨都会守着堆滚木礌石?要是不小心掉下一块石头……”

“那可不成,立大当家当寨主可是老当家的意思,要是这会儿俺一石头砸死了那个不长眼的天杀货,俺可就成了寨子里的罪人,恐怕到时候连吴六子兄弟都容不下俺了,不过马猴今儿出了个主意俺倒是觉得不错,等大当家拜香堂的时候俺公然去挑战他,这是山寨的规矩,郝瘸子也阻拦不得,只要大当家应战,俺打的他满地找牙,今儿这报儿就算还了,不应战,不能让众兄弟信服,他也坐不稳这个大当家了。”蛮牛当真是个直性子,花娘一吹枕头风,一下子就把自己想法全抖露了出来。

“谁让你砸死那大当家了?老娘年轻那会儿也是东京城里的名角儿,见惯了大当家这种秀才公,这些人啊,成天满嘴仁义道德,就是受不得惊吓,山上的石头不偏不倚的砸他身后就能让他吓得魂飞魄散了,既然他敢当众让你难看,何不给个下马威?”花娘摸着蛮牛肩膀说道。

“那大当家上山的时候俺就不挑战他了?”

“你这傻子,你今儿颇受了些皮肉苦,你那个一向护短的吴六子大哥一准儿会帮你找场子的,这是阳谋,你再使点阴谋,岂不是吓得那秀才公两股战战?只要他心理害怕,萌生退意,郝瘸子又年岁大了,以后这山寨还不是你们俩兄弟说了算?”

“嗯,还是你有主意,放心,俺要是以后在山寨说了算,一准儿把你娶回去当压寨夫人。”一根筋的蛮牛听着这话哈哈大笑。

“讨厌。”花娘娇嗔道,一张长着美人痣的不应景的丑脸这会儿看着更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殊宠爱[校园]在线阅读第8章

    “那家伙就是卡普中将的学生么,看上去就是个小不点而已啊。”海军本部广场,一年一度的新兵大比已经准备就绪,参赛的选手陆续的到来,陆飞的到来引起了一些喧哗,毕竟陆飞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英雄卡普的学生,加入海军半年就因为战功而被升职为上校。英雄卡普的学生,半年就拥有上校职位的不到20岁的青年,这两个名号就

  • 非正常恋爱在线阅读快乐源泉

    由上而下的打量了一遍进来的少女,奕梓显而易见的根本没有丝毫搭理的意思。被这种傲慢的态度弄得心中不平,但李箐箐倒也是一个很好脾气的主,并没有什么一定要别人能够给自己两分优待的意思,只不过到底是心中对于奕梓的第一印象便是不怎么样。看着这个服装就知道怕是属于殷商的规制,料子是不错的模样,但是上面的花纹却是

  • 深情露在目光中第10章在线阅读

    08“切,又被人救了,我还以为这次肯定能成功的。”躺在地上的瘦弱青年拍了拍浅棕色的风衣。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有些埋怨自己的出手相救。“搞什么?原来有意跳楼自杀的?”一方通行有些无奈,如果早知如此,他也不会多管闲事,而是会尊重他的选择。只是在对方快砸中自己的情况下,他也没法得知他是怎么想的。“不不,实际上

  • [明朝]我仿佛知道得太多在线阅读第10章

    叶知清清冷的望着湛擎,“你想我做什么?”湛擎望着她,忽然轻笑了笑,“暂时没想到,等我想到的时候再告诉你。”叶知清微眯了眯眼,看了湛擎一眼,淡淡的点头,“可以。你想到的时候可以随时告诉我。”湛擎高挑了挑眉,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有趣。一般的人面对这些未知的情况都会下意识的心慌,因为不知道对方会提出什么难以

  • 蓄谋已久的婚姻在线阅读阳光带来的回忆

    林西姐是我的一个同事,可是林西姐对我很照顾,像姐姐一样,我们都是大学教师,她和她丈夫感情很好.林西姐看到我还没有对象,作为过来人,林西姐和我说起找对象的事,她先说起了她和她丈夫的事。她说如果有时间,一定把它写下来给自己的孩子看,我决定帮林西姐写下来给她的孩子看。林西和林灵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同一所

  • 网游之义道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孩子声音嘶哑,他一直移动到荀秋鱼身边,荀秋鱼也没动分毫。真的很奇怪,他一见到这个小孩子就觉得亲切,提不起任何防备,甚至内心深处还有怜惜。难道这个小孩子是传说中的失散多年的弟弟?但荀秋鱼明白,荀家不会出现这样发色瞳色怪异的人。见荀秋鱼一直看着他不说话,小孩子又重复一遍刚刚的话:“你有东西吃吗?”荀秋

  • 大隋天宝传之前尘如幻(三)(5)

    云韶府是为宫廷贵族服务的歌舞礼乐机构,其中虽有平民入乐籍者,但大多是所谓罪臣妻女,饶你当初有多清贵娴雅、诗礼傍身,因罪没籍,一入此地,俱为草芥尘泥。在这里苟活,已不知是福是祸,福能有几分?祸,却像是无穷无尽。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三个月过去,每天练习各种乐器,手指磨出了茧,未来一样黯淡无光。这天傍晚,

  • 今生只为有你在线阅读第6节

    滴;由于宿主领悟‘强者之心’系统开始绑定,绑定开始绑定中,10%···20%···30%···40%···嗯?这是神马情况?啊!一阵剧痛忽然席卷而来,完了子弹都没杀得了我,居然就要这么挂了。完成度100%,主题附带功能,治疗修补,开始!”又传来一道人性化的声音,这是蓝凌晕倒之前听到最后的声音,蓝凌只

  •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GL)在线阅读第九章

    谈容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稳稳覆在竹言蹊身上。两人原本就有身高差,此时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高度上的悬殊更加明显。竹言蹊迎上那双深邃沉静的眼睛,心尖加速跳了两下。他偷偷舔了舔嘴唇的内缘,把谈容话里的“认识”理解成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他敛去眼里的“鲨气”,乖乖巧巧地冲谈容笑道:“是挺巧的。谈教授下午好啊,

  • 墟空之城之第七章(7)

    入夜时分,队伍里的人用过膳食,分配好守夜的士兵,其他人就可以闭目休息了,正是花离枝行动的好时机。草原晚上气温较低,对先天不足的花离枝产生了一些影响。她压抑着到口的咳嗽,趁着守夜的士兵转身的瞬间,身体宛如一道疾风掠进了一辆运送货物的马车内部。马车内堆放的都是些从大隋运送来的上好丝绸,花离枝正是观察到了